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面具

伍正华

面具最早起源于傩文化。有意思的是,“傩”(音nuo)这个字,初接触的人很容易念成“难”字。这算不算此字的一种“面具呢?

面具多与“伪装”“伪善”相连,一直以来没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

近日,看某电视台一档叫《蒙面唱将》的电视节目,却对“面具”的印象有了一些纠偏。我讶异的是,不仅观众喜欢这种形式,而且演唱者对此也是认同的。

有个大牌明星坦言,过去观众常盯着自己的一张脸,而忽略了歌唱得怎样。戴上面具后,挡住了外界的纷扰喧闹,内心反而沉静下来,回归到最本真的状态,唱歌更投入了,观众的视线也从自己的脸上挪开了。

原来,真正让我们厌恶的不是面具本身,而是何人戴上面具,又用来干什么!千百年来,面具其实一直在默默地代人受过。

《宋史·狄青》传:“临敌披发,带铜面具,出入贼中,皆披靡莫敢当。”《水浒传》:“熟铜面具似金装,镔铁滚刀如扫帚。”你看看,英雄豪杰戴上面具之后的英武之气,令敌人闻风丧胆。

然而,有的人戴上面具之后就令人生厌了。鲁迅在《“友邦惊诧”论》中说:“他们的维持他们的‘秩序的监狱,就撕掉了他们的‘文明的面具。”巴金在《灭亡》中说:“他们正戴着爱底面具来吃我,吃人。”

很多时候,面具只是一个工具,真正可怕的是展现人心的脸。有的人善于“变脸”,就像变色龙,在不同的环境、面对不同的人、经营不同的事时,脸各不同。这色人等,自然算是套路深深的“老江湖”了。

有些人一辈子戴着面具生活,如鬼魅游走在名利之场。有些人却表里如一,始终坦坦荡荡、简简单单。“相由心生,相随心变。”久而久之,前者无论再怎么伪装,邪恶必会在脸上堆积。而后者的善良纯真,也定会在脸上滋养出佛光。

俗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但历经世事后,见人心可能用不了三年五载,三五分钟就够了,三言两语、三杯两盏,对方人品如何、水平咋样、值不值得深交,其实都写在了他的脸上。

遇到生活中的“两面人”,我们大不了小心提防,不与之交往,尚且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危害。但政治上的“两面人”却不然,他们伪装更深、更不好识别,而且越是位高杈重,越是危害大。

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严厉批评过政治上的“两面人”。举凡贪污腐化者,无不带着两幅或者多幅面具。有的口里讲马列,家里设佛堂;有的台上讲反腐,台下搞贪腐;有的对上阿谀奉承,对下颐指气使……

但群众的眼睛终归是雪亮的,“两面人”戴的面具再高级也会被无情地扯下来。别说面具,就连脸皮也会被一块撕掉。到那时,真个是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天下之至柔克天下之至刚,天下之至拙胜天下之至巧。這是历史的大哲理,也是人生的小道理。一个至纯至善之人,面具从来只是一种娱乐消遣的道具,甚至连道具都不是。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