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刘少奇与粟裕交往二三事

水新营

抗日战场新相识

粟裕在井冈山及中央苏区时期,先后任红军连政治指导员、营长、支队长、师长,红四军参谋长,红七军团参谋长,红十军团参谋长等职。刘少奇则长期从事白区斗争,于1932年冬到中央苏区,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华全国总工会苏区中央执行局委员长、中共福建省委书记等职。在中央苏区,粟裕一直在一线战斗,和刘少奇未有机会谋面。

刘少奇与粟裕的相识是在抗日战争中期。1939年12月,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刘少奇向中央提出大力发展苏北的建议,得到了中央的肯定和支持。他还致电中央,建议从华北调八路军一部南下,同时命令江南新四军陈毅、粟裕部渡江北上,两军共同打通华北与华中的联系。这个建议也得到了中央的采纳。

1940年10月,粟裕和陈毅率部取得黄桥大捷后,与南下的八路军第五纵队黄克诚部在苏北海安会师。11月7日,刘少奇和八路军第五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黄克诚等来到海安,陈毅、粟裕率苏北党政军干部到海安中坝串场河码头迎接。这是粟裕第一次见到刘少奇,他满怀敬意地打量着这位面容清癯、略显严肃的中央首长。粟裕给刘少奇留下的印象则是身材瘦小,寡言少语,说话略显腼腆而又严谨。随后,粟裕以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的身份,在海安主持大会,欢迎刘少奇以及黄克诚等人。不久,两支部队奉命统一指挥,成立了新四军、八路军华中总指挥部,陈毅任副总指挥、代总指挥(总指挥叶挺未到职),刘少奇为政治委员。

黄桥决战时,陈毅掌握全局,粟裕坐镇前线。在这场决战中,粟裕充分展现了他“不拘成法、善于奇兵”的军事才能。不过,此时的刘少奇作为初来乍到的中央要员,更多倚重的是盛名在外的陈毅。粟裕虽然刚创造了黄桥战役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但他毕竟只是陈毅的助手,其不凡的军事才能还鲜为人知。随后发生的曹甸战役、盐城保卫战,则令刘少奇对粟裕刮目相看。

1940年11月下旬,刘少奇、陈毅离开海安前往盐城组织曹甸战役,以彻底解决苏北和韩德勤问题。但这一决策遭到了粟裕等人的反对。11月4日,粟裕和陈毅曾联名致电中共中央和刘少奇,提出:“立即灭韩固然便利,恐先给蒋(介石)以大举反共之口实,于政治上不利。”后曹甸战役失利,刘少奇对在争论中表现出远见卓识的粟裕刮目相看。

“皖南事变”后,刘少奇担任中共中央华中局书记兼新四军政治委员,成为华中战略区的一把手。粟裕任新四军第一师师长,成为他麾下的得力干将。1941年7月,中共中央华中局机关、新四军军部盐城保卫战爆发,粟裕又表现出非凡的谋略和指挥艺术。7月中旬至8月初,粟裕指挥苏中军区主力对日伪军发动猛烈的攻势,并以“围魏救赵”的战法突袭日军南浦旅团部驻地泰州,迫使日伪军转兵南下,回援泰州,粉碎了日伪军企图围歼中共中央华中局机关、新四军首脑机关的阴谋。

1942年年初,刘少奇即将离开江苏返回延安。他在中共中央华中局扩大会议上,给予粟裕及其领导的新四军第一师高度评价。他称赞道:“我一师几年来工作是获得了最大的成绩,在抗战中建立了最大的功劳。在我全军中以第一师部队作战最多,战果最大。”随后,他还列举了新四军第一师的一些战例及其在其他工作上的成绩。刘少奇以“四最”评价粟裕领导的部队,表明了他对粟裕的赏识。

就在这时,位于苏南的新四军第六师在日伪军的“清乡”中损失重大,有不能立足之势。为此,刘少奇提议,由粟裕统一指挥新四军第一、第六两个师,中央军委很快予以批准,11月正式发布命令:“一、六师领导机关对内合并,由粟裕同志统一指挥。”粟裕成为在八路军、新四军部队中唯一同时指挥两个师的师长。

1942年12月底,刘少奇经过9个月的长途跋涉回到延安,后参加中共中央书记处的工作。他在向毛泽东详细汇报自己在华中的工作时,说在中共中央华中局和新四军工作时发现了两个人才:“一是新四军四师政治委员邓子恢,他是农村工作的专家;二是新四军一师师长粟裕,是新四军七个师中,打仗打得最多和最好的一个师长。”

解放战争时期的赏识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应邀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8月27日,他为中央起草电报,向党内宣布:“中央决定毛、周赴渝谈判。在毛离延期间,刘少奇同志代理主席职务。”此后至翌年春夭,刘少奇一直主持中共中央的工作。

10月14日,中共中央华中局传达了中共中央命令,任命粟裕为苏皖军区(即华中军区)司令,张鼎丞为副司令。接到命令后,粟裕认为,由张鼎丞担任军区司令员更有利于工作和团结,因此向中共中央华中局建议改任自己为副职、张鼎丞为正职。在中共中央华中局未同意的情况下,10月15日,粟裕直接致电中共中央,陈述自己这一建议和理由,电文中说:“昨在华中局阅悉中央以职及张鼎丞同志分任正副司令之电示,不胜惶恐。以职之能力,实不能负此重任。而鼎丞同志不论在才德资各方面,均远较职为高超:抗战以前,均为长辈;抗战初期,则曾为职之上级;近数年来,又复在中央直接领导之下,功绩卓著,且对于执行党的政策与掌握全局均远非职所能及。为此,曾再三请求华中局,以鼎丞同志任司令,职副之,未蒙允许。”“请求中央以鼎丞同志为司令。”刘少奇接到电报后,认为粟裕担任正职是适当的,便依然坚持原来的决定。

