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人物 » 正文

“西城男孩”20年后,Better Man归来

李乃清 陈梵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因为我不想看到你哭泣;我向你发誓,我的爱会长存,我愿再次起誓……”

8月16日晚7点半,上海国家会展中心虹馆,爱尔兰超级天团“西城男孩”(Westlife)重组后首次全球巡演如约而至,在翘首企盼的中国歌迷间掀起一场历经20年的回忆杀。

伴随慢版《Swear It Again(再次起誓)》的清唱歌声,奇恩·伊根(Kian Egan)、谢恩·菲兰(Shane Filan)、马克·菲海利(Mark Feehily)、尼基·拜恩(Nicky ?Byrne)四张俊俏的面庞跳跃着投映在大屏幕上,好似从前信号不稳的黑白电视机里传来的闪烁画面——紧接着,这4个年近不惑的老男孩穿越时空站上了回归的舞台,解散7年后,他们重新拾起麦克风,对着底下痴狂的歌迷“再次起誓”:“Im never gonna say goodbye.”

《Swear It Again》是“西城男孩”20年前发行的首支单曲,1999年4月推出,不到一个月便夺得英国单曲榜冠军,这也成为他们此后7张冠军专辑、全球5500万张唱片惊人销量的开端。此外,“西城男孩”是唯一一支前7首单曲悉数打入英国排行榜榜首的乐队,傲人成绩仅次于“猫王”和“披头士”。

尽管实力和人气都无比辉煌过,但“西城男孩”也曾经历巨大挑战:2004年早年成员布莱恩·麦克法丹(Brian McFadden)离队、2011年组合宣布解散的消息曾令无数歌迷心碎……

2012年6月23日,都柏林克罗克体育馆,“西城男孩”告别巡演最后一站,现场演出时,谢恩将《What Makes A Man(是什么让一个男人……)》的歌词改成“This is goodbye”(就此告别),但当他把麦克风伸向歌迷时,所有人都倔强地喊出原来的歌词——This isnt goodbye!

回归舞台上遥相呼应的这一句,歌迷们等了太久。

显然,这是一个阵容强大的“怀旧趴”,来听“西城男孩”的中国歌迷都揣着满满的情怀。去年秋冬,“西城男孩”宣布回归,随后公布的“20周年巡演”(重组后首次世界巡演)开票5分钟即告售罄,这也是“西城男孩”有史以来销售最快的一次巡演,参照不久前周杰伦的超话登顶,可见所谓“夕阳红粉丝团”那颗炙热的心是绝对不容低估的。

事实上,1998年出道、如今已成军二十载的“西城男孩”比“周董”的音乐更早走进80后、90后的生活。对许多人而言,“西城男孩”属于他们的纯真年代:《I Have a Dream(我有一个梦想)》、《Seasons in the Sun(阳光下的季节)》、《Flying Without Wings(无翼也能高飞)》……英文入门歌曲中定有一首出自“西城男孩”,英语老师甚至用它来作过听力填空;学生宿舍里贴满墙壁的是这几位英俊少年的大头海报;曲风轻快、歌词朗朗上口、所唱内容都是爱恋中的男女最私密且真挚的情话——二十多年来,从播到发烫的卡带至MP3,再换成如今的智能手机,听歌工具在升级,这些经典老歌带来的感动也在升级。“西城男孩”宣布回归的消息,仿佛将那些旧时光也重组拼整起来,各播放平台出现最多的评论是——“我的青春又完整了!”

演出前那个下午,“西城男孩”4名成员在其下榻的上海洲际酒店接受了本刊记者的专访。他们随性地喝着咖啡,闲聊间彼此互相打趣,从诗意的家乡斯莱戈到曲风斑斓的新专辑,从解散又重启的音乐之旅到四个奶爸十个娃的喜悦心情……正如新歌《Better Man》所预示的,昔日男孩成了“更好的男人”,他们已为人夫为人父,经历了更多人生浮沉,巅峰退出后又重新站上舞台,迈进下一个令人振奋的旅程——“真好,我们没有曲终人散。”红紫蓝绿,四色“光谱”

19年前,“西城男孩”曾经凭借一曲《My Love》迅速走红,成为全球最耀眼的男孩组合之一;19年后,他们唱着《Hello My Love》向所有人宣布正式回归,仿佛是向歌迷二度表白——“别来无恙,我的爱人”。

4个40岁的老男孩,会有人愿意听他们唱歌吗?谢恩直言,此前他有过担忧:新的“西城男孩”代表什么?歌迷想要新的音乐吗?如何打造新作品?

