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毛泽东六评朱德

左智勇

毛泽东与朱德,家喻户晓。二人的关系也一直为世人所称道。在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中,他们一起合作的时间最长,从1928年到1976年,近半个世纪。在我军的历史上,他们的组合名声最大,威望最高,名扬世界。

对于毛泽东,朱德与之有过争论,但最终坚定拥护毛泽东的领导,始终维护毛泽东在党内的核心地位。而对于朱德,毛泽东也有过极高的评价。毛泽东的评价符合历史事实,得到了党和人民的广泛认可,其中比较著名的有6次。一评:“度量大于海,意志坚如钢”

1935年1月,在遵义会议上,朱德態度鲜明地支持毛泽东的正确主张,与其他领导人一起促使会议在实际上形成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新的党和红军领导集体。会后,中央红军继续进行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并在6月中旬与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6月底,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两河口举行会议,作出《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战略方针的决定》。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不愿执行此决定。朱德诚恳地同张国焘彻夜长谈,亦遭拒绝。

8月初,中革军委决定将红一、红四方面军混合编组,分左、右两路北上。朱德和张国焘一同指挥左路军。4日至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沙窝召开会议,通过《中央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政治形势与任务的决议》,重申北上抗日、创建川陕甘革命根据地的方针,强调必须在红一、红四方面军中进一步加强党的绝对领导。但已担任红军总政委的张国焘目空一切,总以个人意志挟制朱德等总部领导,同中共中央对抗。

8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毛儿盖召开会议,要求左路军向右路军靠拢。张国焘拒不执行,坚持南下,甚至要求右路军南下攻打松潘之敌。“张国焘还煽动个别人员给朱总施加压力,但朱总一直很镇静,他说他是一个共产党员,要服从中央,不能同意南下。”

9月10日,张国焘密电右路军政委、四方面军领导人陈昌浩,令其带右路军南下,企图分裂和危害党中央。为贯彻北上方针,避免军内可能发生的冲突,党中央果断决定率红一、红三军团和军委纵队迅速转移,先行北上。此后,张国焘大造舆论,反对党中央,并开始了对朱德的围攻。他先派人同朱德谈话,要朱德写文章反对党中央北上。朱德坚决拒绝。9月中旬,张国焘在阿坝召开中共川康省委及红军中党的活动分子会议,场外挂着写有“反对毛、周、张、博北上逃跑”的大横幅。张国焘攻击党中央率红一、红三军团北上是“逃跑主义”,鼓吹南下。他还伙同他人一起逼迫朱德当众表态。朱德说:党中央北上抗日的方针是正确的。北上决议,我在政治局会议上是举过手的,我不能出尔反尔。我是共产党员,我的义务是执行党的决定。南下是没有出路的。张国焘等还造谣诽谤毛泽东等党中央领导,朱德坚决予以回击。张国焘还对朱德搞了一系列的小动作,谩骂朱德是“老糊涂”“老右倾”“老顽固”,杀了朱德的马,派人监视康克清,并将她调离朱德的身边。而朱德“很沉着,任你怎么斗,怎么骂,他总是一言不发,像不沉的‘航空母舰。等对方斗完骂完,他才不慌不忙地同他们讲道理”。

9月17日,张国焘发布南下命令。10月5日,他在松冈附近卓木碉公然宣布另立以他为首的中共“临时中央”,并宣布朱德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对此,朱德坚决反对。他说:“大敌当前,要讲团结嘛!天下红军是一家。中国工农红军在党中央统一领导下,是个整体。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个‘朱毛,在一起好多年,全国全世界都闻名。要我这个‘朱去反‘毛,我可做不到呀!”朱德严正声明:“你这个‘中央不是中央,你要服从党的领导,不能另起炉灶,闹独立性。”朱德的强硬态度,有力地制约了张国焘。徐向前后来回忆说:“朱总司令看透了他,一直在警告他,开导他,制约他。因而张国焘心里老是打鼓,不敢走得更远。”张国焘后来也承认,“顾到朱德所说留下转圜余地的意见”,不敢把事情做绝。

