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我的领区跨国界

高广灵


加勒比地区的伯利兹、英属开曼群岛的涉中领侨业务,由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代管;法属圭亚那的涉中领侨业务,由中国驻苏里南大使馆代管。于是,作为在这两个大使馆工作过的领事,我的领区就跨越了国界。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的海外领区之一——伯利兹

我在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工作了好几年,其间的主要角色就是领事,而且是唯一的领事,领事证件、领事保护、侨务三大任务一肩扛。因为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兼管着两个海外领区,所以除了承担驻在国的全部领侨业务外,我还负责两个海外领区的领侨业务:一个是目前仍与台湾有所谓“外交关系”的伯利兹;一个是英国的海外领地开曼群岛。

伯利兹(Belize)位于美洲中部,是中美洲唯一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国家。其北接墨西哥,东临洪都拉斯湾,与洪都拉斯共和国隔海湾相望。伯利兹的原始居民为玛雅人,迄今在该国北部与墨西哥接壤的地区,仍保留着大量的玛雅文化遗迹,生活着玛雅人后裔,一些华人公司雇用着玛雅人员工。在16世纪,伯利兹曾长期为西班牙的殖民地。1786年,英国夺取了对该地的实际管辖权,称之为英属洪都拉斯。1981年该地脱离英国独立,其国名因最大的城市伯利兹市及同名的河流伯利兹河而得名。伯利兹市原本为其首都,后该国因故迁都贝尔墨潘。伯利兹市目前仍为该国最大城市。我国曾于1987年2月6日与伯利兹建交,中国政府于1989年10月23日宣布中止与伯利兹的外交关系,原因是伯利兹与台湾当局“建交”。伯利兹华人历史上有两次进入该国的高潮:第一次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950年,以广东台山人为主,大量进入该国;第二次是伯利兹独立后的1981年,借改革开放的东风,多个省份的中国大陆公民陆续到来,但更多的还是广东台山人。因此,那里的华人中广东台山人占绝对多数。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台湾省人,为数不多。即便如此,华人总数也并不多,约有5000名到6000名,其中多数生活在伯利兹市。

由于中伯两国目前尚无外交关系,伯利兹涉中的一切领事事务,均由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兼管。换言之,我在馆期间全部由我代行该地的领事官员职责。我与伯利兹侨胞的联系,主要是通过当地侨领及爱国且热心为侨胞服务的人士进行。那里的华人办理领事证件——护照、签证、公证认证等——只能通过快递邮寄的方式(通常为DHL或FedEx)与我馆联系,对方寄来证件申请和规费,我审核通过并做好后连同收据一起再邮寄回去(邮资由办证人出),遇到问题或特殊情况,再通过电子邮箱或电话进行沟通。

根据领事政策规定,换发或补发护照、出具公证,必须当事人本人亲自到大使馆与领事见面。由于这个缘故,当地的一些证件办理起来很不方便,虽然路程不算遥远,但牙买加是个岛国,对外陆路不通,而且不只是跨海越洋,重要的是无直达航班,须绕道美国的迈阿密转机来金斯敦(牙买加首都),加之有人由于证件的原因根本不敢离开旅居国,无法出入国境,也不能过境美国,因此更加不便,甚至有人因无法更换护照而导致长期没有有效证件,成为事实上的非法居留人员。为方便侨民,多年来,我馆领事每过一段时间都要抽空去一趟伯利兹,现场办公,与护照或证件申请人见面,帮助解决问题。这样,虽然我们辛苦一些,却给那里的中国公民带来了便利,很受大家的欢迎。人们翘首以盼,希望我们增加到海外领区办公的频率。可是大使馆只有一个领事,驻在国有那么多工作要做,分身乏术。

为了早日返回,不过多地影响中国牙买加大使馆这边的证件办理等日常工作,我们把在伯利兹的出差时间选择在周末前后。当地人多以经商、开餐馆为业,勤劳是华人的本色,在海外依然如故。如果不是旅居国法律规定星期日必须关门歇业,他们可能终年都不会休息。法定休息日只有星期日一天。由于去之前我们并不了解这个情况,在安排伯利兹市现场办公日期上,电话通知两个日常与我们有联系的侨团:一个安排在星期六,一个安排在星期天。可想而知,安排在星期六的不免有些不快,并颇有微词。后来,为了避免因此产生疑心和误解,我还专门就此做了一番解释工作。由于我们已经做了安排,他们也不好过多地说什么。

