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传奇名将陈赓

杨涓


在中國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行列中,陈赓堪称最富传奇色彩的一位。与其他几位开国大将相比,他经历更多、入党最早、故事流传更广。他出身将门,在旧军阀部队湘军当过兵,是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有“黄埔三杰”之美誉,还救过蒋介石的命。南昌起义后,他加入中共中央特科,深入龙潭虎穴,日夜与敌周旋,惩叛除奸、营救同志、搜集情报,为保卫党中央机关的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从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他不仅经历中国各个革命时期的战争,还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援越抗法和抗美援朝战争,在硝烟炮火中展示出卓越的军事才能,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及国防和军队建设立下了不朽功勋。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是,他生性风趣幽默、乐观潇洒,不管是被捕入狱身陷囹圄,还是双腿伤残面对敌人的围追堵截,他都始终保持着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和必胜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对党无限忠诚、对党的事业充满信心,令世人敬仰叹服。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和必胜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1903年,陈赓出生在湖南省湘乡县一户殷实人家。祖父曾是一名湘军战将,父亲为人直爽、乐善好施,“乡闾间微有声望,对革命具同情”。在这种豪放侠义、豁达开明的家风熏陶下,陈赓“时思弃读从戎”,一心想当英雄、做豪杰。12岁时,他进入一所新式学校——湘乡县东山高等小学堂读书,在那里接触了一些新思想、新事物,开阔了眼界。1916年,为反抗封建包办婚姻,14岁的陈赓离家出走,跑到湘军中当兵。拖着齐头的长枪,陈赓经历了4年军阀混战的大兵生活。旧军阀部队的黑暗使他深感厌恶和绝望,1921年,陈赓毅然离队到长沙干起了铁路职员。此后,他利用业余时间进入毛泽东创办的自修大学学习。在那里,陈赓与毛泽东、何叔衡、郭亮等有了密切接触,接受了革命思想,并于1922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以后,无论国内外政治局势如何风云变幻,无论面对多么巨大的诱惑和多么残酷的折磨,陈赓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再没有动摇过。

1923年底,陈赓受党组织派遣,考入广东陆军讲武学校,翌年又考入黄埔军校,成为该校第一期学员。很快,当过兵、阅历丰富的陈赓就成为同学中的佼佼者,与蒋先云、贺衷寒并称为“黄埔三杰”,毕业后留校担任学生连连长、副队长。1925年10月,蒋介石任总指挥,率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讨伐广东军阀陈炯明。陈赓和他的连队担负总指挥部的警卫任务。行军途中,因与陈炯明主力部队意外遭遇,东征军总指挥部陷入被敌人正面攻击的危险境地。危急时分,陈赓劝阻了杀身成仁的蒋介石,背着他突出重围。当夜,陈赓又接受蒋介石委派,独自连夜疾行160华里找到接应部队。之后,蒋介石调任陈赓为侍从参谋,允许其自由进出蒋府。有一天,陈赓在为蒋介石整理桌上东西时,发现一本花名册上面每个共产党员的名字上都用笔画了个圏,在他的名字旁还有“此人系共产党,不可带兵”的批注,由此他觉察到了蒋介石掩藏在革命面纱下的反动本质,于是以母亲病重需请假回家为由毅然离开了蒋介石。1926年3月,蒋介石制造了“中山舰事件”,5月又在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上提出所谓“整理党务案”,强迫国民党内的共产党员退出共产党。陈赓态度鲜明、立场坚定,毫不犹豫地公开了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声明脱离国民党党籍,表示了坚决跟共产党革命到底的决心和信念。

1933年3月,陈赓在上海医治伤腿时因被叛徒发现而被捕。在狱中,敌人对他严刑拷打,逼他供出中共党组织的情况和机密,他始终缄口不答。在法庭上,他高唱国际歌,当众揭露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宣传中国共产党救国救民的主张。敌人软硬兼施,最后由蒋介石亲自出面“劝降”,并诱以高官厚禄。陈赓志如钢铁,大义凛然,当面怒斥蒋介石:“我决不出卖我们的党,决不向你们投降。”在党组织和宋庆龄等人的奔走呼吁及多方营救下,蒋介石下令将其软禁在南京,最后在地下党的配合下他才得以脱险。被捕后,陈赓表现出共产党人坚贞不屈的无产阶级品质和崇高的革命气节。机智沉着、诙谐幽默,隐蔽战线立奇功

南昌起义后,受伤的陈赓潜回上海,伤愈后于1928年4月进入中共中央特科担任情报科科长,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担负保卫中共中央机关、搜集重要情报和进行反间谍斗争的艰巨任务,是我党隐蔽战线早期的重要领导人之一。曾任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中央军委情报部部长的罗长青曾说,周恩来“是中国共产党隐蔽战线的创建者,周恩来之下就是陈赓”。