当他们第一次听到英国超级巨星艾德·希兰(Ed Sheeran)和“金曲制造机”斯蒂夫·麦克(Steve Mac)为其特意打造的新曲《Hello My Love》时,4个人几乎第一时间就确定下来:是的,这是他们想尝试的!这首歌保留了“西城男孩”流行味十足的曲风和旋律,让4个人标志性的嗓音特质发挥到极致,熟悉的格调里又带点新元素,令人感动依旧。

马克引用歌词半开玩笑道:“就像这歌里唱的,‘你或许能找到更完美的人,没有小肚腩和坏脾气,一口好牙,头发茂密,我们喜欢这样带点自嘲的歌曲,我们多少都在意自己的外表,因为确实牙有点歪,头发也变稀了……虽然这歌词说的不是我们,但这首歌非常‘西城男孩。”

值得一提的是,90后的“黄老板”艾德也是从小听着“西城男孩”歌曲长大的死忠粉,斯蒂夫(2018全英音乐奖年度制作人)则是“西城男孩”的老友,曾参与他们从《Westlife》(1999)到《Back Home》(2007)等多张专辑的制作,当年《Uptown Girl(窈窕美眉)》等經典歌曲都出自斯蒂夫之手。艾德和史蒂夫为“西城男孩”联手打造了专属作品,包括回归后推出的另外两首单曲《Better Man》和《Dynamite(炸药)》,助力他们回归流行天团的段位。

因着新曲《Dynamite》歌词中提及“炸药”迸出紫、绿、红的炫目光彩,本刊记者和4位成员聊起他们各自最爱的颜色。谢恩表示“我就喜欢红色”,肉嘟嘟的“豚鼠”马克则迫不及待解释起来:“其实我们都喜欢穿深色衣服,拍酷酷的黑白视频,但有时又想显得有趣、活泼一点,我们站上舞台各自都有一个专属色,肩带或袖章之类会有所体现,这让我们像合为一体又性格迥异的哥们,我以前是绿色,但现在是紫色,(指了指邻座尼基)因为尼基偷了我的绿色,(笑)我决定下次尝试橙色。”金发高个的“美人”尼基在一旁顺势幽默道:“好吧,我选择绿色,因为我很爱国,我准备打着艺术的旗号向全世界挥舞爱尔兰的绿色,而且,我可能是个绿 眼怪,一双绿眼睛早就嫉妒地盯上了马克这家伙的绿色!”坐在最边上的“队长”奇恩话语不多,绽出一脸阳光灿烂:“我从小就最爱天蓝色,也许因为这代表海洋和天空,你知道,它是一种非常明亮、快乐的颜色。”话音刚落,马克又在边上插科打诨了:“没错,我告诉你,他连短裤都只穿天蓝色的!”4个大男孩默契地哄笑作一团……

回首2012年的告别巡演,成员们无不感慨,奇恩追忆,“我是那个努力推动它继续前进的人,比其他任何人都不希望组合解散。某晚,我们喝醉了坐上一辆出租车,我脱口而出:‘兄弟们,这是个愚蠢的决定,我真觉得咱们会想念这一切的。当时车里安静极了,连针掉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组合解散之后,奇恩尝试担任《爱尔兰好声音》导师,尼基接手过电视节目的主持人工作。

那年告别演出后第二天,马克搭乘飞机去了美国,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不知何时归来。“我迫切想要离开,按下我脑袋里的‘重置按钮。这花了很长时间,但最终我还是开始怀念了——我的兄弟们,我的歌迷们,唱出《Flying Without Wings》的第一句,听到成千上万的人为之疯狂,我想一切要重现了!”

亲临“西城男孩”回归后的整场演出,七载解散时光并未磨灭他们赖以成名的嗓音条件。演出中段,老哥几个还搬出4把吧台高凳居中而坐,他们边和观众“唠嗑”边将经典情歌“娓娓吟来”。歌迷热情高涨时,他们还载歌载舞串烧了“皇后乐队”的经典名曲《We Will Rock You》和《We Are The Champions》,歌曲选择足見他们对回归复出的自信——“我们是冠军”!

今年11月15日,回归后的“西城男孩”将为歌迷带来备受期待的新专辑《Spectrum(光谱)》。谢恩向本刊记者自信地介绍道:“这张专辑集结了我们作为唱作人的野心和抱负。你知道,我们想要一种全新的音乐,每首歌都有不同的颜色,但它们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就像彩虹的光谱一样,这是七八年前的‘西城男孩所没有的。”四个奶爸十个娃

“你激励了我,使我能立于群山之巅;你鼓舞了我,使我能行于怒海洋面;靠着你的肩膀,我才变得刚强;你提升了我,使我超越极限……”

《You Raise Me Up(你鼓舞了我)》的歌声再次响起,歌者和歌迷的眼里都噙着泪。早在2005年10月,“西城男孩”发布了这首单曲,作为该经典赞美诗第100位翻唱者,他们的演绎再次登上英国单曲榜冠军,同年12月,“西城男孩”还与“神秘园”在诺贝尔颁奖典礼上联合表演了这首作品。

