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1953年中国乒乓球队初闯世界乒坛

钱江

中国乒乓球男女队于1953年3月,参加了在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举行的第20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这是新中国第一次派出体育代表队参加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举行的世界锦标赛。在这次比赛中,中国队取得了优异成绩,这对中国乒乓球运动的蓬勃开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6年以后的1959年,中国运动员容国团就获得男子单打冠军,这也是新中国的第一个世界冠军。8年以后的1961年,中国乒乓球男队就获得了世界男子团体冠军,庄则栋获得男子单打冠军,邱钟惠同时获得女子单打冠军。此幕拉开,乒乓球很快就成了中国的“国球”。

当年,中国选拔选手参加第20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却经历了一番周折,最后峰回路转,周恩来亲自批准参加比赛。“国球”从默默无闻到崛起于世界体坛,是多种合力促成的。国际乒联主席蒙塔古首推之功

中国乒乓球队要参加世界锦标赛,第一步是中国乒乓球协会必须参加国际乒乓球联合会(国际乒联)。

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体育主管部门(当时是团中央体育部)收到的第一个国际单项体育组织联系信息,就是46岁的国际乒联主席伊沃?蒙塔古于1950年元旦发出的致新中国军队总司令朱德的电报——向新中国表示祝贺。次日,蒙塔古又向朱德写信,并请他向中国体育组织转达,国际乒联愿意和中国乒乓球组织建立联系。


电报和信件通过邮局渠道发出,中共中央办公厅都收到了。但那时国内战争还没有结束,百废待兴,体育还来不及摆上新中国的议事日程,加上来电来信上又没有什么可资证明的印鉴或介绍人签字,此事因此被搁置。

幸好,国际乒联主席蒙塔古坚持不懈地与新中国建立联系。他是英国共产党党员,对新中国充满感情。在没有得到回信的情况下,他继续寻找沟通渠道。

半年以后机会来临。这年6月,世界和平理事会在伦敦举行会议,蒙塔古和中共中央驻欧洲代表处代表刘宁一均为理事,相逢于会场。蒙塔古当面将他致朱德的电报和信件副本交到刘宁一手上,请他转给朱总司令。

这回,蒙塔古的信带到了北京,直达朱德总司令办公室。1950年7月2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致函团中央书记冯文彬,“请考虑可否复他们一信”,明确转达朱德的意见:“愿意与他们建立联系。”

中共中央办公厅转来的朱德总司令办公室的函件,让团中央的年轻人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1950年11月,荣高棠代表中華全国体育总会(团中央体育部的对外称呼)筹委会致信蒙塔古,表示愿意建立联系、参加国际乒乓球联合会,并表示愿意参加1952年2月在印度孟买举行的第19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

接到了荣高棠的复信,国际乒联秘书长埃文斯于1951年4月7日致函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筹委会,告知说,国际乒联即将在维也纳举行代表大会,希望中国及时参加国际乒联。如在7月前寄去入会申请,代表大会则有权批准中国选手参加1952年在印度孟买举行的第19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

1951年7月31日,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筹委会主任冯文彬、秘书长荣高棠复函埃文斯,索要国际乒联章程、工作报告以及相关资料。国际乒联随即向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寄来了国际乒联章程、第19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的报名表及赛程手册等。

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之初,没有设立专门的体育部门,凡国民体育事务,均由团中央负责,实际是由团中央体育部(又称军事体育部)统管,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荣高棠兼任体育部长。

收到国际乒联的资料后,团中央国际联络部仅有的两位外语人才、刚从上海震旦大学毕业的熊斗寅和燕京大学毕业生高鹤,立即捧着英汉大词典,翻译了国际乒联章程。荣高棠这才发现,他对参加世乒赛表态过早了。新中国百废待兴,又投入了朝鲜战争,无暇顾及体育,到现在还没有一支国家乒乓球队。要参加世乒赛,首先要报名参加国际乒联,要填写参赛选手报名表,现在他手里八字没有一撇,怎么参加比赛呢?

