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欧阳予倩:“共说南欧比北梅”

刘正初

干年古县浏阳阳光灿烂,藏在小城深处的欧阳予倩故居如往常一般,略显冷清和寂寞。欧阳予倩的遗像前面,没有香烛纸钱,也没有鲜花蛋糕。唯有我独自一人,带着无限的敬仰,小院漫步行,陪伴着这位杰出的艺术大师,度过130岁的生日。

130年前,欧阳予倩在这个小院里呱呱坠地。倔强的哭声,预示着这个生命的不同凡响。他在浏阳小城里度过了人生的少年时期。欧阳家族是浏阳的文化世家,来自江西庐陵,据说是欧阳修之后。欧阳予倩远祖欧阳玄,是元朝著名的文史学家,曾主编宋、辽、金三史,著有《圭斋文集》15卷遗世,浏阳市区的圭斋路纪念的就是他。祖父欧阳中鹊、外祖父刘人熙,均是清末民初的大儒,也是谭嗣同、唐才常的老师。小时候,欧阳予倩称谭嗣同为“谭七伯伯”。就在故居的小院里,京城回来的“谭七伯伯”让欧阳予倩那一群小调皮蛋抓住他的辫子拔河,任凭小调皮们使出吃奶的力气,“谭七伯伯”纹丝不动。只见他轻轻一扭头,拉着辫子的小调皮蛋们全部摔倒在地。谭嗣同殉难的噩耗传到浏阳的时候,幼年的欧阳予倩看到父亲欧阳自耘抱信痛哭,全家惶惶切切不敢私语。两年后,欧阳予倩的启蒙老师唐才常在武昌领导自立军起义失败,喋血紫阳湖畔。1911年,欧阳予倩又眼看着好友焦达峰,血染长沙,埋骨麓山……爱国志士们为救国救民不惜流血牺牲的精神,深深地影响着欧阳予倩。

那时的浏阳古城,是那么的小,那么的美。元宵节大街小巷龙灯穿梭,端午节浏阳河上龙舟竞渡,孔子生日浏阳文庙古乐祭孔,一年四季唱戏酬神蔚然成风。这里自古就是湘赣边界有名的“戏窝子”,流传着皮影戏、木偶戏、花鼓戏、湘剧等多个地方剧种。欧阳家族的祖居地浏阳西乡普迹,以花鼓戏闻名于世,流传着“西乡出小旦”的民谚。欧阳予倩在“戏窝子”的氛围中成长,从小就喜欢看戏演戏。

1904年,欧阳予倩踏上了东渡日本的求学之旅。在日本,他加入了中国的第一个话剧团体春柳社,开始了自己的艺术人生。

董必武曾经诗赞:“剧坛旧事皆口碑,共说南欧比北梅。”20世纪20年代,京剧旦角艺术南派宗欧(欧阳予倩)、北派宗梅(梅兰芳)在京剧表演艺术上各领风骚。

欧阳予倩不仅在京剧表演艺术上与梅兰芳齐名,而且会编会导会演,是京剧、话剧、桂剧、电影、舞蹈、戏剧教育等诸多方面的泰斗。夏衍1989年在《欧阳予倩全集》的序言中写道:“中国话剧有三位杰出的开山祖,这就是欧阳予倩、洪深和田汉。”“欧阳予倩同志为中国戏剧事业奋斗了半个多世纪,他是名副其实的戏剧大师。”据不完全统计,欧阳予倩一生编、导、演剧目达156部。其中,话剧100部、京剧29部、桂剧4部、歌剧5部、舞剧1部、默剧1部,电影16部,汇成了‘片艺术的海洋。

带着对家乡前贤的崇敬,我曾经专程到北京、桂林、南通寻访欧阳予倩的足迹。我最大的感受是:欧阳予倩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在那里种下戏剧的种子。

欧阳予倩在自传《自我演戏以来》的“在南通住了三年”一节中,记述了他1919-1921年在南通的戏剧活动。他在南通创办中国最早的新型戏剧艺术学校伶工学社,培养新型戏剧人才;他主持修建更俗剧场,制定观众凭票人场、对号人座、场内不允许兜售食物、看客不允许吐痰、不允许吃瓜子等剧场规则,开中国剧场风气之先;他主持《公园日报》,发表戏剧信息及剧评,使戏剧教育、演出、评论形成良好互动。张謇邀请梅兰芳来南通与欧阳予倩同台演出,在更俗剧场里建“梅欧阁”作为纪念,并题有“南派北派会通处,宛陵庐陵今古人”之楹联。在张謇的心目中,欧阳予倩与梅兰芳是相提并论的。

