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牙买加领保工作二三事

高广灵

笔者在驻外使领馆从事领事工作多年,亲历过不少领保方面的案例。特别是在中国驻牙买加使馆工作期间,我作为唯一的领事官员,对领保工作更是责无旁贷。下面列举几宗较有代表性的案例。

为机场遇阻的过境劳工解困

2010年的一天傍晚,即将完成最后一批证件的审核、制作,结束一天的紧张工作时,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这种情况对于我而言早已是司空见惯,我所接到的电话,绝大多数是陌生的,其中有了解领事政策的,有询问证件要求的,有联系侨团事务的,也有突发事件寻求领事保护的,甚至时而还有从几个所辖海外领区(伯利兹和开曼群岛)打来的。我的手机号码,既是领事业务的咨询电话,又是领事保护的热线电话,同时也是使馆的值班电话,并周知牙买加的华人社团和驻在国的所有相关部门,每天24小时处于开机状态。

电话是从牙买加首都金斯敦国际机场(Norman Manley International Airport)打来的。电话的另一端,一个操着浓重地方口音的男士,带着焦虑的口吻,向我简要叙述了他们的情况和目前的处境,其大意是:有几十个中国过境劳工被困在了机场,希望中国大使馆提供帮助。

在加勒比地区的英属海外领地(即殖民地)特克斯和凯科斯群岛(The Turks and Caicos Islands),有那么一批中国劳工,长年在那里从事建筑业和种植业,已经存在多年。他们隶属于中国某省的一家公司远渡重洋,在万里之遥、地图上几乎查不到的一群小岛上务工谋生。眼下在金斯敦机场过境遇阻的这些人,便是其中的一部分。他们来自中国大陆,取道牙买加转机后,再飞往特克斯和凯科斯群岛,准备搭乘几个小时之后的班机离开牙买加。但由于手续上的问题,该航空公司的服务台就是不准他们一行办理登机手续,甚至要求他们返回原出发地。这也难怪,按照国际惯例,如果航班让手续不齐的人搭乘飞机,假使目的地国不准他们入境,该航班有义务将乘客送回班机始发地。这可急坏了带队的人。毕竟有一定的出国旅行经验,他向机场有关部门索要了我馆的联系电话,向使馆求助。

接到电话之后,我立即向主管参赞简要报告了有关情况,并向使馆的商务处做了通报。经参赞首肯,我拨通了牙买加移民局的华人翻译官Z先生的电话。在金斯敦,客家人为华人华侨主体,Z先生系东莞的客家人,能用英语、客家话和普通话等与人交流。由于这个缘故,他被牙买加移民局聘用为翻译官。接到我的电话之后,Z先生一口应承下来,并约好各自分头出发,机场见面。

商定之后,使馆主管参赞、商务处一秘和我也立即赶往机场。我们必须抓紧时间,遇阻的同胞还在机场翘首以待。

赶到机场,我们详细了解了当时的情况后,判定是由于该航空公司不了解相关国家的相关政策所致,因为此前的往来过境手续都是这么办的,今天怎么就不行了呢?有使馆出面解释清楚,相信问题不是不可以解决的。我们当即安慰大家不必担心,使馆一定会努力帮助他们。

我们与Z先生如约在机场候机大厅见了面,然后一起去与航空公司和移民部门进行交涉。有中国大使馆领事官员和驻在国移民局的人共同出面,必将事半功倍。

正如我们所料,该航空公司前台职员按常规操作登机程序时,发现不符合相关手续,在不了解目的地国家相关政策的情况下,采取了阻止登机这一最保险的办法。不难理解,他们不想担这个责任,冒这个风险。我们对此进行了耐心的解释,向其介绍特克斯和凯科斯群岛的有关政策,并以使馆的名义保证没有问题,绝不会给航空公司增添麻烦。经过耐心细致的工作,打消了他们的顾虑。由于使馆的出面交涉,并进行担保,Z先生也从中协助,航空公司最终同意这些人登机。

由于他们原定的航班在我们交涉时早已起飞,离开了金斯敦,乘坐该班飛机已不可能,但航空公司允诺他们改乘几个小时之后的另一班同航线的飞机。

就这样,经过我们的努力,这批过境中国劳工走出了困境。

江西景德镇商人险些遭驱逐

一个由3个人组成的江西景德镇商人团体,未经与使馆商务处沟通,便带着几大集装箱的瓶瓶罐罐瓷器,贸然来到牙买加首都金斯敦进行推销。他们是以游客身份进入牙买加的,拿的是旅游签证。按照当时牙买加的相关规定,中国游客在牙买加停留期限不得超过30天,并且不得有与其入境身份不相符的行为。显然,这3个人是以游客的身份从事商务活动,已经违反了驻在国法律。为了推销商品,他们又不能悄然进行,必须扩大宣传。于是,他们在各侨团间四处奔走搞活动,在华人商业区肆意摆摊设点,很快便引起了驻在国移民局的注意。当得知他们只是游客身份,没有申请商务或工作签证后,牙方向他们发出了逐客令:要么立即结束“旅游”离开牙买加,要么到牙境外重新提出申请,得到与其身份相符的签证之后再入境。言下之意欲驱赶他们出境。