1951年7月31日,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发函,向蒙塔古婉言谢绝参加第19届世乒赛。

蒙塔古的热情没有受到影响。在他督促下,第19届世乒赛组委会秘书长、印度乒协名誉秘书长拉马努詹于9月2日函告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说已经取得国际乒联咨询委员会特别许可,中国在9月15日以前申请入会也可参加世界锦标赛,希望立即寄去入会申请书、会费等。国际乒联秘书长埃文斯也在9月间致电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说只要中国愿意参赛,晚报名也行。

但中国没有乒乓球队,实在不能参赛。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于10月25日复函再次婉言谢绝了他们的好意。

直至12月13日,国际乒联秘书长及第19届世锦赛组委会秘书仍继续来函,要求中国派代表参加锦标赛及代表大会,并寄来该会新出手册。

中方于12月15日再次回函谢绝。

对中国不能参加第19届世乒赛,蒙塔古是有预感的,他于1951年8月函告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第20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将于1953年3月或5月,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举行,希望中国派队参加。他对中国未参加国际乒联表示失望,并表示,只要中国申请参加,国际乒联一定会同意。

国际乒联主席把话说到这个程度,确实把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负责人都说动了。1951年11月,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决定依照手续申请加入国际乒联,并于12月3日汇出了7英镑入会会费。

孟买世乒赛后的1952年7月29日,蒙塔古向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发来电报,正式邀请中国参加来年(1953年)在布加勒斯特举行的第20届世乒赛(当时世乒赛每年举行一次)。他在电报中说,按说如要参加比赛,中方本应在7月1日前提出正式申请。但在他写电报稿的时候,发现已过7月1日这个期限。但他还是将电报发出,表示有回旋余地。

这回,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秘书长荣高棠心中有了把握,因为手里将有乒乓球国家队了。他于1952年10月2日复函蒙塔古,宣布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中国奥委会决定,申请参加国际乒乓球联合会,履行会员应尽的一切义务。还宣布,中国“决定选派代表队参加1953年3月或5月在布加勒斯特举行的第20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

从这个意义上说,国际乒联主席、英国共产党党员蒙塔古是中国加入国际乒联并决心参加第20届世乒赛的第一推力。选拔优秀选手组成国家乒乓球队

最初,团中央体育部(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对参加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有所迟疑,还有一个明显原因,在于当时我国仍将“三大球”(足、篮、排球)运动放在体育运动最重要的位置上,认为三大球基础广泛,爱好者众多,团中央体育部成立之后组织的第一项全国性运动选拔,就是针对“三大球”的。

足球和篮球早在1896年就已传入中国,是中国开展最早的现代球类运动。1951年春,团中央和解放军总政治部联合下发举办1951年全国篮、排球比赛大会的通知,并在当年5月举办。赛后即成立“中央体育训练班”,牟作云担任中国篮球队首任主教练。几乎与此同时,军队成立了八一篮球队。

1951年夏天,在天津举行了新中国第一届全国足球比赛。赛后成立以李凤楼为教练的中国足球队。

这个时候,还没有乒乓球队的影子。

通常认为,乒乓球在1900年前后传入中国,主要在沿海开展。实际上,乒乓球运动很快就从沿海传入内陆,只是运动水平远低于沿海爱好者而已。

1935年秋,经历了长征的中央红军到达陕北,中央军委先驻瓦窑堡,随后移驻延安。根据地形势比较稳定,乒乓球运动即在红军部队中展开。当时有斯诺等美国记者到延安采访,在他们拍摄的照片中,有红军战士打乒乓球的场景。

但是,直到新中国成立,乒乓球运动比赛活动开展不足,几乎没有城市代表队,国家队就更谈不上了。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既然决心参加国际比赛,就要组建国家队。

1952年春,团中央体育部以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的名义发出通知:当年10月在北京举行“全国乒乓球选拔赛”,选拔优秀选手组队,先参加1952年11月22日在新加坡举行的第一届亚洲乒乓球锦标赛。参赛选手由六个行政大区加上火车头体协共7个单位选拔,只进行男女单打比赛,各大区男子限5人,女子限4人参加,由各自领队带领,10月5日到北京办理注册,赛场主要在燕京大学体育馆。