两个侨团采取了不同的工作方式。星期六是上班时间,侨团采取的是在侨领的陪同下走门串户的见面方式。当然,他们事前都做了必要的功课,预先进行了较细致的登记,记下了登记人商铺的街区位置,尽量走捷径节省时间,减少绕道。几位主要侨领亲自驾车陪同我们现场办公,走街串巷。这一天我们走了近百家商铺,除了在会长家经营的餐馆吃了顿工作午餐外,基本上是马不停蹄,夕阳西下时,才算走完了最后一家。

相对而言,第二天的现场办公就没有那么辛苦,至少不用东奔西走了。因为星期天是公休日,大家可以集中到一起,不必逐一登门了。侨团联系了一个大厅,貌似一个学校的大礼堂,空间很大。在大礼堂的一端摆放了一排桌子,旁边有多名义工为大家服务,复印的、照相的、发放登记表的、根据我的要求指导人们做准备的,看得出大家都很热心,也忙得不亦乐乎。同样,也是几位主要侨领亲自上阵,忙前跑后,随时解决遇到的问题。

这一天我的工作量更大,坐在桌前一个接一个聚精会神地审核大家的申请,核对护照、本人及照片的真伪,基本上连上洗手间的时间都没有。一是因为当天是公休日,有时间前来与领事见面的人比较多;二是集中办公,没有路上时间的耽搁,所以效率也高。大家排起了长队,在侨领们的指导下(此前经过我的临时指点),事先填好该填写的表格,等候我一一核对护照、检查表格和照片是否合乎要求、与护照持有人见面等。與此同时,也间或有一些了解其他情况、办理其他业务的。直忙得我头胀眼花,颈酸背痛,为我准备的一瓶矿泉水我始终没顾上喝。每当我抬起头来,看看眼前还有那么多人在排队,心中便催促自己加快速度。

午饭时匆匆吃了一个盒饭,我边吃边为大家解答问题。

饭后顾不上休息,我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虽然确实感觉很累,但看到自己的工作成效,看到为这里的侨胞解决了那么多实际问题,心里很有成就感。特别是当不时地听到人们对使馆、对我本人的赞扬声、感谢声,更加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关心侨胞最好的方式,莫过于为他们多解决一些实际困难,当他们有需要时,中国政府的化身——大使馆人员能及时出现在他们面前。

在伯利兹市内的两场大规模的现场办公结束后,我们如释重负。这是此行的主要任务。

接下来的安排,是去一个海岛,与那里的几位进城不便的侨胞见面。在侨团的安排下,我们乘坐一架只有十来个座位的小型飞机前往那个小岛。距离并不远,飞机飞行约半个小时就到了。在一个侨领经营的餐馆,我们与岛上的那几位侨民见了面,并且还与另一位经常帮助岛上的居民申请中国签证、与我有过多次电话联系的华商见了面。

回到伯利兹市,我们准备启程回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临别之前,我们以答谢侨胞对使馆此行工作的支持和帮助为由,邀请当地侨界知名人士和各方面侨领共进晚餐。当晚,两大侨团的侨领们,以及资深的老一代侨领,几乎悉数出席了我们发起的活动,台湾籍的侨领也如约而至。席间,参赞和我分别有所侧重地讲了话,感谢大家对我们此行工作的支持和帮助,赞赏他们对当地侨胞做出的贡献,赞扬侨领们的辛勤付出,同时希望侨胞们遵守侨居国法律,加强团结,促进和谐,合理合法地经商。我还借此机会简要介绍了一些领事政策和证件知识。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的海外领区之二——开曼群岛

开曼群岛(CaymanIslands)是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兼管的另一个海外领区。该群岛迄今仍为英国的海外领地(殖民地),尚未独立。开曼群岛地处加勒比海西北部,距离牙买加约290公里(飞行时间约50分钟),静卧于古巴和牙买加的环抱之中,由大开曼(GreatCayman)、开曼布拉克(CaymanBrac)和小开曼(LittleCayman)3个主要岛屿及其他一些无人小岛组成,总面积为260平方公里。开曼群岛全部人口只有约5.3万人,其中黑人占25%,白人占20%,其余为混血人或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居民大都集中于大开曼,大开曼约有5万人,开曼布拉克约有3000人,小开曼岛上常住居民寥寥无几。开曼群岛首都为乔治敦(GeorgeTown),在大开曼岛上。据说开曼群岛上有90多个国籍的人,开曼籍人只占其5万人口的55%。开曼群岛官方语言为英语,有自己的领地旗,使用自己的货币——开曼元,而不是英镑。

