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军事 » 正文

走进英国利兹皇家军械博物馆系列之二十八:东方世界的盔甲武器(6)

陈传生 陈漠

阿拉伯半岛

阿拉伯半岛是伊斯兰教的发源地,先知穆罕默德在这里出生和生活。从最强大的伊斯兰帝国倭马亚(Umayyad)王朝(公元661~750年)诞生到现在,这里一直是穆斯林世界的中心,根据伊斯兰教法规定,每一位有经济能力和体力的成年穆斯林信徒,有生之年应至少前往麦加朝觐一次。由于历史的原因,阿拉伯半岛的武器在型制、称谓、装饰等方面与其他穆斯林地区均有所不同。

坎查是穆斯林世界大部分地区对匕首(也称短剑或弯刀)的统称,但在阿拉伯半岛却有着不尽相同的含义。半岛东岸的各酋长国,只将特定的带有弯曲角度的双刃弯刀称为坎查,其特点是带有大量金银装饰,木质刀柄上还常常饰有金币。展品中一把19世纪阿曼制造的坎查匕首,刀柄两面各镶嵌有2枚威尼斯达科特金币,这些金币可能是威尼斯公爵卢多维科·马宁在1789~1797年担任威尼斯总督期间发行的。在也门和阿拉伯半岛西部,相似类型的匕首被称为“简比耶”(janbiyya),意思是“侧面携带”,14岁以上的男性通常将其作为服装的配饰携带在身體一侧。生活在沙漠旷野的游牧部落贝都因人(Bedouin)的匕首,被称为“吉达米亚”(giddamiyah),其刀柄往往使用长颈鹿鹿角制作。阿曼的坎查匕首还有一个传统特色,就是刀鞘与腰带被永久性地编织在一起,上面附带着银环和复杂的绳结。

卡塔拉(kattara),是一种剑身直长、前端较细、剑柄不带护手的双刃剑,最初来源于阿曼。因阿曼人经常跨越印度洋进行商品交易,这种剑常出现在桑给巴尔(Zanzibar,印度洋西部岛屿)等与阿曼有频繁经贸往来的地区,因此通常也被称为“桑给巴尔剑”。展出的一把卡塔拉剑,剑柄和剑鞘是阿曼制造的,上面带有伊斯兰月牙装饰,剑身带有索林根“奔跑的狼”标记,表明是从德国进口的。

塞弗(saif),是另一种形式的阿拉伯剑,剑身略有弯曲,单刃,带有较宽的血槽,剑柄和剑鞘为阿拉伯风格的造型装饰,与阿曼卡塔拉剑一样,剑身也多是从欧洲进口的。

北非伊斯兰王国

在7世纪末倭马亚王朝时期,伊斯兰从叙利亚扩张到埃及和北非海岸,西北非的柏柏尔人最早皈依了伊斯兰教,并在8世纪早期为倭马亚军队攻打西班牙充当排头兵。在11世纪,伊斯兰教继续向南传播,逐渐控制了苏丹和西撒哈拉的博尔努王国。到了16世纪,尼日利亚的卡诺王国加入了伊斯兰世界。在17世纪奥斯曼帝国鼎盛时期,其控制的疆域包括整个北非沿岸。皇家军械库的藏品大多是在19世纪殖民战争中缴获的,在此之前英国人对非洲盔甲武器知之甚少,这些战利品为研究非洲的盔甲武器奠定了基础。

防护衣和盔甲

大部分盔甲属于撒哈拉军队的骑兵,在苏丹中部到沙漠南部的博尔努人还配备了马盔甲。他们在战争中穿着的防护衣是一种用棉布制作的长外套,上面装饰着彩线贴花板。这种单纯的外套其实并不属于盔甲,真正的盔甲是在外套衬里加入锁甲,或者将锁甲衣单独穿着,外面用长外套覆盖。

北非博尔努骑兵,来自J. G.伍德(J. G. Wood)版画,1885年

圆锥形头盔与铠甲衣一同出现,头盔上通常饰有镀金,并配有深色的棉垫面罩,面罩外面覆盖锁子甲。这些头盔和锁甲面罩,有些来自于15~16世纪埃及马木留克王朝的军队,有的可能是1571年奥斯曼帝国在打败埃及马木留克军队后,配发给苏丹及其邻邦的装备,直到19世纪仍在使用。

