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湖南和平解放秘密战

郝在今

1949年5月14日,中國人民解放军在武汉以东横渡长江,解放湖北后,兵锋直指湖南。

长沙这边的国民党守军分为三大势力。华中战区司令白崇禧是桂系主将,打算用长沙掩护自己撤回老家桂林;蒋介石表面上把总统交给李宗仁“代”,但实际上不肯让桂系独占华中,任命程潜为长沙绥靖公署主任牵制白崇禧;程潜是湘系元老,回老家如猛虎归山,很快与唐生智等湖南元老联络,俨然形成地方势力。蒋、桂、湘,三股势力在长沙互相制衡。蒋介石分而治之,桂系以邻为壑,湘人则要自保家乡。

共产党这边却是全党齐心,坚决夺取全国胜利。毛泽东提出“北平方式”,希望策动湖南和平起义,减少人民损失。

找出路!这就是当时坐镇湖南的程潜的全部心思。蒋介石从来不把人民的身家性命放在眼里,1938年日军未到就下令放火,烧死长沙百姓3万人。现在这白崇禧也不安好心。为了保住家乡湖南不受战火屠戮,程潜认为唯一的依靠只能是共产党。

共产党主席毛泽东就是湖南人!程潜同毛泽东也有渊源,1915年毛泽东曾经参加湘军,那时程潜正是湘军总司令。只是,过去的小兵现在是共产党的主席,过去的总司令现在只是个空头国民党省主席。程潜有些担心,现在共产党还能容下他吗?

共产党的湖南地下党组织这边,其实也在找门路,积极接触程潜。

湖南地下党,在全国相当特殊。1921年10月,毛泽东就在湖南建立了中共湖南支部,建党初期,湖南党员人数在全国各省中名列前茅。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由于中共中央“左”倾领导人的错误,白区地下党组织损失90%多,湖南地下党却在那仅存的百分之几中。刘道衡情报组一直没有被破坏,成功渗入湖南国民党的军警特机关。1945年10月,中共中央派周里、刘亚球、罗正坤到长沙恢复地下中共湖南省工委(以下简称省工委),在全省十多个县建立地下党组织。省工委积极策动湖南和平起义,工作的首要目标就是程潜。

程潜在找出路,湖南地下党也在找门路,两方想到了一起,注定会有交集。

省工委成立军事策反小组,地下党员余志宏任组长。余志宏的父亲是醴陵名士余湘三,程潜的同乡。省工委书记周里的设想是,让余志宏从程潜身边的重要幕僚着手,逐步接近程潜。

余志宏选择的第一个突破口是国民党湖南省政府顾问方叔章。同时,他邀请同地下党有联系的程潜族弟程星龄回湖南,配合他工作。

程星龄回到长沙后,担任了国民党湖南省物资调节委员会主任委员。

1948年11月19日,方叔章在桃子湖畔举行家宴,应约而来的都是长沙名人:省府秘书长邓介松,省保安副司令萧作霖,省物资调节委主任程星龄,湖南大学教授李达、伍慧农,民盟湖南负责人萧敏颂,湖南大学讲师余志宏。

席间,大家纵论湖南局势,毫无禁忌。萧作霖坦陈程潜有主和的一面,但是还有顾虑。这时,李达说话了:“蒋介石不会派兵到湖南来,白崇禧也只是路过湖南有一个短暂的停留,湖南之解放就在旦久”李达一语点醒局中人,举座无不敬佩。李达又回顾了程潜追随孙中山的历史,明白点出:“孙中山深知只有和共产党合作,中国革命才有希望。以颂公(程潜——编者注)的亲身经历,对此应有更深刻的体会。”希望程潜“以湖南3000万人民生命财产为重,走和平解放的道路”。

萧作霖、邓介松、程星龄出了方叔章家就去找程潜,详细汇报了席间李达的言论。

有了这一铺垫,方叔章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和程潜讨论湖南以后的出路问题了。程潜和蒋介石、李宗仁合不来,去香港或美国一家十几口也没法生活。程潜也希望和平解放。但是,在讨论的过程中,程潜对方叔章说:“总不能投降呀……”方叔章十分坦率:‘旧本天皇还投降哩!顺者昌,逆者亡,古之常理嘛!何况可以讲和,这又不是投降。”

窗户纸被捅破,两人商议的话题就换成了到哪里去找共产党。方叔章提出,程星龄也许与共产党有联系。程潜便找来程星龄:“你全权代表我同地下党联系吧!”

