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黄克诚正人先正己

王子君


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在北京隆重召开。在这次具有伟大转折意义的会议上,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恢复重建。全会选举陈云为中共中央纪委第一书记,邓颖超为第二书记,胡耀邦为第三书记,黄克诚为常务书记,王鹤寿等同志为副书记。

黄克诚出席了这次注定要铭刻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丰碑上的会议并当选为中共中央纪委常务书记。在罢官受审近20年后,他再一次回到政治舞台,回到公众视野。“纪检干部要像保健护士”

走马上任之际,黄克诚请示中共中央纪委第一书记陈云:“纪律检查委员会主要抓什么?”陈云明确回答:“抓党风。”黄克诚对此非常赞同,认为“党风搞好了,党就有希望”。

1979年1月4日,中共中央纪委第一次全会在北京召开。

陈云以中共中央纪委第一书记的身份主持会议并发表了重要讲话。陈云指出:“党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基本任务,就是要维护党规党法,整顿党风。”

邓颖超、胡耀邦、黄克诚分别在会上讲话。

黄克诚说:“我赞成陈云同志的意见,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要抓党風,要从思想上、组织上、作风上转变党风。党风搞好了,党就有希望……”

黄克诚就纪委怎么开展工作告诫纪检干部,说:“机构一建立,工作就来了,有不少案子要办。”“办案子是同败坏党风的人、组织和现象作斗争。这种斗争,不是靠发个文件一下子就能够解决的,斗争还是很严峻的。过去毛主席要求我们有五不怕精神:不怕杀头,不怕坐牢,不怕开除党籍,不怕撤职,不怕离婚。我们有许多同志已经经过了考验,不会成问题了。现在我说,还要加上两个‘不怕:不怕撕破脸皮,不怕打黑枪。如果怕撕破脸皮,怕打黑枪,就干不好纪律检查工作。加起来一共要‘七不怕!”

1980年1月25日,中共中央纪委召开第二次全体会议。这次会议在确定当年纪检工作中心任务的同时,进一步重申了纪委的任务、性质和工作范围。黄克诚在会上作了长篇讲话。他要求每个委员,每个工作人员,要起模范作用:“我们做党的纪律检查工作的同志,要严于律已,对于党的纪律和党规党法以及国家的各项法律,都要模范遵守,以身作则。凡是不准群众做的首先自己不做,凡是要群众执行的首先自己要执行,一点一滴要注意到。纪检干部要像保健护士,自己要身体健康,不能自己带着病、带着很多细菌来做保健工作!”

黄克诚一向清正廉洁,在抓党风问题上,更是强调正人先正己。这个正己,包括对自己、对家属、对身边工作人员、对部下,就是要保证自己“健康”,能够真正起到表率作用。“是一套房子重要,还是抓党风重要”

中共中央纪委成立后,很快颁布了一系列党规党法。其中《关于高级干部生活待遇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是针对党内一些干部利用职权谋求私利、贪污腐败、生活特殊,使党的威信受到损害的现象而制定的具体规定,共10项,意在规定领导干部不能搞特殊化。

《规定》颁布之日,黄克诚就对妻子唐棣华说:“中央纪委规定,各级领导干部只能享受一套由公家提供的住房。有了规定,我们总要带头按规定办。现在公家给我安排了住房,你单位以前分给你的宿舍就要归还给单位。”

唐棣华问:“你是说乾面胡同的那套单元房?”

黄克诚被罢官后,唐棣华也跟着挨批判。她精神上受了刺激,有一阵患了严重的抑郁症。适逢单位分房,按她的级别在乾面胡同分给她一套三居室的单元房,她就和黄晴、母亲等人搬到了乾面胡同住,只在周末回大水车胡同4号院。1965年黄克诚外放山西后,大水车胡同4号院就腾退了,唐棣华率全家人都挤住在这套单元房,人均使用面积不足10平方米。这套住房虽小,却为唐棣华和子女们遮风避雨,使他们度过了最难忘的岁月,现在要归还从情感上来说还真有些舍不得。

黄克诚反问道:“难道你还有别的房子?”

