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空军名将夏伯勋

蔡业金


夏伯勋,原名蔡绍叔,1917年1月26日(阴历)出生在湖南澧縣,1935年参加红军,1938年改名蔡绍俶,后在党中央派往东北组建航校和空军之前,因考虑要通过国民党重重封锁线,在延安出发之时按组织要求重新改名,依母亲姓氏改为夏伯勋。他是我党空军的元老飞行员,老东北航校的飞行教官,我党第一个歼击机中队首任队长,第一个喷气式歼击机飞行团首任团长,空八军军长,济南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曾被授予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八一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二级国旗勋章(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在我党空军发展史上,留下了自己的身影。

★参加红军

1935年8月,贺龙领导的工农红军打到了澧县。红军所到之处,穷苦大众奔走相告。有过4年私塾经历、在地主李家柱家当长工的蔡绍叔和另一名长工冯振全相约,一起报名参加红军,成了贺龙领导的红二军团的一名新兵。当天下午,队伍就开拔离开了澧县。

部队向湘西出发。从小就吃了不少苦的蔡绍叔,行军、训练就像家常便饭似的非常轻松。到了湘西根据地的桑植、茅坪、龙家寨一带驻扎时,他看到了苏区穷人的政府,见到了穷人自己当家做主人,庆幸自己当红军这一步走对了。虽然训练紧张,又不时要应付国民党及地方势力的突袭,但他心里非常轻松,加上他有着4年私塾的文化底子,这在当时红军中已算是知识分子了,因而在部队中如鱼得水。在打仗时,他冲锋在前不怕死。刚一个多月,蔡绍叔就当上了班长。不久后的一次激烈战斗中,敌我双方打了遭遇战,连长、指导员都牺牲了,上级当即命令蔡绍叔任连副指导员、代指导员。不断地战斗,令有一些文化基础的蔡绍叔经常总结经验教训。一次,蔡绍叔的战斗小结被上级领导看上了,因此他被推荐到了红二军团政治部。当即,政治部宣传部长金如柏亲自下来调查,一眼就相中了蔡绍叔,他被调任宣传部所属的宣传队当了一名宣传员。每到一地,宣传队都要发动群众,扩大红军队伍,还要做一些社会调查工作,由于蔡绍叔积极上进,宣传部长金如柏介绍他加入了共青团,又送他到宣传干部训练班培训了两个月,使蔡绍叔的革命觉悟得到了进一步提高。

国民党反动派为了消灭这支红军,动用了130多个团到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进行了第三次大“围剿”。1935年11月19日,贺龙的红军从桑植刘家坪出发,告别了乡亲,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长征中,蔡绍叔工作积极出色,不怕牺牲,多次受到领导表彰,1936年3月由金如柏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长征中,蔡绍叔所在的宣传队士气高涨,行军中用写标语喊口号来鼓舞士气,还要组织收容队,帮助掉队的士兵追赶队伍,帮助伤病员和走不动的同志背枪支、背包,有时候蔡绍叔身上要背三四枝枪,经常是部队宿营吃了饭,他们才赶到,部队没出发,他们已先上了路,但他们毫无怨言,深受红军战士欢迎,有时他们追赶部队时,部队的指战员还主动让路,让他们迅速通过。不久,蔡绍叔被提拔为红五师政治部俱乐部主任。

经过9个月的艰苦行军,1936年7月,红二、红六军团在川西的甘孜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从此,红二、红六军团与一方面军的三十二军正式合编成红二方面军。9月17日,红二方面军到达哈达铺,在攻克县城的战斗中,蔡绍叔大腿受伤,但他坚持战斗不下火线,27日在小川镇伏击敌人,战斗后又受到领导的表彰。由于地处陕甘结合部,我军力量较为薄弱,又经常受到敌人的飞机轰炸。在天水附近,指挥部遭敌机狂轰滥炸,炸弹掀起的尘土将蔡绍叔埋住,当他从尘土中爬出时,才发现刘伯承参谋长被炸伤,马上与战友们参加抢救参谋长。经过奋勇拼杀,红二方面军终于10月22日在将台堡与红一方面军会师,并在这里打了长征中的最后一仗,歼敌一个师,大获全胜。

