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抢着去边疆的王震

徐嘉

开国上将王震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的一位传奇将领。他一生无私无畏、勇挑重担,哪里最困难就主动要求到哪里去战斗、去工作,是我党我军英勇作战、艰苦奋斗的典范。抗日战争时期,当国民党对陕甘宁边区实行经济封锁时,他率部自力更生开发南泥湾;当党中央需要部队护送干部去开辟南方根据地时,他主动要求率第三五九旅孤军南下;1949年9月,他又率部进军新疆,促成新疆和平解放,从此与新疆这片热土结下不解之缘。

在全国解放战争的最后一年里,王震为了实现进军边疆、开发边疆、完成西北解放大业的愿望,响应毛泽东提出的“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号召,付出了诸多艰辛与努力。“越困难越好,越艰苦越光荣”

1949年1月,历时142天的三大战役,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完全胜利而宣告结束。我军共歼灭国民党正规军144个师,非正规军29个师,合计154万人,基本摧毁了国民党赖以维持其反动统治的主要军事力量。

2月,根据中央军委命令,西北野战军改称第一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委。第一野战军下辖7个军,王震任第二军军长兼政委。3月,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在河北平山县西柏坡举行。王震与彭德怀一道,前往西柏坡参会。

在去西柏坡的路上,王震已经开始思考如何使革命在全国范围内取得完全胜利以及胜利后道路如何走的问题。至于个人的发展,他既不贪恋城市的繁华与富庶,也不羡慕平原地区的旖旎与闲适,而是想带着部队去最艰苦最困难的西北边疆,向饱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荼毒的新疆进军,以迅速完成解放西北、统一祖国的大业。经过慎重思考,他将自己的想法写成报告,准备交给党中央。

3月4日,王震在到达西柏坡的当天,便见到了毛泽东。他除了向毛泽东报告西北战事,还将主动请缨赴新疆的书面报告递给了毛泽东。他郑重地说道:我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新疆去!那里需要解放,那里需要开发,那里更需要发展经济。

3月5日至13日,中共七届二中全会正式召开。会议不仅讨论了党的工作重心的战略转移、经济政策、党的思想建设等重要问题,还对解放全中国的军事部署进行了商议。会议期间,在讨论备兵团的战斗任务时,王震再次主动请缨赴新疆。他在会上发言说:“我们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新疆去!”毛泽东听了,当即插话说:“王震同志的意见很好!很有全局观点。”毛泽东的鼓励,使王震更增添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信心与决心。

4月底,王震回到西北,向第二军传达中央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和自己主动请缨的情况。他首先与其他军领导通气。他对副军长郭鹏说:“我想请求前委批准我们到边疆去,你看怎么样?”郭鹏回答:“没问题。如果去西南,那就去西康、西藏;如果去西北,那就到青海、新疆。”王震听了,高兴地说:“对,总的思想是一个:越困难越好,越艰苦越光荣!”接着,他又与副政委王恩茂、副军长顿星云、参谋长张希钦分别做了交流,均得到了他们的支持。

在此基础上,王震委托王恩茂等人拟写了第二军党委《关于接受二中全会的决议精神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草稿,在第二军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进行了传达。《决定》感情真切、态度坚决、立场鲜明,如同一篇战斗檄文,号召全军指战员“以高度的战斗热情与不怕艰苦的精神,准备接受到任何边疆——青海、新疆、西康、西藏去肃清反动残余匪军,推翻一切反动统治,解放和守卫每一寸国土的神圣任务。”

在第二军党的活动分子会议讨论《决定》草稿时,尽管绝大多数同志发自内心地赞成与拥护到边疆去的号召,但也有个别人对《决定》中“到任何边疆”去的说法提出不同意见,直率地指出:“中央本来没有命令我们去边疆,非要抢着去,为什么?”

王震听到不同意见后,没有生气,而是耐心地做思想工作。他说:“在党内这样直率地提出自己的想法是很好的,但是这种想法是要不得的!試问,那些边远地方、艰苦地区,我们不去谁去?要是外国人想占我们那块地方,叫你打仗你去不去?党叫我们去执行维护祖国统一的任务,你去不去?如果我们高级干部有一个不好看的脸色,同志们就会无精打采,我们怎么去执行这个重大任务?”