11月,红军左路军在百丈关战役中受挫,同时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张浩带来了关于“共产国际完全同意中国党中央的政治路线”的消息。朱德抓住这一机会,于1936年2初与徐向前等一同要求张国焘北上与中央红军会师。2月中旬,张国焘同意北上。而随着红二、红六军团的到来,加以党中央允诺以协商方式解决他的问题,张国焘终于在6月6日宣布取消其另立的“中央”,成立西北局。至此,张国焘分裂党中央的活动以失败告终。10月,朱德等率领红军达到陕北,三大主力红军胜利会师。朱德感慨说:“在长征路上,张国焘屡次逼我表示态度,我一面虚与委蛇,一面坚持中央立场,这是我离开毛主席后利用自己一生的经验来对付张国焘,最后与中央会合了。”

11月底,朱德率红军总部到达陕北保安(今志丹县)。他向党中央和毛泽东汇报了分离后的情况和同张国焘斗争的经过。对此,毛泽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对陈毅说,“总司令当时是临大节而不辱”。1937年3月2日,毛泽东在为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二期第二队学员题词时写道:“要学习朱总司令:度量大如海,意志坚如钢。”二评:“民族英雄”

1937年7月7日,全面抗战爆发。8日,毛泽东、朱德等致电蒋介石,表示红军将士愿“为国效命,与敌周旋,以达保土卫国之目的”。14日,毛泽东、朱德电令红军各部,10天内作好抗日准备工作。当天,朱德写下了“复我河山,保我民族,保全国家,是我天职”的抗战誓词。他在家书中说:“我虽老已52岁,身体尚健,为国为民族求生存,决心抛弃一切,一心杀敌。”

8月,朱德就任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总指挥(不久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之后,率部赴山西抗日前线。9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任命朱德为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协同国民党军队对日作战。朱德率部部署平型关战役,后又配合忻口会战。他坚决贯彻党中央的战略方针,指挥八路军各部深入敌后,广泛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开辟华北抗日根据地。

在华北抗日根据地,朱德一直身处最前线,亲自指挥了许多战役和战斗。1938年4月,朱德指挥八路军和部分国民党军粉碎了日军对晋东南抗日根据地的“九路围攻”。1939年3月,朱德指挥各抗日根据地进行反“扫荡”斗争,粉碎日军对太行山根据地的第二次“九路围攻”。

朱德还模范地执行了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指挥所辖部分国民党军队与八路军共同作战,维护了国共两党合作抗日的局面。面对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的反共军事“摩擦”,朱德的斗争有理有据,既坚持了原则、守住了底线,又以诚恳的态度和灵活的方法,团结了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

1940年4月,根据党中央的安排,朱德返回延安,协助毛泽东指挥各解放区战场的抗战。此时,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已初具规模。八路军光复了大片国土,建立起晋察冀、冀中、冀南、平西、晋冀豫、晋西北、冀鲁豫、鲁西北、鲁南、大青山等抗日根据地,创立抗日民主政权,广泛发展游击战争,牵制了侵华日军的大量兵力,大大提高了全国人民坚持抗战的信心和决心。八路军自身也发展到22万人(游击队未计算在内),在全国人民中具有巨大的威望。这一切同朱德等对八路军的领导是分不开的。

1944年2月15日,朱德的生母钟太夫人病逝。3月,朱德得到消息,十分沉痛。4月10日,延安各界1000余人在杨家岭中央大礼堂举行追悼朱德母亲逝世大会,毛泽东等党中央领导参加悼念大会。这是党的历史上仅有的一次为党的领导人的母亲举行的公祭仪式。毛泽东敬献挽词:“为母当学民族英雄贤母,斯人无愧劳动阶级完人”。挽词在褒扬钟太夫人的同时,称赞朱德是民族英雄。三评:“中国人民的领袖,伟大的战士”

延安时期,为统一思想、提高马列主义理论水平,肃清以王明为代表的教条主义错误,党中央决定在全党全军范围内开展一次普遍的整风运动。

1941年9月,党的高级干部的整风开始。9月10日至10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扩大会议,检讨党在历史上特别是土地革命时期的政治路线问题。10日,毛泽东在会上强调要反对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创造性的马克思主义应該从实际出发来解决中国问题。11日,朱德在发言时鲜明地支持毛泽东的观点,指出主观主义的原因是一些知识分子不懂实际情形,拿着马列主义当招牌,随便批评坚持正确主张的老干部。做什么事情都要从实际出发,就是战斗条令也要根据战场情况灵活运用,不顾实际是不能正确解决问题的。他通过长征中同张国焘斗争的情况指出宗派主义的危害,提出不打破这种思想,不但部队难以发展,而且党的统一战线政策、三三制等都无法实行。

