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中国与库克群岛建交始末

黄桂芳


1996年夏天,作为中国驻新西兰大使,我自新西兰回国述职休假。在此期间,时任外交部副部长的李肇星对我说,他利用出席第27届南太论坛会议后对话会之机,同库克群岛与会官员接触,库克群岛的官员纷纷向他表明希望与中国建交的意愿。他指出,台湾当局正干方百计在南太平洋(简称南太)地区“挖我墙角”,我们一方面要大力巩固我外交阵地,另一方面要适时寻找机会争取在该地区同相关国家建交,以扩大我影响。他指示我馆“抓紧时机探摸库克群岛的真实意图,必要时你或使馆其他同志可去那里走一趟,然后尽快报回你们的意见”。

返馆后,我即召开馆务会议,要求使馆主要外交官积极行动起来,各部门在工作中密切配合,摸清库方意图。我本人利用同驻新西兰外交团长、库克群岛驻新西兰高级专员雅维塔·肖特的“私人关系”,在不同场合与他交流,了解库方意图。肖特对我1995年5月29日到任递交国书前即去拜访他,随后尽力支持他在外交团开展活动,深表感谢。他对我向他介绍南太以外的地区、国际形势以及中国的外交政策很感兴趣。当谈及库克群岛时,他坦率地说出这个南太小国的难处,希望中国作为世界大国之一予以理解并尽可能帮助该国“渡过难关”。他建议我亲自去库克群岛实地了解有关情况。

谈判前飞往库克群岛摸清实情

经报请国内批准,我和夫人张莲英于1996年12月13日自奥克兰飞往库克群岛拉罗汤加岛和艾图塔基岛进行为期一周的“私人访问”,我馆经商参赞和中国五矿公司代表等随行。连续飞行4小时后,我们于次日凌晨飞抵库克群岛主岛拉罗汤加机场。

库克群岛的命名,起源于远征探索南太平洋、发现许多岛屿的詹姆斯·库克船长。它位于南太平洋波利尼西亚群岛三角区中央,由南北两组15个珊瑚岛组成,面积仅240平方公里,却分布在200万平方公里的海面上,被誉为“南太平洋花果之乡”,是南太著名的旅游胜地之一。库克群岛的旅游业收人约占其国民生产总值的40%,其他还有农业(木瓜等热带水果)、渔业以及离岛金融业、黑珍珠养殖业,财政收入严重依赖外援。

库克群岛1888年沦为英国保护地,1901年成为新西兰属地。1965年8月4日,库克群岛宪法生效,宣布享有完全的立法权和行政权,同新西兰保持自由联系,防务和外交由新西兰协助。1989年,新西兰政府致函联合国,声明库克群岛拥有完全的宪法权力,可自主处理对外关系和签署国际协定,希望国际社会将库克群岛作为主权国家对待。1992年,联合国承认库克群岛外交独立性。随后,库克群岛成为联合国属下多个国际组织和亚太一些组织的成员。新西兰和库克群岛互建有高级专员署。库克群岛系英联邦成员国,英女王为其国家元首。当地居民持新西兰护照,84%的人信奉基督教新教、天主教,通用语为毛利语和英语。岛民朴实友善,能歌善舞。库克群岛不设军队,全国拥有不配枪支的警察110人。

我们一行考察了库克群岛国的政情、社情,拜访了副总理兼外长阿卡鲁鲁、邮电兼农业部长泰雷亚、外交部秘书长比特曼,以及反对党民主联盟党领袖乔治(曾任副总理、新联盟党领袖),通过他们了解到库克政府在遏制连续出现的经济增长滑坡和严重的财政危机、复兴民族经济和日后加入联合国等方面有求于中国,急于同中国建交。我应邀在农业部门前草地上种了一棵椰树,象征中库友谊。同时,我们还了解到,近年来,台湾当局也在无孔不人地向库克群岛伸出“触角”,加紧推行“支票外交”,驻新西兰(惠灵顿和奥克兰)以及驻斐济的3个“台北经文处”代表轮番去库克群岛活动,甚至邀请库克群岛反对党领袖访台。