王震话音一落,在场的同志们纷纷鼓掌表示赞同,就连曾发表过不同意见的同志也深深受到感染,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最后,会议就《决定》草稿进行表决,在一片热烈的鼓掌声中,《决定》正式通过。不久,《决定》在第二军全体指战员中进行了传达。大家众志成城,热切地渴望早日到祖国边疆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

尊重知识,求才若渴

4月21日,毛泽东、朱德发出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号召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敢于抵抗的敌人,解放全中国。5月23日,中央军委发出指示,决定以第一野战军向西北进军,负责歼灭马步芳、马鸿逵等部及胡宗南集团一部,争取年内解放陕、甘、宁、青、新五省,其中一部准备入川。

此时,第一野战军发动陕中战役,解放了古都西安以及宝鸡以东的渭河流域地区,总计歼敌3.5万余人,使敌胡宗南部遭受重创。其间,王震指挥第二军英勇作战,为武功、乾县、眉县、凤翔、虢镇等地的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

在西北战场战斗频繁的日子里,王震不忘为将来进军新疆做准备。每解放一座城镇,他都要派人广泛收集书籍资料,动员各式各样专业人才及知识青年加入部队。

武功靠近西安,县城虽不大,却有西北农学院、西北工学院等几所颇有影响力的大专院校。王震一进入武功县城,便派人四处收集书籍报刊,尤其是有关边疆政治、军事、地理、历史、宗教、民族、农业、水利等方面的书籍。同时,他还要求部队各级政治机关,派出大量干部深入街道、学校,接触知识分子和学生,动员其参加革命。

为了表达求贤若渴的诚意,王震还亲自来到西北农学院,登台发表演讲。他用朴实、生动的语言,向大家讲述解放战争的形势以及西北地区未来的光明前景,同时也指出革命胜利后建设任务繁重、知识分子紧缺的现实。他动情地对大家说:“你们知识分子是我们国家的宝贝,我今天来就是探宝来的,就是请你们这些国宝去参加我们的队伍。另一个战场就要开始了,那个战场上我们消灭的不是人,是贫穷,是落后,是愚昧,是荒凉,是洋人对我们中华民族的掠夺和歧视。为了这些,打完了仗我们就要去搞建设,到边疆办工厂、办农业、修水利、办学校、搞科学研究,这些都需要你们,愿意参加者就去报名。我们表示热烈欢迎!”

在王震的宣传和感染下,很快就有200多名教师和学生报名参加了部队。王震十分高兴。为了帮助他们成长,王震指示政治工作部门将他们编成城市工作队,一方面集中学习党的城市政策,一方面在行军途中开展城市工作,增长本领才干。

5月21日,王震率部解放虢镇。虢镇虽小,却交通便利,工商业发达,市场繁荣。镇上有个兴新纺织厂创办者刘明寰毕业于英国利物浦大学热电专业,在专业技术上十分过硬。由于常年受到国民党苛捐杂税的压榨,兴新纺织厂处于濒临破产的境地。

王震得知情况后,马上赶到刘明寰家。然而,王震在门外等候许久,刘明寰始终不愿露面,而是派人告知“主人外出了”。王震马上会意,便故意在门外高喊:“请转告刘总,就说解放军一个姓王的来看望他了'但愿下一次能见着他。”

次日,王震一清早便又赶到刘明寰家。这一次,他如愿见到了刘明寰。一见面,王震便热情地说:“您是刘总吧?我是王震。”刘明寰一听,十分吃惊地说:“没想到将军亲临寒舍,实在失礼!失礼!”王震马上答道:“不必过谦,我听说你这里有一些为难的事情,快说出来,让我们来帮你分分优!”王震的直率和诚恳,打动了刘明寰。于是,刘明寰便将工厂的困难一一说了出来。王震听了,郑重地说:“莫愁。现在改天换地,是人民的天下了,你们的困难一定有办法解决。另外,你也应该从头开始!一个热电专家,办一个小小的纺织厂,本来就非你所长。你只要愿意,就請跟我们走,到新疆去。在那里,有多少力量你就可以使多少力量,我保你能发挥全部才能。”说完,王震见刘明寰仍心存疑虑,便说:“你可以好好想一想,明天我再来看你!”

