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琴声

星曈




一天下午,我正在练琴,妈妈从学校回来,神色阴郁,她和几个人将钢琴裝进箱子搬上了一辆车。妈妈说,战争爆发了,我们必须离开。那年,我11岁。

一路上,我们汽车换火车,火车换马车,扔下了很多东西,但始终没有扔下钢琴。妈妈说,这琴,是她的命,是我的梦。

颠簸的车上,我再也无法练琴,妈妈就从废墟中找来半盒墨汁,在一块木板上画出了琴键,就这样,她捧着曲谱,边哼唱边教我在木板上练习。

我已不记得这样奔波的日子过了多久,只记得手指敲击在木板上的笃笃声,让我暂时忘记了忧伤。

路上逃难的人越来越多。夜里,我们终于停下步伐。妈妈把几个失去了父母的孩子抱上了车。她轻轻打开琴盖,边弹边唱: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