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每一个兵都是界碑

伍正华


“大海是什么颜色?”

也许你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但大海的颜色真的不一样,即便是蓝,在不同的海域,在不同人的眼里,也有许多种。

我见过大海最美丽的蓝,不是在马尔代夫,也不是在爱琴岛,而是在祖国的三沙。“在南沙,每一粒沙都是国土,浪花开在灵魂深处……”每听一次这首歌,我都有一种被击中灵魂的感觉。词曲作者跟我说,为写这首歌,他们在南沙的海上漂了半个多月,下笔的时候真感觉“有一肚子海水要倒”。

从别人眼里,也许我们更能认清自己,军人的价值也一样。2016年“网络名人进军营”活动,三沙水警区放了一个岛礁建设汇报片。看到远离祖国的岛礁建设得如此出乎意料的美丽,一位网络名人突然站起来振臂高呼:“祖国万岁!”其他人也自发地站起来跟着高喊:“祖国万岁!”那种热血沸腾,绝不亚于看世界杯进球。在参观我军最先进的战舰052D时,还有一个军迷忍不住跪下来亲吻甲板。

那一刻,我从灵魂深处感到了作为一名共和国军人的骄傲和自豪!

我虽然不是出生在海边,却对海有着特殊的感情,一说起海就能闻到海水的味道。过去在基层部队,我每年都要去海训,一去就是几个月,在最炎热的夏天去,回来的时候差不多过中秋了。海训中,我最钟情的是远海深海。

多年前我去过一趟浪花岛,当时是顶着七级风浪上去的。浪花岛远离祖国大陆,只有0.34平方公里,因一浪盖全岛而得名。岛上最热闹的不是过年,而是有人来。然而,见到来人后,官兵们并没有你想象的那种沸腾,有说不完的话。他们的欢喜是寂静的,不形于色,有点令人心酸心疼。

离开浪花岛的时候,官兵们在码头列队欢送,唱起了自编的歌:“挥挥手吧,我的战友,别把泪水藏在眼里……”當时,没有一个人眼圈不发红的。岛是海的眼,兵是岛的眸。他们把海上的点点渔火,常常当作家里盼归的那盏灯火。

不论在南沙,还是在西沙,在离祖国最远的地方,总有一抹你心醉的深蓝。

我常常思念三沙的那抹深蓝,一如我思念漠河风雪覆盖的哨所,思念广西边防云雾缭绕的连队,思念祖国2.2万公里的边防线和1.8万公里的海岸线。

“中国无战事,军人有牺牲。”志愿军遗骸回国时,军委机关的一位同事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见我时泪流满面:“我就是心里难受,他们那么年轻!……”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处。哪一位军人心里不涌动着“何须马革裹尸还”的血性豪情?

记得维和烈士杨树鹏、黎磊遗体归国时,工作人员跟黎磊的母亲交代:中央军委在机场隆重举行迎接仪式,这是祖国和军队给烈士最高的礼节,请到时适当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位坚强的母亲点点头,硬是没掉一滴眼泪,但双腿完全是软的,靠两位战士搀着才能走路。看到这一幕场景,战友们无不鼻子发酸。是啊,世界上每一个军人都是母亲的孩子,但又有哪一支军队与人民如此血肉相连?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负重前行;哪有什么风平浪静,只是有人不惜生命。”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在蓝色的海洋里,每一粒沙都是国土,每一段堤都是长城,每一个兵都是界碑。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