第二天,王震第三次来到刘明寰家。这一次,刘明寰的情绪有些激动,他为王震昨天的谈话所鼓舞,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王震对他说:“新疆边远,却地大物博,那里基本没有工业。你们知识分子不是最讲究创造吗?没有的事情自己亲手做出来,写进历史,那才值得自豪,那才是名副其实的知识分子。那里是一张白纸,你去画一幅美丽的画留给后代。你将来也会成为值得后人纪念的开拓者。”

“我跟你走!”刘明寰激动地脱口而出,“可是,我的出身不好,又办了这么个厂。一个资产阶级,不合你们的要求吧?”王震笑了笑,说:“莫要那么多顾虑。出身有什么要紧,你不是一直在读书吗?从上小学到外国留学,一读几十年,办这么个小小的厂子算什么?你是个总工程师啊!即使是资产阶级,也是个小小的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嘛!重要的是你那颗心。心向人民,跟我们到边疆去,为建设社会主义出力,就是我们的同志。我王震说话不骗人。”

刘明寰听到这里,不禁热泪盈眶。不久,王震被任命为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兼政委,刘明寰也在王震的推荐下担任第一兵团军工部部长。在此期间,有一大批知识分子在烽火硝烟中追随王震,加入了第一兵团进军新疆的队伍。

解放青海和甘南地区

1949年7月,第一野战军在得到华北军区第十八、第十九兵团约20万人的加强后,兵力增至42万人。面对西北地区胡宗南、马步芳、马鸿逵率领的30多万敌人,他们开始了解放西北备省的作战。7月6日,第一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根据中央军委指示,制定了“钳马打胡”的作战方针,决定发起扶眉战役,力争于漆水河、千河之间歼灭胡宗南主力,然后转向甘肃,歼灭马步芳部和马鸿逵部。

7月10日,在彭德怀的直接指挥下,第一野战军向扶眉地区的敌人发起全线猛烈攻击。战役中,王震率领第一兵团,冒着酷暑穿过渭河南岸的沼泽水网,连续不断地追歼溃敌,使8000多名溃敌无一漏网,全部成为我军的俘虏。

扶眉战役,我军全歼胡宗南部主力,从根本上改变了西北战场敌我力量对比,完全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随后,第一野战军根据毛泽东的电示,确定“打马阻胡”的策略,转向陇东,追歼马步芳部和马鸿逵部,力争将二马主力歼灭于平凉地区。

王震率领第一兵团3个军负责追击马步芳部。他们于7月24日沿宝(鸡)天(水)公路出发追敌,26日解放陇县,直逼陇东门户固关镇。28日晨,第一兵团经过激烈战斗,攻占固关镇。

8月初,不断追敌的第一兵团先后解放天水、秦安、武山等地,形成进军兰州和宁夏、各个歼灭敌人的有利态势。当时,第一野战军在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这样写道:“直捣两匪军巢穴兰州、西宁、宁夏的下一战役即将开始。”

8月4日,彭德怀正式下达进军兰州、歼灭马步芳部的作战命令,部署第二兵团、第十九兵团包围兰州,第一兵团经临夏渡黄河,直取马步芳的老巢西宁。

王震接到命令后,率部于8月11日出征,一路消灭敌人,接连解放陇西、渭源、会川、临洮等县城,于22日占领甘肃重镇临夏。临夏的解放,不仅保证了围攻兰州的第一野战军主力部队的侧翼安全,还迫使马步芳不得不抽调大量部队回防西宁,对我军攻克兰州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临夏位于甘肃、青海交界处,马步芳祖辈即生活于此地。同时,马步芳部队中的许多高级军官也是临夏人。当我军临近临夏时,许多和马家军有关联的当地上层人士纷纷带着家眷逃进深山。王震得知情况后认为,如果能在临夏正确执行党的政策和策略,争取到更多的民心及宗教界、上层人士的支持,那么就可以有效争取西北广大群众及瓦解马步芳部的军心。

于是,王震积极与临夏宗教界和上层人士接触,通过他们宣传党的主张和政策,粉碎敌人的反动宣传。为了推动青海的和平解放,王震还组织当地有声望的士绅,组成“临夏赴青海和平代表团”(又称“劝降团”),帮助我军劝说青海的敌军放下武器。

