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纳米比亚访演背后的道具风波

陈来元

根据中国与纳米比亚2001年至2004年文化交流执行计划,中国某省杂技团应纳米比亚文化部的邀请,于2002年4月27日结束对肯尼亚的访问后到纳米比亚进行友好访问演出。访演大获成功。然而,发生访演成功背后的一场道具风波,却鲜为人知。

演出道具起风波

2002年4月28日,中国某省杂技团从内罗毕起飞,于下午飞抵南非的约翰内斯堡机场转机,再续飞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国际机场。由于到达温得和克时已是晚上7点多钟,故杂技团全团人员下飞机后就乘车直接前往坐落在温得和克市中心的中国大酒家,参加纳米比亚文化部长穆托尔瓦为他们举行的欢迎宴会。当时,我作为中国驻纳米比亚大使应邀出席了这一活动。宴会上,宾主频频举杯,气氛热烈友好。

正当穆托尔瓦部长与大家交谈甚欢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大使館负责在机场为杂技团取道具的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经使馆人员在温得和克国际机场和坐落在温得和克近郊的埃罗斯小机场反复查找,杂技团的30来箱道具一件也没有运到,而且当晚从约翰内斯堡再无飞往纳米比亚的班机。

这条消息让我心焦不已。按照双方商定的访演日程,杂技团将于第二天,即4月29日下午4:00在总统府为纳米比亚总统努乔马夫妇及政府和议会的有关高级官员进行专场演出。为此,纳米比亚方面已经在总统府草坪上搭起了临时舞台,总统还专门为杂技团安排了招待会,准备在演出结束时答谢他们。杂技团在总统府演出结束后,当晚8:00将在首都国家剧院--公演,第二天、第三天再到海滨城市斯瓦科普蒙德市和沃尔维斯湾市演出。此外,早在访演日程确定后,大使馆和纳米比亚文化部就为此次访演活动大造声势,又是登广告,又是贴宣传画,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同时,纳米比亚文化部早就在杂技团访演的三大城市分别租下了最好的演出场所,并卖出了所有可供出售的门票。人们一直期待着中国杂技团的到来,只等欣赏他们的精彩表演和中国杂技的艺术风采。

试想一下,在纳方从最高领导人到普通观众对访演翘首以待的时刻,杂技团演员到了,而演出道具却没有运到,这意味着什么?这就好比部队已开到前线,战斗就要打响了,战士们手中却没有武器、弹药,这仗怎么打?现在的问题是,杂技团没有道具,第二天下午怎么去总统府为总统夫妇及有关高官进行专场演出?晚上又怎么到国家剧院公演?第三天又如何去外地演出?想到此,我急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在总统府的演出泡了汤,中方怎么向总统夫妇和众多高官交代?再者,首都温得和克的广大观众早已买了票,大使馆也早已邀请了众多驻在国和驻纳米比亚外交使团的朋友到国家剧院观看演出,海滨两城市的观众对杂技团也早已翘首企足、望穿秋水,如他们到剧场后却看不到演出或演出前被告知因没有道具而取消演出,中方又怎么向各方朋友和广大观众交代?总之,若演出不成,这不仅仅是一桩丑闻,而且是影响两国文化交流、两国人民友谊和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的一件大事!

道具风波令我心急如焚。我曾多年做过大使馆的礼宾接待工作,知道接待什么样的访问团要注意些什么样的问题。为确保这次访演活动顺利、成功,我从一开始就十分关注杂技团的演员和道具必须同时到达这个较容易被人忽略而又十分重要的问题。故早在杂技团刚到肯尼亚时,我就让大使馆办公室的同志几次打电话给杂技团,叮嘱他们访问纳米比亚时,必须做到人到道具同时到。为确保人到道具也到,我甚至让大使馆办公室的同志明确告诉杂技团,道具只能当超重行李与人同机运,而不能异机分运,更不能当作货物运输,否则误了大事,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工作也可谓做到家了,心想应该没有问题了,哪知还是出了问题。

