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红六军团的正义枪声

袁忠民

1934年8月23日凌晨,红六军团9700余人从宁远到达零陵县铲子坪(今属双牌县)。然后,部队兵分两路,其中右路主力8000多人,于当日傍晚时分到达零陵县蔡家铺(今属冷水滩区)的湘江东岸,筹备渡湘江;左路军1000余人,攀越高耸的丫髻岭,下山至菱角塘街,再直奔湘江边,配合主力抢渡湘江。

丫髻岭属阳明山山系,山高岭峻,重峦叠嶂,树密林深。出丫髻岭岭口,是钓龙亭。这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离菱角塘街10余里。

为防止红六军团通过零陵,国民党零陵县党部接到上峰命令在城乡严加防守。于是,国民党菱角塘地方武装派出两名团丁,背着长枪,到钓龙亭值守,如发现红军行踪,立即返回菱角塘报告。

为侦察敌情,红六军团左路军派出两名战士化装成打柴山民,各挑一担木柴,将手枪藏于木柴中。上午,他们刚进入钓龙亭,即被两名团丁发现。

“喂,站住。干什么的?”两名团丁脸色冷峻,上前恶狠狠地问。

“砍柴的。”两位红军战士放下柴担,沉着回答。

“砍柴的?怎么从没见过你们?”团丁紧追不舍,“老实说,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铲子坪的。砍柴到菱角塘卖。”

“胡说,听口音就不是本地人。莫不是红军吧?”两位团丁吼叫着,手端长枪,一副决斗的架势。

两位战士一惊,心想大事不好,团丁已从口音上听出自己不是本地人。这事不宜久拖。他们便互相使了一个眼色,迅即从柴担里摸出手枪,用枪口对准两名团丁:“举起手来。你们说对了,我们就是红军!”并上前缴了团丁的枪。

两名团丁顿时傻了眼,只得束手就擒。

两名红军战士用从团丁身上搜出的棕索,将其反绑双手。趁大部队还没到,就向其宣传红军,宣传共产党,宣传革命道理,以唤起他们的阶级觉悟。

正说着,其中一名团丁突然起身,向林中跑去。红军战士立时掏出枪,连续向其喊话:“不要跑——不要跑——”但这名团丁充耳不闻,继续快跑。

在无奈的情况下,红军战士只得将其击毙。

不久,红军大部队到达钓龙亭,押着那名活着的团丁下山。

一路上,红军问明了这名团丁叫唐银专,又一路对其进行教育。唐银专表面应承,心里却在打着小九九。

晌午时分,红军到达菱角塘街上,向当地群众调查唐银专的为人。群众普遍反映,唐系地方团丁骨干分子,平时助纣为虐,欺压百姓,作惡多端。为挽救唐银专,红军又对其讲明道理,教育他多做善事,不要与人民为敌,不要为国民党卖命,配合红军工作。但唐银专毫无悔改之意,还谩骂、侮辱红军和共产党。

红军见其反动之心不死,认为如果不对其采取强硬措施红军离开后他会更加疯狂报复,会给当地人民造成更大灾难。为绝后患,经研究并征求当地群众的意见,红军决定将其处以死刑。

于是,红军在菱角塘街召开群众大会,街上及周边村寨的群众闻讯后纷纷赶来。街上张贴了军团长萧克发布的有关唐银专罪状和对唐银专执行枪决的布告。唐银专被五花大绑押至会场。红六军团的一名首长宣布了唐银专的罪状,愤怒的群众也指控了唐银专的罪行。随后,唐银专被押赴刑场。

“呼!呼!”两声正义的枪声响起,唐银专被处死。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