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熊亨瀚:用忠诚血写信仰的诗赋

冯晓蔚



熊亨瀚,1894年11月出生于湖南省益阳县(今桃江)五羊坪。他中学时代参加辛亥革命,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大革命时期担任国民党湖南省党部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兼青年部长、《湖南通俗日报》馆长等,是湖南反帝大同盟、湖南省雪耻会、湖南人民反英讨吴委员会等革命群众组织的负责人之一。熊亨瀚长于诗作和宣传教育工作,为开展湖南的大革命运动做出了卓越贡献。

“晚起轩辕裔,生当报国时”

熊亨瀚的学生时代即充满了革命色彩。

1909年春,15岁的熊亨瀚去长沙考人益阳驻省中学。1910年春,他在往返于长沙、益阳的途中,写了一首题为《临洞庭》的诗:

洞庭春水阔,天地一舟轻。

借问垂纶者,谁能钓巨鲸?

由此,可以隐约看出他少年时代的抱负。

辛亥革命前夕,熊亨瀚因同乡关系,结识了同盟会会员、湖南新军四十九标中营级军官刘文锦、张德弥等,参与了他们组织的反清活动。起义胜利后,他与各校学生代表召开庆祝会,组织剪辫队。武汉形势危急时,他又参加了学生援鄂敢死队,是敢死队中年纪最小的一个。1911年11月7日,学生援鄂敢死队500余人在长沙又一村操坪集合,熊亨瀚在誓师大会上慷慨陈词,表示:以敢死的决心,巩固武昌起义的胜利,赢得中华民族的新生,我们死而无悔,虽死犹生。11月10日,学生敢死队到达武昌,受到了起义军总司令黄兴的接见。旋因南北媾和,敢死队解散。熊亨瀚返回长沙后,因愤于校方申斥他的革命行动,便由益阳驻省中学转入长郡中学。

1913年6月,长沙革命学生开展反袁运动,在教育会坪开会声讨袁世凯。熊亨瀚在会上发表演说,列举袁世凯背叛民国的罪行,号召国人以真理战胜强权,以民主推翻独裁。“二次革命”失败后,为逃避袁世凯的捕杀,他随同刘文锦亡命日本。他擅长诗作,沿途触景生情,即兴抒怀,写下了不少诗篇,其中《客上海》这样写道:

吴淞敌舰驰,黄浦竖番旗。

上海今如此,中原事可知。

英雄能用武,盗寇欲何为。

唤起轩辕裔,生当报国时。

熊亨瀚与刘文锦抵达日本后,两人一同进了东京神田法政学院。在这所学校里,熊亨瀚研究了欧美资产阶级的民主思想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学说。后因学校经费不支,生活补助无以为继,他便与刘文锦于1915年2月提前归国。回国后,恰值刘文锦的胞兄刘承烈在北京创办《真共和报》,他便与刘文锦一同进入报社担任编辑。他们通过报纸维护民国、捍卫共和。但接踵而来的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使熊亨瀚深感舆论力量的不足,而必须诉诸武力以解决袁世凯、张勋的问题。这从《昆明湖泛舟》一诗可以窥见他当时的心迹:

昆明湖上柳,旖旎似南朝。

画舫红牙板,高楼碧玉箫。

维新摧帝制,照旧刮民膏。

莫作书生叹,闻鸡试舞刀。

就在1917年孙中山南下筹划护法战争之际,熊亨瀚离京回湘。时湘西镇守副使、益阳人周则范刚被湘粤桂联军总司令谭浩明委为湘西驻军总司令,筹备北伐。熊亨瀚便去该总司令部就任秘书,直到1919年秋周则范被部属廖湘芸杀害,才离职回家。

“今日喜看新一代,闹翻天地造河山”

熊亨瀚离开湘西驻军后,周则范的父亲周肃恂筹划在上海创办《求实》杂志,委任熊亨瀚为社长。1919年冬,熊亨瀚离湘赴沪,进行筹措,但终因经费无着,不能如愿,只得回乡。然而,此行让他大开眼界,看到了五四运动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巨大影响。这一年,熊亨瀚在《示友》诗中,概括了他对五四运动的感受:

莫傍萤窗作腐儒,巨雷天半万人苏。

中原有事君无事,尚抱残经伍蠹鱼?