原来,杂技团的人为了省一点运费,对我们使馆的一再提醒和忠告根本没听进去,仍将道具作为货物于杂技团离开肯尼亚前不久才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经南非的约翰内斯堡转机发运过来。他们满以为,货物到了南非约翰内斯堡后会被及时转运到温得和克,此外他们还可利用在约翰内斯堡机场转机续飞纳米比亚的机会,派人去催促、监督机场货运部门立即将道具转运到纳米比亚。但他们忽略了,除非事前有特别约定,货运物资何时运抵目的地是不确定的。他们更忽略了,他们若无南非入境签证,是不能出约翰内斯堡机场候机室去查找货运物资或去货运部门催办货运事宜的。

我驻约翰内斯堡总领事馆伸出援助之手

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我顾不得宴会正在进行,连忙让在场的使馆办公室主任张忠民打电话向我驻约翰内斯堡总领事馆求援,请他们赶快派人到约翰内斯堡机场货运部门查寻这批货物,并催促对方无论如何抓紧发运,务必在第二天上午全部运到纳米比亚机场,最迟也要在下午2:30以前运达。我驻约翰内斯堡总领事叶明朗和副总领事孙保生获悉这一情况后,表示一定尽全力协助。但鉴于当时已是晚上10:00,机场货运部门早已下班,只能在第二天一早派人去办理此事。宴会结束后,我向杂技团的领导和有关同志通报了已经发生的麻烦和大使馆已做的补救工作,也讲了事态发展的不可知性和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杂技团的人这才开始感到了这场道具风波的严重性,恳请使馆尽一切力量帮助解决。

第二天一早,当张忠民主任再次与驻约翰内斯堡总领事馆联系时,该馆办公室的李少军已经到了约翰内斯堡机场。聪明能干的他不负众望,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说通了货运部门的工作人员,帮他这个既不是发货人也不是收货人的“局外人在机场货运库房中找到了这批货物。接着,李少军又向他们进一步说明事情的紧迫性,请他们立即安排货运舱位,赶快将这批货物运往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机场。

约翰内斯堡机场货运部门经电脑查询,发现当日没有发运这批货物的计划。但考虑到中方的强烈要求,他们决定给予一次特殊照顾,可将其中三分之一的中国货物由一架上午11:00左右飞纳米比亚的班机运送到温得和克,其余三分之二的货物要看今后几天的舱位情况而定。货运部门告诉李少军,他们已尽了最大努力,否则当天一件也运不走。李少军只得请对方先将这三分之一货物抓紧发运走,其余如何处理等他请示后即与对方再度协商。

随即,李少军将上述情况打电话告诉了我们大使馆,并讲明他将继续留在机场货运处,一方面督促对方快将那三分之一的道具运走,一方面等待我们大使馆对发运其余道具的处理意见。

当机立断租用包机运道具

我得知所有道具已运到约翰内斯堡机场的消息后,沉重的心情略有一点宽慰。因为若是这批道具仍滞留在内罗毕机场货运仓库里,鉴于内罗毕与温得和克之间没有直飞航班,那一切就彻底砸锅了。既然全部道具已被运到了约翰内斯堡,现在面临的只是如何想法子将它们赶快运到纳米比亚来的问题。为了搞好演出,仅运来三分之一的道具肯定不行,更何况这三分之一的道具中说不定同一类道具还有一些在那三分之二的道具箱里。道具嚴重残缺不全,还是不能演。

于是,我当机立断,提出租用包机将另外三分之二的道具立即运到纳米比亚来的解决办法,同时让张忠民主任打电话请李少军向约翰内斯堡机场货运部门询问有无包机可租以及包机的运费价格。但此事必须得到杂技团认可,因为租用包机的费用必须由他们承担。很快,李少军告称可租包机,费用约需5000美元。杂技团的领队等人·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时,除了一个劲问大使馆除了租包机是否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外,迟迟不松口租用包机。

