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郁达夫在汉寿撰写抗战檄文

朱能毅

1938年7月初,侵华日军空袭武汉,国民党政府下令紧急疏散人口。知名作家、时任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设计委员的郁达夫,在巡视完浙东、皖南前线后,回到武汉便辞去职务,于7月11日偕岳母、妻子和3个幼子,自武昌辗转来到湘北小城汉寿。

郁达夫在汉寿小城定居下来的第三天,便不顾南方炎热的天气,应汉寿县第一高等小学邀请,头戴礼帽,身着长衫,向200多名师生演说文艺性政论《政治与军事》:“一个国家的政治,假如真正彻底澄清的话,当然内乱也不会起,外侮也不能入,战争是决不致于发生的。即使受到了侵略,防御自然有余,准备那里会得不足?”“中国政治的不良、贪污、不公、虚浮、腐败到绝顶的一段,当从国民政府分共以后算起,直到现在为止的一个时期。”

郁达夫这番话,是他对全面抗战以来国内政情的深切体验。他大胆抨击时弊的胆识与勇气,引发全场师生的共鸣,赢来阵阵掌声。

随后,郁达夫被汉寿县教育科特聘为小学教师暑训班国文教员。之后,他又应当地“抗战后援会”邀请,倡议为前方将士募捐。

除此之外,郁达夫就是撰写旨在抗战救亡的杂文了——

7月29日,他撰写《轰炸妇孺的国际制裁》,对日寇轰炸中国妇女儿童的暴行进行义正词严的声讨:“正义、人道,终于是决定胜负的楔子,疯犬们的乱噬乱咬,流毒必将反至于自身。”

8月13日,他撰写《苏日间的爆竹》,预言日寇侵华的结果是“丧钟已经挂起,坟墓也已经掘好”,玩火者必自焚!

8月17日,他撰写《西方的猴子》,揭露希特勒在步日本法西斯强盗的后尘。他辛辣地讽刺道:“东方的矮丑,已经演出了一出名剧《三上吊》,自己把颈项送上了树枝间的悬绳去了;不知这一位希特勒所表演的下一个节目,又是什么名堂?”文章指出他们都是一丘之貉,将自取灭亡。

8月18日,他撰写《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在文中,他自豪地宣称:“中国人民所暗藏以及含蓄着的富庶,就是抵抗的力量。”“中国如果是一只睡獅的话,现在已经在张眼睛、振精神,预备怒吼了;中国若真是一个病夫的话,现在也已经离病榻、断药饵,在试浴、试步的时候了。”

8月23日,他撰写《财聚民散的现状》,揭露当时社会财力“集中于几个不劳而获的私人,集中于中央或都市”。他疾呼:“我们要争取最后的胜利,得先培植这最后胜利所依附的养源,即农村、小都市、山区以及湖乡僻壤。”“光是舍本逐末的几个慈善机关分发的一点小款,是不济于事的,何况更有善蠹的侵蚀呢?”

郁达夫这些凸显民族骨气、为全面抗战发声的檄文,均发表在当年8月5日至9月8日的香港《星岛日报》“星座”副刊上,在国内引起很大反响。

9月中旬,郁达夫接到福建省主席陈公洽电报,催他去福州共商抗日大计。9月22日,郁达夫结束在汉寿避难71天的生活,不顾局势严峻与旅途艰难,乘客轮只身赴闽。

1945年8月29日,郁達夫被日本宪兵杀害于苏门答腊丛林。2014年,郁达夫被民政部列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第一批英烈名单。中国文学史上,将永远载入作家郁达夫的名字;中国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纪念碑上,也将永远铭刻烈士郁达夫的名字。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