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我陪蹇妈妈到围场

刘秉荣

★领受任务

1983年6月,我由北京军区政治部宣传部调到了武警总部政治部宣传文化处工作。7月下旬一天,武警部队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李振军对我说:“小刘,你陪蹇委员到围场开个会,当她的秘书,我已经和你们曲处长讲过了。”

回到办公室后,曲处长对我说:“你出个差,跟蹇委员到围场。”我说李副政委已经跟我讲过了,曲处长说:“要照顾好蹇委员,她是老革命了,也是70多岁的人了。”我向他表态:“请处长放心,我一定完成好任务。”

蹇委员是蹇先任,她是贺捷生大姐的亲生母亲,1929年同贺龙结婚,我们都习惯称她为蹇妈妈。在当时,每当党中央开全会时,在中纪委委员的名单中总是排着蹇先任、蹇先佛二人的名字。由于“蹇”姓少,所以她们的名字很抢眼,后来我才知道她们俩是姐妹。

我第一次见到蹇妈妈是在1980年的秋天。当时,我在总参《贺龙传》编写组工作。一天,我到全国政协找文史材料,见到了在政协文史资料办公室工作的贺捷生大姐,她热情地帮我找到了所需要的材料。我向她提出想采访蹇妈妈,贺大姐很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

在贺捷生的帮助下,我见到了蹇妈妈。蹇妈妈住在全国政协礼堂附近的一座四合院内,老人家当时已70岁了,满头白发,一副慈祥的面容。蹇妈妈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她听说我是《贺龙传》编写组的,就说:“写贺龙是对历史的总结。”又说:“你们要多了解一些材料,写历史既要对今人负责,更要对后人负责。”

由于我刚刚到《贺龙传》编写组不久,对党史、军史的了解还不多,对蹇妈妈的谈话还只是记录一下,没提出什么要问的问题。向蹇妈妈告别时,我说以后遇到疑难问题还要向她老人家请教。蹇妈妈说:“有什么不清楚的就来问,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此后不久,我在斯诺写的《西行漫记》一书中,见斯诺在书中赞扬蹇妈妈是“能文能武女英雄”,心中不由怦然一动,阅后对蹇妈妈的革命生涯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蹇妈妈原名蹇先润,曾用名林芳、黄代芳,汉族,1909年4月出生于湖南省慈利县城关镇东街,1926年参加革命工作,同年加入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在长沙读书时,积极参加学生运动,同年3月转为中共正式党员。

蹇妈妈兄弟姐妹四人先后参加了革命。大弟蹇先为牺牲在1932年,二弟蹇先超牺牲在1936年长征途中。

1929年,蹇妈妈同贺龙结婚。1930年生下女儿红红,由于战争年代环境残酷,红红两岁时就夭折了。1935年1月初,蹇妈妈又生下了二女儿贺捷生。贺捷生出生19天,蹇妈妈就带着她参加了长征。一路上千辛万苦,贺捷生也九死一生,最终随部队到达了陕北。由于抗日战争爆发,红军改编成八路军,贺龙要上前线,蹇妈妈也要到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无奈之下,不到两岁的女儿贺捷生就交给了来陕北投奔贺龙的秦光远和瞿玉屏。秦、瞿二人在南昌起义时,秦是师长、瞿是团长,而且二人都是贺龙的把兄弟。这样,贺捷生就被带到了湘西。后来,蹇妈妈到了抗日军政大学第四期学习,毕业后留校工作,担任了女生指导员兼党支部书记。1938年经党中央批准,蹇妈妈赴苏联进入莫斯科共产国际党校学习,1941年返回延安后,又进中央党校一部学习。解放战争之初,蹇妈妈到了冀热察辽军区所属的围场县,出任县委副书记。1947年春,蹇妈妈出任了四海县(今北京市延庆一带)县委书记兼县大队政委。她在四海县完成了建县的重任。在土改斗争中,她又因为坚持了党的土改方针政策,抵制“左”倾路线,受到了撤职、降职的不公正对待,四海县的土改运动也因之受到严重挫折。这一错误纠正后,到了1947年底,她调到哈尔滨市,任一个区的区委副书记。沈阳解放后,她又调到了沈阳市工作,担任沈阳市大东区区委书记兼区长。1950年3月,她调到了武汉市工作。在这里,她找到分别了13年的女儿贺捷生。1954年6月,她调到中央轻工业部工作。1958年2月,她任轻工业部干部学校校长兼党总支书记。“文化大革命”中,她受到迫害,遣送到江西落户,九一三事件后回到了北京。1978年,她重新出来工作,任中央组织部副秘书长,坚决为党内一批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同志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当我了解了蹇妈妈的经历后,对蹇妈妈更是肃然起敬了。

