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刘先胜:从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中将

吴志平

秋收起义是毛泽东亲自指挥的一次武装起义。开国中将、株洲市天元区人刘先胜参加了秋收起义,并在起义中作出了重要贡献。

张家湾军事会议负责警卫

1901年6月,刘先胜出生于湘潭县石潭-个贫苦农家。他9岁入私塾读书,10岁给地主放牛,14岁到江西省萍乡县安源镇一家小鞋厂当学徒,16岁到安源煤矿做工。1922年,他参加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当选为工人代表。1924年7月,他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4年7月后的一天,中共安源煤矿窿内支部书记刘昌炎对刘先胜等人说:“你们到矿警队去。枪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要把资本家的武装变成工人的武装!”于是。刘先胜等进入矿警队。在矿警队,刘先胜等共产党员积极做党的工作,从穷苦农民出身的矿警士兵中发展了一批新党员。后来,党组织为了加强对矿警队的掌控,又给矿警队派来了中共党员陈鹏、王雁等人,陈鹏当了矿警队大队长,王雁当了矿警队副大队长,其他人分任队长,刘先胜升任排长。

1927年4月,蒋介石叛变革命,“马日事变”发生,反革命开始向党组织活动活跃的安源进攻。许克祥几次进攻安源,铁路工人每次都拉响汽笛向矿警队预先报警。矿警队员听到警报就进到矿井里,再从紫家冲出来,撤到山上去,弄得反动军队毫无办法。随着反革命的气焰的日益嚣张,萍乡豪绅地主乘机猖狂活动,威迫数万之众,把安源围得水泄不通。在党和工会的统一领导下,矿警队、工人纠察队和其他的工人都守卫在四周山上。矿上炸药多,大部分工人都会用炸药。矿警队就组织爆炸队,用洋锡皮子包炸药,插上雷管和导火索,当手榴弹用,打得敌人叫苦不迭。他们说:“洋晶古打死人,死尸入棺材不赢。”意思是说:炸药包打死的人太多,连装棺材也来不及。有一次,矿警队捉到了二十几个敌人,对他们说:不要替土豪劣绅拼命,要和工人兄弟在一起。说完,还给他们每人发了一串钱作回家路费。他们回去一宣传。被胁迫来的人散了不少。这样围了半个月后,围的人越来越少,反动派只好退走了。这次斗争,打响了,安源矿警队的名声,远近都知道矿警队是工人的武装,能打仗,是工农大众的先锋队。在与反革命的斗争中,刘先胜得到了极大的锻炼。

坚守安源的斗争胜利后,不少遭受反革命迫害的人也回到了安源。但其他地方的坏消息却不断传来,单是萍乡一地,被残杀的共产党人和进步的工人、农民、学生就有上千人。在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危急关头,革命队伍中那些不纯分子蠢蠢欲动。8月底的一天,阴雨绵绵,安源矿警队队员心事重重。大队长陈鹏问刘先胜:“局势大变,你准备怎么办?”刘先胜答:“等组织上指示。”陈鹏又说:“路有千万条,看你走哪一条?”刘先胜一听话中有话,就没有作声。陈鹏说:“到八军去吧!手里有兵,还怕没有官当?”原来陈鹏和王雁串联了另外6个人,准备把部队拉到武汉去投奔程潜的第八军。他们8个人都是湘乡人,也都是中共党员,分任大队长、副大队长、队长、排长等职,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以同乡关系勾结在一起,意图背叛党、投降反革命。当时,刘先胜没有说什么。和陈鹏分开以后,他就赶到矿上,向正在安源整顿武装队伍的刘昌炎报告了情况。刘昌炎立即在新街米仓召开了紧急会议,与安源党组织其他负责人共同研究了陈鹏等人平日的言行。会后,他们做了周密的调查,证实了陈鹏等人的罪行。随后,党组织决定采取断然措施,指定杨士杰、刘先胜分头负责,于当晚处决了陈鹏、王雁等8个叛徒。次日,党组织向安源工人宣布了他们的罪状,人人拍手称快。

