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囚歌宣示的革命信仰

叶介甫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呵,给尔自由!我渴望着自由,但也深知到——人的躯体那能由狗的洞子爬出!我只能期待着,那一天,地下的火冲腾,把这活棺材和我一齐烧掉,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这是叶挺在“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集中营中所写的《囚歌》,慷慨壮烈,大义凛然,宣示着他坚定高昂、百折不挠的革命意志与信仰及永不放弃的初心和使命。每一位革命烈士,都是一首壮丽激昂的诗章,一阕响彻云霄的战歌!李大钊、瞿秋白、蔡和森、方志敏、夏明翰、邓中夏、彭湃、王若飞……一个个闪光的英名,一座座巍峨的雕像!从悍代英的《狱中诗》到叶挺的《囚歌》、林基路的《囚徒歌》、何敬平的《把牢底坐穿》,从周文雍的《绝笔诗》、续范亭的《绝命诗》到刘伯坚的《带镣行》、文泽的《告别》等,黄金白玉般的诗句铿锵有声、熠熠闪光,那是用鲜血浸出的,是用烈火淬成的,是用烈士整个生命所凝结的,足可惊天地泣鬼神!这是世界诗史上独有的不同凡响的经典,体现了共产党人气吞山河的豪情、视死如归的气魄、顶天立地的形象,极大地震撼着我们的心灵。

“身心为党国,一死何足愁”

他是中共早期优秀党员,大革命时期和新四军的著名政治工作者,八一南昌起义的参加者,坚贞不屈的共产主义战士。

他在狱中写诗填词,抒发革命者的情怀:“伏枥托骅骝,不为恩仇,江南春意可全收。棋局从容经此曰,宿愿方休。”

他叫朱克靖。

朱克靖,1895年10月29日出生于湖南醴陵。受五四运动影响,接受马克思主义,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北伐战争中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南昌起义时任第九军党代表。抗日战争时期,先后任新四军政治部顾问、战地服务团团长,苏中三分区专员,浙西行政公署主任。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为了维护和平局面,毛泽东亲赴重庆谈判,与国民党当局签订《双十协定》,遏制了蒋介石的内战阴谋。10月,长江以南7个新解放区的新四军,按党中央的统一部署,主动撤到江北,朱克靖亦离开苏浙随军北上,进入山东。此时,随着中日民族矛盾的解决和国内阶级矛盾的激化,形势发生了剧变,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展为反蒋民主统一战线。朱克靖到职后,便按黨的新的统战政策,投人了新的工作。

为了分化瓦解国民党军队,争取国民党官兵倒戈起义,退出内战战场,党中央决定派朱克靖到国民党淮海绥靖公署行政长官郝鹏举那里去做统战工作。郝鹏举曾做过冯玉祥的副官,与朱克靖是同学。他不是蒋介石的嫡系,在我军强大的政治攻势和军事压力下,接受了朱克靖的劝告,于1946年1月6日发表“退出内战,拥护民主”的通电,宣布起义,并将所部改编为华中民主联军,开进山东解放区休整。

10月11日,国民党部队占领了张家口。蒋介石气焰更加嚣张,又派重兵分两路进攻山东解放区,大有一口吞掉人民解放军之势。反复无常的郝鹏举见状惊恐万分,慌忙派人投书国民党参谋总长陈诚,企图发动叛乱,再次投靠蒋介石。但是,这个阴谋被朱克靖及时发觉,并报告了陈毅。陈毅以新年团拜的名义,把郝鹏举请到山东军区司令部所在地临沂,郑重地劝告他:“只有依靠人民才有出路。”郝鹏举闻言,顿觉心惊肉跳,装出一副可怜相,假惺惺地痛哭流涕,并要求率部配合华东野战军发动莱芜战役。为了继续争取郝鹏举,扩大反蒋统一战线,陈毅经请示党中央,还是给了郝鹏举立功悔罪的机会。

1947年1月,朱克靖和郝鹏举一起离开临沂,返回民主联军驻地。临行前,陈毅与朱克靖促膝长谈。他担心朱克靖深入虎穴,凶多吉少。朱克靖深知此行责任重大,坚定地对陈毅表示:“不人虎穴,焉得虎子?”决心克服任何艰难险阻,完成改造民主联军的任务。