在这争分夺秒、刻不容缓的时候,我对杂技团的领导严肃地说:“为了避免发生目前面临的这场道具风波,大使馆已经提醒过,让你们把道具当作超重行李同机运来,怕的就是出现演员到了而道具不到的问题,但你们听不进去……目前,使馆能想的办法都想了,能做的工作也都做了,除租用包机外已无其他办法可想。事已至此,别说5000美元租包机运费不算太贵,即使再贵也得包租,因为杂技团到纳米比亚来是进行友好访问演出的,演出成功是第一位的、必须完成的硬任务。如不能完成访演任务,中国文化部派你们来干什么?现在时间不等人,你们必须立即就租包机运道具的问题做出决定。”

我请他们赶快拿主意,或立即打电话请示国内有关领导。但他们谁也不作声。见此,我只得对他们说:“现在都火烧眉毛了,如果你们既不做决定又不愿请示国内主管领导,那我们就要以大使馆的名义直接向中国文化部领导报告,并请示处理意见了。”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杂技团的领导终于同意了大使馆关于租用包机运道具的意见。于是,张忠民主任立即打电话请一直在约翰内斯堡机场等候答复的李少军速办租包机手续,并请驻约翰内斯堡总领事馆先替杂技团垫付运费。

李少军接到我馆电话后,立即着手办理租包机事宜。但对方告诉李少军,付了租机费后才能办手续。好家伙。外国老板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如果回总领事馆去取钱,一个来回至少得一个半钟头。现在别说一个半钟头,就是一刻钟也耽误不起啊!好一个李少军!他事前就预料到在机场可能要用钱,所以早做了准备。他在从总领事馆出发前,就经领导批准,从财会那里拿了一张空白支票放在身上。于是,他立即用这张支票支付了包机费用,很快办妥了一切手续。对方决定包机在当日下午1:00左右起飞,大约两小时后飞抵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附近的埃罗斯小机场。这一安排正可保证下午4:00杂技团在总统府专场演出前所有道具都能到位。

访演大获成功

29日午饭后,我们大使馆的有关工作人员兵分两路:一路去温得和克国际机场取那三分之一道具;另一路带着货运车提前到了埃罗斯小机场,并将提货手续提前办妥,专等包机的到来。下午1点多钟,班机运送的三分之一道具先到了温得和克国际机场,使馆人员立即取出直送总统府。下午3时许,包机到达埃罗斯小机场,使馆人员让早已安排好的机场搬运工立即将道具装上车,接着直送总统府。

演员有了道具,在总统府的专场演出于下午4:00准时开始。一个又一个精彩的节目,看得努乔马总统夫妇和高官们不停地鼓掌叫好。演出结束后,总统夫妇请杂技团人员参加专门为他们举办的招待会,庆贺他们演出成功。此后,杂技团再接再厉,连续作战,当天晚上8:00在首都国家剧院进行了非常精彩的演出,观众中不停地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再后来,杂技团在海滨两城市的演出也十分成功,在当地引起了极大轰动。当他们返回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后,我在大使官邸为他们举行了招待会,祝贺他们胜利地完成了在纳米比亚的友好访演任务。杂技团终于在纳米比亚上上下下的一片赞扬声中,满载纳米比亚人民的友好情谊凯旋回国。

访演道具风波已过去了许多年。在局外人看来,这场风波可谓有惊无险。或是一场最终化险为夷的虚凉。但我至今一想起仍心有余悸。中国驻约翰内斯堡总领事馆的领导和李少军的鼎力相助,也时刻萦绕我心!我后来听说,李少军为处理好此事,那天忙得连饭也没顾得上吃。焦急、饥饿加劳累,使他第二天就病倒了。试想,若不是中国驻约翰内斯堡总领事馆的大力支持和李少军高度负责的工作精神,哪来杂技团在纳米比亚的演出成功!但愿类似风波,今后不再发生。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