在白色恐怖下,陈赓发挥自己为人豪爽幽默、擅长辞令的特点,化名为王庸,在上海广交三教九流,并深入虎穴与国民党警察、特务和租界巡捕等交朋友拉关系,深得他们的信任,被他们认定为自己人,见面都称呼他“王先生”,还请他帮忙捉拿陈赓,闹出了“陈赓捉拿陈赓”的笑话。有一次,党的会议在法租界一家剧院里召开,租界巡捕和国民党特务突然包围了现场,情况异常紧急。陈赓灵机一动,立即站了出来同围捕的巡捕和特务“合作”,独自把守一个出口将共产党员放走。

他还在党的领导下,派人打入敌人内部。他利用各种关系,经过长期努力,在敌人内部安上了钉子,布下了眼线,使地下保卫工作得到很大发展。其中的经典之作,就是先后派出被誉为“龙潭三杰”的钱壮飞、李克农、胡底打入国民党特务首脑机关,如尖刀般插入国民党的心脏,掌握国民党特务机关的重要情报。在曾担任中共中央重要领导人、中共中央特科的早期负责人顾顺章叛变投敌的危急时刻,正是钱壮飞利用职务之便,抢在敌特机关之前,将顾叛变的消息送到中共中央特科,为中共中央采取措施赢得了宝贵时间。

在党中央的领导下,陈赓发展了一个重要的反间谍——国民党党务调查科上海代表杨登瀛(鲍君甫),使国民党驻沪特务系统建立伊始就实际控制在共产党手中。经过党组织同意,陈赓帮助杨登瀛拓展活动空间、提高社会地位,甚或给杨一些党内出版的公开刊物、宣言和传单,作为他向上邀功和向国民党特务吹嘘的资本,以巩固其地位。从1928年5月到1931年4月,杨登瀛为我党提供了大量非常重要的情报,并帮助营救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任弼时,还在营救时任中共中央委员和中共军委委员关向应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减少了党的损失。

经过努力,中共中央特科很快在国民党特务、军队、警察、租界系统建立起一个遍及整个上海的立体情报网。当时,为中共中央特科提供情报的,上至蔣介石的贴身亲信,下至街头乞丐。一次,一个同志外出时携带的文件在电车上被窃,陈赓利用和流氓地痞的关系两天内就找了回来。情报科的工作得到了周恩来的高度赞扬,周恩来称赞他们的工作“无孔不入、恰到好处”。骁勇善战、屡建奇功,卓越的军事天才

1931年春,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后,陈赓也不得不从上海隐蔽战线撤出,遵从党中央指示到达鄂豫皖苏区,征战沙场。从此,他在军事领域大显身手。

红军时期,在红四方面军任师长的陈赓就以能打仗著称,在一次次重要战役战斗中展现出机智灵活的指挥艺术。他参与指挥的黄安大捷、豆腐店之战、苏家埠大捷、潢光战役、七里坪之战都打得有声有色,重创国民党军,取得重大战果,使鄂豫皖的斗争进入鼎盛时期。长征时,陈赓任中央军委干部团团长,担负保卫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的任务,率部打了很多恶仗、硬仗。过乌江时,他率干部团在水深流急、险要异常的江面架设浮桥,保障全军通过;在贵州赤水土城镇的激烈战斗中,在敌我力量悬殊、增援部队未到的情况下,他率部发起反击,把敌军阻挡下去,保证了中央首长的安全;抢渡金沙江时,他指挥干部团一举袭占皎平渡、夺取通安州,保障了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顺利渡过金沙江,成功摆脱了国民党数十万重兵的围追堵截,实现了渡江北上的战略意图,取得了长征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抗日战争时期,陈赓率领的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更是所向披靡、享誉全国。七亘村两次伏击战,陈赓大胆利用日军骄傲麻痹及指挥机械呆板的弱点,指挥部队在同一地点连续设伏,取得了抗战初期晋东南前线的一次较大胜利。神头岭围歼战打得敌人丧魂落魄、异常震惊,这次战斗被称为“典型的游击战”。响堂铺伏击战让受邀前来观战的国民党军高级将领赞叹不已,连称大开眼界。闻名全国的长乐村急袭战歼灭日敌2200余人,把有“惯战的猛将”之称的日军旅团长苫米地打得落花流水、威风扫地,对粉碎日军的“九路围攻”起了决定性作用。1939年2月,陈赓指挥部队在威县香城固地区设伏诱敌,歼灭日军第十师团精锐一部,创造了平原诱伏战的模范战例。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屡次痛打敌人,引起敌人极大的恐惧和仇恨,成为日军的眼中钉。香城固伏击战的第二天,日军出动70多辆汽车,满载2000余名日军,在飞机、大炮和坦克的掩护配合下气势汹汹地向三八六旅扑来,其先头的装甲车上还贴着“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敌人沿途探询:“是不是三八六旅旅部?”打听不是,一溜烟走了,日军整整追寻了7天都没有见到第三八六旅的踪影。1943年秋,陈赓又指挥所部在临(汾)屯(留)公路上的韩略村一举全歼日军180余人的军官“战地观战团”,其中包括1名少将旅长和6名联队长(大佐),气得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暴跳如雷,扬言:“再牺牲两个联队也要吃掉这股共匪。”1938年到华北敌后各抗日根据地参观考察的美国驻华武官卡尔逊上校曾说:“三八六旅是中国最好的一个旅。”


