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要有互联网思维

杨梅

历史虚无主义为什么会有市场?这不只是政治问题、思想问题,还是现实问题。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决定社会意识的存在方式和特点,当然也决定历史虚无主义的传播特点。“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必须充分了解社会存在。

当前社会是怎样的存在?卡斯特说:“我们对横越人类诸活动与经验领域而浮现之社会结构的探查,得出一个综合性的结论:作为一种历史趋势,信息时代的支配性功能与过程日益以网络组织起来。网络建构了我们社会的新社会形态,而网络化逻辑的扩散实质性改变了生产、经验、权力与文化过程中的操作和结果。”卡斯特不仅宣告了网络时代的来临,也提醒人们网络化逻辑的扩散会对我们的生产和生活产生重大的影响。在web1.0(第一代互联网)门户时代,互联网还只是一个内容为王的面向公众的社会性组织和平台,其信息展示基本上是一个单向的互动;到了web2.0(第二代互联网)社交时代,互联网已经不是由门户而是由用户生产内容,用户不是为了生产内容而生产内容,而是为了社交而生产内容,生产内容成为人们重要的社交途径和手段;在web3.0(第三代互联网)大互联网时代,互联网不仅实现了多对多交互,还运用大数据对用户了如指掌,按照用户的需求生产内容,成为用户需求的理解者和提供者。按照“用户”的需求生产内容,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以人为本”的互联网思维。大互联网时代历史虚无主义的传播特点和原因手机自媒体成为历史虚无主义传播的重要平台

手机渗透率指某地区所有在用的手机号码除以当地人口数。这个数据可能大于因为有些人不止一个号码。2015—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渗透率从58.9%发展到66.50%。智能手机成为中国人生活中最依赖的电子终端。QuestMobile(北京贵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6月的数据显示,中国用户平均每人每天使用互联网的时间约5小时。手机自媒体是当今中国人使用数量最多、使用频率最高的媒体,这是历史虚无主义把手机自媒体作为传播主要平台的传统原因。但从互联网思维角度来说,手机自媒体的碎片化特征与历史虚无主义“碎片化”历史特征的契合,是手机自媒体成为历史虚无主义传播重要平台的现实基础。现代生活的快节奏,使每个人的阅读时间被压缩,人们习惯了接受和传播碎片化信息。手机自媒体的阅读、转发、评论都是碎片化的,社会信息的主要传播方式是碎片化的,社会信息传播进入“碎片化传播时代”。“碎片化”是历史虚无主义的重要方法论途径。它通过碎片化将阶段性历史与整体性历史分离,通过碎片化把历史人物与其所处历史时代剥离,通过碎片化突出历史事件的细节而模糊其历史情境,通过碎片化强调社会矛盾而忽视社会进步现实。例如,网络流传的《请刘胡兰离我的孩子远一点》一文,将刘胡兰的革命活动与特殊的历史背景进行剥离后移植到现代和平社会的法治框架下,革命英雄被污化成了社会反面人物。通过将体系严密、逻辑严整的历史观进行分解,再按照一定的逻辑框架进行预设创造历史,从而得出“历史新解”是历史虚无主义高阶性碎片化手段。这种手段,因其独立的严密逻辑体系看起来无懈可击而具有极强的欺骗性。例如,《告别革命》无视近代中国革命的历史情势发展事实,基于假定来推论中国历史发展必然。手机自媒体的碎片化使得网民在长期的日常生活中形成了碎片化阅读习惯,这种阅读习惯不利于人们抽象思维的形成和养成,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手机自媒体主体的判断能力,使他们在心理上对历史虚无主义的碎片化有了天然的认同。普通民众成为历史虚无主义传播的主要对象

在唯物主义历史观出现之前,唯心主义历史观长期占据着统治地位,有其深刻的认识论根源。人们在生活中首先形成的是感性认识。感性认识形成理性认识,要借助于抽象的思维。当思维主体缺乏科学的方法论指导时,人们一般形成的是基于历史现象产生的低阶的感性认识。其他传播渠道由于其非隐蔽性,容易受到官方的管控,而社会精英阶层的强分辨能力,也使得历史虚无主义很难遁形,这是网络社会历史虚无主义把传播对象指向手机自媒体用户端普通民众的现实基础。基于普通民众比较弱的分辨能力,历史虚无主义以“揭秘、反思、还原”等幌子向普通民众进行历史虚无主义推送,以获得他们的认同。而普通民众的弱分辨能力,与其受到的历史教育程度不高或者不系统及唯物主义历史观修养不够有关。在我国教育体系中,小学和中学历史被当成不重要的副课;高中阶段的文理分科也使得一些理科生早早地中断了历史的学习;在大学阶段,作为公共基础课的近现代史和唯物主义历史教育也不被重视。