1949年初,找出路的和找门路的终于有了接触。

处于进取状态的共产党,在湖南社会的上、中、下层同步运作。中央派湘赣边书记欧阳方任地下中共湖南省工委宣传部部长兼管军事、统战、策反工作,省工委从广东调回涂西畴加强军事策反小组。在共产党的努力和和平愿望的主导下,湖南各界都行动起来,省议会1月21日通电呼吁和平,2月2日成立湖南人民和平促进会,4月22日成立湖南各界争取和平联合会,公推唐生智任会长。

湖南地面,能够名动三湘的国民党方面人物,一位是醴陵的程潜,一位是东安的唐生智。北伐时的湘军有两支:程潜的第六军,唐生智的第八军。唐生智还有个弟弟唐生明,曾奉军统戴笠之命打人汪精卫集团潜伏。更深一层,唐生明实际上是共产党的情报工作人员。1948年秋,蒋介石亲自召见唐生明,让其兄长唐生智牵制程潜。共产党也劝唐氏兄弟返回湖南,让唐生智联合程潜和平起义。

唐生智到达长沙时,程潜亲自去车站迎接。这两人其实也有宿怨,程潜曾联络桂系倒唐。现在,在共产党的撮合下,两人形成了统一战线。在中、下层方面,省工委组织的湖南进步军人民主促进会,团结了大批国民党中、下级军官。

湖南和平起义的工作紧张复杂,必须及时请示中共中央华中局直至党中央,这就需要在长沙架设一部秘密电台。

此前,中共上海中央局情报部门的吴克坚、何以端已经派周竹安到达长沙.但电台设备还在汉口。电台是个大物件,很难通过检查关卡,必须派个高手才能从汉口送到长沙。吴克坚、何以端于1949年4月10日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徐淡庐。徐淡庐要在一两日内乘飞机赶到汉口,让中共中央社会部武汉区负责人吴化之派交通员协助他把电台送到长沙;到长沙后通过周竹安在银行工作的亲戚约见,面交电台并叮嘱周竹安迅速架设电台向中央通报。而后,徐淡庐还要迅速从长沙经广州到香港,到华润公司找周科征,通过周科征联系潘汉年,接收东北解放区送到潘汉年处的报务员,将其送到长沙交给周竹安。吴克坚特别叮嘱徐淡庐:现在长沙情况复杂,如果接头地点和人员有异常或疑点,立即返回上海也算完成任务。

架设一部秘密电台,居然要在上海、汉口、长沙、广州、香港这五大城市间奔波,可见其不易。虽然战争正在取得胜利,但一些大城市仍在国民党手中,中共的地下工作还是非常艰难。

可在这紧急关头,徐淡庐却买不到去汉口的飞机票——国民党官员都在逃亡,所有航班都是一票难求。情急之中,徐淡庐求助于自己的四川同乡川军少将郭大中。郭大中着少将军服,乘坐美式吉普车直奔售票处,声称委员长侍从室有紧急任务,这才为徐淡庐买到一张机票。

徐淡庐4月12日飞到汉口,可吴化之的交通员还要等几天才能从外地回来。任务不能等,徐淡庐决定自己带电台出发。徐淡庐找到川军驻汉办事处,托这里负责的堂妹夫周仪买了火车票,又换上国民党军装,办了国防部的免检证件。随后,他提着装有电台的皮箱,避过国民党的检查,顺利到达长沙。第二天去接头地点,对方一听找周竹安就神色不安,说是周竹安已经离开长沙。徐淡庐知道情况有异,迅速离开。

按照吴克坚事先的布置,这种情况下徐淡庐可以离开长沙回上海,可徐淡庐不甘心白跑一趟,他想:决不能为了个人安危而耽误党的重要任务!

怎么联系长沙潜伏的同志呢?还得通过上海的上级吴克坚。怎么联系吴克坚呢?按照地下活动规矩,向来是上级知道下级地址,而下级不知道上级地址。

搜遍脑海里的关系,徐淡庐给上海协大祥布店闵老板发了封转柏心慧的电报。电报的内容是:你要我跑单帮现在货出不了手怎么办?下面是真实的地址姓名。

那边接到电报果然警醒,闵老板收到电报后立即转给弟媳柏心慧,柏心慧的丈夫闵刚侯知道徐淡庐的身份,便很快把电报转给吴克坚。

吴克坚、何以端收到电报时,周竹安就在他们身边。原来,周竹安在长沙被特务盯上了,不得不赶紧转移到上海躲避。此时,三人正在担忧徐淡庐和电台的安危!

上海复电徐淡庐,让他把货交给周竹安的弟弟。这时,汉口吴化之的交通员也到了长沙。电台被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此刻,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渡江,武昌、汉口解放,长沙解放在即。徐淡庐赶紧赴广州转香港接报务员来长沙。可这时的长沙,根本没有到广州的航班!徐淡庐用身上带的美钞搭乘军用专机到了广州。

到广州后,徐淡庐很快转赴香港。4月29日,徐淡庐见到潘汉年夫妇,接收了报务员。徐淡庐又带着报务员飞到广州,买好火车票将报务员送上去长沙的火车,自己再赶回上海汇报。

这部干辛万苦建立的秘密电台,在湖南和平起义的关键时刻起了重要作用,为中共中央、毛泽东与程潜的及时沟通架设了一座方便之桥。

湖南和平起义前的密斗错综复杂,一时出现了胶着局面。这时,国共桂湘两党四方,都想到同一个凡一一陈明仁。

陈明仁,湖南醴陵人,1924年进入程潜任校长的广州讲武学校,后并入蒋介石任校长的黄埔军校。陈明仁作战英勇,东征战役率先登上惠州城头,滇西反击战攻克日军要塞,四平战役率部死守四平。陈明仁为国民党立下了赫赫战功,却在内部倾轧中一度被褫夺带兵职务,当了个总统府中将参军的闲差。