1927年9月初,秋收起义军事会议如期在张家湾召开。毛泽东在会上说:这次秋收起义,是中共中央八七会议决定的。同时,中共中央和中共湖南省委决定,湖南指挥起义的机关分为两个:一个是毛泽东任书记的前敌委员会,作为秋收起义的领导机构;一个是易礼容任书记的行动委员会,负责组织各县工农起义。毛泽东宣布9月9日为秋收起义日,并对起义做了部署。会议决定将起义部队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矿警队200多人,工人纠察队600多人,加上用梭镖、大刀武装起来的工人,一共3000多人,再加上萍乡的农民自卫军,合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

会议期间,为保障会议的顺利进行和与会人员的安全,刘先胜带领矿警队队员负责会议警卫工作,为安源张家湾军事会议的顺利召开做出了贡献。

参加秋收起义连克醴陵、浏阳

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由王兴亚任团长、蔡以忱任党代表。该团实行“三三建制”,共3個营、9个连、27个排2100余人,拥有千余支步枪和3挺机关枪。刘先胜任三营八连连长。当时,安源工人总共7000多人,其中有千名工人编入了第二团,占第二团总人数的60%,成为第二团的主力。

9月11日,二团从安源出发,进攻萍乡县城。二团本来想偷袭守军,不料派遣的爆炸队混进城后,被守军发觉,被迫退了出来。偷袭变成了强攻,连攻数次,均未得手。按照张家湾会议起义部队在长沙会合的部署,二团改变计划,分乘5列火车,经株萍铁路,西进夺取老关。

12日,二团夺取醴陵县城。当时,听说株洲已经暴动起来,还缴到了许克祥反革命军队12条枪。二团又乘火车赶往株洲。刘先胜所在的三营是前卫,到株洲车站下车后向西南搜索前进,没有遇到敌人,顺利进占株洲城。城里好像平时一样,街上来往行人不绝,商店买卖照常,有几个年轻人拿了一串鞭炮放起来,对着刘先胜他们连声说:“恭喜!恭喜!”

第二天清早,刘先胜他们正在吃早饭,忽然听见城外传来枪声,有人气吁吁地跑进城来报告,说是许克祥的反动军队来进攻了。原来,湖南省代省长周斓调张国威师的谭崇赞团前来株洲、醴陵镇压,同时令三十五军王东原教导团派第一大队从西乡神福港侧面进攻醴陵,并急电江西朱培德派兵从萍乡夹击,又令罗定独立团在攸县皇图岭堵截,企图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二团围歼于醴陵县城。

三营八连赶到城外,看见株洲秋收起义领导人朱少连正用望远镜看着敌方。他穿着一双高筒皮靴,显得十分威武。见刘先胜带领士兵赶来了,他问:“你是连长?”刘先胜说:“是。”他说:“你这个连沿河前进,插到敌人半腰里狠打!”刘先胜于是带领所属连队士兵快步插出去,赶到敌人中间一阵猛打,在农民自卫军的配合下,很快就把敌人打垮了。接着,刘先胜带领全连紧追敌人,—直追到了离长沙城只有30里的易家湾,捉到好几十个俘虏。随后,其余部队、工人纠察队、农民自卫军也赶到了。不久,各部接到停止追击的命令,撤回株洲。在田心附近,刘先胜带领士兵登上火车,回到了醴陵城。

那天。起义部队在醴陵县城公开成立了湖南省最早的县级红色政权:中国革命委员会湖南醴陵分会。中国革命委员会湖南醴陵分会贴出了第一张打击敌人保护人民的布告。人民政府打开土豪的谷仓、盐仓,将果实分给贫苦的农民,人民敲锣打鼓欢庆胜利。刘先胜看到:“满街是人,有不少人用红布扎着脖子,都是喜气洋洋的互相打招呼。一打听,原来都是各处逃来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积极分子。他们在别的地方遭受了百般迫害,今天到了自己的城市,怎么不扬眉吐气呢!”