10月27日,中共中央华中局根据刘少奇代表中共中央的回电批复,再次宣布华中军区(不再称苏皖军区)“以粟裕为司令,张鼎丞为副司令”。当天深夜,粟裕第二次致电中共中央,重申15日电报的理由,在电报的最后说:“为慎重并更有利今后工作起见,特再电呈,请求中央以鼎丞同志为司令,职当尽力协助,以完成党中央所给予之光荣任务。”

刘少奇被粟裕的诚意深深打动,他礼让司令一职不是在推卸责任,而是出于对华中军区领导层团结的考虑,愿意在张鼎丞领导下,全力完成党中央赋予的重任。刘少奇也为粟裕不计个人名利的高尚品格而感动,接电后进行了慎重的研究,最后同意采纳他的建议。同时,中共中央决定在华中军区组建野战军,任命粟裕为华中野战军司令员,负责前方打仗事宜。10月29日,刘少奇亲自起草了回電,认为粟裕的建议“是有理由的”“中央同意以张鼎丞为华中军区司令,粟裕为副司令并兼华中野战军司令”。

在执行刘少奇代表中共中央作出的“向北发展,向南防御”战略决策的过程中,中共中央华中局和陈毅提出新四军除第三师全部调往东北,其余都部分抽调去山东或东北。这样,不管是调往山东、东北的部队,还是留在华中的部队,都将打破各部原有的完整建制。针对这种情况,粟裕认为:“似此,不同建制之部队今后须有较长期方可打通思想,但对目前战斗之协同配合不利,特别华中分局领导下之部队可能发生重大影响。”因此,他多次向陈毅和中共中央华中局建议应尽可能保留主力部队的原有建制,但没有得到采纳。10月27日,粟裕再次直接向中共中央陈述自己的意见。建议在抽调部队到山东、东北时,“尽可能不过分破坏建制”,以保持传统的作风和战斗力。“此点虽曾向华中局和分局建议,未蒙采纳”,因此“敢冒本位宗派主义之嫌,特电告中央,尚盼指示”。

刘少奇接电后,充分肯定了粟裕的意见。随后,他在代表中共中央回电中说,粟裕的提议“是有理由的”,指示华中局“各师建制应尽可能不分割”。粟裕的建议与刘少奇代表中共中央的回电,为后来华东野战军的发展壮大及辉煌战绩的取得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全面内战爆发后,粟裕率部先后取得了苏中、宿北、鲁南、莱芜、泰蒙、孟良崮等一系列战役的胜利,刘少奇为这位老部下的辉煌战果赞叹不已。1948年4月18日,粟裕发出致中央军委、中共中央华东局电,再次“斗胆直陈”对目前战局的认识和对作战方针的建议,提出华东野战军3个纵队暂不过江,而集中兵力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大歼灭战。对粟裕的这次来电,中共中央高度重视。毛泽东要陈毅、粟裕赴中央驻地当面汇报。1948年4月底到5月初,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会议,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五大书记听取了粟裕的汇报,决定采纳他的建议,集中兵力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大歼灭战。

同时,中共中央决定,陈毅担任中共中央中原局第二书记、中原野战军第一副司令员,协助刘(伯承)邓(小平)工作。粟裕任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成为华东战场的最高指挥员。中共中央的这一重要决策,除了战局发展的需要与毛泽东的信任外,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副主席兼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的刘少奇根据对粟裕的了解,积极向毛泽东建言,也起了+分重要的作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登门拜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刘少奇作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虽然兼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职务,但主要工作是在党务和政务方面。以后,他又相继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家主席等职,与一直从事军事工作的粟裕交往不多。但是他仍然很关心这位老部下。

1951年11月12日,粟裕被任命为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第二副总参谋长。进京之前,因右臂内残留弹头处发炎,他请假一段时间去上海治疗。12月初的一个晚上,正在上海视察与休养的刘少奇得知粟裕在沪治疗的消息后,偕夫人王光美突然造访粟裕的住地。粟裕深感意外,急忙到大门口迎候,局促不安地说:“少奇同志,应该下级看上级,岂有上级看下级之礼。真是不敢当啊!”刘少奇接过粟裕的话,风趣地笑道:“怎么没有啊?今天,我和王光美同志来看你,不就有了吗?”粟裕也会意地笑了。

1954年5月19日晚,在北京的粟裕专程去看望刘少奇。之后,根据刘少奇的指示,粟裕就所负责指导的各兵种、各部门以及有密切关联部门的情况和问题择要向他和中共中央写出了一份报告。报告分别汇报了海军、空军、炮兵、装甲兵、工程兵、铁道兵、防空部队、公安部队以及全军装备情况的现状、五年计划和远景规划、存在的问题和措施,并且汇报了1954年各兵种及作战部的工作情况。报告最后建议:“鉴于我国第二个五年计划主要投资于重工业,不可能抽出大量经费用于国防建设。根据目前国际形势,三五年内爆发战争的可能性虽不大,但为预防战争一旦发生,有备无患,应以有限之军费用于最迫切需要的方面。我国陆军已有相当基础,但海空军尚年轻,今后应主要加强海空军,而最近十年或十余年内尤以加强空军为主。”

1955年9月,中國人民解放军首次授衔,粟裕被授予大将军衔。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