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熊亨瀚于1920年至1921年间与家乡的一些进步青年于益阳县城组织公民自治会,编辑《资江》杂志,宣传新思想、新文化,与夏曦于1921年暑假在桃江成立的新民共进社互通声气。

1921年下半年,益阳人廖耀彬任益阳驻省公所主任兼育才中学董事长,聘请熊亨瀚为育才中学教务主任。当时,益阳人蔡巨猷击败了廖湘芸,继任湘西驻军总司令,亦数次函请熊亨瀚回原部复职。熊亨瀚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认为办教育是开发民智、造就人才、改造社会的重要途径,便弃官不做,欣然去育才中学赴任。对于“不奉家食”的责难、“有官不做,去当穷教员”的惋惜,他都置诸脑后。在育才中学,他除了担任教务主任,还兼国文、历史等课的教师。同时,他还兼任了长郡中学的国文教师。他在教学中满怀革命豪情,向学生灌输新思想,抨击旧势力。教课之余,他或是读书不倦,或与师生纵谈时局,切磋学问。

熊亨瀚将教育视为推动社会改革的一种重要力量并付诸实践,很快就成为长沙教育界的活跃分子。1922年参加湖南省教育会后,他与教育界的进步教师根据当时所谓的“省宪”给予人民的有限权利,作了种种要求省宪兑现、发展全省教育事业的斗争。在他主持的几次湖南省教育会联席会议上,作出了许多有积极意义的决议,如敦促政府严令各县城镇开办幼稚园、请政府选派专门学者出国留學、规定学校图书仪器费用应占学校预算的百分之十、催促政府依照省宪实行教育经费占全省财政预算的百分之三十、成立教育经费保管委员会等。以后,湖南省教育会内部分化,熊亨瀚转人有进步倾向的教职员联合会。同时,他担任教育经费保管委员会监察委员,为争取教育经费、维持省城各校尤其是创建不久的学校的局面,作了很大的努力。

1923年,日本水兵枪杀长沙市民的“六一惨案”发生,熊亨瀚作为进步教师代表,积极推动教育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暴行的运动。他日夜奔走,组织各校学生参加抬一游行,并举行追悼死难烈士大会,查禁日货。6月3日,省会公法团体召开联席会议,熊亨瀚担任主席,决议通电全国,报告惨案经过,吁请援助,呼吁“救国救学生”。熊亨瀚在公法团体中的活动,有力地配合了夏曦、郭亮等人领导的湖南外交后援会的斗争。在波澜壮阔的群众性反帝斗争中,熊亨瀚以前所未有的喜气与豪情写了《示生》一诗:

衡云莽莽洞庭宽,人杰峥嵘矗两间。

今日喜看新一代,闹翻天地造河山。

1923年前后,熊亨瀚与孙中山在广东的革命大本营有了联系。最先,他是通过从广东派来的柳敏泉,为程潜筹建的讲武堂秘密招生。他在一个晚上召集进步学生开会,对学生说:“中国不来一次彻底的革命便没有出路,但革命要有勇气,贪生怕死的人是革不了命的。今天得到一个消息,如果大家想革命我就讲,如果大家想做官,请杀了熊某提熊某的头去见赵恒惕。”

学生们要求熊亨瀚快讲。熊亨瀚即向大家宣布了讲武堂招生的事,学生们纷纷报名。熊亨瀚还对大家说:“今夜通宵不关校门,大家都去联络知心朋友。”通过动员,共有200余人报名,经过秘密考试和体格检查,被录取者先后经上海去了广州。此后,一连几年,育才、长郡等校学生,尤其是其中的益阳籍学生,有很多经过熊亨瀚的考选或介绍去了广东革命根据地。

“终知吾道胜,不畏敌人强”

湖南的反帝斗争,自1923年的“六一惨案”,到1925年的“五卅”运动,不断掀起高潮。在时代潮流推进下,熊亨瀚很快成为省会各界反帝群众运动的重要活动分子。

还在1924年8月时,湖南反帝大同盟就在中共湘区执行委员会的推动下宣告成立,熊亨瀚是同盟中15个执行委员之一。他与罗学瓒、肖述凡担任同盟中的文书和宣传工作,主办日刊,组织“九七”国耻筹备处,建立“六一”省耻纪念碑等。年底,湖南的国民党组织在中共湘区执行委员会的帮助下进行改组。熊亨瀚是改组后国民党湖南省党部的重要成员。那时,国民党人数很少,以龚心印为馆长的湖南通俗日报馆是他们的重要活动据点。有一次,熊亨瀚与郎维震、贝允听、刘初等深夜在馆内开会,赵恒惕的便衣暗探突至,幸得放哨工人发现,按预定的暗号将电灯关掉,熊亨瀚等才得以脱险。为此,赵恒惕以手令撤掉了龚心印的馆长之职。

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6月3日,省城各界召开代表大会,组织青沪惨案湖南雪耻会,选出41个执行委员,熊亨瀚是其中的一员。在开展“三罢”(罢工、罢课、罢市)斗争、组织游行示威、坚持对英日经济绝交等方面,他始终站在斗争的前列。