在党的高级干部中统一了认识之后,毛泽东于1942年2月1日先后发表《整顿党的作风》和《反对党八股》的演说。全党整风从此开始。

1942年10月19日至1943年1月14日,中共中央西北局高级干部会议召开。朱德多次前去讲话。他说:我们党在20多年奋斗中已经产生了自己的领袖,这就是毛泽东同志。他是从革命实践中锻炼出来的,不但在中国,而且世界上都承认他是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以,我看有些人不要再争了,还是坦坦白白、诚诚恳恳地做一点工作,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叫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样,最后或许能成为一个领袖人物也很难说。他还指出,过去我们党也是一元化的,不过因为领袖犯错误,一元化就化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现在路线正确了,以后我们党要在毛主席领导下实行一元化领导。

1943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讨论党的路线问题。9日,朱德在发言时回顾了历史,指出:“与毛主席在一起时,打仗就能胜利;离开毛主席,有时打仗就要吃亏。跟毛主席在一起虽然也有争论,但最后还是顺从了毛主席的领导。”13日,毛泽东在会上着重强调:要反对教条主义的宗派主义、经验主义的宗派主义,只要反掉这两个东西,党就统一了。同时,毛泽东点名批评说:“教条主义的宗派,最主要的是王明,四中全会后是博古。”10月6日,毛泽东再次强调要反对两个宗派。在这次会议上,朱德谈了自己的学习体会。他说:“通过学习,客观地看那些文件,有些问题也容易搞通。王明的教条主义、投降主义现在看来很明显,他们只知道外国,不知道中国。”“毛泽东办事脚踏实地,有魄力、有能力,遇到困难总能想出办法,在人家反对他时还能坚持按实际情况办事;同时他读的书也不比别人少,但他读得通,能使理论与实际合一。实践证明,有毛泽东领导,各方面都有发展;照毛泽东的方法办事,中国革命一定有把握胜利。我们这次学习,就要每人学一套本事,主要学好毛泽东办事的本事。”

胡乔木回忆说:“朱老总在党内是德高望重的忠厚长者,又与毛主席有着‘朱毛不可分的关系。他以这种特殊身份讲的这番话,对于中共中央政治局整风批判‘两个宗派,把全党认识统一到毛主席的思想和路线上来,发挥了重要影响。”

毛泽东对于朱德在延安整风运动中的表现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薄一波回忆说:“关于朱总的评价问题,在延安整风时,毛主席最后说,朱总是中国人民的领袖,伟大的战士。从旧民主主义到新民主义,朱总是一个最伟大的人物。”四评:“人民的光荣”

1946年12月1日,是朱德60岁生日。从11月29日起,中共中央连续3天在延安为他举行祝寿活动。11月30日,祝寿活动达到高潮。中共中央在杨家岭中央大礼堂设立寿堂,寿堂正中央悬挂着毛泽东的题词“朱德同志六十大寿 人民的光荣”、刘少奇的题词 “朱总司令万岁”以及中共中央的贺幛“万古长青”。延安各界代表和外宾前往祝贺。

刘少奇代表中共中央致词,赞扬“朱总司令60年来为中国人民所做的事业,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最优秀的结晶,给予党和人民极大的光荣”,“人们庆祝你的60年生活,因为你是中国人民60年伟大奋斗的化身”,“你对民族利益和人民利益的无限忠诚,你的不怕艰难危险,不求个人名利的牺牲精神,你的联系群众、信任群众、视民如伤、爱民如子的群众观点,正在鼓舞着全党全军为独立和平民主而奋斗到底”,“你的60岁大寿是中国共产党的佳节,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佳节,是全解放区和全国人民的佳节”,“今天反对派还在进攻,你的寿辰正是战斗的号召,胜利的号召!全解放区军民,一定要用胜利的自卫战打退和粉碎反对派的进攻,作为替你祝寿的纪念品”!接着,周恩来致词,赞扬朱德的革命历史,“已成为20世纪中国革命的里程碑”,“全党中,你首先同毛泽东同志合作,创造了中国人民的军队,建立了人民革命根据地,为中国革命写下了新的记录。在毛泽东旗帜之下,你不愧为他的亲密战友,你称得起人民领袖之一”。