“不是。”唐棣华连忙坦诚地说,“我是对这套住房太有感情了。老实说我有些舍不得。”

“舍不得也要舍!你也是一位抗战时期就参加了工作的老干部,既然中央纪委有了规定,不管别人执行得如何,黄克诚家要带头。是一套房子重要,还是抓党风重要?”黄克诚说。

唐棣华连忙说:“我明白了,我明天就去办交房手续!”

黄克诚知道妻子对那套宿舍充满了感情与回忆,但正人先正己的话,不能只挂在嘴巴上。他强调说:“谢谢你理解我,支持我。你是黄克诚的妻子,从严治党,治家是其中的一部分。高级干部必须从严治家。抓党风是要落到实处的。对于我们来说,这个实处就是生活上不要和人比,艰苦朴素的作风不能丢。还有,不管怎样,我们不能有子女经商。”


“一定要查!我的部下那更要查”

黄克诚抓党风铁面无私。

1980年1月,主持总参工作的杨勇,为欢送调离总参的李达、张才千,同时欢迎调来总参工作的张震,在京西宾馆请他们吃饭,这顿饭共花去400元,结账时,杨勇以总参的名义开了一张400元的发票。几天后,这件事被举报到中共中央纪委。黄克诚恼火地说:“这种做法是违反《规定》的,这件事要查一下!”秘书小心地提醒他,现在公款吃喝比较普遍,光查这事不妥,再说杨勇、张震都是他的老部下。

黄克诚态度十分坚决:“一顿饭吃掉400元,一个农民一年能挣几个钱!我们吃的、喝的,都是农民辛辛苦苦生产创造出来的。一定要查!我的部下那更要查!要查,涉及到天王老子都要查,不仅要查,还要处理。谁出主意谁出钱!其他公款吃喝的,发现一个也查处一个。”

杨勇认为这是小题大做,也根本不相信黄克诚会查自己一顿饭钱的事。早在1931年,黄克诚担任红三军团第四师政治部主任并代理师政治委员时,杨勇就是他的部下,也是他的军中爱将。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他们共同浴血奋战,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文化大革命”中,他们被关押在同一所监房,常常一起被拉上台陪斗彭德怀。这样的战友之情,怎么会敌不过一顿400元钱的饭局?不少人也前来为杨勇说情,张震等参与饭局的人也请求共同承担责任,说饭钱我们大家来分担,小事情低调处理一下算了。

黄克诚思考的却很深刻。党内所出现的不正之风,与许多领导干部不能以身作则有直接关系,这是人民群众最不满意的地方。只有党的高级干部廉洁自律,才能形成良好的党风。抓党风无小事,件件都是关系到党风问题的大事。听说杨勇牢骚满腹,他给杨勇打电话,批评道:“杨勇,你官当大了,老虎屁股摸不得了!”

杨勇一听,明白黄克诚是认真的,放下电话就赶到黄克诚那里承认错误:“公款吃饭的事我错了,我作检讨!您也不用查了,是我出的主意。这顿饭钱我自己出。”

“杨勇啊,你不要以为交上这个钱就心安理得了。请总参几位领导吃顿饭说起来事情不算大,但中央有规定,发了文件,领导就要带头执行。这不是400元钱的小事!是党的高级干部工作、生活作风的大事!高级干部不带头,刚制定的《规定》不成了放空炮?党风何时能好转?!在端正党风问题上,越是高级干部,越是老部下,才越要嚴格要求,不然怎么服众?”黄克诚语重心长。

杨勇被深深震撼,也彻底意识到这不是400元钱的问题,满脸羞愧地说:“黄老,您什么也别说了,我这就办!我想好了,我作完检讨,再让总参纪委将这件事发个通报,要各级干部引以为戒,您看行么?”