1997年4月,国内指示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同库克群岛驻新西兰高专署进行建交谈判,并委派我为中国政府谈判代表(由钱其琛外长签署“全权证书”)。使馆党委在全面领会国内指示的基础上,认识到同库克群岛建交有着重要意义,将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置于全馆1997年上半年工作日程的首位,组成了由大使、政务参赞、经商参赞、研究室主任和教育处负责人(英语教授)5位同志参加的中方谈判班子。

五轮建交谈判

自1997年4月28日至7月8日,我同库克群岛政府代表(库克驻新高专)肖特轮流在我馆和库克高级专员署,举行了5轮建交谈判。在首轮谈判时,我对库克政府希尽早与中国建交的积极态度表示赞赏,表示中国政府重视发展同库克的关系,愿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同库克建立友好合作关系,同意与库克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暂不在库克设馆,由中国驻新西兰大使兼驻库克群岛大使。肖特赞赏中国与发展中国家保持的密切友好关系,赞扬中国主张同别国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建立和发展关系,并对“国家不分大小、强弱和贫富,在国际交往中应该一律平等,都有权平等地参与国际事务的协商和解决”这一主张予以高度赞赏。在这轮谈判中,肖特着重谈了库克同别国建交的基本考虑。他说,库克群岛系岛屿分散的小国,管理难度和费用开支大,而政府预算资金有限。“建交不是一种简单的安排,应是一个有意义的举动。发展关系应是或接受援助或贸易往来。库克群岛不愿永远当受援国,要在农村发展等方面向中国学习。库克一旦经济自立,就争取在中国的支持下加入联合国。”

从第二至第五轮谈判,中方自始至终牢牢抓住“涉台问题”这一主线,反复做库方工作。在6月27日举行第三轮谈判时,肖特在我上轮谈判时打印出建交公报草案后,向我递交了库克群岛政府对建交公报关于台湾问题部分的修改稿:“中国政府重申存在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库克群岛政府承认中国政府这一立场。库克群岛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并重申其不与台湾建立外交关系的一贯政策。”我强调指出:台湾问题是中库建交的核心问题,是两国建交的政治基础和重大原则问题。根据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2758号决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地位得到恢复,台湾被逐出联合国,从法律上讲,已不存在所谓的“中华民国”。目前,160多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不仅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而且必须承诺不与台湾发生任何官方关系。库克政府既然历来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建交公报中接受中方涉台问题的表述理应不会有困难。我还提醒对方警惕台湾当局推行“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从事分裂中国活动的伎俩。我郑重表示,中方不能接受库方提出的“重申其不与台湾建交的一贯政策”的表述,因为这不能涵盖关于不同台湾发生任何官方关系的全部内容。中方对库克与台湾进行民间的经贸、文化往来不持异议。我希望肖特進一步提供有关库台渔业协定的情况。中方在这轮谈判中之所以不接受库方有关台湾问题的修改稿特别是“不与台湾建交”的表述,是因为这易予台湾当局日后同库克群岛政府进行官方接触等空子。我方在这个问题上绝不能留下后患。

