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建党先声”:新民学会的成立与发展

在巍巍岳麓山下,宽阔的新民路路口,有一座醒目的牌楼,上书:“新民学会建党先声,毛蔡寄庐流芳千古。”这是蔡畅的题词,是对新民学会历史地位的精确概括。“建党先声”符合新民学会的历史情况

1915年9月毛泽东发出《征友启事》:邀请有志于爱国工作的青年,组织团体,共同寻求救国之道。至1917年冬,在毛泽东周围已聚集15个爱国志士,他们经常讨论“如何使个人及全人类的生活向上”。经过上百次的讨论,他们得出一个共同的结论:“集合同志,创造新环境,为共同的活动。”“创造新环境”的具体内容最初是“改良人心风俗”,后来是“改造中国与世界”。

辛亥革命后的先觉者都认为:辛亥革命的失败是“民智未开”。新民学会最初把宗旨定为“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风俗”,是反映了当年爱国志士的共识,又是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一脉相承的,也与欧洲空想社会主义者相似,都把社会制度的腐败归结为人性发展的不健全。要实现国家、社会、人性的改造,就要发展个人健全的人格。1917年9月22日毛泽东、蔡和森、张昆弟在讨论新民学会宗旨时就认为:“现在国民性惰,虚伪相崇,奴隶性成,思想狭隘,需要有大哲学家,大伦理学家,如俄国托尔斯泰那样的人物,以洗涤国民的旧思想,开发新思想。”他们此时尊崇托尔斯泰和克鲁泡特金。毛泽东在《湘江评论》中颂扬:“克鲁泡特金的办法是‘和乐亲善,要使人人养成‘互助的道德。”

新民学會成立时,毛泽东就有“经纶天地之大经,立天下之大本的意趣……且尤不讳忌嫌疑于政党社会党及诸清流所不敢为者之间”,而蔡和森提出要“仿效列宁……加倍放大列宁之所为”,设想“三年之内,务使我辈团体成为中国之重心点”。在通信中,他们研讨了“才、财、学”三者的关系。毛泽东认为:要以“人才为基,有人就可以生财”。人才分配要“要讲经济”,要有人留法,有人去东南亚,有人留在国内,把寻找革命理论与从事实际工作,研究国情结合起来。后来,他又进一步提出:我们新民学会会友,以后应分几种:有专心从事学术研究,多造成有根基的学者;有从事根本改造之计划和组织,确立一个改造的基础,如蔡和森所主张的共产党;有从事社会运动和社会事业的,有从事教育的,培育人才的。这些思想、计划、实践活动,远远地超出了新民学会最初规定的宗旨。

新民学会成立前一年,俄罗斯发生十月革命,开辟了人类的新纪元,给人们带来了新希望。新民学会成立不久,杨昌济从北京传来蔡元培、李石曾正在组织青年赴法勤工俭学的好消息,给毛泽东、蔡和森等有志青年寻找救国真理提供了一条新路。毛泽东在《新民学会会务报告》第一号里写道:“大家都望着前头的乐国,本着冲动与环境的压迫,勇往前进。”这个“乐国”,是指十月革命后的俄罗斯。

新民学会成立后的第一项大活动,是发动和组织346名青年学生赴法勤工俭学。学会78个会员中,有19人赴法勤工俭学。在赴法勤工俭学学生中,年龄较大者蔡和森的母亲葛健豪54岁,长沙“教育界的王”徐特立43岁,较小者新民学会会员熊瑾玎的儿子熊信吾14岁,唐灵运(唐铎)15岁。当时,全国留法勤工俭学的学生中有女生60人,其中湖南40名。可见发动的广度和深度。湖南《大公报》评论这些勤工俭学学生“头脑清醒,志向远大,真心求学,实意做事”,“有即知即行不顾危险之特性”。