此前我曾遇到过此类麻烦:应旅牙侨团“中华会馆”的要求,经我馆联系,我国“汉办”选派了一名汉语教师,为华人后代和当地人提供中文教学服务。由于事先没有在牙买加驻华使馆办好赴牙工作签证,到牙后迟迟不能办理相关手续,还一度被要求回中国办好工作签证后再来。幸好“中华会馆”系旅牙买加最大的华人社团,在当地颇具影响力,当时会馆的主席Y先生也是一位能量不小的人物,经与移民局反复进行交涉,我作为领事也几次出面,才最终作为特例得以解决,免于回中国重新申请签证。作为中国政府部门的派出人员尚且如此,更不必说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民间商人了。

很快,牙买加移民局向这3个人发出了通知:限期离境,到境外办好商务或工作签证之后再来。当时他们带来的瓷器只卖出了一小部分。他们有预感,一旦离开牙买加,很有可能是不会获得相应签证,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他们很着急。

于是,他们给我打来电话,希望使馆提供帮助。这又是一个棘手的难题。本来从事与所持签证不相符的活动就违反了当地法律,被逐出去无可非议;况且来之前未经我商务处同意,完全是个人行为。如今遇到麻烦了才想到使馆,我们是有理由不管的。但是,毕竟他们是来自中国的同胞,作为领事,我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遇到困难而不施援手吗?这件事明知难为也为之。

我又一次将视线转向前文提到的牙买加移民局翻译官Z先生,并立刻约他见了面,希望他能出面通过关系进行疏通。同时,我们通过牙买加移民局官员进行疏通,请他们别急于赶3个商人出境。

由于此前这3个商人有就近到哥斯达黎加申请牙买加商务签证的意愿,当地有他们的熟人,并且在哥斯达黎加有牙买加使馆。于是,我通过牙买加外交部找到了哥斯达黎加在牙的名誉领事,并专程拜访,向其了解前往哥国申请牙签证的可行性。由于是领事同行,该名誉领事向我透露了哥斯达黎加在签证上的国别政策,她表示,暂且不必说到哥申请牙签证能否如愿,就连这3个人能否获得哥的入境签证进入哥国都是问题。即使将签证申请报回哥国内,极大可能是遭拒签。而且时间上他们3个人也等不起。如此一来,这条路被封死了。

幸运的是,情况出现了好的转机。Z先生的工作卓有成效,他通过移民局朋友打通了关系,撤销了先前的决定,不再强迫3位商人限时离境,使他们免被驱逐。

3个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高兴极了,额手称庆,一再对使馆和我表示感谢。如果没有使馆的帮助,他们真的要“有大麻烦了”。

为香港同胞提供帮助

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在所驻国对有需要的香港公民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也是中国使馆义不容辞的责任。这是外交部明确指示我们的。因此,作为领事,我不仅为中国大陆公民和法人提供领事保护,在当事人提出请求时,或应香港入境事务处的要求,也为旅居驻在国的中国香港特区公民提供可能的帮助。