普通民众成为历史虚无主义主要推送对象,与中国社会发展阶段也有关系。中国社会发展的不充分和不平衡,底层民众是最直接的感受者。农业发展不充分、工业发展不充分、服务业发展不充分,地区发展不平衡、城乡发展不平衡、行业发展不平衡……导致矛盾丛生。有矛盾就有情绪,有情绪就可能不理智,不理智就可能被利用。在1848—1851年的法国革命中,路易·波拿巴就利用法国资产阶级对自己的议会代表、政治家和著作家的不满,通过“恐怖的终结”,顺利实现政变。民粹主义则打着关怀弱势群体、为底层民众利益代言的幌子,博得民众情感的心理认同。一切理智都是情感的奴隶。缺乏理性思维能力的普通民众在感情的支配下,往往盲目地成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参与者和推动者。一如1848—1851年法国革命中把路易·波拿巴推向皇帝宝座的各个阶级的民众,仿佛是出于自己的意志,实际上只是被利用。网络议题设置是历史虚无主义传播的主要方式

美国新闻工作者沃尔特·李普曼指出,虽然网络社会中人们有广泛的途径获得海量信息,但是由于实践活动的有限性,人们不可能对外在世界都保持经验性接触,对超过自身直接感知之外的事物,还是主要依赖各种“新闻供给机构”去了解。人们对客观世界及其变化的反应,在很大程度上成了对“新闻供给机构”提供的“拟态环境”的反应。“新闻界在告诉人们怎样想这方面大都不怎么成功,但是在告诉人们想什么那方面却异常有效。”在门槛低、互动性强的非线性思维占主体地位的新媒体时代,受众对信息的过度消费和需求挤占了他们客观分析、理性权衡信息的时空。信息受众对网络议题存在很大程度的盲目跟随。即使信息传播方式已经转化为交互式且“议程设置”主体呈现多元化,但利用议题设置推动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互联网的影响,依然是历史虚无主义者的惯用方式。每逢我国重要的事件节点,总有境外社交媒体传播各种政治谣言,并在我国社交网络上形成明明暗暗的舆情热点,制造社会隐患。中国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时,网络上出现了大量的对抗战进行非客观评价的帖子;在全国庆祝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网络上出现了大量公開质疑红军长征真实性的声音。即使是平时,只要是可能造成社会不稳定的舆情点,都有可能被历史虚无主义发展成网络议题,煽动群众不满情绪。如2019年,微信上宣扬为母私杀仇人是基于中华传统美德“孝”从而质疑法院判决的公正合理性,企图将有序的依法治国引向原始的血缘复仇,造成社会认知的混乱。在网络议程设置者中,网络意见领袖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身份。网络意见领袖一般具有比较好的专业基础,且视野超前,在解读信息方面具有比较专业的素质和能力,从而能够在社群中脱颖而出。网络意见领袖的身份一般为“平头百姓”。这样的身份使其在社群中被高度认同,而其相对杰出的才干使其成为社群话语的代表。网络意见领袖的影响力和权威性能在一定时期、一定程度内左右社群成员对一定事物的认知,从而具备发展“议题设置”的可能。如登过“百家讲坛”、拥有1300万微博粉丝的北京某高校历史老师在网上宣扬“五零年镇压反革命,三年干掉三百多万人啊……蒋介石‘四一二才杀多少人啊,有名有姓的才几个”之类的历史虚无主义言论,对青少年的历史认知造成了严重的误导。

大互联网时代反历史虚无主义要有互联网思维充分运用手机自媒体进行反历史虚无主义宣传

主流媒体的信息传播方式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要获得客户端民众的认同,就必须按照民众需求进行信息推送。卢卡奇说:“将意识与社会整体联系起来,就能认识人在特定生活状态中,可能具有的那些思想、感情等;如果对这种状况以及从中产生的各种利益能够联系到它们对直接行动以及整个社会结构的影响予以完全把握,就能认识与客观状态相符合的思想和感情。”

