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推倒苏联大厦的舆论操盘手

当年10月,已有700多家报刊,包括13个党的报刊进行了登记,其中1/7属个人所有,还出现了独立通讯社。

《新闻出版法》生效后,在伏尔加格勒出现了不少新的报刊,其大方向就是反对共产党,有的报刊甚至刊登退党者的文章,声称留在党内的都是些“不正派的人”,从而使退党的人数明显增多,起了瓦解苏共的作用。苏联的舆论引导阵地,事实上已基本掌握在反对派手中。

与此同时,《莫斯科新闻》《文学报》《消息报》等许多机关报刊也纷纷抛弃机关报性质,宣告“独立”。由此带来的严重后果是,一些本来属于党的或在党领导下的报刊,实质上落入了形形色色的反对派手中,转入了反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宣传轨道。

三是终止对西方媒体的干扰。为反对西方的宣传,苏联长期以来采取了施放干扰的政策,总共建立了2500多座干扰电台,花了2.6亿美元。

莫斯科广播电台在20世纪60年代以46种夕卜语对外广播,但内容比较死板、单调,处于被动地位,对西方国家没有什么影响力。开始时,莫斯科电台对自由欧洲广播电台、自由广播电台、美国之音和BBC施放干扰,后来又干扰对苏联广播的以色列广播电台。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西方反共反社會主义舆论的渗透。

但是1987年1月,根据戈尔巴乔夫的指示,苏联停止干扰BBC对苏广播,不久相继停止干扰美国之音自由广播电台等多家西方电台的对苏广播。

从此,苏联民众可以随时听到这些外国电台的声音。这些电台大肆传播西方对苏联改革的态度和观点,站在西方的立场上评论苏联的政治局势。这对当时正处于改革十字路口的苏联人民来说,其蛊惑性和腐蚀性不言自明。

对此,美国国际广播委员会认为:“苏联停止干扰西方广播,可能比戈尔巴乔夫决定从东欧撤军50万的允诺更重要。对美国来说,它为促进苏联社会的和平演变,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但是苏联并没有就此打住,同年12月,苏联决定拨款400万卢布外汇,进口20个西方国家的报刊,在国内公开出售。这进一步助长了西方对苏联的舆论攻势。

站在现在的时间节点和一个局外人的视角来看,停止干扰广播,进口西方报刊,对于信息的自由流动而言。似乎是个好事情。但是这样看问题,多少有点太天真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们分析这件事是好是坏,必须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论,把事物代入到彼时彼地去探讨。

从舆论传播的角度看,这显然是一种自废武功,甚至是引狼入室之举。在信息传播处于明显弱势、舆论互动呈现明显逆差的情况下,无异于将自己的阵地拱手让出,任由对手在自己的地盘上撒泼打滚。在舆论传播和引导能力悬殊的情况下,任何要求“平等竞争”的说法,都无异于耍流氓。

事实表明,戈尔巴乔夫的新闻改革,使苏联国家舆论经过几十年不断努力修筑起来的思想防线,在短短几年间就从内部土崩瓦解。当然,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思想防线的崩塌与苏联政治经济的变动有直接和根本性关系。但是正如有的学者指出的那样:“舆论失控是苏联演变的催化剂。”

还有学者把从新闻改革到政权丧失的过程概括为一个模式:新闻改革-媒体放开-外力介入-阴暗面曝光-群众不满情绪积累-反制无力-舆论彻底失控-政权丧失。

这个概括清楚地表明,舆论失控是苏联演变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改革进行的最后关键时刻,“俄罗斯媒体人成为推倒苏联大厦的最后一个操盘手”。

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说得更明确,“正是新闻传媒发起的揭露苏联历史黑暗面和现存体制缺点的运动,直接动摇了iZ--帝国的根基”。

如果苏联解体的整个过程是一只可供解剖的“麻雀”,那么,这是一只不懂如何保护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御敌,最终导致自己身首异处的“麻雀”。

不懂维护舆论安全,是造成这只“麻雀”崩溃悲剧的原因之一。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