到1949年时,筹划起义的程潜需要个执掌兵权的助手,忌惮程潜抄后路的白崇禧企图分权程潜,对白崇禧和程潜都不放心的蒋介石想让黄埔将领执掌湖南兵权,三方都想到了陈明仁。蒋介石还手书一道密令,令陈明仁监视程潜!蒋介石、白崇禧认为,陈明仁曾在四平同林彪死战,谁投共陈明仁也不会投共。

他们没有想到,共产党不计前嫌,反而认为陈明仁是可用之人。陈明仁在黄埔和东征时就是周恩来的好学生,为人正直爱国爱乡,没有理由不为湖南前途着想。

陈明仁自己也愿意回湖南,为湖南父老乡亲出力。在四方努力下,1949年2月,陈明仁任华中“剿匪”副司令兼第一兵团司令官,率部队回乡,兼任长沙绥靖公署副主任。陈明仁回到长沙后,把蒋介石的密令交给程潜看:“我不听蒋介石的,听你颂公的指挥!”两人密谈和平打算,商定陈明仁只同程潜洲人联系,对外扮红脸,公开表态继续反共。

在密谋湖南和平起义的过程中,程潜、陈明仁都有过思想上的波动。

程潜担忧的是,共产党公开的战犯名单上有自己。虽然湖南地下党组织说既往不咎,但这个地方党组织能代表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吗?陈明仁更怕解放军记恨四平街血战。

这两位湖南老乡的心思,毛泽东已经猜到了。他委托章士钊转告自己对程潜、陈明仁的期望,说明对他们不仅不咎既往,而且还将予以礼遇、重用。

毛泽东的表态,让程潜、陈明仁心情舒畅!

程潜亲笔签署了重要文件——《致中共中央毛泽东备忘录》,省工委书记周里专门派遣两个交通员,把文件密藏在雙层皮箩里,秘密送往汉口,面交中共中央华中局组织部部长钱瑛。

毛泽东接到程潜的备忘录后,6P30日亲笔复电程潜。

程潜见到毛泽东复电,双手接过,反复阅读,以手抚额:“湖南的问题,去年就开始酝酿,由于没有得到毛主席的指示,宝盒子还没有揭盖,顾虑很多。现在有了这封信,真是湖南人的喜讯啊!”

为了打消陈明仁的顾虑,中共通过章士钊,让程星龄转告陈明仁,并转达了毛泽东对陈明仁的态度。

1949年6月,一个神秘人物到达长沙,整个长沙只有两三个人知道。

国民政府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派亲信秘书毛钟新来到了长沙。毛钟新此行的任务严格保密。隐居溪口的蒋介石对湖南政局鞭长莫及,最后只剩下一个杀招。蒋介石向毛人凤下令:不允许湖南再出一个傅作义!言外之意,是让其除掉程潜。

领受刺杀任务的毛钟新对湖南并不熟悉,只能和保密局系统的老友陈达商议暗杀办法。陈达早有意跟随程潜起义,设法拦阻毛钟新的刺杀行动,无论毛钟新提出什么样的行动方案,他都认为不妥当。

事后,陈达转身就去向张严佛汇报。张严佛在保密局系统里的资历比现任局长毛人凤还高,戴笠死后因受毛人凤排挤,随程潜返回老家湖南。张严佛的内兄李石静是共产党员,多次讲共产党欢迎国民党军警宪特人员起义,既往不咎。张严佛已经串联湖南保密局系统老人唐生明、刘人爵等十几个人,准备跟程潜起义!

在张严佛的布置下,一封恐吓信邮寄到了毛钟新住的旅社房间,毛钟新吓得赶紧逃离了。长沙杀不成程潜,就把程潜逼出长沙。7月21日,白崇禧亲眼看着程潜乘车离开长沙,自己也离开长沙南下。此时,这桂系大将只想退守广西老家,把长沙留给陈明仁死守。

白崇禧走了,共产党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代表团在平江同陈明仁的代表程星龄、李君九谈判,其中就有陈明仁的恩师李明灏。谈判结束后,李明灏又随来人一起返回长沙。到达长沙的当天下午,陈明仁夫妇就设宴宴请了李明灏。

1949年8月1日,程潜以个人名义发出通电呼吁和平。李明灏以中共代表团的身份公开亮相,与程潜、陈明仁商谈起义事项。

8月4日,程潜、陈明仁联名发出湖南起义通电。8月5日,解放军开进长沙城,十多万市民夹道欢迎。

如果说北平和平解放还有强攻天津作铺垫的话,那么湖南的和平解放就几乎没有战火。

中共和程潜、陈明仁等在湖南和平起义的秘密战中,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