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湘西剿匪:两战两降石玉湘

陈秀健


1926年夏,一日傍晚时分,在常德府平街衙门内,19岁的辰溪望乡人石玉湘见到了父亲石宝臣生前的结义兄弟、部队首长贺龙。此时,石玉湘正在常德明明中学读书。

贺龙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六师师长,率部进驻常德,准备参加北伐。贺龙像久别的亲人一样,向石玉湘问起他两个妈妈的生活、身体状况,又问起他读书学习的情况,石玉湘都一一作答。贺龙转身对副官长陈策(辰溪人,石玉湘父亲的同事)说:“化宣,我的那件事办好了吗?”

“办好了!”陈策忙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一个烫着金字的红本本,递给贺龙。贺龙打开红本本看了看后,便将其送到石玉湘手里说:“这是2000块光洋的存款,我帮你存在常德大河街长油庄汪老板处。每个月有7块钱的利息,你按时去取。”石玉湘双手接过存折。贺龙又嘱咐说:“要记住,只取利息,不要动本钱。”又说了一阵家常,天色不早了。贺龙叫一个卫士把他送回明明中学。

之后,石玉湘用这笔存款的本金和利息读完中学,考入了黄埔军校武冈分校。他还用这笔钱安葬了生母、支付小妈妈晚年的生活开支。原来,这笔钱是“抚恤金”,石玉湘父亲石宝臣曾是贺龙任旅长的川军第九混成旅骑兵营营长,1923年在四川酉阳战死。

1927年南昌起义,贺龙转向共产党,成为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之一,而受他资助的石玉湘后来成为土匪和“反共分子”,与人民解放军为敌,这是他未曾想到的。首战:第一次投诚

抗战时期,加入了国民党部队的石玉湘随部参加了上海八一三抗战,因战功晋升为上校团长。1949年,石玉湘被任命为国民党军暂二军第七师师长,驻军湘西。

1949年秋,湘西态势越来越对石玉湘等人不利。8月下旬,国民政府湖南省主席黄杰在芷江召开扩大军政会议,大言不惭地说:“我将把十七兵团调来湘西,与湘西地区一切武装精诚团结,共同战斗,绝不让湘西落入共军之手。”在会上,他还宣布了阻击方案。暂二军副军长张玉琳按照会议部署,命令第七师与独一旅、独二旅设防安化烟溪和溆浦分水界一带,阻止解放军渡资江西进。

9月中旬,解放军向澧水、沅水、资水三线发动全面进攻,以秋风扫落叶之势,长驱直入。石玉湘部的防守,无异于螳臂挡车,一触即溃。战败后,第七师和独二旅向怀化花桥方向败逃。张玉琳率亲信退向怀化方向经过仙人湾时,亲自到望乡,当面通知石玉湘马上到茶田垅开会。

9月20日,张玉琳在茶田垅召开军官会议,宣布:“我在怀化榆树湾与芷江通了电话,张中宁军长说总统急电,令我们俩马上到重庆有要事相商,并呈准华中长官公署,我们离任期间由石玉湘代理军务。”会后,张玉琳即偕妻周绍薇乘吉普车离开辰溪。其实,他是逃跑了。

溆浦、辰溪解放后,石玉湘率部退至麻阳、铜仁一带山区,他自己住在麻阳吕家坪。9月24日上午,湖南人民解放总队湘西纵队司令员陈策从辰溪派人给石玉湘送来一封信,信中写道:“我们第一次联系失败,现又第二次进行联系,希望能得到成功。你的情况,我已向四十七军李义处长汇报,他希望你到辰溪城里来谈一谈,来去的安全由我负完全责任。”石玉湘心想:父亲石宝臣曾为贺龙旧部,死前曾“托孤”于他,自己后来受到极大关照。如今贺龙在共产党部队里面当大官,他应该不会忘记我的,故投诚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第二天,石玉湘带副官罗家焕和4个卫士由吕家坪到火马冲,打电话与陈策联系。陈策马上派汽车把他接到城里,盛情款待。石玉湘见到了李义处长,申明愿意率部投诚,接受解放军的领导。李义处长表示欢迎,要他赶快回去把部队带到火马冲集中,等待解放军改编。