随后,红二方面军成立随营学校,刘伯承任校长,主要培训营以上干部,以提高干部军政素质,蔡绍叔也奉调入学。适逢西安事变发生,中央电令红二方面军随营学校迁往延安,编入红军大学,后更名为抗日军政大学,蔡绍叔又兼任抗大第六大队俱乐部主任。毕业后,红军成立摩托学校,以培养部队的技术兵种骨干,蔡绍叔又在抗大被选中入学,学习汽车、拖拉机、摩托车的驾驶与维修技术。文化课上还学习内燃机构造、工作原理等,同时还兼修语文、数学、化学等。就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蔡绍叔已经成为了红军中成长起来的较高文化素质的骨干了。

★入飞行训练班学习

1937年10月,中共驻迪化(今新疆乌鲁木齐市)第一任党代表陈云向中央提出,利用国共合作时机,筹建一支八路军航空干部队伍。中央批准了这个建议,决定挑选一批身体好,有一定文化素质与政治修养的青年红军干部,到新疆军阀盛世才的航空队飞行训练班去学习。经过美国志愿援华医生马海德严格体检,蔡绍叔被光荣选上了。在延安经过两个月的数理化基础知识学习、预科强化训练,蔡绍叔一行于1938年1月8日出发,经过两个多月的乘车,到达了迪化市。

到后第二天,中共驻新疆党代表邓发来看望大家,介绍了新疆当时的政治状况,叮嘱了大家应该注意的事项,并同时让大家都改名,蔡绍叔改名蔡绍俶。赴新疆学习航空的总共有44人,分成飞行和机械(地勤18人)两部分,合建一个党支部,直属中央驻新疆党代表领导,不与其他党组织发生关系。学习开始后,训练班先给大家上理论课,教材都是苏联的,基本上由苏联教官讲课,课程有《航空发展史》《机械物理学》《飞行原理》《领航学》《飞机构造原理》《通讯学》《轰炸学》《射击学》。由于大家文化水平低,连一个完全小学的毕业生都没有,加上苏联教官的讲授还要翻译,其困难可想而知。但困难更激发了大家的学习热情,蔡绍俶与大家一样整天泡在教室里,大家也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教官们最后都只得将教室门上锁,强行让大家休息。

飞行训练的第一天是感觉飞行,并在空中观察地形地貌、地标、地物。蔡绍叔坐进后舱,地面指挥员下达起飞命令后,飞机滑出跑道,腾空而起,蔡绍俶只感觉一瞬间风驰电掣,腾云驾雾,只见云海苍穹,碧空浩瀚。那一刻,蔡绍俶深深地爱上了飞行,也爱上了航空事业,决心用自己的毕生精力为之奋斗。经过一个多月的带飞,蔡绍俶与战友们就能实行单飞,又经过4个多月的训练,就基本上熟练地掌握了迫降、侧飞、复飞、空中盘旋、螺旋、翻滚、跃升、倒转、俯冲等,盲目飞行能飞3个方位,用测风仪和计算尺能测算出地速、风向、进行投弹瞄准及校对罗盘误差等。很快,蔡绍俶等就进入了轰炸机飞行训练。

1941年夏天,蔡绍俶等九人又被选去学习增飞N-16型高级教练机和N-15型战斗机各种特技及战斗科目,较短时间内,蔡绍俶等九人就掌握了高级特技、单机和双机作战、打底靶和低空轰炸等重要战术,在千米高空轰炸中,弹着点都在靶圈中心10米左右,平均每人单飞300多个小时,战斗科目和考核成绩全部优秀。24名飞行员中有21名能达到4个机种的飞行要求。从此,我党终于有了一支空、地勤完整配套,可担任作战任务的航空飞行队伍了。1942年4月,蔡绍俶等正式毕业,飞行员全部授国民革命军“中尉”衔,地勤人员授“少尉”衔。

在蔡绍俶等毕业待命之时,由于德国突然发动侵略苏联战争,苏联一时处于危机之中,国内的抗日战争也处于紧急关头,八路军、新四军既要正面面对日本侵略军,又要面对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盛世才认为苏联以及中国共产党都快完蛋了,马上翻脸投蒋,并凭空制造一个四一二阴谋暴动案,将所有在新疆的包括蔡绍俶在内的中共人员及家属200多人,全部抓起投进监狱。