就在这时,蹇妈妈在《解放军报》上发表了一篇纪念谷大姐的文章。谷大姐叫谷德桃,红军时期在湘鄂边苏区与贺英齐名,不幸在错误的肃反中被杀害。此后不久,蹇妈妈又发表了《尊重历史,端正党风—关于湘鄂边若干历史人物的评价问题》一文,文中指出了《中国妇女》在1980年第五期登的《忆贺英》一文中有许多地方失实,并对失实之处进行了更正。随即,她又和帅孟奇合写了《永不熄灭的明灯——纪念邓中夏同志》,发表在1980年2月出版的《红旗飘飘》和同年4月出版的《革命回忆录》第一期上。文章发表不久,即被人抄袭,而且还是一位知名作家。蹇妈妈得知后对我说:“他要写邓中夏,又不去采访、查档,只有抄了。”又说:“抄就抄吧,总比胡编乱造强。”

蹇妈妈的文笔好,文章都是自己写的,因而亲切感人。而今,要我陪同蹇妈妈去围场,我当然非常高兴。我想,这次同蹇妈妈一起活动,一定会向老人家学习和了解到许多东西,事实也正如此。

★給蹇妈妈整理回忆录

围场在承德西,是清朝时练兵围猎的地方,所以叫“围场”。

我和蹇妈妈乘火车到了承德,同去的还有她的司机小赵。小赵是个20多岁的女孩子,胖胖的。承德地委书记贺邦靖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贺邦靖当时三十七八岁,是个“美女书记”。她的爷爷贺桂如是个红军团长,在1929年的一次战斗中牺牲了。贺龙小时候母亲奶不够吃,就常吃贺桂如母亲的奶。贺邦靖这一支是贺氏族中长门,长门出小辈儿,因此她要叫贺龙“堂太爷”。

在承德的宾馆,我还见到了刘志丹的弟弟刘景范。老人家拄着拐杖问我跟谁来的,我说跟蹇先任蹇妈妈来的。刘景范点点头说了句“湖南蹇家”。

我们在承德稍事休息,就乘车到了围场。时值七八月,正是围场的最好季节,公路两旁开满了艳丽的“大烟花”等花儿,风景美极了。路上的车也不多,但路况不好,我们乘坐的面包车的车况也不好,而这样的车在当时的承德地委算是最好的车了。车行时,尘土都钻到了车里。车行了大约3个多小时,我们到了围场县城。当时的围场县破破烂烂,招待所也很不像样,没有厕所,上厕所要到屋外很远的地方。但县里领导很热情,一再讲条件不好。蹇妈妈笑着说:“怎么不好啊,比当年战争年代强百倍。”

蹇妈妈参加的这个会是围场县委组织的党史座谈会,参加会议的还有王克东等当年在围场战斗过的老领导。王克东退休前是河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会议期间,我记录着大家的发言。从蹇妈妈和大家的发言中,我了解到解放战争初期围场县的革命斗争情况和蹇妈妈在这里的战斗经历。

围场当时归属热河省,为“热西”。这里曾被日军残酷地统治了14年,他们在这里围民并屯,制造无人区,加上伪满政府和土匪恶霸汉奸的盘剥骚扰,使这水土肥美的塞外绿洲,变得一片破败,满目疮痍,老百姓吃糠咽菜,在苦海中熬煎,十七八岁的大姑娘都没裤子穿。到了日本鬼子投降时,由于天灾人祸,这里已是十室九空了。

