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周仁杰:“从井冈走来”的海军中将

谭平娇 吴志平

周仁杰,原名周球保,1912年5月生于地处井冈山西麓的湖南省茶陵县马江麻石寨外祖母家,茶陵县枣市荆芫人。他于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团参谋长、团长、旅长、师长、纵队副司令员、中南军区海军副司令员、东海舰队副司令员、南海舰队司令员、海军副司令员等职。新中国成立后,他带领部队坚守中南沿海,参与组建中南海军和建设东海、南海海岸边防防御体系。他坚守中国万里海疆长达30余年,倾注大量心血致力于中国海军建设,见证了中国海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近海走向远海、从蔚蓝走向深蓝的伟大航程,为中国海军的现代化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于1955年被授予海军中将军衔,先后获一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以及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是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2001年在北京逝世。


立志井岡山

1926年夏,年仅14岁、放着“大伴牛”的周仁杰受驻扎在茶陵的北伐军的革命启蒙教育,随即参加了乡农民运动,担任童子团队长,打土豪,分田地。“马日事变”后,他转入党的地下秘密活动,参加了轰轰烈烈的农工运动和农民夜校的学习。1929年初,他参加茶陵西乡地下游击队,与潘祖浩、谭积金等地下共产党人组织“黑杀队”,以花门楼、白沙为中心,在界首白沙、枣子园、瑶里仙等地开展杀土豪恶霸的活动,并把党的地下工作范围扩展到茶、安、酃三县边区。1930年2月,他经由潘祖浩培养发展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5月,马伏江成立中共领导下的茶陵七区区政府和七区游击队,周仁杰任茶陵西乡七区游击队班长,与郭应时、潘祖浩等率领七区游击队在茶陵、安仁交界的朱岭坳山区建立游击队根据地。11月,因茶陵、安仁、攸县3个县的挨户团、保安队的围剿,西乡游击队突出重围,转移到湖口(九区)、舲舫洮水(八区),3个区的游击队合编为警卫连,周仁杰任警卫连班长。12月底,中共茶陵八区区委为了拔除马伏江敌据点,派周仁杰等人化装侦察,成功夜袭马伏江,鼓舞了西乡革命群众。

马伏江战斗后,恰逢中共茶陵县委从严塘湾里撤至九陇山地区。周仁杰奉县委指示,化装成货郞担商人在茶陵、酃县、安仁交界地区的白区做秘密交通工作。作为长期战斗生活在赤白交界处的游击战士,周仁杰表现得机智勇敢、英勇无畏。在血与火的革命浪潮中,周仁杰逐渐成长为一名不怕吃苦、不畏牺牲的革命战士,于1931年被中共茶陵县委派到后来被命名为中国工农红军学校的第四分校学习,从此踏上了革命人生的新征程。

1932年7月毕业后,周仁杰被分配在红八军二十三师直属机炮连担任副连长兼机枪排排长,后又任红十七师五十团机炮连连长,先后参加了大垅、古城、高陇、九渡冲、棠市、梅花山、潞田等战斗。

1934年1月中旬,为了打破蒋介石调动百万大军发动的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中央军委命令红十七师由分宜、新余地段渡过袁水,北上破坏南浔路,切断敌军战略交通运输线,牵制赣江以东的敌军重兵,配合中央红军反“围剿”作战。此时,周仁杰担任红十七师五十团侦察队长,参加了北上行动。在北上途中,他身先士卒,率领侦察队侦察袁水沿岸情况,确定渡河地点,为师长萧克在黄沙战斗中,成功实施智借敌“刀”杀敌战略提供了重要信息。在漫江战斗中,刚任五十一团二营代理营长的周仁杰,率营部担负师团前哨任务,组织兵力阻击、击溃偷袭的敌军,使红十七师成功化险为夷,并在随后的陶庄、沙湾、龙门场等战斗中英勇作战,被提任为红十七师五十一团二营营长。3月下旬,红十七师命五十一团为前卫,周仁杰率领的二营又为五十一团的前卫。他率营部随师长萧克前进,指挥开路,先行抵达袁水河北预定渡河地点,并率先强渡袁水。在掩护红十七师主力胜利渡过袁水后,他率二营又改为后卫,阻击追击敌军,为红十七师主力顺利跳出白区敌军包围圈、回师湘赣苏区保驾护航。

