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空中力量全览(上):空

选锋

韩国KAI公司研制的KT-100初级教练机

积极主张“自主国防”,战时作战指挥权却握在美军手中;强调独立作战,各军种的武器装备却存在明显短板和缺口,韩国的武装力量一直是在这样的矛盾中发展的。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作为网络流传的“东亚怪物房”的一员,韩国的陆海空三军具有相当可观的实力,本文即全景扫描其空中作战力量。

成军历史

韩国空军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二战结束后不久的1946年8月10日,韩国空军建设协会于那一天成立,这就是韩国空中力量最初的种子。到了两年后的1948年5月5日,韩国军队编组了自己的第一个航空单位,不过尚处于“无机可用”的状态,直到1949年9月才从美国“借调”来了10架L-4“蚱蜢”式联络/观测机,于是在当年10月,总算有了飞机可用的韩国空军正式成立。

此后爆发的朝鲜战争给整个半岛造成了巨大的创伤,不过就军事层面而言,也令韩国空军进入了急速发展的时期。1950年6月战事初起时,韩国空军的在册人数虽已达到1800人,但总共只有20架教练机和联络机可用,“主力机型”还是从加拿大购入的10架北美T-6教练机,同朝鲜空军从苏联获得的数量可观的雅克-9和拉-7战斗机相比,韩国空军在规模和实力上都显得相形见绌。

韩国曾经引进过一批俄罗斯伊尔 -103初级教练机,韩国称 T-103

不过很快,从收到第一架真正意义上的作战飞机——F-51D“野马”式战斗机开始,韩国空军在战争期间获得了数以百计的多款战机。韩国战斗机和轰炸机既随美国飞机一同行动,也执行过独立飞行任务。

战争结束后,韩国空军总部迁至首尔大邦洞,专事为空军培养专业人才的空军大学随后于1956年宣告成立。与此同时,为应对半岛可能发生的新战事,韩国空军增补了T-28教练机和F-86D“军刀”全天候截击机等装备;为实现高效指挥,韩国空军又于1961年成立了作战司令部,后又于1966年成立空军后勤司令部。也是从1966年开始,韩军使用一批C-46运输机向南越投送了韩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部分兵力,极不光彩地参与到了越南战争中。

韩国政府在上世纪70年代加大了对空军建设的投入,1973年成立了用于巩固和提高人员训练质量的空军教育训练司令部,1974年购入F-5“虎”Ⅱ和F-4E“鬼怪”Ⅱ战斗机,同时还引入了C-123运输机和S-2反潜机这样的支援飞机。

韩国空军加紧建设的目的,是要赶上并压倒朝鲜空军。带着这一意图,韩国空军在80年代初成立了作战行动信息中心,力求将其打造成指挥各飞行单位的“大脑”。当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成功举办时,韩国空军执行了规模可观的领空巡航任务,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数年来空军建设的成果。

高调亮相的T-50“金鹰”喷气式高级教练机

进入90年代后,韩国空军开始越来越多地在国际场合上亮相,其发端是1991年的海湾战争,当时韩国空军向沙特派驻了一支飞行特遣队,此后韩国军机又参与了1993年的索马里维和行动等。

与此同时,军用飞机的换代更新也在稳定推进,从1986年起,韩国从美国引进了180架F-16战斗机并获得了授权制造许可。2007年8月,韩国空军F-5A/B战斗机中的最后一架退出现役,这种飞机的任务已全部由F-15K战斗机等接替。最新的军购则是为应对“持续增长的朝鲜半岛的不稳定风险”而引入的F-35A“闪电”Ⅱ战斗机。

编制与装备

当前,韩国空军的主要作战力量集中在空军作战司令部、空军北方作战司令部和空军南方作战司令部这3个指挥架构中。

空军作战司令部下辖第5战术运输联队(金海)、第15混成联队(城南)、第35联合大队和第6战斗控制组/战场搜救大队等,装备机型以C-130H/J“大力神”中型运输机、CN-235-100M/220M战术运输机、HH-60P和VH-92直升机等为主。

韩国空军F-15K和KF-16编队

空军北方作战司令部的主力单位为:装备F-5E/F和KF-5E/F战斗机的第8战斗机联队(原州)和第10战斗机联队(水原),装备使用F-16C/DBlock32和KF-16C/DBlock52战斗机的第19战斗机联队(中源)和第20战斗机联队(瑞山)。

比较特殊的是第17战斗机联队(清州),该部此前使用老旧的F-4战斗机,不过在2019年成为韩国空军第一个接收了F-35A“闪电”Ⅱ的单位。此外,北方司令部還下辖使用RF-4C侦察机的第39战术侦察大队,混用F-5和F-16的第29战术作训大队以及装备着HH-47D“支奴干”和HH-60P等多种直升机的第6搜救大队。

空军南方作战司令部的编成内包括第1战斗机联队(光州)和第11战斗机联队(大邱),使用机型为F-15K战斗机,第16战斗机联队(醴泉)仍使用F-5E/F,单独列编的第38战斗机大队(群山)配备的是KF-16C/D战斗机。