14年后回归舞台上,尼基真诚地分享,演出之外,他们四个人上一次合唱《You Raise Me Up》还是在他父亲的葬礼上。“我父亲多年前去世了,我从他那里继承了对工作的认真态度。我现在还年轻,不能混混度日。”

尼基生于都柏林,父亲曾是餐馆驻唱乐团主唱,上世纪80年代,他经常帮父亲在驻唱地架乐器,虽有音乐基因,他自己原本只想成为足球运动员,但因身高差一点最后梦想落空……深感挫折之余,尼基跟着老爸搞起驻唱,后又参加选秀,早年看到“西城男孩”其他几个成员时,他曾心下暗妒——这群走运的混蛋!后来得知自己入选组合,他竟把“pop band”(流行乐队)错听成了“pub band”(酒吧驻唱乐队)。“靠音乐过活一直是我老爸的梦想,因为我们这个团,他差点以为有更多场子可以开唱了!”

除了尼基,“西城男孩”其他三名成员都来自斯莱戈,这个诗情画意的地方因爱尔兰诗人叶芝而闻名。1992年,12岁的奇恩、谢恩和马克在当地一个剧院联合演出时相识,因着音乐他们的友谊维系了一生。马克表示:“斯莱戈还和从前一样,人、事、物都没什么变化,演出结束,我们就回去,我们很幸运,既可以在美丽的家乡安静生活,又可以去到全球各个大都市,偶尔过过疯狂的明星生活,两者之间是个很好的平衡。”




年岁渐长,四名成员也都意识到,无论身体还是心理,他们和刚出道那会儿大不相同了。二十来岁年少轻狂,他们会豪掷一笔买下梦想中的跑车,泊在一起,夜半出去飞驰人生;他们会在演出结束的夜晚跑进酒吧喝到宿醉,第二天又生龙活虎现身舞台款款唱起情歌……现在,他们都已为人夫为人父,睡觉时间早早提前,奇恩透露,他现在10点半就乖乖躺床上了。为了复出,四个大男人开始健身,甚至尝试瑜伽,定时进行严格的声带保护训练。经历过财务危机、亲人离世等各样变故,他们对世事的理解、对歌曲的诠释也不再浅白。

今年7月5日,“西城男孩”回归都柏林克罗克体育馆的舞台,演出的同时成员们为谢恩庆祝了他的40岁生日。“这次生日派对来了八万五千个朋友,能在演出这天过生日真是太棒了!”采访时,谢恩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台下八万五千人合唱生日歌,台上,成员们的九个孩子被老爸们连提带抱,捧着生日蛋糕,腼腆地冲着台下笑。很快,“西城男孩”将迎来他们的第十个孩子——送蛋糕环节,马克激动地告诉歌迷,很快,他会有个女儿。

“父亲”是近几年“西城男孩”逐渐适应的新身份。谈及过去六七年,奇恩坦言自己的生活发生了很多改变,见证孩子出生到长大,他也从年轻时那个对学业不感兴趣、走在路上不怕惹事儿、吸引一众女孩目光的小酷哥,变成了小腹微凸、心甘情愿让两个娃骑背上乱敲乱打的奶爸。他享受陪伴孩子的时光,“我儿子很小时,别人问他爸爸做什么的,他说我是个冲浪的!”

但当孩子们弄明白老爸们的歌手职业时,也有小烦恼,尼基在旁边插话:“比如,当你发现自己女儿在组合里最喜欢的是谢恩而不是她爸爸,那滋味可是怪怪的!”不仅如此,偶尔还要接受来自下一代的无情吐槽:“爸,你下次不要在台上做这动作,看着挺尬的;爸,你这件夹克不太好看,换一件吧;爸,如果你们这次考虑重组,不会再唱以前那些话痨歌曲了吧?”……望着父亲出门远行,挥手告别之际,孩子还冒出了一个天真又世故的问号——爸,全球巡演回来,你是不是就成百万富翁了?

青春不再,但似乎回到音乐里面,每个人都感觉自己更年轻也更放松了,久别后又聚在一起玩音乐,其中是满满的喜悦。马克谈到回归前后几次与成员们在工作室排练,他们的孩子们会跑上楼捣鼓各种乐器,隔了一会儿,竟听到他们唱起“西城男孩”早年的很多歌曲。

“有时你会有点悲观,有点怀疑,尤其当你十分忙碌的时候,意识到这一切并不都是快乐好玩的,每个行业都有它光鲜背后的艰辛,但孩子们会把你带回起初做音乐的状态,那是一种纯粹的喜悦和兴奋。”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