比赛是10月12日至16日举行的,有男38人,女24人,总共62人参加了比赛。比赛中出现一个亮点,就是刚刚获得了香港乒乓球男子单打冠军的姜永宁受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广东分会”邀请,作为中南区选手参加比赛。他以直拍削球,伺机反攻的打法获得男子冠军。上海选手孙梅英获得女子第一名。

在此基础上,我国组成了第一支乒乓球国家集训队。教练员梁焯辉。男选手11人:姜永宁、冯国浩、杨开运、欧阳维、王传耀、李宗沛、岑淮光、陆汉俊,候补队员夏芝仪、李仁苏、王吉禄;女队员8人:孙梅英、李麟书、柳碧、丘宝云、方亚珍,候补队员赵迺才、郭应伟、邱钟惠。

当时邱钟惠的比赛成绩属于一般,然而这个来自云南的小个头姑娘在一场比赛中连续扣杀6个大板,引起关注,于是吸收入队作为候补。事后看来,这是正确的决断,是日后邱钟惠成为女子单打世界冠军的第一步。

由此,中国乒乓球队成为新中国组建的第三支球类运动国家队,而且男女队双备。

组建这支球队的第一个任务,原本是去新加坡参加首届亚洲乒乓球锦标赛。谁知临行之时,当时统治新加坡的英国殖民当局,在“冷战”氛围中设置障碍,表示不能为中国队员办理赴新签证,导致不能成行。中国乒乓球队在11月解散。要到第20届世乒赛临近,再從队员中选优组成赴欧洲比赛的队伍。为参加第20届世乒赛进行准备

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在与国际乒联商洽参加第20届乒乓球世界锦标赛之际,国内报告程序一步不能缺少。当时,体育代表队出国比赛涉及外汇使用,是一件大事。报告交上去后,很快得到了分管财政的副总理邓小平的批准。

随后,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于1952年12月12日向周恩来提交了中国拟去罗马尼亚参加世乒赛的报告。周恩来随即予以批准。至此,新中国乒乓球队第一次参加国际大赛已无阻碍。

12月底,中国乒乓球代表团正式组成,很早就已参加革命的晏福民任领队。当时,他才25岁,是团中央体育部秘书,实际上相当于秘书长。早先,他是北大地下党成员,他的父亲是著名的国民教育家晏阳初。

领导决定,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国际联络部干部、26岁的熊斗寅担任管理员,他的专长是法语,实际上是领队助理。翻译是23岁的女干部康维,她从小在北平长大,后来进入华北文法大学攻读俄文,1948年初进入华北解放区的河北正定华北大学俄文班继续学习,1949年到团中央工作,是当时团中央唯一的俄文翻译。

教练员由32岁的梁焯辉担任,他原籍广东,原在一家药店工作,酷爱乒乓球,称得上“自练成才”,已是中国乒乓球队的“前辈”了。

男女队报名参加团体赛选手共7人。

男子1号是25岁的姜永宁。他原本是香港《星岛日报》收账员,是香港男子单打冠军,参加过1952年2月在印度孟买举行的第19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他于1952年11月回到内地,是刚刚担任了新设立的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亲自批准入队的。国家把姜永宁的薪金定为每月135元人民币,与他在香港的收入持平。这在当时的内地是一个相当高的薪金水平,只比14级干部(军队正团级)140元的月薪略低一点。比教练员梁焯辉还要高。

男子2号是34岁的冯国浩。他是队员中年纪最大的,比教练员梁焯辉还大,原为广州一家进出口公司店员。少年时代,他就爱打乒乓球,参加过国民党时期的全国运动会,在刚刚进行的全国选拔赛上的名次仅次于姜永宁。

男子3號是杨开运,29岁,上海市一家乒乓球球馆的陪练。

男子4号是王传耀,23岁,上海邮电器材厂工人,完全是从业余爱好中打出来的。

男子5号是岑淮光,19岁,原本是广州荔湾中学的学生。

女子只报了2人。头号主力孙梅英,23岁,原是上海国际书店职员,打乒乓球多年,以明显实力取得全国选拔赛第一名。2号选手李麟书,25岁,是沈阳东北商业专科学校的体育教师。