卡斯卡拉(kaskara)是典型的东撒哈拉剑,直剑身,双刃,十字形喇叭状护手,剑柄带有梭织形花纹装饰。剑身既有本地制作也有欧洲进口的,从欧洲进口的剑多来自西班牙和德国,通常带有伊斯兰新月及阳光标识。最精美的一把卡斯卡拉剑是为达尔福尔(Darfur)的苏丹阿里·蒂纳尔(Ali Dinar,1898~1916年在位)制作的,剑柄带有大量的金银镶嵌和达尔福尔匠人的浮雕工艺,剑身刻有阿拉伯文铭文,意思是“苏丹阿里·蒂纳尔,并传给他的儿子阿普杜勒·拉赫曼,于1909/10”。

塔克巴(takouba)是中部撒哈拉图瓦雷克人(Tuareg,撒哈拉沙漠周边地带的游牧民族)使用的一种十字剑柄剑,它与卡斯卡拉剑很容易混淆,主要差别在于该剑有更窄更深的十字护手,护手由木材和皮革制成,与东撒哈拉的剑相比,剑身相对较短。

曼德剑(Manding sword)是撒哈拉西部边缘地带曼德人(Manding)使用的一种稍短的曲剑,没有护手的剑柄用皮革包裹,边缘也使用皮带条装饰。

弗里沙(flyssa)是阿尔及利亚与摩洛哥南部半沙漠地带游牧部落卡拜尔柏柏人使用的剑,造型比较独特,单刃剑身呈直形,中间部位鼓出然后缩窄形成长尖,剑柄没有护手,铜质柄头为骆驼头造型。

尼姆查(nimcha)是摩洛哥海岸王国使用的一种轻剑,单刃,剑刃略有弧度,剑柄使用牛角制作,双重护手向前弯曲。其剑身一般从欧洲进口,多来自法国。展出的藏品是一件精美的赠品,来自于圣詹姆斯宫的皇家收藏,剑身和剑鞘带有奢华的镶金嵌银装饰。

突尼斯剑,在北非伊斯兰剑中非常少见,有不同样式的牛角剑柄,其中一种H型剑柄与图瓦雷克人配带的短剑相似。

匕首

北非地区的匕首通常被称为库米亚(koummya),与阿拉伯北部和叙利亚的匕首有渊源。展出的两件展品制作得相当精美,其中一件来自摩洛哥的匕首,尖锐细长的刀身带有大量的黄金镶嵌,刀柄使用动物角制作,柄头为新月造型,木质刀鞘使用天鹅绒和包银装饰,这是一件特制的赠品,来自于英国皇室的收藏。另一件展品来自阿尔及利亚,带有弯曲的双刃刀身,刀柄使用牛角制作,硕大的柄头边缘嵌银装饰,刀鞘镶铜嵌银,刀鞘顶端的弯曲度格外夸张。

臂刀(arm-knife)是乍得和南利比亚等地一种不同寻常的特殊匕首,被称为特力克(telek)或罗博(loibo)。这种匕首通过刀鞘上的套环挂在小臂上携带,并被长袍衣袖覆盖,因此也被称为“长袍刀”。

矛是北非伊斯兰区域另一种进攻型武器,其种类很多。最早为欧洲人所知的是柏柏尔人使用的阿斯盖斯(assagais)矛,这个名词来源于葡萄牙和西班牙语的柏柏尔阿拉伯语音“az-zaghayah”的直译,在英语中最早出现在1325年,指的是一种用于近距离刺杀或投掷的轻型矛。图瓦雷克人使用的一种全钢结构的矛,被称为阿拉尔(allarh),带有锋利的矛头,通常是骑在骆驼背上使用,与之匹配的还有一个使用羚羊皮制作的被称为艾亚尔(ayar)的矩形盾。巴索(baasoo)是南苏丹阿赞德人使用的全钢结构的矛,矛头带有倒勾。