“劝降团”一经成立,便前往西宁,一路劝说马步芳部官兵向我军投诚。到达西宁后,他们一面参与维持社会治安,一面不断揭露马步芳的反共宣传、宣传共产党和解放军的宽大政策,为我军的军事行动提供了极大便利。

9月5日,第一兵团的先遣骑兵侦察部队约600余人,率先进入西宁,受到各族群众的热烈欢迎。随后,马步芳各残余部队纷纷向我军投降,马步芳家族在青海、甘南长达数十年的统治宣告终结。

阻止残敌退入新疆

兰州、西宁的解放,使西北的残敌已完全处于分散孤立的境地。此时,中央军委審时度势,制定解放大西北的战略方针:在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四省就地干净彻底消灭胡(宗南)、马(步芳、鸿逵)的兵力,不让他们退到新疆去,免留后患。

当时,西北敌军还有4万余人。兰州、西宁解放后,他们便决定向西撤退,迅速撤至靠近新疆的玉门地区。为防止敌人退至新疆,第一野战军发动甘肃河西走廊战役,决定对西北地区残敌进行长距离追击作战。

9月10日,王震根据毛泽东“极盼早占新疆”的指示和第一野战军命令,率第一兵团部和第二军(第一军留驻青海)由西宁北上,沿西(宁)张(掖)公路迂回河西走廊,攻占民乐、张掖。

为了缩短路程、抢占先机,从西宁出发前,王震选择了艰难、危险的翻越终年积雪的祁连山的行军方案。一路上,战士们穿着单衣,冒着严寒,以惊人的毅力战胜狂风、大雪、奇寒等严重困难,奋勇前进。战士们所表现出的革命英雄气概,令王震十分感动。他在祁连山顶动情地赋诗赞颂道:“白雪罩祁连,乌云盖山巅。草原秋风狂,凯歌进新疆。”

9月21日,王震率领的第一兵团部队与许光达率领的第二兵团部队在张掖会师,随即一齐挥师西进。此时,河西走廊的国民党军仅剩5个师,士气低落,内部分崩离析,难以进行有组织的抵抗。当我军兵临高台、酒泉时,国民党军已开始酝酿投诚起义。

9月22日,国民党军派出军官曾震五来到第一兵团第二军五师阵地前,请求暂停攻击,并要求面见王震,以表明和平收编河西国民党部队的愿望。当晚,王震便派第二军五师副参谋长刘振世赴高台国民党军防地,与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彭铭鼎等会谈,并传达王震指令:驻高台、酒泉一带的国民党军队原地待命,听候改编,并确保玉门油矿的安全。彭铭鼎当即表示,愿意接受解放军所提条件,并按照王震的指示,全体官兵原地待命。

9月24日,彭铭鼎、曾震五按照约定,在酒泉率3万余国民党部队起义。25日,第一兵团第二军五师陆续开进酒泉、安西、敦煌等地;第三军接管玉门油田。同时,周边的额济纳旗守军也宣布脱离国民党军,接受我军的领导。27日,王震与许光达率部进驻酒泉,直接领导起义部队的接收改编工作。至此,在新中国成立前夕,西北五省中陕、甘、宁、青四省宣告解放,胡宗南、马步芳、马鸿逵部队被聚歼于嘉峪关内,10万解放军陈兵酒泉、安西一线,西望天山。

解放军在西北的节节胜利,使孤悬新疆的7万国民党军队不断动摇。同时,新疆伊犁、塔城、阿勒泰三区的革命政府和民族军也建立了以伊犁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为实现新疆的和平解放,中共中央开展了对国民党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和省政府主席包尔汉的统战工作。9月25日、26日,陶峙岳、包尔汉先后通电起义,新疆宣告和平解放。

10月初,带着欢庆新中国成立的喜悦,第一兵团根据上级命令,在酒泉召开进疆誓师大会。会上,王震宣读了向新疆进军的命令,宣布10月10日启程向新疆进军。

1949年10月10日,王震率领第一兵团离开古城酒泉,西出玉门关,穿过星星峡进入新疆,开始迎接历史赋予他们的新的严峻挑战。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