黄克诚满意地笑了。

第二天,杨勇从自己的工资中拿出400元补上饭钱,并作了检讨,让总参纪委将这件事发了通报。“在抓党风问题上要有赤子胸怀,更要有铁石心肠”

“两案”审理领导小组成立之前,中共中央纪委根据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已临时设立了第二办公室,对外称“中央纪委二办”,专门承接新中国成立以来所有历史事件的清查和审理工作,包括审理“两案”工作。“两案”审理领导小组成立后,“中央纪委二办”就成为领导小组下设的“两案”审理办公室,对外仍称“中央纪委二办”,曹广化担任第一主任。


眼看春节就要到了,有同志提议:“二办”有许多从军队抽调来的同志,应该按军队的习惯搞个会餐。曹广化同意会餐,让下面筹办一下。

黄克诚听说后,把曹广化叫来,板着脸问:“会餐花的是公家的钱吧?”

曹广化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道:“黄老,这个事是我考虑欠周到,当时只想到大家辛苦工作了这么长时间,会个餐没什么大不了的,没有上升到事关党风党纪的高度看问题……”

黄克诚见曹广化不仅没有狡辩,而且主动检讨,心里大悦,面上的表情缓和了:“广化啊,我们中央纪委天天说要抓党风,自己却用公款大吃大喝,这怎么带头抓党风?你是中央纪委常委、二办主任,又分管机关事务,不请示,不讨论,自己作这个主,是错误的。党风好转是一件一件小事体现出来的,不是喊出来的。”

曹广化连忙应道:“黄老,您说得对,我这就回去写检讨,在全机关作检讨!”

曹广化是认真的。黄克诚所经历的坎坷,比很多人要多,可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一切从国家大局着想,襟怀坦荡,这样的品格,又有几人能和他比?他突然理解了当初中共中央为什么坚持让一个眼睛都几乎看不见的老人出任中共中央纪委常务书记之职了。黄克诚这样的品格风范,就是共产党人的一个标杆、一个榜样啊!中共中央看中了“黄克诚”这个名字的作用所在,看到了他的号召力、凝聚力!中共中央当初决定由黄克诚担任中共中央纪委常务书记是多么英明!

曹广化一返回办公室,立即取消了会餐计划。随后,他就会餐之事作了深刻检讨。参与领导平反冤假错案工作,自己平反的事从来不提

中共中央纪委恢复成立后,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便大刀阔斧地开展起来,黄克诚参与领导了这项工作。很多人平反了,他却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个应该平反的对象。熟人曾不止一次地建议他给中共中央写个报告要求平反,他却不以为然地说:“我的事不急,我现在有工作做就行了。我已经算是十分幸运了,能活着看到党和国家的历史揭开新的篇章。”

一天早上,两个纪检干部来向黄克诚汇报工作,发牢骚说:“平反工作我们干不下去了!”

原来,他们负责部队的平反工作,可部队那些老干部,个个都战功赫赫,说起这十几年的委屈,一个比一个气粗。有的领导干部拿到平反决定后不满意,就是不签字,讲条件、要待遇,提的要求他们很难办到。最让人头疼的是张平凯将军,他把平反文件都撕碎了,还冲他们发火说:“关了老子近20年,就这一张破纸想把老子打发了?!”生生地把他们给轰出来了。

黄克诚知道他们说的都是实情,也非常理解那些军队老干部。十几年,人生有几个十几年啊?况且那十几年是他们生命中的黄金岁月!他不能怪他们,只能让自己现在的部下们耐心点,设身处地地为他们着想。具体到张平凯,黄克诚说:“你们不知道呀,这张平凯将军身经百战,战争年代多次负伤,无怨无悔,1959年跟着彭老总蒙冤,这么多年下来,一纸平反文件确实不能抚平内心的伤痕,你们不要感到委屈。再耐心些吧!”