在7月7日、8日连续举行的第四、第五轮谈判中,双方继续围绕台湾这一重大政治问题展开讨论。我指出,在联合建交公报中明确就台湾问题表态,是“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具体体现,也是库方对中方的政治承诺。肖特表示库方接受中方有关台湾问题的表述面临“法律困难”,要求我提供中国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建交公报。鉴于库方一再强调其困难,我遵照国内指示参考中国与南非、巴哈马群岛建交公报中有关台湾问题的表述方式,向库方提供中方新方案。针对库方欲遵循新西兰等国与中国建交公报模式签署建交公报的想法,我指出,库克群岛一再表示要独立自主,有自己的国情和处境,有别于同台湾有“邦交”的国家,而且时代在变化,须顺应时代潮流,中国、库克群岛建交联合公报稿不必也不应去照抄新西兰当年的表述。关于库台渔业协定问题,肖特说,库方深感台湾问题的敏感性。1981年,库方在同台湾商讨渔业协定时,在新西兰政府的提醒下,拒与臺湾签署官方文件。“好在该协议是与台湾渔业协会签署的,不仅未给今日的库中建交造成困难,而且库方从中一直谋取实利。”我在私下了解到,肖特当年任库克群岛政府农、渔业部长时代表库方渔业协会同台湾渔业协会签了这一文件,难怪他对此问题特别慎重。在谈判中,他透露,律师出身的现任库克政府渔业部长对“不与台湾发生任何官方关系”的表述怀有疑虑,担心这种说法会中断库台渔业合作。我说,只要库方公开声明库台渔业协定系民间商业协议,不具官方性质,中库建交公报的表述并不会影响台湾渔船继续在库克专属经济区作业。

我馆在谈判中感到库方对建交公报文本中涉台问题态度有所动摇,除了会下我同肖特等多次交谈消除其顾虑外,我馆政务参赞和教育处负责人抓紧时间飞往库克群岛,相机做库克农业部长等对中国友好的、关键人物的工作,请他们在内阁和议会执政党、反对党议员中,积极推动争取早日就中库建交达成共识。

肖特在几轮谈判中均表示,他本人愿意接受我提供的建交公报文本,但毕竟授权有限,许多事情需要由库克内阁和总理的国际事务顾问(库籍加拿大人)戈塞林拍板决定。他解释说,库克群岛是个小国,对世界事务缺乏经验,对国际承诺不得不格外小心,在与中国签署建交公报问题上更愿参照新西兰等国的做法,不想在公报模式上开创先河。我对肖特所言库克的处境表示理解,但在原则立场上始终坚定不移,力争说服对方接受中方在涉台问题上的表述。同时,我在一些表述的措辞等非原则问题上则灵活处理。比如,库方认为,中方在公报草案中的“库克政府承诺不与台湾有任何形式官方关系”,给人以库克与台湾曾有官方关系的印象。在库方已基本接受中方主张的前提下,我提议将“承诺”改为“重申”。这一改动,既是肯定,又是约束。肖特表示可考虑接受,并允报其政府。我返馆后也如实将此改动想法报告国内,获得批准。两国建交公报的最后文稿遂采用了这一表述。肖特曾留学伦敦,自称是“法律、英语专家”。他对中方所提公报稿的几处采用美式英文译法(如“只有”“任何”“发展”等)以及标点符号提出修改意见,我当即表示“有道理,可以考虑接受”,但须向国内报告。最终,两国建交公报文稿采用了肖特的这些改动意见。他格外兴奋,说:“这是我对库克群岛、中国建交联合公报的贡献。”

随后,我在同肖特的会下接触中得知,库克政府总理亨利定于7月18日召开内阁会议,讨论并通过库中建交问题。肖特说,他获悉库克政府已同意中方提出的建交公报稿。我遂与肖特商议有关文本签字和发布等具体细节。此前,我曾请示国内,为郑重起见,建议由我草签文本,而由即将出席南太论坛对话会的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正式签署。外交部未予采纳,指示建交公报由我“越早签署越好”。我的理解是,双方内部既已达成一致,都迫切希望对外公开消息,否则容易“夜长梦多,;南太论坛会议和会后对话会即将在库克群岛举行,库克政府正忙于筹备工作,中库建交不宜久拖。再则,我作为中国政府谈判代表,可以代表中国政府签署这一文件。