从这支球队的组成情况看,国家队队员大部分来自广州和上海,正是当年乒乓球运动开展最为广泛的城市。首次跻身世界乒坛取得好成绩

新中国乒乓球队第一次出国参加国际大赛是件大事,球队早在1953年2月19日就从北京乘火车出发,经莫斯科,停留3天后先后到捷克和匈牙利访问,与捷、匈乒乓选手交流比赛,3月16日才抵达世乒赛举办地布加勒斯特。

这次出国参赛非同小可,外交部礼宾司给球队发来了关于赠送礼品的建议书。主要规定:运动员可考虑携带一些适合其身份的物品,如国产体育用具、丝织体育运动服等。可携带一些展现北京风景的杭州织锦,携带一批新中国画册。向国际乒联主席蒙塔古赠送1尺2寸高的景泰蓝瓶1个及木刻家古元的木刻画集。向各国乒协主要负责人赠送一个8寸高景泰蓝瓶子。此外,球队还带了毛泽东纪念章和国旗纪念章各1000枚,和平鸽纪念章500枚,福建漆盒60个等。

这些礼品为中国队烘托了友谊气氛。

出发前,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情。晏福民找熊斗寅谈话,说你的工作忙,走不开,就不要去了吧。这时熊斗寅的出国服装都已经做好了。然而他心里明白,一定是出国政审中发现他出身有些问题,有海外关系。这在当年算一件大事,他只好遗憾地留在了北京。

中国乒乓球队一到布加勒斯特就进入抽签程序,男队编入第一级(即中文里常说的甲级队),女队编在第二级(可视为乙级队)。按说中国男女队都是首次参加世乒赛,依据什么来编组呢?以常理推论,女队当时还默默无闻,男队中则有香港冠军姜永宁,由此增加了权重。这些因素都加上,最后由裁判在场边观察后定案。

事后看来,这样的编组相当合理,证明组织者眼力精准。


3月20日比赛开始,中国男队出场选手姜永宁、冯国浩、杨开运,以5:0胜奥地利。但在3月21日的比赛中,中国男队以0:5负于强队英格兰队。3月22日,中国男队以5:0胜瑞士队。同日,5:1胜瑞典队,3月23日则以0:5负于南斯拉夫队。中国男队总成绩为3胜2负。

女子团体比赛中,3月20日中国女队0:5负于英格兰队,同日以3:0胜捷克队,3月21日以0:3负于匈牙利队,同日以3:1胜西德队。中国女队总成绩是2胜2负。

最后,中国男队获得团体第一级第10名,即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第10名;女队获得团体第二级第3名。这个成绩增添了中国人发展乒乓球运动的信心。

这次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期间,蒙塔古主持国际乒联会议,吸收中国和马来亚为临时会员。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还在会议上发布了将参加亚洲乒乓球锦标赛的声明。

1953年6月,参加世乒赛归来的中国乒乓球队,根据贺龙指示,到各省巡回表演。未来的女子世界冠军邱钟惠由此第二次进入了国家队。

原来,全国选拔赛后组成的国家乒乓球队没有去成新加坡一度解散,邱钟惠回到云南,成了省排球队选手,已经练了半年。没想到,国家乒乓球队要来成都表演,西南体委发下通知,要邱钟惠立即前往,在表演中充当一名配角。

邱钟惠来到成都,和国家队主力选手打了一些场次的比赛,虽然负多胜少,但她的好学精神和灵敏的球感,引起了人们注意。表演赛结束后,国家队乒乓球主教练梁焯辉向西南区体委主任李梦华提出:“是不是把这个小鬼带到北京?”

李梦华亲自走过来问邱钟惠:“国家需要你,你服从吗?”

邱钟惠回答:“服从,当运动员,以四海为家。”这句话一落地,邱钟惠很快回到国家乒乓球队,而且成了主力。

中国乒乓球选手出战第20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成绩斐然,体育界人士信心大增,还使这项“小球”运动受到原本特别关注“三大球”的贺龙元帅的青睐。乒乓球成为“国球”的历史就此拉开了序幕。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