枪支

北非伊斯兰地区生产的枪支,因制造地的不同而具有多样性特征。

木卡拉(mukhala)滑膛枪是摩洛哥北部城市得土安(Tetuan)最早生产的一种燧发式长步枪,采用的枪机系统被认为是来源于英国或荷兰进口的枪支,从17世纪一直生产到19世纪。其鲜明特征是枪托为喇叭形,带有嵌银装饰,肩托底板用整块象牙镶嵌。该枪在摩洛哥其他地区也有生产,但称谓和特征不尽相同。在中部苏斯河谷拉斯瓦德(Rasel Oued)地区生产的枪支,被称为“塔鲁丹特”(taroudant),枪托包银或镶嵌银钉,尾部向下弯曲略呈喇叭形,握柄处带有拇指凹槽;出自该地区的另一款枪被称为“阿凡达利”(affedali),枪托为窄喇叭形,通常用骆驼骨装饰或镶嵌象牙板。摩洛哥远南小阿特拉斯山地区制造的枪支被称为“阿尔特”(altit),枪托略微弯曲,尾部呈凹形,与巴尔干地区的拉萨克(rasak)滑膛枪相似。

阿尔及利亚滑膛枪有两种类型,西部柏柏尔人生产的滑膛枪采用木卡拉式枪机,其他地区生产的滑膛枪采用西班牙米可莱式枪机。其中名气最大的是大阿特拉斯山柏柏尔人部落卡拜尔生产的滑膛枪,该枪装饰风格独树一帜,除了常见的镶金嵌银外,大量使用珊瑚珠镶嵌装饰是其最大特色。在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阿尔及利亚总督曾让当地的武器工厂特制了一系列带有珊瑚珠装饰的武器套装,将其作为外交礼物敬赠给欧洲皇室。在1811年和1819年,英国王储、摄政王乔治(威尔士亲王,后来的乔治四世)先后两次接受了阿尔及利亚总督赠予的枪支,受赠枪支包括燧发式长步枪和燧发式手枪,其中长步枪采用的是木卡拉枪机,手枪采用的是法国式枪机。

伊朗与伊拉克

萨菲王朝(1501~1736年),是由波斯人建立统治伊朗的王朝,其控制的疆域包括伊朗全境和伊拉克大部。在16世纪,萨菲王朝与奥斯曼帝国战事不断,萨菲西域大量疆土被奥斯曼占领,后者在战争中使用了先进的火器。在18世纪早期,阿富汗的入侵使伊朗陷于混乱。1736年,突厥部落首领纳迪尔率军将阿富汗人逐出波斯,建立了阿夫沙尔王朝。1747年纳迪尔死后,各路诸侯纷纷称王,形势一片混乱。1760年,赞德部落首领卡里姆汗重新统一伊朗,建立了赞德王朝(1760~1794年)。1779年卡里姆汗死后,赞德王朝分裂,最终被卡扎尔部落首领阿迦·穆罕默德·汗建立的恺加王朝(1794~1921年)取代。1921年2月,军官礼萨·汗·巴列维发动政变夺取政权,建立巴列维王朝。

博物馆收藏的大部分伊朗与伊拉克盔甲武器多出自赞德王朝和恺加王朝时期,也有少量萨菲王朝时期的物件。

盔甲

17世纪后期,流行于伊斯兰世界的板链甲在伊朗被一种称为“四镜甲”的板甲取代,它是由四块矩形金属板组成,通过皮带连在一起,披挂在锁甲衫外面,对躯干部位进行防护。成套的盔甲还包括一对护臂(bazuband)和一个头盔。头盔被称为“科拉-库德”(kolah khud),带有尖顶、护鼻条及铆接的锁甲面罩。展出的盔甲,全都带有精美的装饰。

一套愷加王朝时期的盔甲,制作于伊斯兰1201年(公元1786年),采用镶金蚀刻装饰,将狩猎场景的细腻刻画与波斯体书法艺术(内容是古兰经中的诗句)融为一体,体现了一种“宁静之美”。装饰是由两位艺术家分别完成的,一位装饰了胸甲的正面和侧面,另一位装饰了头盔、护臂甲和背甲。