签署建交联合公报

1997年7月25日上午11时,我和肖特分别代表各自政府在中库两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上签字,决定自即日起建立中库大使级外交关系。公报申明:中国政府支持库克群岛人民为全面实现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目标所作的努力。库克群岛政府承认中国政府关于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立场,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并重申不与台湾发生任何形式的官方关系的一贯政策。两国政府同意根据实际可能尽早互派大使。

当天上午,中库两国驻新西兰全体外交官和夫人穿着正式服装欢聚在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大厅,出席中库建交联合公报的签字仪式。仪式前,我和肖特正式交换了全权证书(谈判之初他仅获其政府的口头授权,直到签字前他才拿到全权证书),肖特还面交了关于库台渔业协定问题的照会。在仪式上,两国代表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肖特说:“库、中正式建交掀开了两国关系史上新的一页,是两国关系不断发展的结果,也是两国向前迈进的基础。库克群岛政府珍惜并期待与中国政府发展长期友好合作关系。”他还在讲话中再一次表示:“库克渔业协定”系非官方的商业协议,库克政府不会与台湾发生任何官方关系。双方互赠纪念品和互换签字笔,两馆全体人员举杯祝贺并照相留念。最后,我们夫妇邀请肖特夫妇和库克高级专员署首席馆员观看录像《中国》,并设午宴招待双方谈判代表团。下午,我向新西兰外交贸易部副秘书长沃尔特通报了中库建交的消息。7月26日,新华社对外发布中库建交消息稿,《人民日报》发表了《祝贺我国同库克群岛建交》的社论,刊出有关库克群岛的资料、地图等。

向女王代表递交国书

9月22日,我携夫人张莲英飞往阿瓦鲁阿,向81岁高龄的库克群岛女王代表阿佩纳拉·肖特爵士递交了江泽民主席任命我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驻库克群岛特命全权大使的国书。库克群岛电视台用英语和毛利语当晚对我递交国书一事做了详细报道。23日,《库克群岛新闻》日报用英文、毛利文在头版以《中国重申与库克群岛加强合作》为题做了报道并刊登照片。我们夫妇当晚在库克群岛最大的拉罗汤加饭店举行庆祝中库建交招待会,库克总理杰弗里·亨利和夫人、副总理兼外长阿卡鲁鲁夫妇等高级官员、夫人及各界代表前来出席。这是我国首次在这个岛国举办盛大而隆重的招待会,格外引人注目。库克群岛作为第28届南太平洋论坛首脑会议东道国,顺利地主办了这届会议和会后对话会(我及时应库方要求赠送了摩托车和轿车)。库克政府热忱欢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杨洁篪率团参加对话会,并信守诺言,未让台湾“代表”挤进会场,台湾的政治图谋未能得逞。我们夫妇曾见到几个台湾“代表”垂头丧气,在沙滩上散步。

中库建交后,在惠灵顿的外交团中,南太几个国家的使节纷纷向我表示热烈的祝贺,俄罗斯、日本、韩国大使和马来西亚高级专员还登门拜访,了解中国与库克群岛建交和互派大使等有关事宜。先于我离任的库克高级专员肖特在辞行拜会时激动地说,他自1983年来到惠灵顿,先后任库克驻新西兰外交代表、高级专员,在+几年外交生涯中,最大的成就是同中国谈判建交成功。他对中方的谈判态度深表赞赏,“中方立场坚定,在台湾问题上的说理使我心服口服”。他还说,他“印象最深的是中国主张大小国家一律平等,特别体谅库克群岛这样小国的处境。中国政府说话算数,库克群岛在两国建交后已得到益处。你们在谈判中处处对我这个小国代表尊重、关照,令我终生难忘。我们如同兄弟在一起和睦相处。祝愿我们两国长期友好合作!”他表示,回国后无论是从政(竞选议员)还是经商,都要为增进库克群岛和中国各个领域的真诚合作尽心竭力。

中库建交以来,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础上,两国政治、经贸关系发展良好。我期待,中库友好合作关系在新时代得到进一步的加强。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