1938年至1946年,欧阳予倩3次到桂林,旅居桂林长达6年之久。欧阳予倩是桂林文化城的见证者和建设者。他开展桂剧改革,亲自编剧并导演了桂剧《梁红玉》,挽救了一个濒临消亡的剧种;他亲自动手,两次修建广西的第一个话剧剧院——广西省立艺术馆;他策划西南剧展,组织西南八省戏剧工作者1000余人集中桂林表演观摩……历经75年的沧桑变幻,广西省立艺术馆依然屹立,每一个星期的演出,那一声声锣鼓点子,那一幕幕戏剧场景,是对欧阳予倩最好的告慰。

1949年,欧阳予倩从香港来到北京,从此定居北京直至逝世。他亲自选址南锣鼓巷,筹建中央戏剧学院,开创了自成一体的中国当代戏剧表演艺术特色和教学体系;他组织新中国的第一次芭蕾舞表演,放飞世界和平大会的《和平鸽》梦想;他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舞蹈团,给中国的舞蹈插上腾飞的翅膀……我在南锣鼓巷深处的校园,看到了邓颖超题字、杨尚昆揭幕的欧阳予倩铜像,看到了铜像下方中戏学子们自发献上的鲜花。

欧阳予倩长期生活在外地,把毕生的精力都献给了中国的戏剧艺术事业。但再繁忙的工作,也割不断他对家乡浏阳的拳拳之心。1921年,浏阳遭受天灾,人民群众生活困苦。欧阳予倩率领南通伶工学社社员,顶风冒雪赶到武汉义演,筹得巨款寄回浏阳。第二年的3月6日,他凭借自己在戏剧界的人缘,邀集当时的京剧名角到长沙义演,亲自上台演出《百花献寿》。演出结束的时候,他端出一盆花束,实行竞价拍卖,为家乡赈灾筹得了大笔资金。爱心与乡情一起涌动,大师与故乡血脉相连。一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一件小事充分表现了欧阳予倩对家乡的一片深情。

南欧有南欧的崇高,北梅有北梅的清香。我在南来北往的走读中,感受到了欧阳予倩的伟大。遗憾的是,在今天,在欧阳予倩的130岁生日,在欧阳予倩诞生的地方,我们还是少做了一点什么。郁达夫在纪念鲁迅时曾经说过:“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一個可悲的民族,而一个拥有英雄而不知道珍惜他的民族则更为可悲!”一个城市、一个地方是不是也是如此呢?“共说南欧比北梅”,要说的是对大师遗存的保护和珍惜,要比的是对大师艺术精神的传承和弘扬!

2014年10月22日是梅兰芳120周年诞辰纪念日。在梅兰芳的家乡江苏省泰州市,一系列纪念活动相继启动。为期一个月的“梅兰芳艺术节”高潮迭起,让市民尽享戏曲艺术精神的盛宴。我在央视新闻中看到了纪念大会、国际梅学研讨会、纪念戏曲晚会、梅兰芳藏品真迹展等一系列高端大气的活动,看到了梅兰芳纪念馆、梅兰芳公园那宏大典雅的建筑,看到了明星荟萃的梅派弟子那虔诚的身影。而在南方的这座庭院,我们似乎还可以做些什么。

可以告慰欧阳予倩的是,我们在小城深处留下了欧阳予倩故居,在美丽的浏阳河畔建设了欧阳予倩大剧院,我们发起组建了欧阳予倩国剧社、话剧社,我们主办了五届欧阳予倩艺术节。就在昨天,我接到了中央戏剧学院的通知,邀请我赴京参加欧阳予倩学术研讨会。我们在一声声地呼唤欧阳予倩魂兮归来!记得2017年第四届欧阳予倩艺术节,中国舞蹈家协会党组书记罗斌带领中国最优秀的舞蹈家,怀着对老主席欧阳予倩的深厚感情来到浏阳义务演出。罗斌走上欧阳予倩大剧院的舞台,朗诵了我写的一首诗,那深情款款的声音,至今在浏阳回响:

一页风云散

百年故里情

锣鼓巷里锣鼓铿锵

营盘巷里余音绕梁

长城内外载歌载舞

浏阳河畔羽衣霓裳

那个从浏阳走出去的少年

我们呼唤你

今夜,回到故乡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