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社区网络平台的基层治理价值

宋显忠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成了一场检验基层治理体系的大考。配合着防疫工作,乡村地区启用了“沉睡”多年的大喇叭,城市社区主要还是依靠电话和逐门逐户核实,少数地方的城市社区(或小区)建有微信群,网格员也会在微信群里发布有关通知。尽管利用微信群等网络交流群抗“疫”明显不成体系,但效率远大于电话和“大喇叭”,其开发前景亟待得到重视。

不论是解决居民个人事务还是社区公共事务,社区干部缺少“在场”的感受。特殊情况下,如新冠肺炎疫情突发时,街道和社区可以拿到部分业主的电话,但需要频繁与其进行信息交流,所需要的沟通效果是电话无法完全承担的。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一个持续有效的沟通方式——社区网络平台!

目前,社区的居民交流群大多是自发设立的,很多是基于调解业主和物业单位、水电气相关企业的关系而设立。少数有社区网格员进驻,偶尔发一下街道、社区等基层职能部门的管理通知,都是单向传播,缺少基层职能部门干部与居民之间的双向互动。

从一些长期存在的公共問题来看,社区亟需建立基层职能部门与居民之间的互动关系,让基层党组织和职能部门安排工作人员、志愿者收集、回应和解决居民提出的与物业、环卫城管、治安、消防等方面的建议和要求,推送上级党委政府的大政方针、民生政策,各部门面向社区群众发布的通知、决定,培训专业技能的音视频资料、安全生产和公共卫生信息,岗位招聘以及产品、服务市场信息等。

社区网络平台是基层职能部门与群众距离最近,建立线上线下一体化基层治理的关键突破口:基层职能部门存在线上延伸管理职责的必要。社区居民就线下资产、业务或社区公共空间,有与公共服务部门、基层职能部门展开线上“在场”交流的需求,有接受基层职能部门线上服务和管理的需要。同时,部分社区居民或其他相关人员对社区公益也有热情,需要一片线上的公共空间。

因此,社区网络平台就成了基层党组织和职能部门可直接开拓和创建的“线上疆土”,是基层党组织和职能部门可直接“掌控”的承载基层治理职能的社区网络空间。在确保每个家庭都有一个代表,并且全面落实入群人员实名化的条件下,实现线上线下“一般粗”,创建线上社区,开展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基层治理探索。

要发挥这个功能,不能仅有居民交流群,还需要配套由基层党组织负责人主持、驻群干部为主的工作群,用于反馈和研究解决居民提出的、超出驻群干部及其职能部门权限的问题。

两类交流群应该形成“一拖N(N是居民交流群)”组合,构成一个嵌入居民区的线上线下一体化治理的社区网络平台。

同时,基层党组织和职能部门可以用好线下资源和线上平台资源,把面向群众的所有咨询、登记、公示、征询意见之类的业务,以适当的形式搬到线上,把社区网络平台打造成居民手边的服务大厅、业务窗口、告示栏和议事大厅。

在此基础上,需要线下实地勘察、调查、查阅资料的,需要与相关人员线下协商的,需要请示和会议决定的,以及其他不适合线上公开交流的业务,驻群干部要及时告诉居民转入线下办理,以及需要联系的线下部门和人员及其联系方式,线下办理的流程、条件和时限等,实现线上线下的有序衔接,探索创建线上线下一体化基层治理体系。

(作者系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