6月17日,青沪惨案湖南雪耻会在赵恒惕压迫下进行了改组,熊亨瀚被选为49个执行委员之一,具体负责讲演股的工作。他与讲演股中的徐特立等发动各校学生组织讲演队,分头去街头、郊区宣传,并募捐援助青沪罢工工人。熊亨瀚在反帝爱国运动中,与共产党人何叔衡、夏曦、郭亮、凌炳、易礼容、蒋北骧、龚饮冰等有了更多的接触,在他们的帮助下,他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革命的信念更加坚定。熊亨瀚的这一情怀,在他1925年写的《登云麓》一诗中展露无遗:

结伴登云麓,参观黄蔡墓。

何须盖代名,革命为归宿。

1925年秋的省城大学潮之后,熊亨瀚在党组织的帮助下,他的阶级斗争观念和群众观念树立起来了。从此,他加强了与工人、农民的接触。他曾亲自去宝南街工人夜校和近郊农民夜校上课。他的课形象生动,很受农民欢迎。比如,他在教“阀”字时,说:“起屋的时候要做门防盗,这个门框形状的字就是‘门字,门里面的‘人字旁边是一个‘戈字,干戈对着自己家里的人,这就成了‘阀字。军阀就是帮助帝国主义屠杀本国人民的土皇帝,我们要齐心起来打倒封建军阀。”他随时和菜农、车夫、搬运工人攀谈,了解他们的疾苦和愿望,并将了解到的情况充实到讲演中去,所以他的讲演也最能吸引听众。他还指导成立了长沙南门外的郊区农民协会和宝南街的缝纫工会。

通过共产党人的帮助和实际斗争的锻炼,“一九二六年他就由一个民主主义革命家转变为一个共产主义的战士了”。从此,熊亨瀚将自己的奋斗汇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整个民族和全体被压迫人民的解放事业之中。他的满腔豪情,尽情流露于《长江百首》:

浩炊向重洋,源头只滥觞。

终知吾道胜,不畏敌人强。

九曲是黄河,长江曲亦多。

终将入东海,挥剑斩鼋鼍。

“宜其于族旗直指,皆同仇同忾同歌”

在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中,熊亨瀚始终站在农民运动的前列。他不但以国民党湖南省党部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的身份大力支持省农民协会的工作,领导《湖南通俗日报》为开展农民运动擂鼓助威,而且还亲赴农村指导农民运动。

1926年冬,熊亨瀚到益阳地区视察农民运动。当时,益阳县农民协会已经成立,他在长郡中学的学生戴武仁、他的大弟熊巨才分别是中共益阳县委委员、益阳县农协委员。但农运初兴,益阳县泉交河镇农民协会会长刘少秋就被反动团防局局长曹明阵杀害,其他乡的反动势力也很嚣张。熊亨瀚在国民党益阳县党部组织的各界欢迎会上指出,国民革命的中心问题是农民问题,对待农民运动的态度是判别革命派和反革命派的试金石。杀害农民协会干部是反革命派企图破坏农民运动的阴谋手段,必须捉拿并且严惩曹明阵。在他的指示下,益阳县城召开了追悼烈士、声讨反动分子的大会,农运声势很快高涨。

随后,熊亨瀚回到了家乡。早在两年之前,他就在长沙组织过益阳旅省學友会,又主持编辑过油印的《新鲜镇报》,对家乡封建势力的代表“四+八爹九先生一阎王一菩萨”予以抨击。此时,受过他影响的学友会会员熊抚夷、熊亨琅、王岱、肖铁根等早已回乡建立了新的镇务委员会。他的二弟熊熙才从广州中央农运讲习所第六期毕业回乡后,也组织了镇农民协会,领导农民斗争了恶霸地主詹天命(绰号八阎王)。熊亨瀚在詹氏广威公祠召开的镇务委员会上,称赞了家乡农民运动的喜人形势,并针对农民的土地要求,指出平分土地是在各级人民政权建立以后在所必行的事。后来,他回到省城向国民党省党部汇报了此行的所见所闻,为农民运动大造声势。

风起云涌、席卷三湘的工农运动和旌旗干里、鼓风北上的北伐义师,给了熊亨瀚极大的喜悦和信心,他为湖南通俗日报馆写的庆祝1927年元旦的门联就是这种情感的流露:

揭开四千年间黑幕,为亿万民众大放光华,可谓自开国以来,第一个一月一日。

联合廿二行省义师,向直鲁军阀齐张挞伐,宜其于旌旗直指,皆同仇同忾同歌。

“昂头复挺胸,卓立呈风骨”