到过牙买加或了解该国情况的人都知道,在那里最令人堪忧的莫过于安全了。牙买加曾被国际评估机构认定为世界上第三大高犯罪率国家,仅次于南非和哥伦比亚。至于前两国是个什么样的情况,笔者没有亲历,不敢妄言,但牙买加位居第三位,必定有其获此“殊荣”的要件。一是海盗的遗患。牙买加是当年加勒比海盗的大本营。猖獗一时的海盗,给牙买加留下了无穷的祸患,其恶习影响了后来的几代人,一些人好吃懒做,强取豪夺,非偷即抢,打家劫舍,把一个好端端的“林水之乡”搅得不得安宁。偷、抢在这里已是司空见惯,平时人们不敢轻易单独上街行走,背包的女人更是他们的作案对象。日落之后,街上行人寥寥,只有车灯,罕见人影,鲜有人敢随意出去遛弯。华人商铺集中的下城地区,更是刑事犯罪高发地区,几乎每周都有被偷或被抢的消息传出,害得他们不得不用铁栅栏把自己“囚禁”起来,只留下一个很小的窗口收钱、付货。即使这样,还是防不胜防。二是贩毒。加勒比海盗如今虽已销声匿迹,不复存在,但贩毒活动却随即而来,且始终没有消停过,或明或暗在进行着活跃的私下交易。各贩毒集团间尔虞我诈、利益冲突不断,谈不拢时就大动干戈,一些地区时有枪声传出。政府雖然也试图采取措施,但碍于其幕后的复杂性,甚至与党派之争搅和在一起,迄今拿不出良策。三是党派争斗。在朝、在野党经常为某件事挑起事端,纷争频频。尤其是大选期间,为拉选票、争夺执政地位,矛盾更加不可调和,几乎没有哪一次大选不发生械斗、枪击死人的。甚至穿衣服不小心,都可能因为 撞色招来杀身之祸,因为党派各有代表本党立场的颜色。由此带来的流氓行为不断,帮派倾轧频仍。四是失业率居高不下。这里面最易产生社会不稳定因素的人群,要生存,就要有工作,有收入来源,否则就只有去抢,去偷。于是,带来的必然结果,就是社会犯罪率的上升。笔者就曾在一次公众集会中,被一个黑人小伙子在光天化日之下冷不防抢走了手机。一次,某中资公司举办小型商业聚会,竟然被突然闯进来的几名歹徒用枪逼着劫走钱财。

此外,肆意杀人的事也是常有的。笔者在牙买加工作期间,经常看到有这类恶性案件见诸报端,甚至有犯罪分子完全没有理由就杀人,有时也殃及华人华侨。

2009年的一天,一位只有20多岁旅居牙买加的香港同胞,如同往常一样开车下班回家,当来到所居公寓门前,遥控等待大门开启的时候,一个歹徒突然从路边跳了出来,不由分说,对着这位香港小伙子连开数枪,然后逃之夭夭。就在自家门口,这位香港小伙子无缘无故地遭到歹徒枪击,胸部、肩部、腿部多处受伤,虽经抢救保住了性命,却已成半残,生活不能处理。可怜他新婚燕尔仅半年的广东妻子,每天以泪洗面。

消息很快在侨界传开。我开始关注此事,通过各种渠道了解相关情况。几天之后,其妻为申请“香港入境许可”来我馆。因牙买加的医疗水平不高,她准备送丈夫回香港治疗。我对其夫的不幸遭遇表示了同情和慰问,表达了使馆对此事的关心,当即给她办好了“香港入境许可相关手续”。为便于联系,我还给她留下了电话号码。交谈中,得知伤者暂在西印度大学莫纳分校的医学院治疗,我向馆领导建议,以领事身份代表使馆前去看望伤者。经同意后,我与其妻联系约好时间后,带着一束鲜花前往医院看望伤者。在场的伤者家人对使馆领事专程来医院探望很受感动,连声道谢。伤者本人只会讲广东话,且当时头脑不是很清醒,无法直接交流。我向其家属们转达了使馆的慰问,并向他们表示,有什么希望使馆帮忙的,我们将尽力去办。

不久,使馆收到香港入境事务处的通知,希望使馆对伤者提供必要的帮助。此后,我又两次到医院看望伤者,向伤者家人转达使馆对伤者的关心。其间我还多次通过电话了解伤者病情,以示关心,使伤者家人感受到了中国驻外机构的热心关注和善意帮助。他们曾一度为如何送病人回香港而纠结:是包一架小型飞机回香港,还是乘坐航班(须转机)?是经欧洲走常规路线,还是取道美国?我和他们一起分析情况,帮他们出主意,想办法。

伤者伤势略见好转之后,他们决定送伤者回香港治疗,我以使馆的名义给香港入境事务处发传真,通知他们予以关照。启程时,我本打算到机场为他们送行,由于他们的一再婉拒而作罢。

从出事到离开牙买加,我始终关注着伤者的情况,通过领事的言行,使香港同胞感受到使馆在关心他们,帮助他们。

他们回香港后不久,使馆收到香港入境事务处发来的传真。传真中,他们专门为此事感谢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对使馆领事为香港旅牙公民所提供的帮助表示由衷的谢意。

