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放下“小我”,方有“无我”

华正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访问意大利时,习近平总书记的坦荡之言,不仅向世界传递了大国领袖的人民情怀,也向世界展现了新时代中国砥砺奋进的信心与力量。

非常之时,必待非常之功;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境。习近平总书记讲这句话的背景,也有两个“非常”——“这么大一个国家,责任非常重、工作非常艰巨。”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提出了“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并作了一番有趣的探究:“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

以此观之,“有我之境”主要是“我”的色彩太浓,时时事事有个“我”的影子。而“无我之境”则心超物外、不为物役,物我两忘。这与庄子之解异曲同工:“非彼无我,非我无所取。”

由此想到,欲达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我将无我”之境界,必须先放下“小我”。

不可否认,“无我”是共产党人的至高境界,“有我”则是党员干部的生活常态,就像马克思所言:“‘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我们这里强调的不是一步到达“无我”,而是逐步放下“小我”。

近日,江苏盐城响水化工厂大爆炸,再次引起了人们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申斥和反思,有中央媒体甚至史无前例地严厉发文:“是時候为形式主义送葬了。”其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背后,掩盖的是一些官员的不作为不担当,而不作为不担当的“皮袄”下露出的就是“小我”的尾巴。

“责任无限,权力有限。”这句话表面上说的是工作压力、纪律约束,实质上抱怨的是原来附着在权力上的那些“灰色”东西少了。正是基于这种心态,有的人从“小我”出发奉行“不做不错,多说少做”的庸俗官场哲学,在矛盾问题处理上“耍太极”,极尽将责任上推下卸之能事。

“小我”最大的特点,就是做什么皆以“我”为圆心,以利益为圆规,所以画来画去无非是个人的得失进退,久而久之就会器量越来越小,满腹牢骚怪话;格局越来越小,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尤其令人忧心的是,这种“情绪之毒”还会传染,严重影响一个单位、一个部门干事创业的心劲。

刀在石上磨,人在事中练。放下“小我”,需要经常性的严格的党性锻炼,“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因为“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担当作为,本身就是一种党性锤炼。

“我将无我”胸怀的是天下苍生,放眼的是民族复兴,浸润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更应成为每—名共产党人的奋斗追求。复杂严峻的国际国内局势时刻警醒我们,中国梦不是敲锣打鼓轻轻松松就能实现的,而是肩上有千斤重担,脚下有千山万水,眼前有千难万险,需要每一名党员干部以“我将无我”的状态奋勇争光,勇往直前。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