随着大革命的深入,革命与反革命的分野日益明显,斗争愈演愈烈。

为了挽救革命,熊亨瀚奉命赶赴岳阳,联络北伐军第八军所属第一师师长张国威,争取该师阻遏夏斗寅的叛军由鄂入湘。5月中旬,中共湖南省委又派他与戴晓云去衡山县传达省委关于应变措施的指示。5月20日左右,他又以省委特派员身份去衡山,参加了中共衡山地委召开的紧急会议。会上,他提议中共衡山地委代理书记陈新宪兼任衡山地区军委书记,指出如遇紧急情况,由陈新宪以衡山地委代表兼军事指挥的身份公开活动。马日事变以后,他再度赶赴衡山,按省委指示组织衡山农民自卫军参加10万农军围攻长沙的行动。6月间,他在长沙水陆洲、岳麓山一带潜伏活动。后来,白色恐怖越来越严重,他只得潜回家乡。为了继续从事革命活动,他在家乡隐藏了一段时间后,即坐船经资江,过洞庭,到达汉口。一打听,原来汪精卫已经叛变。惶惑之余,他又获悉了南昌起义的喜讯,于是决定奔赴江西南昌。路途之中,他吟成《途中》一诗:

昨夜洞庭月,今宵汉口风。

明朝何处去,豪唱大江东。

船到九江,得知南昌起义部队已经向南撤离,熊亨瀚便改变计划,北去彭泽,投奔一位姓夏的亲戚。在这位亲戚帮助下,他在彭泽县城开了一家杂货店,并将他的大弟、共产党员熊巨才招来协理店铺,与他一起联络同志。他于这段时间写的《亡命彭泽》一诗,表现了他履险如夷、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

此国耻为睁眼瞎,挺身甘上断头台。

一舟风雨寻常事,曾自枪林闯阵来。

熊亨瀚这段时间还写有《清平乐·观涛》《舟中望小孤山》等诗词,大都抒发了他的满腔豪情与人生理想。其中,他在《望匡庐》中写道:

远处望匡庐,能窥真面目。

昂头复挺胸,卓立呈风骨。

1928年以后,熊亨瀚來到武汉,在汉阳鹦鹉洲开了一家“湘益隆”杂货店,作为活动据点。他还另有个活动据点——武昌草铺门码头工人张世林家。他常和一些同志住在张家,白天扮作商人外出“经商”,夜晚装作打牌,暗中开会、写信,信写好后乘夜交人送出去。在武汉期间,熊亨瀚逐渐扩大活动范围,为党做了种种工作。

“丹心昭宇内,血油三湘鬼亦雄”

1928年9月,熊亨瀚在武汉的活动被益阳清乡督察员吴觐光侦悉,吴觐光电告湖南省清乡督办署“呈请拿办”。湖南省政府主席鲁涤平即密电通知武汉卫戍司令部,请他们会同吴觐光捉拿熊亨瀚。

11月7日,熊亨瀚于鹦鹉洲渡江处被捕。在武汉卫戍司令部,他被提审4次。在法庭上,他大义凛然,把军法处长驳斥得哑口无言。不论敌人怎样严刑拷打.他始终“坚不吐实”。在狱中,他自知必死,写下自挽联一副:

十余载劳苦奔波,秉春秋笔,执教士鞭,仗剑从军,矢忠为党;有志未曾伸,此生空热心中血。

一家人悲伤哭泣,求父母怒,劝兄弟忍,温语慰妻,负荷属子;含冤终可白,再世当为天下雄。

1928年11月27日,武汉卫戍司令部以“该犯犯罪事实,均在湘省,亟应解回归案讯办”为由,将熊亨瀚押回长沙,交湖南省清乡督办署军法处审讯。“军法处以无证据,不便罚罪,报告何键。何说:‘熊亨瀚三字,就是罪证,不必更问,枪决就是。”

11月28日清晨,长沙浏阳门外识字岭,一派肃杀气氛。在大批枪兵押送下,熊亨瀚神态自若,昂首步向刑场。许多长沙市民自发前来为他送行。他学习过、执教过的长郡、育才两所中学的学生、老学友、老同事也闻讯赶来同这位良师益友诀别。当看到二弟熊熙才夹在人群中哭泣而行时,他沉重而清晰地对二弟说:“三伢子,好好赡养父母,我去了!”他大步走到岭头一株大树下,回过头厉声对敌人说:“就在这里动手吧!”然后,他引吭高呼:“打倒国民党新军阀!“打倒帝国主义!”“工农万岁!”“共产党万岁!”在连续两声枪声中,熊亨瀚倒在血泊中,牺牲时年仅34岁。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