解放战争期间,陈赓和他的国民党阵营的黄埔学校同学们展开了一场场生死较量。第一个对手就是他的一期同学胡宗南。在黄埔学校上学时,他们两人在政治上就势不两立,陈赓是“青年军人联合会”的领导人之一,胡宗南是“孙文主义学会”的头头,双方经常争论得面红耳赤,但据说二人私交不错,在战场上也多次交过手。1946年7月,胡宗南部队6个旅北渡黄河,企图北进与阎锡山部南北夹击晋南解放区。陈赓挥师南下,首先拿孤军深入的胡宗南部第三十一旅开刀,将其全部包了“饺子”。接着,他又针对胡宗南部兵多、火力强、有飞机大炮支援而步兵战斗力弱的特点和弱点,采取近战、夜战等战术连续取得了闻夏、同蒲、临浮等战役的胜利。党中央表扬陈赓部队在同蒲铁路线上取得的三战三捷时说“出乎意料之外”,中央军委还向全军发出《关于陈赓纵队作战胜利通报》,以“教育部队,鼓励士气,坚决歼敌”,陈毅也从华东前线发来电报表示祝贺。

豫西牵“牛”,也是陈赓的得意之作。这次他的对手是他的黄埔军校一期同学、国民党第五兵团司令李铁军。李铁军在国民党将领中有资格老、为人狡黠、用兵谨慎之称,对陈赓有一定的了解,他在自己司令部提到陈赓时还一直尊称其为“陈大哥”。1947年11月,陈赓兵团进入豫西后,李铁军率领7个旅南下尾追,企图与陈赓部队决战。李铁军7个旅猬集一团,一动全动,一停全停,不给对手留下任何空子,给陈赓部队造成很大困难。陈赓采取牵“牛”战术,派一部分部队伪装主力引诱李铁军兵团西援,不仅将李铁军集团生生拆散,还将其肥的拖瘦,壮的拖疲、拖垮,最后送进“屠宰场”伏牛山地区。李铁军曾哀叹说:“我半世英名,被陈大哥毁于一旦。”

淮海战役中,陈赓面对的是一个更为强劲的对手——他的黄埔军校一期老同学、国民党军第十二兵团司令黄维。第十二兵团下辖4个军和1个快速纵队,全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其中的第十八军号称国民党军队的“五大主力”之一。在总前委的领导下,陈赓先是采取背水战的作战方法,指挥部队在南坪集一线对黄维兵团进行阻击,打破其北进企图,创造全歼战机。后来在围奸黄维兵团的作战中,陈赓指挥东集团直捣双堆集敌核心阵地,采取“以战壕对战壕,以地堡对地堡”的堑壕战术,迫近作业,与友邻部队一道全歼该兵团。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0年夏至1952年夏,陈赓的军事活动领域扩展到更广阔的舞台,作战对手扩大到在越南的法军和在朝鲜的美军、南朝鲜军等。我国南方各省刚刚获得解放,越南共产党主席胡志明就秘密访问中国,请求我党给予支援。胡志明还点名请求派他的老战友陈赓赴越帮助组织指挥越北边界战役。在越南的茂密丛林中,陈赓协助越方确定战役指导方针、制订具体作战计划,并参与战役指挥,几个月的时间就消灭了封锁中越边境的法国殖民军重兵集团,取得越南解放战争史上的空前胜利,打通了中越两国国际交通线,为越南解放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从越南前线归来后,陈赓又受命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志愿军副司令员,随即“马不停蹄”地赶赴朝鲜,协助彭德怀司令员指挥志愿军作战,并在彭德怀回国期间主持志愿军的全面工作。

参加越南抗法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陈赓发扬了国际主义精神,为保卫世界和平作出了重要贡献,同时这两次宝贵的经历也丰富了他的军事阅历和经验。尤其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与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先进武器装备的美军较量,使他对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认识更加深刻,对现代化军事技术和人才更加渴求。此后,他呕心沥血创办我军第一所高等军事工程技术学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在他的主持下,短短四五年时间,哈军工就发展成了远东最大的军事技术院校。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曾评价说:“在我国现有条件下,这么短的时间内办起这样一所完整的、综合的军事技术学校,在世界上也是奇迹。”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