从军机装备规模来看,韩国空军目前共保有约800余架飞机,以多款美国飞机为主,兼有一些韩国本土设计、西欧国家和俄罗斯的军机。

其中,用于争夺制空权和对地攻击的军机包括60架F-15K、118架KF-16C/D、100余架各型号F-5和几十架F-4E,还有数十架本土研发的FA-50战斗/教练机,另有4架F-35A目前主要用于飞行员转换训练。

运输机包括16架C-130H/J和18架CN-235-100M/220M。教练机方面,拥有106架KT-1初级教练机、22架TA-50攻击/教练机、59架T-50高级教练机、23架KT-100通用教练机和一批用于训练的F-16及F-5。

直升机阵容由28架UH-60P“黑鹰”中型通用直升机、25架MD-500侦察/轻型直升机、9架CH-47D重型运输直升机、7架卡-32A搜救直升机、3架贝尔412SP通用直升机和3架AS-332“超美洲豹”通用直升机等组成。还有界定为特种飞机的8架“霍克”RC-800情报与侦察机、4架波音737-700IGW早期预警机和2架“猎鹰”2000EX情报与侦察机。

上述之外,韩国空军已经下单或者基本达成订购意向的还有36架F-35A战斗机和4架A330MRTT空中加油机。

“新宠”与“老兵”

在谈及韩国空军时,驻韩的美国空军人员曾有过这样的表态:我们和他们语言不通,不过双方使用同样的飞机,这可以算是一种共同语言。此话可谓反映出了韩国空军装备的现状:始终处在巨大压力之下的韩国空军一直希望借助美国的外力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但这当然是一个难言轻松的过程。

若论韩国空军最新的“肌肉”,自然非F-35A“闪电”Ⅱ莫属。韩国于2014年9月30日签署了购买40架F-35A的合同。而涂上了韩国空军标识的第一架“闪电”Ⅱ于2018年3月19日在得克萨斯州的沃思堡完成首飞,第二架于同年5月2日首飞。

韩军已开始列装F-35A战斗机

尽管原打算于2018年就将F-35A部署到水原空军基地,但是韩国空军接收F-35A的时间延后到了2019年3月,首批两架“闪电”Ⅱ入驻清州基地,与当地的F-4E“鬼怪”一同驻扎,韩国空军于是拥有了自己的五代机和隐身飞机。

按照乐观估计,韩国F-35A的交付预计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而韩国人进一步的“雄图”则号称将在2026年左右实现——届时,由韩国航空航天工业公司(KAI)开发的“本土五代机”KF-X战斗机中的第一架将开始服役。

KF-X定位于具有隐身功能的双发多用途战斗机,其开发宗旨原为填补F-16和F-35换代衔接之间的空白,然而研发推进过程却极不顺利。作为合作伙伴的印度尼西亚原表示将承担20%的研发费用,但却“付款滞后”,甚至曾有韩国消息人士称,研发计划已“处于危险之中”。不过KAI已于2021年4月9日高调亮相KF-X原型机,计划于2022年7月实现首飞,2026年全部研制完成,随后量产,并在2032年陆续装备部队,初步计划投入实战部署120架。届时,这些本土五代机将替换掉老旧的F-4和F-5。

现身高速公路的韩国空军F-5战斗机

这也是韩国空军装备体系中的一个现实,在追求最新型号的同时,仍保有大量过时机型。韩国在1977~1990年间接收了95架F-4E战斗机,有的是新机,有的则是美国空军的二手机。目前二手“鬼怪”已全部退役,仅余25架“新机”保留在清州基地的第17战斗机联队中。这些经过更新的“鬼怪”可以携带ALQ-88K干扰吊舱,也可以使用GPS制导武器和AGM-142空地导弹。

至于F-5战斗机的装备时间则还要更早。韩国空军在1974~1986年间共接收了多达174架F-5E和40架F-5F,其中68架在韩国制造的称为KF-5E/F。较早批次的F-5已经全部退役,目前仍有100余架F-5在役,分别配置在水原和醴泉等地的作战中队和训练单位中。

C-130J-30是韩军运输机中的最新型号

核心主力与自主研发

F-35A尚未形成战斗力,KF-X也是可望不可及,因此目前在韩国空军中担纲空战主力的机型仍然是F-15和F-16。60架多用途F-15K装备了驻大邱基地的第11战斗机联队的3个中队。

韩国人曾夸耀F-15K是“本地区最强战机”,而第11联队也因多次在美国参与“红旗”军演和“阿拉斯加”军演而被视作韩军中的精锐。按照美韩联合司令部的构想,一旦朝鲜半岛发生战争,F-15K将使用AGM-84H防区外空地导弹和“金牛座”巡航導弹打击朝鲜的关键目标,并瓦解朝鲜军队的指挥链条。