1934年3月底,红十七师回到湘赣苏区后,周仁杰率部先后参加了沙市、澧田、金华山、松山等战斗,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支援了中央苏区的反“围剿”斗争,为坚持湘赣苏区的革命斗争增强了信心、创造了条件。

回忆这段革命斗争历程,周仁杰在《从井冈走来》中写道:“大革命的风暴,把我这个十几岁的小长工卷进了革命的浪潮……我也在血与火中受到启发、教育、锻炼,这是我革命征程中的第一个转折点……土地革命时期,革命先烈的英雄行为和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永远是鼓舞我前进的动力!……深情眷恋着我们湘赣革命的故乡,默默地别离了父老兄弟……”风雨长征路

1934年8月,周仁杰随红六军团打完湘赣苏区最后一战——松山防御战后,于7日从江西遂川横石、新江口地域出发,告别了湘赣苏区根据地,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踏上了西进的漫长征途。

在西征途中,红六军团担任中央红军战略转移的先遣队,一路上突破了敌人5道封锁线,顺利渡过潇水、湘江、清水河、大沙河等重重险阻,在敌人重兵前堵后追中开路前行,于10月7日抵达贵州甘溪。在甘溪镇,红六军团陷入敌湘、桂、黔三省军队24个团的重兵包围中。周仁杰率前卫营(即第三营)首先与敌桂军第十九师遭遇,展开了激烈的甘溪战斗。在甘溪遭遇战中,周仁杰率部正面顽强阻击,在硝烟弥漫的战火中誓死捍卫了甘溪阵地,击退了敌军的屡次进攻,为兄弟部队加强防御和掩护军团大部队转移突围赢得了时间,使红六军团主力突破湘敌三十二旅防堵阵地,跳出湘桂黔三省军队的“追剿”堵截,于24日成功抵达印江县木黄与贺龙率领的红二军团胜利会师,为红六军团的征战史浓墨重彩地添上了一笔。

红二、红六军团的胜利会师,不仅在关键时刻挽救了革命危局,也为红六军团先遣队的西征任务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至此,两支红军会合成一支战略突击力量,在中国革命最困难的时候,担负起策应中央红军突围、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的历史使命。10月28日,两军团发起湘西攻势,11月7日袭占湘西要冲之地永顺城。“湘西王”陈渠珍集结3个旅和1个团的兵力,妄图逼红军退出湘西。11月13日,担任红五十一团参谋长的周仁杰,率一营为后卫,掩护主力撤出永顺城,沿途伪装狼狈溃逃的假象。在诱使敌前卫团进入龙家寨伏击圈后,他率部秘密折回龙家寨参加伏击战。在敌人被突然袭击的机枪声打得晕头转向、四处乱窜时,周仁杰带领部队趁势冲向敌营,端着刺刀与敌人肉搏厮杀。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他毅然指挥部队夺回山头,截断敌退路,围歼敌前卫团。在红五十一团打响后,其他兄弟团也向敌主力发起猛烈进攻,经两个小时的激战,歼敌4000余人,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物资。龙家寨战役是黔东会师后的第一仗,不仅鼓舞了红二、红六两军团的士气,还有力地策应了中央红军突围长征,更为创建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11月26日,以任弼时为书记的中共湘鄂川黔临时省委和以贺龙为司令员、任弼时为政治委员的湘鄂川黔省军区、省革命委员会成立,创建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这无疑就像一把利刃插在国民党反动派的脊背上。1935年,蒋介石命令湘鄂川黔四省敌人对新生的革命根据地发动大规模“围剿”。4月12日,因反“围剿”初期连续失利、根据地日益缩小,红二、红六军团准备撤出湘鄂川黔根据地,转移鄂西。敌人发现红军的转移行动后,派出五十八师第一七二旅孤军追击至陈家河。贺龙说:“我们要走,也要打一仗再走。”于是,红军派出两倍于敌的兵力,向敌发起总攻。13日,时任红五十一团团长的周仁杰,奉命率部从敌中央突破,夺取庙凸第一阵地,向陈家河镇及铜关槽敌主阵地攻击。在敌我激战中,一颗子弹击中周仁杰的面部,顿时血流满面,但他毫不畏惧,仍坚守前线指挥。此战击毙敌旅长李延龄,全歼敌一七二旅。15日,红军追敌至桃子溪,又歼灭先增援、后逃窜的敌五十八师。陈家河、桃子溪战斗,撕开了敌人“围剿”的大缺口,是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反“围剿”斗争的转折点,对后来坚守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斗争开辟了道路。