开始,蔡绍俶他们与陈潭秋、毛泽民都被关押在督办公署西大楼二楼礼堂。他们成立了秘密党支部,对外称学习生活指导委员会,坚持团结对敌。后来,他们又被关到迪化城西南的刘公馆,他们在里面继续坚持学习《新民主主义论》《联共党史》等,又抓紧时机复习航空功课。敌人认为这批人是可用之才,千方百计诱惑他们为自己服务,个别人经不住诱惑叛变,但绝大多数坚定信念,保持了对党的无限忠诚。他们转到新疆第二监狱后,一次蒋经国以国民党中央青年干部学校教育长的名义对新疆进行视察,他刚到监狱,蔡绍俶就率先与同志们向他提出要求执行双十协定的条款,释放政治犯,搞得他十分狼狈。为了使这些有用之才为国民党所用,敌人用了很多卑鄙手段。一天,蔡绍俶被敌人叫到审讯室,敌人让他看一张《中央日报》,里面有歪曲我军邯郸战役的报道,诬蔑共产党背信弃义。又拿出一份文件给他看,让他在上面写的两条路上任选一条:一条是你愿为共产党掉脑袋吗?一条是脱离共产党,另谋出路。蔡绍俶毫不犹豫地在第一条下签了他的名字,敌人恼羞成怒,将他毒打一顿,最后又只好将他押回牢房。

1946年3月,一直与我党有良好关系的张治中将军出任西北行署主任兼新疆省主席,周恩來受中共中央委托当即开展对囚禁在新疆狱中的我方同志进行营救,经杨芝华(瞿秋白夫人,张治中将军曾是瞿秋白的学生,称杨芝华为师母)、朱旦华(毛泽民夫人)等6人与张治中进行协商,6月10日凌晨,张治中委派自己的亲信、交通处长刘亚哲亲率10辆大卡车、一个排的武装士兵,护送曾被囚在狱中的中共人士131人离开新疆,其中包括著名的张文秋、刘松林、邵华、毛远新、杨芝华、朱旦华、瞿独伊等人。7月11日,他们经过千难万险,除途中病死两人外,其余129人全部抵达延安。当天下午3点,车队到达七里铺,朱德、任弼时、林柏渠等亲自到七里铺来迎接,从七里铺到延安10华里的路上,延安军民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扭着秧歌举行欢迎仪式。当天晚上,在延安中央礼堂举行接风洗尘宴会,朱德和一些中央领导参加了宴会。次日,延安《解放日报》刊登了《本市各界热烈欢迎新疆释放同志抵延》的报道。当天,毛泽东夫人江青还组织了热烈的露天舞会,毛主席和大家一起观看演出。一时间,延安几乎成了欢乐的海洋。

两个多月后,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八路军航空队(蔡绍俶入选),并决定将航空队建到东北,先组建航校进行人才训练。临行前,朱德总司令将大家召集到八路军总部,语重心长地说:“本想让大家多休息一段时间,但为了准备打仗,迎接和配合解放战争,需要你们迅速到东北组建航空部队,以争取全国解放的最后胜利。”

航空队离开延安前,考虑到要通过国民党的重重封锁线,组织上要求大家再次改名换姓,蔡绍俶依母亲姓氏,改姓名为夏伯勋。1946年9月19日,航空队开往东北,从此开始了组建中国共产党空军的光荣历程。

★成长为空军名将

1947年1月24日,夏伯勋一行到达汤原,开始了我党第一所航校的组建和训练。

航校第一期乙班学员31人,由夏伯勋任指导员,经过手把手的飞行教育和训练,很快培养出了一批素质极高的我军飞行员。抗美援朝中的空军战斗英雄张积慧、刘玉堤、林虎、李汉等都是这一批学员中的突出代表。

一年后,第一期乙班学员毕业,空军始建第一个歼击机中队,夏伯勋首任中队长。不久,夏伯勋又升任第六航校副校长,兼飞行大队长。1949年开国大典,中央军委决定在庆典现场让飞机接受检阅,同时防范和警惕蒋匪空军的骚扰,夏伯勋与战友们共同在北京西苑机场组织了飞机带弹检阅训练。10月1日当天,夏伯勋担任了飞机检阅的地面指挥。当天下午16点35分,17架飞机编队列着整齐的队型,由东向西,从天安门广场上空飞过的时候,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天安门城楼上仰望天空,频频挥手致意,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天安门广场上数十万群众纵情欢呼,都为新中国有了自己的空军而激动万分。16点41分,空中分列式结束,各飞行分队全部安全着陆,夏伯勋与战友们一个个欢呼雀跃,不禁流下了激动的热泪。

1950年6月,空军组建第一个喷气式歼击团,夏伯勋荣任首任团长,不久又扩建歼击师,夏伯勋又荣任空三师代师长。后来,夏伯勋又改任为空四师主管副师长。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军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为了保家卫国,党中央果断决定派出志愿军赴朝鲜参战,初建的人民空军于1950年9月20日投入战斗。中央军委决定空军在朝鲜境内设前线指挥所,夏伯勋首任空军前线总指挥官。在与强大的美国空军的空中较量中,我空军击落了美国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的战机等美机330架。