新民学会成立后的第二项大活动,是领导湖南地区的五四运动。在毛泽东、彭璜等新民学会会员领导下,湖南成立了湖南省学生联合会,创办了《湘江评论》(毛泽东任主编),号召“民众大联合”,高举“民主与科学”的旗帜,开展反帝反封建斗争。“驱张”运动是五四运动在湖南的深入发展。“驱张”胜利后,又立即发起湖南自治运动,争取民主自由,以利造成一个较好的环境。“我们好于这种环境之内,实现我们具体的准备工夫。彻底言之,这两种运动,都只是应付目前环境的一种权宜之计,决不是我们的根本主张,我们的主张远在这些运动之外。”


1920年2月,毛泽东给陶毅写信:“我们要结合一个高尚纯粹勇猛精进的同志团体”,克服“人自为战”“浪战”的缺点。不久,他又给张国基写信:我们要采取“世界主义”,“世界主义”就是“四海同胞主义”,也就是“所谓社会主义”。5月8日,暂居上海的新民学会会员在半淞园开会,着重讨论“如何把中国搞好”和修改学会宗旨。毛泽东在会上介绍自己的第二次北京之行:“观察多方面情形,会晤得一些人,思索得一些事”,特别是与李大钊交谈留俄问题,“脑子里装满了愉快”。会议讨论结果:宗旨的修改必须征得在法会友意见。这次会议精神由萧三赴法转达。

7月,在蔡和森、萧子昇主持下,留法勤工俭学的新民学会会员在蒙达尼开会,萧三在会议上传达了半淞园会议精神。会议一致确定学会宗旨为“改造中国与世界”,但对“改造中国与世界”的道路、方法的认识却有严重分歧。会议决定由萧子昇写信给毛泽东,报告会议情况。萧子昇报告说:“和森主张组织共产党,使无产阶级专政,其主旨与方法多倾向于现在之俄。子昇……主张温和的革命——以教育为工具的革命,其意颇不认俄式——马克思式——革命为正当,而倾向于无政府——无强权——蒲鲁东式之新式革命。”新民学会在思想、理论、干部、组织上为建党做了准备,奠定了基础

蔡和森在1920年8月13日、9月16日致信毛泽东:“我近对各种主义综合审缔,觉社会主义真为改造现世界的对症之方,中国也不能外此。”“我现认清社会主义……其重要使命是打破资本经济制度,其方法在无产阶级专政,以政权来改建社会经济制度。”蔡和森在阐述无产阶级革命的4种利器时,特别指出组织共产党的重要性:“因为他是革命运动的发动者,宣传者,先锋队,作战部。”“我意中国于二年内须成立一个主义明确、方法的当,和俄一致的党。”并提出:党的名称就叫“中国共产党”。希望毛泽东物色如彭璜者百人,潜伏各机关。“我愿你准备做俄国的十月革命”。

是时,毛泽东已有了建党的思想准备。这年5月,他在上海与彭璜拜访了魏金斯基(即吴庭康),了解俄罗斯建党和十月革命的经验。6月,他在上海与陈独秀、李达交谈,获知共产党上海早期组织正在成立,接受陈独秀要其在湖南建党的委托。回湘后,他立即创办长沙文化书社和俄罗斯研究会,传播马克思主义。他撰写的《文化书社缘起》介绍:“一枝新文化小花发现在北冰洋岸的俄罗斯”,即马克思主义在俄罗斯的胜利。文化书社愿用最迅速最简便的方法传播这种新文化。俄罗斯研究会的任务,一是研究俄国十月革命的经验和俄罗斯的内外政策;二是派人赴俄实地调查;三是提倡留俄勤工俭学。共产党上海早期组织开办的上海外国语学院有学员50余人,其中湖南俄罗斯研究会输送去的有刘少奇、任弼时、萧劲光等19人,并经该院短期培训后,转往莫斯科学习。

1920年5月至11月,毛泽东、彭璜、何叔衡的思想认识急速发展。11月25日一天内,毛泽东挥笔写了5封信,总结湖南自治运动失败的教训:“呼声革命”行不通,“几个月来,已看透了。政治界暮气已深,腐败已甚,政治改良一涂,可谓绝无希望。吾人惟有不理一切,另辟道路,另造环境”。“长期的预备,精密的计划。实力养成了,效果自然会见”。在长期的准备工作中,“尤其要有一种为大家共同信守的‘主义”。“‘主义譬如一面旗子,旗子立起了,大家才有所指望,才知所趋赴”。因此,“我不赞成没有主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解决”。

