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亮色

刘雅玮

我静静地靠在车窗上,不太明亮的光线清晰地映出我的镜像——一个年轻伶俐的微眯起眼的女孩。

我无声地与镜像中的自己对视,那个自己也回以同样的眼神。我坐在汽车里,可她不一样。她的背景是天地,她在奔跑,用与大地等同的速度,一片搖曳的苇草从她的身影旁掠过。掠过我视野的,是一望无际的灰黄。

这条路是近几年新修的。我记事起,这里曾是一片苇草地。如今,我依稀能听到,推土机嘶吼着碾过这片土地,仿佛闻到了湿地消失前清新中带点腐烂气息的特殊味道。

我还在思考,可是镜像中的我,却还在奔跑,她的身影因为迅疾,拉成了一道道金色的虚影。

这些金色的虚影,就像一幅幅电影胶片,竟然记录着我的一切:孩童的我骑着儿童自行车在大院里疯跑,穿着军装的爸爸从抗洪前线归来,把我紧紧抱住;农村的爷爷第一次领上了农田补助,笑得合不拢嘴;妈妈开着新买的小汽车送我上学;老家的新房拔地而起;奶奶报销了第一笔医疗费用……

这些影像里,既有满满的幸福,也有快乐的记忆,还夹杂着对张牙舞爪的岁月的感叹。这一切的变化与苇草的一生竟然如此相似:我就像一根苇草,见证着历史的变迁,见证着伟大的时代,见证着伟大的梦想。

突然,一抹耀眼的亮色映入了我的眼帘。

竟然是太阳,它悬在正前方遥远的天边,洒下的阳光穿过那片苇草,实实地闯进了我的眼,闯入了我的心。

我扭头寻找另一个我,那是一个未来的我。

她静静地望着我微笑,从她的瞳孔里,我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站在金黄稻田里,看父老乡亲驾驶粮食收割机,笑逐颜开话丰收;在瓜果飘香的老家,牛羊满山坡;我住进了绿色环保的房子,墙上都是吐着芬芳的我叫不出名的美丽植物;我牵着一个小孩的手,心满意足地自由穿行在大街上,车流不息却井然有序……

终于,我开始重新望向前方,注视着那丝金色在视野里放大、放大、再放大,最后将身后的路边照亮。

温暖的阳光倾泻在车身上,我知道,我们的未来像这阳光一样的灿烂。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