普通民众的心理反应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来自与社会整体的比较,一个源于自身社会状态的直接反应。主流媒体必须针对民众的这两个现实心理做出合理的心理指导,才能有效地对抗历史虚无主义利用民众心理进行的挑拨。

大数据是研究民众心理需求、思想状态和社会意识形态发展趋势的重要手段。主流媒体应当主动运用大数据对民众心理进行预判,主动针对民众心理推出相应信息,让历史虚无主义者无机可乘;网络监管部门一旦发现历史虚无主义苗头,应马上采取对应措施,比如建立相应的网络问责机制。目前我国专门针对网络的立法只有《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完善和健全网络立法任重而道远。但要想治本,则必须组织力量用思想的武器去进行思想批判。

网络社会在本质上是一个不断变化、不断更新的不确定的社会。在网络社会中,具有根本地位的信息的本质特点就是更新与变动。信息只有不断更新与变动,才能获得旺盛的生命力。思想的变动要用变动的思想来解决。只有根据信息不断变化的现状随时做出针对性的反应,才可能提高信息应对的有效性。主流媒体只有利用自身优势不断根据“客户”的需求打造“客户”需求的高质量信息产品,才能在网络社会守住主流地位。

网民议程设置是网民反映心声的重要途径。这些议程设置可能看起来“缺乏深度和社会价值”,但是比主流媒体议程更能直接反映社会心理的时代性和新鲜感,因而完全可以成为主流媒体议程设置的重要参考。《北京晩报》《法制晩报》《羊城晩报》等传统媒体平台与新浪网携手打造“微博爆料平台”,主动向草根群体搜集议题线索就是这种探索。充分利用新媒体等进行历史教育

习近平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学习党史、国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继续推向前进的必修课。这门功课不仅必修,而且必须修好。”历史虚无主义之所以能够欺骗普通民众,和普通民众的历史知识欠缺脱不了干系。除了要在学校加强历史教育,提高青年一代的历史知识水平外,我们还要积极运用新媒体向普通民众推送故事化、通俗化和社会化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抓住重大节假日和纪念日等节点,运用手机网络开展读书活动、历史故事征集活动、历史知识有奖问答活动,如在国庆节、五四青年节、八一建军节前后在网上以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推送相关的历史小故事;利用网络直播平台,在特殊的场地推送特殊的历史故事。2019年,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高精尖创新中心通过思想政治理论课青椒论坛,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网络直播讲述雨花英烈历史故事,宣扬雨花英烈精神,由于宣讲者是南京人以及宣讲地在南京的缘故,那场宣讲格外感人。

此外,也可以采用一些生活化的鼓励措施,鼓励普通民众积极学习历史知识,多听历史故事。如湖南为鼓励广大党员群众加强“学习强国”学习,开展“学习强国”学习积分兑崀山风景区门票活动,就是一个很好的借鉴。充分尊重普通民众的感性思维习惯进行宣传

加强历史教育和辩证历史唯物主义教育当然是对抗历史虚无主义最有效的方法,但是这需要一定的时间积累才能收到成效。梅洛·庞蒂说:“被知觉的世界是所有理性、所有价值及所有存在总要预先设定的前提,这样的构想并非是对理性的破坏,而是使他们降至地面的尝试。”人类的认识不是从理性开始而是从感性开始的,不承认知觉的第一性,就不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在哈耶克看来,理性主义者过高地估计了人类逻辑思维或理性推论的地位与作用,认为可以通过理性设计为经济社会生活建立不可改变的必然秩序,这种从逻辑而不是从实际出发的理性狂妄,是一种必须克服的理性自负。我们党的思想路线的核心是实事求是。基本工作路线是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网络社会的每个主体都是平等的存在,只有交往性的、民主的話语才受欢迎也最容易被接受。但是目前的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话语体系,主要为官方话语体系、学术话语体系以及教学话语体系。官方话语体系的强制权威性与网络社会的平等性相冲突,是最不受欢迎的话语体系;学术话语体系又因为其学理性,难以为普通民众所理解;教学话语体系介于学术性与通俗性之间,但由于受众的特定性也难以广泛传播。只有文艺化、生活化话语,才是网络社会的最佳传播语言。它可以冲破身份、地位、文化程度等藩篱,不受地理边界限制,跨越时空屏障在难以预料的广阔空间实现社会影响。江南大学的《宝哥说》以脱口秀方式讲授思想政治理论课,课程门票的黄牛票卖到了台湾,就是个很好的例证。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