当时,出任围场县县委副书记的蹇妈妈化名“黄代芳”。她到围场后做了这样几件大事:一是编写了小学课本。由于日伪的奴化教育,围场的儿童都不知自己是中国人了,她编的课本第一页就是“我是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二是迎送从陕北、晋绥、晋察冀老区到东北工作的大批干部。当时党中央为抢占东北战略要地,从老解放区派了大批干部到东北,这些干部在长途跋涉中要途经围场。在蹇妈妈到围场之前,由于县里人少事多,接待不周,引起了这些同志的不满。蹇妈妈在了解情况后,即精心组织人员,充分利用可利用的条件,提高接待工作质量,使过往同志满意;三是抓了县里各区小队的武装整顿,以迎接未来的残酷战争。当时各区小队的成员中很多人是兵油子、土匪和被改编的地主武装出身,基本群众很少。通过整顿,提高了区小队人员的素质,清除了兵痞、土匪,提高了战斗力;四是发动群众迅速抢收秋粮。这时,内战已一触即发,冀察热辽分局给蹇妈妈发来电报要她回分局机关工作。而蹇妈妈却决心留下,决心和围场人民一起迎接新的战斗。她向在场的几个区委负责同志说:“我来围场,就没想要活着回去,我今天再次向你们表示:生,要和围场人民一起生;死,要和围场人民一起死!”

1946年的10月18日,国民党中央军石觉部队占领了围场。蹇妈妈和各区队武装以及干部们转移时,发生了新拨区委书记赵友用机枪换马和贪污的事件。蹇妈妈认为,在残酷的对敌斗争刚刚开始就出现这种行为是绝不能允许的,遂下令处决了赵友。

到了11月中旬,塞外的坝上已寒风刺骨,滴水成冰。转移出来的干部由于衣单体弱,很多人都病了。而县里的武装力量也因枪弹和人员少,战斗力不行。当时的分区政委谢明和司令员钟辉却不顾这一实际,下令围场的70多名干部留在围场打游击。蹇妈妈认为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都不允许这些干部留下,应当转移到外线,伺机打回。县委书记王克东也支持蹇妈妈的意见。最后,在蹇妈妈和王克东的力挺下,这70多名干部转移到了平北的老革命根据地——喜峰岔村。正在这里的冀察热军区司令员刘道生得知这一情况后,充分肯定了蹇妈妈的做法,表扬围场县委坚持得对,说这些干部是党的宝贝,留在围场是白送给敌人杀害。谢明、钟辉也向蹇妈妈道了歉,说自己认识不对,态度不好。

在这次围场县的党史座谈会上,蹇妈妈、王克东等革命先辈们的发言都很热烈,他们追思过去,展望未来,心情很激动。我也被他们的情绪所感染。我连夜为蹇妈妈整理了回忆录《解放战争初期我在围场的经历》,给了围场县委党史办。党史办的同志拿到稿件,非常高兴。

★陪蹇妈妈回忆往昔

在围场期间,我同蹇妈妈做了许多交流。我重点向蹇妈妈了解了寻找贺捷生大姐的情况、她与贺龙的婚姻等。

说到贺捷生大姐,蹇妈妈几次落泪。她说,长征之初想把贺捷生送人,没人敢接。长征途中,贺捷生生病,九死一生。红军长征到了陕北,快两岁的贺捷生还不能站立,是林伯渠批了一只羊腿,她用茶缸炖羊腿喂才使贺捷生的身体逐渐壮了。蹇妈妈告诉我,贺捷生被秦光远、瞿玉屏抱走时,地点在陕北的富平县觅子镇,她说她当时看到“觅子镇”3个字就想到将来“觅贺捷生”之难了。

我向蹇妈妈问起秦光远、瞿玉屏的情况。蹇妈妈说秦、瞿都参加了南昌起义,并且是起义军中的师长、团长,也是贺龙的把兄弟。他们从湖南到陕北是想参加八路军。党中央考虑到他们的社会影响力,决定让他们回湖南搞统战。蹇妈妈告诉我,说秦光远当时已有3个儿子了,其中一个儿子和周逸群的妹妹结了婚。由于瞿玉屏没子女,贺捷生就由瞿玉屏抱到了湘西的洪江抚养。为不使贺捷生暴露身份遭敌人杀害,瞿玉屏为掩人耳目,先把贺捷生放到洪江的育婴堂,又从育婴堂抱出。自此,贺捷生就跟瞿玉屏一起生活。蹇妈妈告诉我,说秦光远回湖南后,先在“湘西王”陈渠珍部任参谋长,后任国民党军新六军的旅长,1940年5月带兵抗日行抵湖南沅陵时病逝(有说是国民党特务暗害)。蹇妈妈告诉我,说贺捷生到瞿玉屏家后,她和瞿玉屏一直有联系,通过各种关系和邮局给贺捷生捎去和邮寄衣服、玩具、糖果等。1942年,萧克要瞿玉屏把贺捷生送到平北抗日根据地,瞿玉屏带贺捷生走到沅陵时,因兵荒马乱交通中断又返回了洪江。其间,贺龙也给了秦光远弟弟秦德远一笔钱,要他去湘西接贺捷生,但秦德远拿了钱走到石家庄时就躲了起来。1944年,瞿玉屏在为八路军驻桂林办事处运物资时,遭日军飞机空袭身亡,贺捷生就和养母一起,辗转湘西,直到1950年才被蹇妈妈找回。