这时,又发生了赵恒惕控制的省议会诬陷毛泽东、彭璜是“扯旗事件的策划者”,组织议员追查毛泽东、彭璜、何叔衡的责任。同月底,省警察厅又诬陷毛泽东召集各人民团体开会、运动军队反对政府,传讯毛泽东。这就是毛泽东向日本文学家代表团讲述的“逼上梁山”的背景。1960年6月21日,毛泽东接见日本文学家代表团,谈到自己的经历:“……后来是客观环境逼得我同周围的人组织共产主义小组,研究马列主义。”这个“共产主义小组”就是指中国共产党在长沙的早期组织。

12月1日,毛泽东致信蔡和森,赞成“改造中国与世界”为新民学会的方针,赞成马克思式的革命:“我看俄国式的革命,是无可如何的山穷水尽诸路皆走不通了的一个变计,并不是有更好的方法弃而不采,单要采这个恐怖的方法。”并告知蔡和森:“知了就要行的”,长沙已成立了共产党的早期组织。

1921年元旦的新民学会新年会议,讨论“改造中国与世界的方法”,何叔衡最先表态:“主张过激主义”即采取俄国十月革命的方法。毛泽东紧接着说:“我的意见与何君大体相同。社会政策,是补苴罅漏的政策,不成办法。社会民主主义,借议会为改造工具,但事实上议会的立法总是保护有产阶级的。无政府主义否认权力,这种主义,恐怕永世都做不到。温和方法的共产主义,如罗素所主张极端的自由,放任资本家,亦是永世做不到的。激烈方法的共产主义,即所谓劳农主义,用阶级专政的方法,是可以预计效果的。故最宜采用。”毛泽东的发言是对当时流行的各色社会主义最精湛的评论,也是他對自己探索改造“中国与世界”经历的反省。

1月21日,毛泽东给蔡和森写信,郑重提出:“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这是建党史上首次提到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是党的指导思想。随后,毛泽东在给彭璜信中,又首倡党内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我觉得吾人惟有主义之争,而无私人之争,主义之争,出于不得不争,所争者主义,非私人也。私人之争,世亦多有,则大概是可以相让的。”这是毛泽东对创建中国共产党的理论贡献。

在毛泽东、蔡和森等人的影响下,新民学会涌现了一大批早期马克思主义者。学会有会员70多人,后来成为共产党员者38人,其中留法勤工俭学者13人,赴东南亚者2人,在国内散布长沙、北京、上海等处者23人。这些早期共产党人中,参加创建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有:毛泽东、何叔衡、彭璜、易礼容、陈子博、彭平之、夏曦、郭亮、罗章龙、李启汉(李森)、李声懈(李中)。蔡和森在法国曾与赵世炎、李立三联系,筹建“中国少年共产党”,由于有人反对,没有达成。之后,蔡和森又与李维汉商议,联络在法新民学会会员、少年中国学会会员、工学世界社成员,建立共产党。后因蔡和森领导留法勤工俭学学生占领里昂中法大学的斗争失败,被法国当局遣返回国,在法国组建共产党的使命,便落到了赵世炎、周恩来、李维汉的肩上了。

新民学会孕育了大批人才:党的创始人毛泽东、何叔衡、蔡和森;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蔡和森、李维汉、谢觉哉;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蔡和森、何叔衡、李维汉、谢觉哉、蔡畅、向警予、萧三、熊瑾玎;革命烈士蔡和森、向警予、何叔衡、罗学瓒、陈昌(章甫)、彭平之、陈子博、李启汉、郭亮、夏曦、方维夏、彭道良(则厚)、傅昌钰、谢南岭;科学家李振翩(承德)、劳君展(启荣);教育家周世钊、张国基、匡互生(务逊)、朱剑凡、周敦祥;教授陈书农、魏璧、曾以鲁(星煌)、任培道(振予)等。这在五四时期众多社团中,是独一无二的。蔡畅将新民学会定位“建党先声”,名实相副,受之无愧。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