1952年底,夏伯勋调任沈阳防空司令部指挥官。

抗美援朝战争后,由于美军一贯敌视我国,将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支持台湾蒋介石集团,蒋介石也以“反攻大陆”来配合美军,经常派飞机破坏我东南沿海特别是上海地区的经济建设。1952年底,为了对美蒋进行迎头痛击,中共中央决定以空军布防东南,空军又任命能征善战的夏伯勋为空二师师长。

1953年7月25日,国民党出动一批F-47和F-51型战斗轰炸机偷袭上海,夏伯勋当即命令宋中文和金海立即起飞,仅空战两个回合,两人各击落一架敌机。

1956年8月22日深夜,美军第七舰队航空母舰上起飞一架P4M-IQ型海军巡逻轰炸机,企图规避我雷达,贴着海面偷偷窜到长江口一带,对我沿海地区进行军事侦察,这是美军又一次直接侵犯我国领空。对于这一严重挑衅事件,必须严肃对待。机场上的夜航跑道灯打开了,聂风智和夏伯勋等指挥员果断命令我航空二师六团领航主任张文逸,立即单机起飞截击。夜空中,我机在地面指挥所的引导下,很快盯上了目标,三炮齐飞,立即命中,敌机起火,摇摇晃晃掙扎着向公海方向逃窜,随后坠入浙江衢山岛以东15海里的海面上。由于坠入12海里之外的公海,这下子好像捅了马蜂窝,号称世界霸主的美国这下不得了了,气势汹汹一面大造舆论,一面调兵遣将。8月25日,美国海军出动一支庞大的舰队,航空母舰3艘,巡洋舰、护卫舰、驱逐舰和补给舰30艘,飞机300架,靠近我江浙一带,列阵巡弋示威,气焰十分嚣张。周恩来接报后,为了避免事态扩大,也为了防止美国借机报复,亲笔改定了新华社电讯稿。同时,命令我军坚决回击,绝不示弱,也不逞强。由于我新华社披露真相,外交部提出抗议,谴责美军侵入我领海,加之国际舆论挖苦美国:小偷入室不让抓,豺狼进门不让打,简直是强盗逻辑。于是,美军只好不了了之。

空二师打下美P 4M-IQ海军巡逻轰炸机后不久,夏伯勋升任空四军副军长。

1958年7月,美英两国配合搞乱中东,蒋介石浑水摸鱼,意图反攻大陆,台海局势骤然紧张。在此之前,我党中央一直维持台海局势稳定,等待蒋介石的醒悟,因而空军一直未进入福建沿海。蒋自恃空中优势,加上有美第七舰队撑腰,控制着我东南沿海的制空权,不断派飞机骚扰我沿海。为此,中共中央决定空军入闽,在金门对岸晋江境内的罗山成立福建前线空军指挥所,夏伯勋又调晋江任指挥所主任,不久又迁漳州改为空八军,夏伯勋首任空八军军长。

入闽后,我空军与美蒋空军几经较量,敌人的歼击机、轰炸机和PZV、RF-101等超低空侦察机入侵,都屡被我军击落击伤,不得不改用高空侦察机入侵,且飞得愈来愈高,最后改用美国供给的能飞2万米以上,技术性能先进的U-2高空侦察机。U-2时速800公里,航程7000公里,续航时长达9个小时,实用升限可达2.287万米,由于我机的爬高性能不够,只能“望空兴叹”,几次眼睁睁地让其跑了,敌人由此洋洋得意。但敌人得意得太早了,1964年1月7日12时25分,国民党空军头号王牌飞行员李南屏,驾驶着U-2直奔闽南漳州,他哪里知道我军早已调入二炮部队的543地对空导弹,正守株待兔地等着他。“轰!”电钮按下,导弹升空,U-2飞机应声而落在漳州。夏伯勋当即陪同空军司令刘亚楼和福州军区政委叶飞赶到击落地点检查残骸,豪情万丈地说:不管它超低空或超高空,只要它敢进来,都要坚决打掉它!

从此,敌人高空侦察机U-2和超低空的各种型号战斗机、侦察机,再也不敢贸然侵犯大陆了。

“文革”开始后,夏伯勋开始了长达10年多的牢狱及监禁生活。“四人帮”倒台之后,1980年7月3日,空军党委给夏伯勋恢复了名誉,安排他任济南军区空军副司令。

2008年10月7日,夏伯勋病逝于南京,享年91岁。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