欢乐是短暂的。国民党军集结兵力,准备包围醴陵。14日,二团放弃醴陵,向北攻击浏阳城。15日晨,二团进占浏阳县城。官兵们信心十足,准备围攻长沙。有些干部认为:“一鼓作气,连下三城,反革命力量也不过如此。不消3天,长沙城一定会是我们的。”二团在城里休息两天,官兵们都去逛街,到处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三营八连驻扎在东门附近,东门外是大路,刘先胜向上级请示如何布置警戒,营部回答:“团部没有组织侦察警戒,你们看着办吧!”刘先胜只好自己拿主意,在山上布哨,向东警戒。刘先胜曾几次去找团长王兴亚,都没有见到,有一次听说他是和营长们喝酒去了。

17日下午三四点钟,一位浏阳农民军的同志告诉刘先胜:“城外不远发现了反革命部队。”刘先胜急忙说:“快去报告团部!”“報告过了,团长不相信。”刘先胜感到事情不妙,赶快跑到营部,营部没有人,再赶往团部人还未到团部,四面八方已是枪声大作。刘先胜转身回连集合部队,集合还未完成,国民党军已扑到眼前。他只好带领20余人,以炸药包开道,杀出城去。

转移到老家开展隐蔽斗争。后择机上井冈山

冲出敌人包围以后,刘先胜带领的士兵只剩下几个人了。又走了二三十里路,他们来到了一个小街镇上。这时候,有个当地群众来报告说反革命已经通知备乡镇捕捉打散的秋收起义部队人员。要他们留心。刘先胜等人立即起程,避开村镇,从山岭、田野间的小路前进。走了整整一夜,天亮时,看见山腰上有个独家屋子,刘先胜看很隐蔽,就派一个人去操看,设法弄点饭来吃。探看的人跑回来报告:这里只有一个五十几岁的男人,他马上就烧好饭给我们送来。歇了一会儿,男人把饭送来了。他对刘先胜等人说:“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下午,男人又给他们送了一顿饭,还背了一斗多白米来,说:“你们不能再在这里了。翻过山去,绕过杨仙街,直向南去,走到湘江边,你们就平安无事了!”向他道谢后,刘先胜几人又继续前进了。

最后,刘先胜来到株洲渌口、茶园铺一带的湘江两岸,利用亲戚(岳父)作掩护,开展隐蔽活动。1928年初,红色游击队攻打渌口,刘先胜听到消息,连夜赶去,找到了红色游击队的张金标(即袁德善)。见面后,张金标要他把隐蔽活动的几个同志集中起来,从醴陵进入湘赣边苏区的边界。按张金标给的联络地点,刘先胜等人找到了湘东南特委领导的在茶陵开展游击活动的湘东南游击营政委谭思聪。这样,刘先胜等人才又回到了革命队伍里。以后,湘东南游击营很快发展为湘赣独立师第三团。

之后,刘先胜在莲花、永新、茶陵等地开展游击战争,参加了湘赣根据地反“围剿”斗争、中央苏区反“围剿”战斗和红军长征,在战斗中不断成长,历任连长、营长、师部副官主任。抗日战争时期,刘先胜指挥部队参加粉碎日军“清乡”的战斗,为巩固和发展苏中抗日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为开辟新区、坚持敌后游击战争建立了功绩。解放战争时期,刘先胜协助粟裕取得了苏中七战七捷的胜利,受到党中央、毛泽东主席的高度评价;参与指挥了1949年渡江战役,为解放华东地区做出了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苏南军区司令员、苏南行政公署副主任、江苏省军区司令员、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为人民军队建设做了大量工作。1955年,他被授予中将军衔。作为一名大革命时期入党的老同志,他终身保持着工农本色,为人诚恳、和蔼、谦虚,深得干部战士的尊敬。

1977年10月12日,刘先胜病逝于南京,终年76岁。刘先胜逝世后,南京军区党委作出决定,并经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批准,追认他为革命烈士。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