中资公司也有领保问题

在牙买加的中资公司并不多,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分散于牙买加首都金斯敦和蒙特哥贝等地,除了中兴和华为外,以搞建筑为主。遗憾的是,公司虽然不多,麻烦事却不少。其中最大的公司是挂靠在“中远集团”旗下的一家中远公司(未经核实),主要承包工程为一酒店工程,在距离首都金斯敦几百公里之外的旅游名城蒙特哥贝附近,工程甲方是当地的一家以色列公司。由于多方面的原因,该酒店工程一推再推,迟迟不能竣工。其中主要因素是承建方内部管理上的问题,人员构成复杂,内部矛盾很多。工程分别包给了不同的工程队,工人来自中国多个省份的多家劳务部门,有的甚至是临时拼凑起来的零散的社会闲杂人员。说到底,算不上一个有资质的对外劳务承包公司。在这个复杂的人员背景之下,加之管理不善,一开始便潜在劳资矛盾。

春节前的一天下午,我从牙买加外交部办事回来,看到使馆院内来了几十个身穿工装的中国人,散坐在院子的各个角落。我很纳闷,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经询问才知道,他们自称是中远公司的工人,因劳资纠纷来使馆讨说法的。他们说,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了,眼看年关已近,钱还没有打到国内的账户里,家里人怎么过年啊!对于劳资之间的事,本来使馆是不便介入的,更与领事无关,我不会主动参与。于是,我通知了使馆商务处。该公司在商务处是挂了号的。

商务处一边通过电话责令该公司管理人员来使馆接人,一边做工人的工作。工人当时情绪有些失控,其中一些人言词激烈,扬言如果不兑现工资就不离开使馆,甚至威胁要到牙社会上去闹事。如果真的如其所说,那就不仅仅是中国人内部的劳资纠纷了,必然会惊动当地警方介入,那样麻烦可就大了,后果难以预料。在这种情况下,商务参赞希望我在场协助控制局面。

几个小时之后,该公司几名管理人员驱车从蒙特哥贝赶来使馆。商务处对他们把公司弄成现在这个局面,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一旦矛盾激化,会带来很恶劣的影响,公司在此也将失去立足之地。你们必须充分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努力化解矛盾,不要把问题闹大。公司管理人员的解释是由于工程没有完工,工程甲方的資金没有到位,公司拿不出钱发工资。我也对他们提出了要求:作为领事,你们之间的劳资纠纷我不便介入,但维护中国公民的正当权益是我的责任,我有义务保护他们。工人的工资不应该拖欠,现在工人情绪激动,如果把事情闹大,那就不是简单的内部问题了。我必须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对外造成不良影响,你们一定脱不了干系。在使馆人员面前,公司管理人员承诺回去就把该发的工资打到每个工人的账户中去,春节之前一定兑现。

有使馆人员出面调解,又有管理人员的当众承诺,工人们的情绪有所缓和,同意有保留地离开使馆返回工地。这一回合的冲突,在使馆商务处和领事的共同努力下,暂时化解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平息。几天后的一个下午,商务处接到该公司的电话,劳资矛盾再起,并且发生了肢体冲突。有人报了警,当地警方到工地抓走了一名涉事工人。如果说前次的处理工人来馆讨说法是在协助商务处平息劳资纠纷事件,给劳资双方打一个预防针,以防事态闹大,领事并无直接责任,那么此次中国工人被抓,领事就责无旁贷了。劳资纠纷领事可以不介入,但如果中国工人的人身安全和生存权利受到侵犯,领事就不能不管了。

此事不容耽搁,商务参赞和我立即动身,驱车几百里,专赴蒙特哥贝解救我被牙警方扣押的工人。几个小时的车程,途中我们不时地与该公司保持联系,了解事态发展。一路上,我和商务参赞不断商量对策。我们认为,首先是争取警方尽快放人,然后再谈别的。不知什么人把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来人了解抓人情况的消息透露给了当地警方。也许是本来情况就不很严重,仅仅是轻微的肢体接触而已,没有必要拘押什么人,抑或是警方不想把事态搞大,进而上升为外交事件,正在路上的我们得到消息,警方只是了解了一下情况,很快就把该工人放了回来。

这当然是个好消息,一则我们的工人回来了,免得在人家手里发生意想不到的情况;二则免去了我们为争取警方放人而多费口舌。现在好了,需要解决的只是公司内部问题了。

傍晚时分,我们赶到了公司驻地。除了了解所发生的情况外,还询问了工人的状况和上次承诺的工资落实情况。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不值得大惊小怪的个人冲突。惊动警方的原因,是一个当地华人雇员擅自拨打了报警电话。我们要求他们吸取教训,内部的矛盾内部解决,以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在工棚外,我们召开了有全体管理人员和工人参加的大会,商务参赞和我分别讲了话,从不同角度对大家提出了要求,我也借机对他们进行了一次领事保护和工人如何自保的宣传教育。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