但是,郝鹏举回去后,加快了叛变的步伐。1月22日晚,郝鹏举布下圈套,以研究如何配合莱芜战役问题为由,派人请朱克靖出席“军事会议”。朱克靖虽已预感到有某种异常,但从大局考虑,仍带着几名警卫员赴会。可是,他们刚一踏进郝鹏举的院子,一群荷枪实弹的匪徒就一拥而上,将他们扣押。

朱克靖被抓后,郝鹏举连夜将其押往海州(今连云港市),作为投蒋的见面礼送给国民党参谋总长陈诚。朱克靖身陷囹圄,被敌人作为要犯递解南京,关押在宁海路十九号国民党保密局军法处看守所。国民党为了谎报“战绩”,竟在报纸上制造谣言,编造出朱克靖是在战场上被俘的报道。为了使朱克靖“登报悔悟”,国民党保密局的几个反动军官以所谓“同学”“熟人”的关系劝降,但均被朱克靖严词拒绝。半年后,敌人仍一无所获。

在狱中,朱克靖写诗填词,抒发革命者的情怀:“伏枥托骅骝,不为恩仇,江南春意可全收,棋局从容经此日,宿愿方休。”“风雨打牢墙,南冠客思长。寄衣人不见,日日依囚窗。”“一颗为民心,万古终不灭。壮士非无泪,不为断头流,身心为党国,一死何足愁。”

1947年10月,国民党特务将朱克靖押上吉普车,在南京郊外用绳索秘密将其勒杀。牺牲时,朱克靖52岁。

“遗嘱同志莫顾虑,宇宙将来到处红”

王泰吉在临刑前的《绝命词》中写道:“为圆寂,将门儿掩,谁也不见;学秃陀参禅,像睡佛咒天;将孔孟抛在一边。劳什子吓破几许英雄胆!咱从来不说奈何天。这头颅任你割断,这肉体任你踏践,一切听自然。”

王泰吉,1906年出生在陕西省临潼县北田镇尖角村。1924年5月,他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一期,到校不久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冬,他被派到驻河南开封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学兵营任排长。他在所在连队组织党的外围组织“青年军人联合会”进行革命活动。1926年5月,他参与领导渭华起义,和唐澍、刘志丹等人一起领导革命武装,与当地的农民运动相结合,打土豪、分田地,协助地方党组织在东起少华山、西到临潼县、北到渭北、南至秦岭的100多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建立了红色政权。

1934年1月8日,为了争取抗日武装力量,扩大革命声势,王泰吉所在的红四十二师师党委同意王泰吉去豫陕边做兵运工作。王泰吉带着警卫员和枪支、现金等化装进入白区,途经淳化县通润镇,投宿到他过去的老相识、伪保安团团长马云从处。

当时,王泰吉不知道他的这个“老相识”已经变得极其反动了。就在他投宿的当天,马云从就扣押了他和他的警卫员以及他携带的所有枪支和现金。这个反动的家伙为了邀功请赏,当即向国民党陕西省政府报告:抓到了一个不小的共产党员。此时,王泰吉对马云从出卖朋友的无耻勾当表示无比的愤慨,他痛悔自己失掉了阶级警惕性,以致身陷囹圄。他决心坚持斗争,革命到底。在通润镇被拘押的十来天里,任凭敌人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他傲然挺立,毫不屈服。拘留室的墙壁上,留下了他的壮丽诗篇:“几经奋起几颠沛,愧无良平智量深。引颈辞世诚快事,暝目庆祝红旗飞。二十八岁空蹉跎,为渴故人入网罗。狐鸦结交吾有愧,悬睛待看事如何。”

王泰吉被捕后,国民党反动当局的报纸以显著的位置刊登了这一消息。王泰吉的父母知道后,十分担忧。王泰吉在给父母的信中说:“为加速革命成功起见,只身离开部队,行经通润镇,被马云从扣留……男绝不学杜洪(衡)之被捕自首,遭社会人之睡骂,及遭父母羞。男革命目的,在推翻国民党统治权,国民党杀男,为意中事。”这钢铁誓言,字字干钧,充分表现了王泰吉在生死选择的最后关头,宁愿为革命而死,也绝不做叛徒求生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