连日来,各解放区军民和社会各界也纷纷表示了祝贺。前线的战士们写来贺信,表示要用自卫战争的伟大胜利作为为朱德总司令祝寿的礼物。晋绥解放区、晋察冀军区、华中军区也都集会庆祝。冀鲁豫军区在集会的同时,还举办了一个缴获进攻解放区的国民党军队的武器展览会,陈列出战利品629门大炮、18辆坦克等,作为向朱德祝寿的礼物。

此时,国民党已发动全面内战,国民党军队正积极准备向陕甘宁边区发动进攻。为朱德六十诞辰祝寿,实际上也成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为争取中国的前途而举行的一次动员。

因此,对于这些祝贺,朱德回应说:“我要祝贺你们,祝贺党,祝贺人民。”他坚定地表示:“反动派一定会失败,中国人民一定会胜利,我相信我可以亲眼看到中国革命取得成功。”

由此,毛泽东的题词“人民的光荣”就成了对朱德最高的评价。2016年11月29日,在朱德诞辰130周年纪念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朱德同志在近70年的革命生涯中,为中国革命成功、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立下了丰功伟绩,为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建立了不朽功勋,深受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爱戴和崇敬。”“毛泽东同志称赞朱德同志是‘人民的光荣。”“这是党和人民对朱德同志的最高评价,朱德同志当之无愧!”五评:“威望很高”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时年,朱德63岁,已入耳顺之年。虽如此,他仍在党政军各重要岗位上积极参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为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和各项事业的发展,为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做出了重要贡献。

朱德历任党、国家和军队的主要领导职务。新中国成立时,他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在1954年9月召开的第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他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9月,他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并被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在1956年中共八届一中全会上,他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中共中央副主席。

朱德参与制定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他主张发展多种经济形式和实行多种经营方式,主张勤俭建国。他明确提出“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要“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对于经济建设中“左”的错误,朱德也提出过纠正意见。

朱德重视调查研究工作。他不辞辛劳,经常到全国各地进行调查研究,了解生产、群众生活和军队建设情况,对发展工业、矿业、农业、商业、外贸、财政、交通等项事业,都提出过不少中肯的意见。

作为第一任党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朱德对党的纪检工作倾注了大量心血,做了大量奠基性工作。他提出要要“加强党的纪律性”,把我们党建设成为一个更加“坚持铁的纪律”的党和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础上坚强地团结起来”的党。每个共产党员都要自觉地遵守党的纪律,并且要加强对党的高级干部的监督。

朱德十分重视国防现代化建设。他积极主张加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及时提出一系列正确的建军方针和原则。他参与领导了空军、海军、装甲兵等兵种的组建工作,关心后勤工作和军事工业的发展,注重军事院校建设和部队的训练工作。

朱德还参与了大量的外事活动,为增进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关系、为加强中国人民和各国人民的友谊做了大量的工作。

作为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共第一代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朱德功勋卓著,德高望重。

1957年,朱德71岁。虽然年事已高,但他仍积极为国家建设、发展建言献策。这些,给毛泽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1月2日至21日,毛泽东访问苏联,参加十月革命40周年庆典。在与赫鲁晓夫会谈时,毛泽东就中共党内的领导人发表看法说:“我们有很多同志,可以担当领导责任。第一是刘少奇,这个人原则性很强,在我们党内很有威信;朱老总年纪大了,但威望很高;邓小平、周恩来都比我强,什么矛盾都能解决,有缺点勇于当众作自我批评。”六评:“你是红司令”

“文革”期间,朱德也被卷入各种风波之中,遭到林彪、江青集团的侮辱和打击,但受到了毛泽东的保护。

1967年1月,中南海的一伙造反派突然闯入朱德的住所,高喊“打倒朱德”的口号,在墙上、地上贴满了“朱德是黑司令”“朱德是大军阀”等标语,说朱德是“大军阀、大野心家”,要“批倒批臭”。一时间,北京的街头巷尾贴出了“炮轰朱德”“批倒朱德”的大幅标语,各学校的造反派积极策划召开“万人批判朱德大会”,并成立了“揪朱联络站”。对此,朱德泰然处之。他对康克清说:“历史终归是历史,历史是公正的。只要主席和恩来在,就没有关系,他们最了解我,不用担心。”当造反派要揪斗朱德的消息传到周恩来那里时,他立即报告毛泽东,征求毛泽东的意见后,在批斗大会召开前及时制止了这一行动。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