1935年11月,中央红军抵达陕北后,红二、红六军团开始长征,周仁杰担任红六军团十六师师长。他率师部避实击虚,斩关夺隘,浴血奋战,从湖南经贵州,挺进云南。1936年3月30日,接红四方面军电,红二、红六军团决定渡过金沙江,实现两军会师。4月26日拂晓,周仁杰率红十六师担任红六军团前卫,从石鼓出发,连夜沿江上溯125里至巨甸,先遣抢渡金沙江,掩护红二、红六军团主力胜利渡江,安全进入西康。至此,蒋介石妄图围歼红二、红六军团于金沙江以南的计划破产。

1936年5月,在随红二、红六军团翻越玉龙雪山进入稻城时,周仁杰左臂旧伤(1935年7月在胡家沟战斗中第三次负伤所致)复发。军团卫生部长戴正华检查,发现其左臂因碎骨头引起发炎化脓,很可能保不住,而且会危及生命安全,从而建议其截肢。周仁杰一听就急了,作为红六军团师长,只有一只胳膊,今后怎么带兵打仗?坚决不同意截肢。最后,他硬是在没有麻药可用的情况下,忍着巨痛,冒着生命危险实行刮骨清创手术,竟奇迹般地保住了左臂。

手术后,带着伤病的周仁杰,以顽强的毅力克服征途上的道道难关,翻过雪山,蹚过草地,于8月26日到达哈达铺。在哈达铺,周仁杰直接进了红四方面军红大干部队。11月,周仁杰进入保安中央红大一科学习。1937年1月初,红大迁至延安改为抗大,周仁杰随之在抗大继续学习。此后,周仁杰在抗日战争中率部戍守陕甘宁,在解放战争中鏖战祖国大江南北。


呕心沥血大海疆

1950年12月,周仁杰调任中南军区海军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此时,正值抗美援朝初期,为保卫珠江口、控制琼州海峡,保障中南沿海航道安全,他克服不懂海军技术的困难,虚心向苏联专家和原海军人员学习,经常率领有关人员深入边防海岛,实地勘察选点,在湛江港、硇洲岛和榆林港构筑海岸炮兵阵地、舰艇驻泊基地,初步建成了中南沿海海岸防御体系。同时,他从部队装备实际出发,积极组织抢修改装缴获和接收的国民党旧舰船,倾注心血着手中南海军的初期建设。1955年9月,周仁杰被授予海军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1956年6月至1958年,周仁杰在南京军事学院海军系高级班学习深造。

1958年11月,周仁杰担任东海舰队副司令员。他走遍舰队辖区,经常随舰船出海蹲点、训练,带着问题去调查研究,倾尽全力抓以军事训练为中心的海军队伍建设,不断总结、探讨新的训练方法,写出一系列如何提高部队训练水平的调查报告。1962年,台湾海峡局势紧张,东海舰队地处斗争前沿,周仁杰要求部队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带着敌情练兵,沉重地打击了台湾当局所谓“武装渗透”“两栖突击”“海上袭击”的长时间、多批次、多方向的袭扰活动。1963年5月,我国第一艘自制的万吨货轮“跃进号”首航突然遇难沉没,周仁杰担任出海调查编队指挥员,夜以继日展开“跃进号”沉没的调查工作。随之,他又担任第二梯队指挥员,担负起海空掩护及后勤保障工作。1964年,周仁杰在部队推广郭兴福教学法,开展群众性的大比武练兵活动,受到叶剑英元帅赞赏。1967年,周仁杰因反对李作鹏等人全盘否定海军十几年建设成就的“三·二”会议,被指“站错队”而免除职务,下放參加北京学习班。学习期间,他被安排上天安门城楼参加毛泽东检阅红卫兵的活动,淹没在人群中的周仁杰却被毛主席一眼认了出来。毛泽东直呼其名“周球保”,并向他问好,听说他被下放了,生气地说不应该埋没人才。此后不久,周仁杰就结束了学习班的生活。

