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邓小平的语言魅力

史全伟

英国前首相希思曾这样评价邓小平:“我很享受和邓小平的交谈,而且发现他在陈述自己的观点时既坦率又直接。我讲什么,他看起来也总是乐于接受。对直截了当的提问,他答得也直截了当。他还喜欢用幽默给我们的谈话增加点佐料。”作为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邓小平的胸怀和气度都是十分博大的。但这并不妨碍他朴实、幽默的语言风格。他常用朴实生动、诙谐风趣的语言来阐述深刻的道理,用平易近人的话使人感到亲切自然,也使得气氛轻松愉快。

在阐释一些重大的问题时,邓小平善于用浅显明了、生动形象的词汇使其鲜活通俗,往往只几个字就表达出其深刻的思想,且让人容易理解,难以忘怀。

提起通俗,举世皆知的是他的“猫论”。1962年7月,邓小平在谈到恢复农业生产的措施时,为了形象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他引用了一句四川的俗语:“黄猫、黑猫,只要捉住老鼠就是好猫。”这是“猫论”第一次公之于众。后来慢慢传为“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猫论”成为中国将社会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发展上的一个理论标志。1985年,邓小平再度当选美国《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被摘登在《时代》周刊上。“猫论”的影响扩大到世界。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臃肿”问题由来已久。1985年6月4日,邓小平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郑重宣布:“中国政府决定,人民解放军减少员额100万!”对于裁军,有人担心会减弱军队的战斗力。对此,邓小平做了一个生动的比喻:“虚胖子能打仗?”他还进一步说:拳击运动员身体很重,但是不虚,虚就不能进行拳击。我讲过,我们的肿,真正打起仗来,就是跑反也跑不赢。

在严肃紧张或出现差错的时候,邓小平的风趣和幽默,往往能起到活跃气氛、松弛神经的良好效果。

1960年。邓小平率团参加莫斯科26国党的起草委员会会议。那时,由于中苏两党在许多重大问题上经常针锋相对,气氛是相当紧张的。

有一天,在激烈的争论之后,中共代表团成员回到大使馆的饭厅吃饭。吃饭时,大家都不说话,气氛很凝重。这时,邓小平忽然招呼刘晓大使的夫人张毅,笑着问:“张毅啊,你是江西人,你知道‘兔子吃鸡这个掌故吗?”

“什么,兔子吃鸡?”张毅以为听错了。

“对,兔子吃鸡。”

“哎呀,小平同志,我只听说过黄鼠狼吃鸡,可从来没听说过兔子会吃鸡。”张毅欲忍住笑却又忍不住,鼓着嘴巴摇头,“而且还有什么掌故?”

“当然有掌故,此事发生在30年代。”邓小平含笑望望大家。大家也都望着他。急切地等着听下文。

“这事出在陆定一身上。”

“是在延安吗?”有人问。

“是在延安,但不是延安的兔子。是有一次在延安作报告,谈到托洛茨基什么什么的,他那个无锡话就糟了。说来说去总是‘兔子吃鸡。我们有些同志听完报告,总是不相信‘兔子吃鸡,就像张毅现在一样,边出会场边打听:‘兔子吃鸡怎么回事?没听说兔子还会吃鸡呀……”

大家恍然大悟,饭厅里顿时笑成一片。刚才凝重的气氛被这一片开心的笑声一扫而光,大家的胃口也好了起来。

1988年1月,邓小平以84岁的高龄接见了48岁的挪威首相布伦特兰夫人。给邓小平担任翻译的是后来曾任外交部副部长的傅莹,当时她还很年轻,是第一次担任高级领导人的会谈翻译,不免有些紧张。邓小平向挪威首相说,他今年已经84岁了0但是傅莹一不留神,将84岁译成了48岁。当副外长周南把这一情形告诉邓小平时。邓小平不但没有批评傅莹,反而开怀大笑,幽默地说:“好呀,我有返老还童术,竟然一下子与布伦特兰夫人一样年轻喽。”布伦特兰夫人也笑得合不拢嘴,谈话的气氛变得轻松、和谐。

在日常生活与工作中,邓小平的风趣幽默,也起着沟通情感的作用,使人在与他相处时倍感亲切、轻松和愉快。

20世纪50年代初,邓小平调北京工作。子女问他:在重庆大家叫你首长,到北京叫什么?邓小平用谐音回答:“在重庆叫首长(手掌),到北京叫脚掌。”从邓小平幽默风趣的话语中,子女们感到了父亲的可愛和亲近。

1984年,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联邦德国政府总理科尔一行。当科尔问邓小平有什么长寿的秘诀时,邓小平笑答:“我就是乐观,天塌下来也不要紧。我是小个子。天塌下来有你们大个子顶着。”邓小平的话引起了全场的一片欢笑。在惬意的笑声中,大家向这位睿智、风趣的老政治家投去敬重的目光。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