黄克诚让他们把平反文件再打印一份,然后亲手在文件上盖上印章,对那两个纪检干部说:“你们再去找他。”

两个纪检干部返回到张平凯的家。张平凯又要张口骂人,但当他看到平反决定上有黄克诚的大印,马上头点得像鸡啄米似的说:“这不是黄老的狮子头印章么?好好,我签,我马上签!”关于黄克诚的狮子头印章的传闻,张平凯早在解放战争时期就听说了,是黄克诚专门下达紧急作战命令时用的。

两个纪检干部觉得不可思议,谦和地问他还有什么意见要说。

“没意见,没意见!黄老都盖了大印,我有意见也不提了!”张平凯忙不迭地说。见他们不解,他又慨叹道:“黄老的平反结论至今还未作出,他自己现在还戴着‘反党帽子哩!我都平反了,我还有什么资格计较那点待遇?!”

像张平凯这种情况不在少数。有的老干部虽然平了反,但所提条件不能全都如愿,像张平凯当初一样想不通,就直接找黄克诚谈。黄克诚总是耐心地开导他们,亲切地询问他们的生活和健康情况。找他的老干部看到他长期蒙冤仍嚴格自律,胸襟豁达,便把原来准备要提的要求收了回去,高高兴兴地走了。

是黄克诚无私的品德与声望,让张平凯们从内心深处感到释然。“黄克诚”这个名字,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具有独特的号召力、凝聚力。“我去玉泉山,也得约法三章”

黄克诚复出后,因身体虚弱,且一只眼睛已瞎,另一只眼睛的视力也是极其微弱,三天两头要住医院,很是辛苦。部下、熟人们纷纷劝他去南方休养一段时间,他却担心劳师动众,坚决不去南方休养。他说:“我一出去,就要带一帮人陪护,那要花公家不少钱!还要给地方添很大麻烦。去不得,不能去!如果不是工作需要,去就是浪费。即使浪费掉一分钱,我也愧对老百姓。”

黄克诚不愿意去南方休养的事情,不知怎么反映到中央领导那里了。中央很重视黄克诚的健康,陈云等领导同志指示中办,要他就近到玉泉山去休养一段时间。

中办的电话再次打来时,黄克诚因眼疾复发正在住院。两个秘书苦口婆心地劝他去玉泉山:“您还是去吧!我们跟您过去,办公室那边有事我们就两头跑一下。”

“玉泉山是中央首长住的,我还是在家里吧,方便工作。玉泉山住着,环境是好,可怎么着也没家里方便吧!”黄克诚不以为然。

“你这个老顽固,我就知道你不会去!”黄克诚的话音刚落,病房门外响起了陈云豪爽的声音。随后,陈云出现在门口。

黄克诚惊喜地叫道:“陈云同志?!”他想从椅子上站起来。陈云走到他面前,握住他的手,不让他起身。

“黄老,我今天是专程来动员你去玉泉山的!你不也是中央首长吗?在那里既可休养,又可兼顾工作,一定要去!”陈云又是打趣又是强硬地说。

“你陈云同志都上门来命令我了,我只好服从喽!”黄克诚明白,陈云都亲自来说这个话了,说明中央真的很重视自己的健康,自己再固执推辞就说不过去了。他的嘴角咧了咧,收起笑容,认真地道:“但我去玉泉山,也得约法三章。”

陈云愉快地说:“嗬!约法三章,你说说看哪三章。”

“一、只带一个秘书,不带家属和其他随员;二、家属除星期日以外,不要去看我;三、一切生活费用自理,不要公家补助。”黄克诚掰着手指头比划着说。

“好,都依你,但你必须尽快住到玉泉山去!这次出院后就去。你的健康对党的事业很重要,你要好好休养,养足精神好工作。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做哩!”陈云爽朗地道。

黄克诚乐哈哈地说:“那就遵命了,明天我就出院去玉泉山!”

于是,黄克诚这才住进了玉泉山五号院,一边养病,一边工作。

黄克诚在中共中央纪委工作的7年中,以虚弱的身体,扛起抓党风肃纪律的大旗,将已近黄昏的生命,燃烧成灿烂辉煌的晚霞,映红岁月,映出一曲不辱使命、绝对忠诚的伟大人生华彩乐章!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