当蹇妈妈谈起寻找贺捷生大姐的往事时,眼里一直转着泪花儿。我又向蹇妈妈问起贺捷生大姐找回后到重庆生活的情形。蹇妈妈告诉我,说贺捷生找到后,贺老总(贺龙)要从重庆到北京开会的蔡树藩、邓小平把贺捷生带回重庆。当时,蹇妈妈说应让女儿和父亲早日见面。这样,贺捷生就到了重庆。我又问蹇妈妈,说贺捷生大姐为何在重庆只待了几个月就到了成都,又在那里待了3个多月就跟李井泉的夫人到了北京?蹇妈妈听了我的问话,叹了口气,许久才说:“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你贺大姐知道,你去问她吧!”我又向蹇妈妈问贺捷生为何大学毕业后去了青海的西宁,那里不仅海拔2800米,而且在20世纪50年代更是苦得不行。蹇妈妈说:“谁让她是贺龙的女儿呢!”老人没再讲,我也没有再往下问。我知道蹇妈妈这句话的分量,在这句话中,包含着老人家许多难言之隐啊!

一次,我和蹇妈妈交谈时,蹇妈妈很动情地对我说:“小刘,我没有儿子,你就是我的儿子。”听了蹇妈妈的话,我很感动。我说:“蹇妈妈,您就把我当成您的儿子吧!”

会前会后,蹇妈妈还跟我谈了很多情况,但由于当时我对党史、军史等方面的研究还很肤浅,不能往深里提问。但尽管如此,我在同蹇妈妈相处的日子里,仍然了解了许许多多以前我不知道的事。

在围场期间,我们还到了赛区罕坝林场参观。坝上草原一望无际,草原上还有一个个泡子(水洼地),草丛里夹长着各种各样的花儿,真是美极了。我忽然想起王愿坚曾说过若拍摄红军长征的影片可在坝上草原选景的话,我问蹇妈妈长征路上的草原是否也是这样?蹇妈妈说:“长征路上的草地哪有这样好啊!那里是不毛之地,没有人烟的。”

我说:“才出生几个月的捷生大姐竟闯过来了,她的命真大。”

蹇妈妈说:“在那艰苦的岁月,我们谁都没想那么多,只有一个信念,走出草地就是胜利,胜利是属于坚强的人的。”

我说:“蹇妈妈,你是一个坚强的人!”

蹇妈妈说:“真正的共产党人都是坚强的人!”

我们在围场开完会后,又驱车前往赤峰。途经一个叫克勒沟的地方时,蹇妈妈告诉我,说这里是当年的围场县城。当年,她就是在这里办了所小学校,教那些被奴化了的孩子们念“我是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的。当车经过克勒沟小学校时,蹇妈妈让车停下来。她下了车,望着破烂的校舍,难过地摇着头说:“解放这么多年了,小娃娃还在这样的校舍里读书哇!”

我和蹇妈妈到了赤峰。当年蹇妈妈也曾在这里战斗过,当地的党史部门热情地欢迎我们的到来。

到了2007年7月,蹇妈妈离世3年后,一座以蹇妈妈名字为校名的“先任中学”在克勒沟建立。这所学校是蹇妈妈用生前所有的积蓄和贺捷生大姐等亲友们捐献的钱兴建的。而今,这所学校已经能容纳3000多名学生了,是一所学生食宿都在学校的全日制中学,学校的软件、硬件在承德地区属一流。在学校的教学楼前,耸立着蹇妈妈的雕像。每到纪念日时,学生们就在雕像前高声朗诵蹇妈妈当年编写的课本:“我是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

而今,蹇妈妈已经离开我们13年了,但她慈祥的音容笑貌,依然浮現在我的眼前。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