开曼群岛执行明显的国民和非国民区别待遇政策,任何事情都是当地人优先,开曼公民几乎可以从事任何行业(法律明令禁止的除外),非公民则不然,行为受到诸多限制,很多事当地公民能做,非公民则不能。譬如:在开曼群岛注册实业公司者必须是开曼公民,非开曼公民不允许独资开业,只能与某一当地人合伙经营。从而存在着一个怪现象,当地人可以完全不介入商业运作,但收入却要4:6分成,他们拿大头。由于这种国民优待政策的施行,从而抬高了入籍门槛。合法的外来人可以在这里工作和生活,甚至可以永久居住,却绝少有人取得开曼籍,除非与当地人通婚。如果父母不是当地人,即使是在开曼出生的孩子,也不能入籍。这一点与实行出生地政策的一些西方国家完全不同。

开曼群岛华人并不多,只不过几十人,且多为广东人,全部集中在大开曼岛。这里没有老华侨,都是新移民,其中绝大多数仍为中国籍,其余部分也多为开曼(或英国)以外的国籍。他们在这里主要从事餐饮业和其他零售业,或为别人打工。中餐馆“广东酒家”是其中最成功的一个,生意非常好,有10多个持有中国护照的员工。当然,如前所说,“广东酒家”不可避免地要与一位当地人合伙经营,实际上所有业务均由该餐馆的华人经理打理,当地人只不过挂个名,利益却丝毫不能少。

1978年,英国皇家法令明文规定,永久免除开曼群岛的缴税义务。从那时起,开曼群岛成为英国皇家法令特许的无税区,包括商业税和个人所得税等,从而为人们在这里从事商业活动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这里的人们没有纳税的概念和意识。

开曼群岛如今已成为继纽约、伦敦、东京、香港之后的世界第5大金融中心,同时又同百慕大(Bermuda)、英属维尔京群岛(Bui-BritishVirginIslands)并列为世界三大离岸企业注册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之一。目前约有200家世界知名企业和金融机构在开曼注册离岸业务,其中约四分之一在该岛设有办事处。中国银行在开曼设立了海外分行,有几名员工长期工作在这里。金融服务业收入约占开曼政府总收入的40%。

开曼群岛也有其非尽如人意之处。由于地势平坦开阔,无崇山峻岭,甚至无丘陵高地,海拔最高处也只不过几十米,这与多山的牙买加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加勒比海地区多风,每年或多或少都有飓风光顾,开曼地处飓风活跃区,风灾是这里最常见的自然灾害。当飓风来袭时,全岛没有任何山脉可作为屏障,也没有高地可供人们躲避。因此,岛上遭受飓风破坏或受到飓风威胁时人们无可奈何,只能任由大风肆虐。堪称大西洋史上最强烈风暴之一的“伊万”(Ivan)飓风,曾于2004年9月12日席卷开曼群岛。当时,怒海狂潮,整个群岛几乎全部被海水吞噬,破坏极其严重,岛上建筑物以及基础设施多数被摧毁,人们束手无策。灾后,开曼群岛当局不得不用多年时间、花费大力气进行重建。为此,我很关注那里的风讯,曾几次在飓风到来之前,电话提醒那里的同胞做好必要的防范,提示他们一旦有什么危险,需要提供帮助,及时与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联系。

开曼群岛有两部分华人:一部分是在那里谋生的侨民,另一部分是中国金融机构派驻那里的员工。虽然人数不多,两部分相加也只不过几十人,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常见的领事业务,我在那里都曾遇到过,甚至還有人希望我馆为其办理离婚手续(因不符合相关政策,我馆未予受理)。作为英国的海外领地,本应由我驻英国大使馆负责他们的领事业务,由于驻英使馆远在欧洲,多有不便,故而由我驻牙买加大使馆代行职责。

我在牙买加任职期间,因一些人急需换发、补发护照,曾前往那里现场办公,与申请人见面,并借此看望那里的侨民和国企员工。

开曼群岛的涉中领事业务由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代管,有其历史渊源。在20世纪50年代末以前约300年的时间里,开曼群岛实际上由是时同为英国殖民地的牙买加的总督所兼管,即两地隶属同一个总督。正因为如此,历史上开曼群岛与牙买加之间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1962年牙买加正式宣告独立,成为英联邦中的一个主权国家。开曼群岛却没有像人们所预料的那样同时摆脱与宗主国的从属关系,利用这个机会宣告独立,而是从此转为英国的直属殖民地,由英女王在该岛任命总督直接行使管辖权,迄今仍维持着这种关系,系英国所剩为数不多的几处海外领地之一。由于有这层关系,加之地理上相距不远,由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代管涉中领事业务也是顺理成章的。

