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琴声

星曈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慢慢地,四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跟着唱起来。

我相信,多年后,

仍会有很多人记得那个满是星光和音乐的夜晚。

第二天,轰鸣的飞机还是追上了我们,扔下了一颗又一颗炸弹。

我在残破的钢琴邊找到了妈妈,

她紧紧握着我的手,

嘴一张一合,是像在说些什么。

那天,我失去了妈妈。

那天,我失去了听力。

那天,我整整12岁。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