9月27日,石玉湘返回吕家坪,经与国民党军暂二军第八师师长胡震商定,就近召集连长以上人员开会,宣布投诚,同时决定各部官兵于10月4日前赶到火马冲集中。

10月1日,石玉湘首先率领柴宝臣团及师直属部队到达火马冲,然后带卫士到辰溪汇报。10月14日,李义处长下令收缴火马冲集中人员的槍支,宣布:留者欢迎,去者欢送并发给路费及还乡证明。当时,收缴的枪支有1000余支。

火马冲交枪后,石玉湘松了一口气,可令他不安的消息却又一个接一个传来:石部那些没有投诚的土匪继续与解放军对抗,军统特务盯上了他。

10月25日,住在辰溪县城的石玉湘睡得很晚,因疑心重重,不能入眠。凌晨1点钟了,忽然从窗子外面飞进一把匕首,上面扎着一封信,刚好落在石玉湘枕头边。石玉湘吓了一跳,大声喊道:“有刺客!”随着喊声,哨兵包抄了过来,经过检查,什么也没有发现。石玉湘拆开信,借油灯一看,纸上写道:“投降必自毙,战斗尚有功。”落款是“军统一三四号”。

“军统暗藏到身边来了!”石玉湘不由得大吃一惊。他知道,军统是一匹凶狠的狼,它所盯住的目标,没有不死在其枪口下的。

石玉湘经过两天的激烈思想斗争,第三天开始行动了。他给解放军四十七军李义处长留下一封信,假称“回去劝说所部停止一切敌对活动”,溜之乎也。他悄悄地溜到柳树湾搭船,当晚到装粮埠,请一个老人带路,避开大道,翻山越岭,于次日天刚亮时到达长田湾。再战第二次投诚

长田湾是国民党军暂二军第七师雷镇远团的驻地,该团副团长米建平正在操练士兵,发现石玉湘到来,马上带他到副师长兼团长雷镇远的住处。雷镇远还睡在床上,一眼看到石玉湘,十分惊讶地说:“你怎么回来的?他们不是把你软禁了吗?”石玉湘说:“人总会想办法,比如1只手有5个指头,手指之间又有缝,我就是从缝里钻出来的。”

石玉湘当即与雷镇远商量,决定马上通知国民党军暂二军团以上人员来长田湾开会。通知下达3天后,除失去联系的第六师正副师长外,各师、团长都陆续到达。会上,石玉湘说:“我上了当,给解放军送了上千支枪。你们坚持按白长官的指示办理,这是对的,但有些具体行动不够恰当,要保存实力,就不能同解放军硬拼硬打,上回易团长和解放军打了一仗,打死他们一些人,你们有没有伤亡?”与会者回答:“也死伤两百多人。”石玉湘说:“像这样打,一次打掉两百,打5次这个团岂不完了,这是保存实力吗?在车路上抢也不策略,解放军如派两个团来保卫公路线,对我们将是个威胁,我们的行动就不方便了……”话没讲完,第八师副师长刘际荣就抢着说:“讲得对,以后我们要立个规矩,不能再这样干了。”大家都同意这个意见。石玉湘接着又讲:“按照白长官的指示,放弃城市,占领农村,我们已经做到了,要把部队化整为零,以连排为单位分散驻扎。”第八师师长胡震补充说:“还应划一个防区,各部按防区连排为单位分散活动,有事也便于集中。”会议决定成立辰溆怀麻边区指挥部,石玉湘担任指挥官,雷镇远任副指挥官,下设5个指挥区。

这时,石玉湘收到了解放军四野司令员林彪的劝降信。林彪在信中写道:“石玉湘将军,希望你能走郑洞国、傅作义将军之路,如能考虑,请随时和我部联系。”石玉湘非但不去联系,反而在解放军四十七军离开溆浦之后,以防“共谍”为由,来了一次大清查,疯狂镇压群众。