1968年11月,周仁杰任南海舰队司令员兼舰队党委书记。当时,正值援越抗美和“文革”高潮,他努力做好领导团结、部队稳定工作,抓紧海南岛及西沙群岛的国防建设,尽自己所能减弱“文革”对部队的影响和破坏。1969年,牛田洋地区发生特大海啸,他不顾风大浪险,乘着登陆艇赶赴灾区,参与指挥救灾工作。

1970年3月,周仁杰调任海军副司令员,分管军事训练和院校工作。那时,海军属于“文革”重灾区,部队的正规化军事训练遭到严重破坏。然而,他始终拥护毛泽东“要准备打仗”“这样训练好”的指示,组织实施了舰艇部队海上拉练、飞行部队空中转场拉练、炮兵及技勤的野营拉练,亲自到重点单位蹲点整顿,抓基础和合成训练,恢复训练规章制度。同时,他每年主持举办海军师以上干部毛泽东军事思想战役集训班,以提高海军领导干部的组织指挥能力。1974年,他排除各种困难,用2年时间成功研究实施封锁渤海湾的战役演练。1975年,他深入潜艇部队,周密制定方案,指挥海军潜艇首次跨出第一岛链进入太平洋训练,探索穿越岛链的训练方法和经验,开启了海军舰艇部队训练由近海伸向远洋的先河。

在“文革”期间,周仁杰不仅尽自己所能抓海军军事训练,而且旗帜鲜明地同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1972年底,叶剑英元帅主持军委办公会议讨论海军问题,“四人帮”在会上把斗争矛头集中对准海军司令员萧劲光,姚文元首先诬陷“萧劲光是被林彪拉的”,周仁杰立即反驳道:“萧劲光同志一直是挨林彪打的……”话没说完,张春桥指着他大声嚷道:“周仁杰,你也要作检讨。”在后来的会议上,一些人指责周仁杰同萧劲光订立攻守同盟。此后,在一系列问题上,周仁杰同海军中紧跟“四人帮”的某主要领导人发生分歧。1977年,他因勇于揭发这位领导人的错误,遭到撤职、批斗,直至1980年才恢复海军副司令员职务。1982年至1987年,周仁杰当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988年,周仁杰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01年1月22日,周仁杰在北京逝世,享年89岁。

周仁杰作风朴实,生性豪爽,刚正不阿,敢于直言。早在红六军团时就拥有“茶陵牯子”的绰号,可见他的倔强性格是出了名的。在长达30年的海军生涯中,他始终心直口快、敢作敢当,从来不向恶势力低头,从而海军有人送他一个“周大炮”的雅号。1957年以后,党内“左”的思想不断发展,特别是林彪主持军委工作之后,“左”的调门更是越唱越高。这段时间,东海舰队发生几起重大事故,林彪借机派出庞大的检查团到东海舰队,想达到打击当时海军主要领导萧劲光等同志的目的。检查团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作出“问题成堆、基层薄弱,关系紧张、风气不好”的结论,几乎全盘否定了东海舰队的工作。对此,当时身为舰队副司令的周仁杰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激怒了检查团带队的一名副总长。在检查团登机返京前,这位副总长拒绝与周仁杰握手,并恶狠狠地警告说:“你周仁杰扭转不了海军的乾坤!”此时的周仁杰依然不为所动,没有任何转变态度的迹象,以至检查团专机起飞被推迟了一个多小时……

周仁杰一生戎马倥偬、战绩显赫,为中国海军的现代化建设可谓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是一位实至名归的沧海英雄。盡管如此,周仁杰却仍旧一贫如洗,拒绝中央给他安排的一套房子,坚持住在老房子里。退休后,他5次走访他曾经战斗过的老区和战场,搜集了100余万字的资料,为红军、湘赣、辽沈史料丛书和报刊杂志撰写了20多篇回忆文章,还写了《卖粮难》等5篇调查报告。在开国中将之中,他是一位默默无闻的人,但他把自己的毕生精力献给了党和人民。就像早年一部纪录红二、红六军团战斗经历的电视专题片《十年苦斗》中描述的:“红二方面军的总政委任弼时同志为他取名周仁杰,是期待他今后能够真正成为人民军队中的一名英雄豪杰,……而周仁杰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