在铁窗下,王泰吉还写下了上万言的《困顿漫语》,可惜大部已经丢失,保存下来的诗中,尚有如下壮语:“堪叹国事日益非,屡经起义与愿违。莫行于先谁继后,自我牺牲视如归。功名不必自我成,革命实践作先锋。遗嘱同志莫顾虑,宇宙将来到处红。”这些铿锵有力、落地有声的豪言壮语,不但表现了他愿为革命而死,视死如归的钢铁意志,而且充满着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

1934年2月,王泰吉被押解至西安。当时,在杨虎城部工作的进步军官,曾多方设法营救王泰吉,但均未成功。南京反动当局决定在西安处决王泰吉。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王泰吉在狱中又写了《绝命诗》《绝命词》各一首。《绝命诗》曰:“崤函振鼓山河动,萧关频翻宇宙红。系念袍泽干里外,梦魂应知寄愁容。”《绝命词》则是本文开头的那首。1934年3月3日,王泰吉在西安英勇就义,年仅28岁!

“坚定信念,贞守立场”

“坚定信念,贞守立场。掷我们的头颅,奠筑自由的金字塔;洒我们的鲜血,染成红旗,万载飘扬!”这是林基路写的《囚徒歌》的结尾部分。歌词中表达了他对革命的忠贞和坚定的信念。

林基路,1916年4月17日生于广东省台山县都斛圩大纲村。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台山、广州、上海、日本东京从事革命活动。1938年春,党派他到新疆工作,历任新疆学院教务长、阿克苏教育局局长、库车县县长、乌什县县长等职。他是汉族共产党员全心全意为新疆少数民族人民服务的榜样。

为了挽救盛世才与我党日益恶化的关系,1941年,林基路被党组织调回迪化。根据党代表陈潭秋的指示,林基路以“鲁父”的笔名,连续在《新疆日报》上发表了论夏伯阳(即恰巴耶夫)的败亡和蜀、吴统战破裂的文章(指《关于夏伯阳的败亡——读(夏伯阳感言)》《论六出祁山的历史价值——历史遗产研究》等文),以古喻今,警告盛世才破坏统战绝无好下场。文章发表后,轰动全疆,不少读者来信表示支持。盛世才却暴跳如雷,多次打電话到报社和八路军办事处,追查文章的作者。

当盛世才得知文章的作者是林基路时,先是想以高官收买,向陈潭秋提出要林基路作他的私人秘书。这一企图遭到林基路的坚决拒绝后,盛世才非常恼怒,把林基路再次调出迪化,让他到南疆最偏僻的一个小县——乌什县去当县长。同年夏,中共在全疆各地工作的党员被陆续调回迪化,上任不到4个月的林基路也同时被调回,离开了乌什。

8月底,蒋介石派宋美龄等人来新疆,与盛世才进一步勾结。9月17日,我党在疆人员全部被盛世才软禁。林基路等20多位同志被软禁在迪化三角地。在被软禁的日子里,林基路坚定、乐观。他常用聊天的方式和同志们一起分析敌情,积极地同敌人斗争。

1943年2月7日,盛世才把被软禁的共产党人投人监狱。林基路被关押在迪化第四监狱东排十号牢房。林基路在狱中给狱友讲了许多革命先烈宁死不屈、英勇斗争的故事,鼓励大家保持革命气节。同时,他还写了一首《囚徒歌》,溯古追今,针砭时弊,反映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浩然正气。

“我噙泪低吟民族的史册,一朝朝,一代代,但见忧国伤时之士,贲志含愤赴刑场;血口撩牙的豺狼,总是跋扈嚣张。哦!民族,苦难的亲娘,为你五干年的高龄,已屈死了无数的英烈。为你亿万年的伟业,还要捐弃多少忠良。铜墙,困死了报国的壮志;黑暗,吞噬了有为的躯体;镣链,锁折了自由的双翅。这森严的铁门,囚禁着多少国士。豆萁相煎,便宜了民族仇敌。无穷的罪恶,终叫种恶果者自食。难闻的血腥,用噬血者的血去洗。囚徒,新的囚徒,坚定信念,贞守立场。砍头枪毙,告老还乡;严刑拷打,便饭家常。囚徒,新的囚徒,坚定信念,贞守立场。掷我们的头颅,奠筑自由的金字塔;洒我们的鲜血,染成红旗,万载飘扬!”

1943年9月27日深夜,盛世才命令刽子手将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秘密杀害于新疆迪化第二监狱,埋在六道弯荒无人烟的山坡上。这一年,林基路年仅27岁。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