1950年1月上旬,解放军第四十七军主力由四川返回湘西,担负清剿土匪的任务。国民党暂二军被确定为土匪部队。解放军组织4个营的兵力,分别从辰溪、大江口、沙堆、溆浦等地出发,数路合击石玉湘老巢长田湾。长田湾合围彻底打乱了匪第七师的建制和部署,使该部再也不能拼凑力量与解放军对抗。匪首们只好各自带着少数匪兵在辰、溆、怀边境四处躲藏,惶惶不可终日。大规模合围结束后,进剿部队根据敌变我变的原则,分散活动,积极开展追剿清剿。在解放军和群众的穷追猛打下,石玉湘众叛亲离,跟随他的最后只剩卫士排长石好子一人了。他们先后在望乡附近的落泥塘、烂泥塘、洪槽溪、松里等处的深山老林团团打转,一见搜山的军民到来,就没命地窜逃,最后逃到了麻阳、芷江交界的西晃山。

1950年2月上旬,解放军集中优势兵力,向匪暂二军的“巢穴”西晃山区挺进。随着包围圈的日益缩小,石玉湘有如瓮中之鳖,危在旦夕。

2月28日清晨,石玉湘在西晃山区刘家坡接到解放军第四十七军一四〇师师长刘子荣、政委陈郁宏的联名信,信中写道:“我们经过多次书面联系,都没解决问题,现望你速到沅陵、辰溪或芷江谈判,谈不好你要回到什么地方,我们就安全送你到什么地方,决不食言,共产党讲话是算数的。如不前来谈判,那只好采取军事行动了。望三思。”看完信后,石玉湘召集剩余匪首胡震、张玉德、张玉玖来商量,第二天除以上三人外,另一匪首易国英也来了。石玉湘拿出信征求他们的意见。易国英首先说:“不信那一套,我们干脆冲出去!”张玉德、张玉玖两兄弟接着讲:“往哪儿跑,打死就算了,黄狗打到门角落还会回头咬一口呐。”胡震说:“这样吵干什么,是不是听听军座的意见?”石玉湘说:“冲出去?冲到那儿去?总不可能冲到台湾去吧!打?我们粮食已经不多了,打4天还可以维持,打五六天就得挨饿,我们不具备打的条件。再说,打死在这山沟里,虽说成仁了,但比一只瘟鸡还不如……”胡震插话说:“这封信是对我们的最后通牒。我们是军人,军人以服从为天职,我看还是军座决定吧!”石玉湘接着说:“同意到芷江、沅陵去一次,不过要提出我们的要求,能达到要求,我们就放下武器。要求嘛,首先要保证我们全家生命安全……”雷镇远接着说:“还有一条,就是不算老账。”胡震不晓得当时是怎么想的,表现得非常积极,马上接着说:“有这两条就可以了,只要他们答应,我们就投降。”最后大家研究认为到沅陵太远,最好到芷江去。于是,他们给解放军写了回信,表示愿意谈判,请在花桥备车子接石玉湘去芷江。

经过两昼夜翻山越岭,石玉湘到达花桥,在解放军吕长太营长的陪同下,安全到达芷江。解放军四十七军一四〇师长、政委请他共进晚餐,他由此成了解放军的座上客,内心既惭愧又高兴。席间,他代表匪暂二军全体人员向解放军首长表示敬意,并详谈前来谈判的诚意与要求。当夜,解放军四十七军曹里怀军长、周赤萍政委相继和他通了电话。他心情十分激动。第三天,前往解放军四十七军军部请示后返回芷江的一四〇师政委陈郁宏再次找到石玉湘谈话,他说:“湘西土匪已大部消灭,但还有些残匪仍凭借高山岩洞,继续与人民为敌,要根除湘西匪患,今后任务还很艰巨,希望你和我们协作。至于你代表全军前来投诚提出不算老账、保全投诚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石玉湘回西晃山区后,把前去谈判受到的热情接待和解放军首长的谈话精神及其殷切期望进行了传达。匪暂二军第八师师长胡震、独二旅旅长胡振华、第六师二团团长张玉玖、第七师二团团长张玉德等均先后率部投诚。

石玉湘又回到长田湾,命令所属匪部向当地驻军和人民政府缴枪投降。他还在《湘西日报》发表了《由旧我到新我——写给湘西土匪作参考》的文章,对自己过去反人民的罪行表示忏悔。尔后,他在宣传人民政府宽大政策、协助解放军争取匪首投降以及清匪收枪的方面,都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由人民政府安排在沅陵縣百货公司下设的商店当营业员。20世纪80年代,他还当上了湖南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1994年,石玉湘因病逝世,享年87岁。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