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大时代的小迷茫

伍正华

毛泽东求学长沙时,经常邀约五六好友到板仓杨家聚会,约定三不谈:不谈金钱,不谈男女之间的问题,不谈家庭琐事。

那谈些什么呢?谈“人的人性,人类社会,中国,世界,宇宙!”那时的他们,心忧天下,内心充溢着“恰同学少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青春意气和英雄气概。

那是一个坏时代,也是一个大时代。当时的中国,贫病交加,内忧外患,民族危机深重。所幸的是,有一群仁人志士,为让中华民族走出深重苦难与黑夜,提灯夜行。

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既是一个好时代,也是一个大时代。现在的年轻人在谈些什么呢?我所听到的,多半是毛泽东当年最不愿意谈的,譬如金钱、爱情、家庭琐事等。

若上升到理论层面,两个大时代的大反差就是:大时代的大迷茫VS大时代的小迷茫。大迷茫的视界以国家民族为半径,小迷茫的视界以自我家庭为半径,划出来的圆自然大相径庭。

给人薪火者,必怀抱火炬。那时候的毛泽东们,心里都燃烧着一团火,或者恨不能把自己变成一个火把,照亮无边的黑暗。

那时候,很多人并不富裕,甚至穷得叮当响,但似乎越是这样,他们越是对物质享受不在乎。那时候,也不乏“富二代”,但他们最关心的并不是月薪年薪、股价利息,澎湃甚至将家里的地契一把火烧光了。

多年前,北大教授钱理群曾痛心地批判过“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窃以为,现在有的“利己主义者”已不再“精致”,纯属“庸俗的利己主义者”,从头到脚写着“花天酒地”“醉生梦死”。

这样一些人,也会有理想,但不可能是强国富民的大理想;这样一些人,也会有信仰,但不可能是实现复兴民族的真信仰。

我的身边,也常常汇集一些“想喝杯闷酒”的朋友。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有迷茫和苦闷乃常理常情。但是,如果对眼前的利益看得太重,就很容易迷失方向、丧失斗志。其实,我们的许多困惑迷茫都属于小困惑小迷茫,就是因为没有大目标的牵引、大情怀的支撑。

这次香港极端暴力事件,再次引起人们的深思。香港暴乱分子为什么没有起码的国家民族认同感?问题就出在a"J\迷茫”上。经济下行、房价奇高、就业不易等只是外部因素,真正影响他们行为的还是“大三观”。“三观”不同,夏虫不可以语冰。

一个国家和民族不怕贫穷落后,就怕价值观乱了、人心散了。所谓的“颜色革命”,要“命”的是颠覆别国的社会核心价值观,让人们对原来深信的产生怀疑动摇,对原来不信的心生厌恶烦躁。所以说,社会核心价值是国家核心利益,是最需要捍卫的文化精神边疆。

每个时代都有其需要穿越的迷雾,且越是伟大的时代越容易“雾失楼台”。唯有思想的光芒和精神力量,能穿云破雾,引领国家和民族抵达光辉的彼岸。

今日之中國,再一次面临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民族复兴到了爬坡过坎、关键一跃的历史紧要关口。我们要多点大时代的大迷茫,坚决来战胜抛弃那些大时代的小迷茫。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