虽然我是初次前往开曼,签证却办得异乎寻常的顺利。当我把护照交到开曼群岛驻牙买加金斯敦的签证办事处(这是开曼在海外屈指可数的几个签证办事处之一,绝大多数国家都是由其宗主国英国的驻外机构代办签证)时,接待人员很礼貌地收下了我的护照。几分钟后从办公室出来,只留下了护照复印件,并告诉我,第二天来取签证。通常申请签证必填的“签证申请表”和照片都免了,我不免有些狐疑:不留下护照怎么做签证?翌日,我半信半疑地如约而至,居然真的拿到了“签证”。只不过我拿到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签证,而是一张盖有印章的信件,大意是通知有关边防、机场,视此信如同有效签证。果然,一路上畅通无阻,验证之后即予放行,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到开曼群岛后,我将现场办公地点设在“广东酒家”中餐馆,因为这里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岛上的所有华人。为配合使馆领事的到来,“广东酒家”对外关门谢客。如此一来,既为中国驻牙买加大使馆省去了租赁场地的开支,又因在中餐馆相聚的全部为中国侨胞,给人以华人一家亲的感觉。纵使是同在这个海岛上谋生,他们也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工作结束之后,大家就地来了一个全体华人大聚餐。

对于领事而言,这当然也是一次当面宣讲领事、侨务政策的好机会,我必须善加利用。我除了在业务上介绍护照、签证及其他证件的基本常识和操作程序外,还进行了随俗守法方面的宣传,提醒一些注意事项。接着,我逐一地与每一位持有中国护照的人见面,请他们填写表格,核对照片,并在每一核对过的表格上做上标记,复印后带回使馆备案,为的是防止日后有人伪造。回到使馆后,我在内部电脑上专门设计了一个表格,包括姓名、性别、出生日期、护照号码、发照日期、更换或补发情况等,把在开曼群岛见过面的人一一登记入表,相当于为他们建立起了个人档案,与带回来的表格复印件、照片的卷宗配套。当某人护照需要更换时,只要将填好的表格连同护照、照片一起寄来使馆,我核对之后就可以为他们办理了。这样,既符合换照之前领事必须与当事人见面的原则,又无须持照人专程来使馆了。

实践证明,此种做法很受侨胞们的欢迎,为他们带来了诸多方便。同时,由于一次出差与那么多人见了面,也为我减轻了不少压力,不必为持照人急于换照时,因未与当事人见过面,而不能为其换照而愧疚、发愁了。中国驻苏里南大使馆的海外领区——法属圭亚那

因工作需要,后来我被派往中国驻苏里南大使馆任职。最初的半年时间里,我仍旧从事领事工作。苏里南使馆虽然也是只有一个领事编制,但有一个领事部,而不是像牙买加那样将领事挂靠在其他部门。苏里南的领事编制,从一个到两个,又从两个到一个,反复过几次,每一个大使都有自己的变更理由。无论一个领事还是两个领事,工作量都摆在那里,一个领事时确实有些吃不消。由于这个缘故,后来增加了非领事编制的人手,内聘人员(外交官配偶)和领事雇员。无论人员如何调整,始终维持一个不变的现实,那就是兼管一个海外领区——法属圭亚那(法圭)。

法圭最早的华人先民,大约于1900年前后便来到了这块土地,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壮大,现有华侨华人约5000人。以广东客家人居多,源自东莞、惠州、宝安等地,此外,还有来自浙江金华、青田一带的新移民,有数百人。与开曼不同的是,其中约三分之一已获得法国国籍,即使尚未入籍者,多数也都取得了长期或短期居留权(相当于绿卡)。这里的华人主要从事进出口、超市或餐馆等行业。

卡宴华侨公所是法圭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华人社团。领事的每次前往,都是由他们负责接待、安排。每隔一段时间(大约半年),领事会根据当地侨胞的需要,应侨团的要求前往法圭。平时与他们保持着通讯联系。

苏里南与法圭虽然毗邻,但从首都帕拉马里博到边界却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路况很不好,还没走出城区,便几乎都是土路。一辆租用的越野车,经过约两个小时的颠簸,把我们送到一个边界渡口。这里是国界,与别的国与国之间的规矩一样,必须走边防通关检验程序。在一间与乡村火车站相仿的小房子里,我们完成了护照、签证检验手续。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