一套铜质的“四镜甲”,采用涂金和珐琅花镶嵌装饰,胸甲上刻有波斯体铭文:“为尊贵的古兰姆·阿里·汗制作,谦卑的伊斯法罕的阿里,于伊斯兰1213年8月”。

一个头盔和一个盾牌,制作于19世纪,出自同一位盔甲工匠之手,采用凿刻浮雕和镀金装饰,刻画了狩猎、战争和波斯人社交生活等一系列内容丰富的场景。

一个19世纪初制作的科拉-库德头盔,塑造了一个怪物的头部形象,下部边缘还带有镂空的骷髅,这种头盔突出装饰性和时尚性,旨在用于游行仪仗而非战争,现代收藏家称其为“魔鬼的头”或“魔鬼的面具”。

弓箭和标枪

在火枪大量出现之前,弓箭一直是伊朗骑兵的主要武器,伊朗弓与土耳其弓极为相近,也是反曲复合弓,射箭时弓弦由拇指按住,通过食指拉到位然后松开。为方便发射,通常还在右手拇指上佩戴指环。18~19世纪,弓箭在战场上基本消失,骑在马背上使用弓箭狩猎成为一项时尚运动,许多弓上都装饰着狩猎场景。

标枪,也是骑兵随身携带的武器,在近距离作战时非常有效。展出的一对钢质标枪,附带木质标枪筒,与大多数伊朗盔甲武器一样,带有十分细腻的装饰,制作得相当精美。

刀剑

舍施尔(shamshir)是伊朗剑的统称,因单刃且带有较大曲度,通常被称为舍施尔弯刀。其使用乌兹钢锭锻造而成,这种超级高碳钢具有相当强的韧性,能打造出精细的剑刃, 并带有强劲平滑的曲度。刀身布满美妙的波纹,这是钢材在熔炉(坩埚)里冶炼和锻造过程中形成的。由于舍施尔弯刀非常著名,其剑身被大量出口到伊斯兰世界各地以及欧洲。

一把高品质的舍施尔弯刀,制作于18世纪,刀身带有17世纪伊朗著名铸剑工匠“伊斯法罕的阿萨德·阿拉”的铭记。在伊朗,有许多精于铸剑的工匠,其中伊斯法罕的阿萨德·阿拉被认为是伊朗历史上最著名的铸剑大师,他的名字在他死后100多年后仍在使用,成为高品质伊朗刀剑的代名词。

另一把18世纪的舍施尔弯刀,在刀形和功能设计上与常见的舍施尔弯刀不同,其刀身厚重,弯曲度较小,刀尖也不够尖锐,主要用于劈砍而非刺穿和切割。它带有两片式象牙刀柄,刀柄和刀鞘上仍然保留着原始的流苏挂带。

双刃弯曲的坎查,是伊朗和伊拉克匕首的常见形式,主要特征是刀柄形状呈I字形,一般为钢质或海象牙制作。展出的3件展品中有一件极为稀有和不寻常的类型,其刀尖部分分裂为5个锋刃,中央的一个向前伸展,这是一种用于突刺盔甲的设计。

卡德(Kard)刀是伊朗和伊拉克匕首的另一种款式,刀身细长,单刃竖直,刀柄和刀鞘镶嵌半宝石(在宝石学中,宝石一般分为贵重宝石和半宝石两类。贵重宝石主要有4种,即钻石、红宝石、蓝宝石和祖母绿,而其余的宝石,如水晶、玛瑙、红玉髓等属于半宝石),在伊朗东北部流行镶嵌天青石和绿松石。

钢锤和战斧

由于战争中的骑兵大量使用盔甲,战斧和钢锤在近战中比剑的威力更加强大,因此也更受欢迎。

钢锤, 被称为“ 戈尔兹”(gorz),是萨珊骑兵盔甲武器装备之一,其握柄和锤头均为钢制,椭圆形锤头带有锋利的凸缘,最流行的样式是带有6个凸缘的六页钢锤,它也是地位和等级的象征,常被作为权杖使用。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