从1986~2004年,韩国空军一共接收了180架F-16C/D,最初的40架为Block32型,此后的140架是Block52型,后一批次基本上由本土的三星公司承造,从而在韩军中获得了KF-16的型号名。与F-15K一样,F-16也能够携带“狙击手”瞄准吊舱,这些战斗机分别装备了驻扎在中源、瑞山和群山基地的多个飞行中队。

在较旧的批次中,有数十架F-16D已主要转用于训练,而另外的Block32型F-16接受过技术升级,可以使用AIM-120空空导弹和GBU-31“联合直接攻击弹药”等武器。而在2016年11月,韩国政府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达成了为100余架KF-16C/D实施升级的意向,核心是安装有源相控阵雷达,从而使这批“战隼”在本质上能够达到更为先进的F-16V的标准,这一工程目前仍在推进中。

4月9日,KF-X战斗机1 号原型机举行下线仪式,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现场致辞。该机被命名为KF-21“猎鹰”

2016年5月,韩国空军在星武机场的空军士官学校训练基地向媒体展示了由KAI最新自主研发的KT-100初级教练机,准备以此替换2004年入役的伊尔T-103教练机。至此,KT-100加上之前列装的中级教练机KT-1和高级教练机T-50,韩国在飞行员培训的各阶段实现了装备的清一色国产化。

抛开自夸的性能不谈,制造商KAI表示,韩国国产初教机和进口产品相比的另一大优势是综合使用费用至少可以降低25%。在KT-100之前,已有85架KT-1交付给韩国空军,至于T-50“金鹰”喷气式高级教练机的交付数量也已经超过50架,这些飞机被配置到了光州基地的训练联队,同时,韩国空军的“黑鹰”特技飞行队也换装了T-50。

韩国空军还接收了22架TA-50攻击/教练机,这批T-50的武装版本正在醴泉基地的训练中队服役。同样基于T-50,在配置上更进一步的是FA-50战斗/教练机或者说是轻型攻击机。与TA-50相比,FA-50的整流罩加长,航电设备升级,燃料携带量也更大,还配备了雷达预警接收器套件。韩军计划至少要装备60架FA-50,分别提供给醴泉和原州基地的多个中队,用于替换老旧的F-5E/F等。

此外,KAI研制的中级教练机KT-1也有其武装版本,那就是一批配置到原州基地的KA-1。这种机型兼具轻型攻击机和控制引导机的功能,也可以用于作战搜索与救援任务。

韩国空军的波音737“和平之眼”预警机

运输机、直升机与特种飞机

韩国空军自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装备购自西班牙的CN-235战术运输机,包括12架CN-235-100M和6架CN-235-220M。2011年,不同批次的CN-235全部更新了以色列提供的机载电子战套件和导弹预警系统。与此同时,韩国还从美国获得了12架C-130H“大力神”中型运输机,而最新一批运输机则是在2014年接收的4架C-130J-30。

上述运输机分驻城南基地和金海基地。而韩国空军装备库中最大号的飞机——从大韩航空公司长期租用的一架波音747-400也驻于城南,该机定位为韩国总统的专机;同时,在城南基地中另有一架波音737-300和两架BAe748运输机也用于贵宾接送任务。

基本组装完毕的KF-X 原型机。该项目总投资约合人民币1100亿,计划售价6500万美元,并推向国际市场

韩国空军的直升机配备是“万国牌”,包括AS-332“超美洲豹”、贝尔412SP、CH-47D和UH-60P等。其中贝尔412SP用于训练,清州基地的“超美洲豹”、CH-47D和UH-60P等主要用于战场搜救,而城南基地的数架直升机则定位为要员专机。

特种飞机方面,韩国空军目前拥有4架波音737-700IGW“和平之眼”预警机,以此充当全军的“大脑”和“耳目”。這款预警机集成了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的多功能电子扫描阵列雷达,可以同时跟踪各种空中和海上目标。“和平之眼”集中部署在金海基地,此处兼为釜山市的民用国际机场。在2018年2月于韩国平昌所举行的冬奥会期间,韩军的波音737预警机频繁出动,任务是密切监视朝鲜领空。

KF-X战斗机想像图。该机为一种4.5代战斗机,机载武器需要外挂,因此隐身能力有限

自1996年起,韩国空军陆续购入了8架“霍克”800XP。这些貌似普通的商务飞机在到达韩国后接受了代号为“和平先锋”的改装工程,在配备了特种设备后摇身一变成为情报、监视与侦察飞机(ISR)。在改用“霍克”RC-800的型号名后,这批特战飞机全部配置到了城南基地。

此后,为了进一步加强应对危机的能力,韩国空军又从法国购入了“猎鹰”2000EX商务机,同样经过一番改装成为了情报、监视与侦察飞机,这两架飞机已分别在2016年年底和2017年年初交付城南基地。据称韩国空军对“猎鹰”的性能比较满意,一直考虑追加采购,以便全面取代“霍克”RC-800。

标签: 教练机 联队 运输机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