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人物 » 正文

谷岳的旅行初心为自己,而不是为“ 打卡”

康荦


俄罗斯 楚科奇 2019


谷岳著名旅行家、纪录片导演、旅行作者、谷岳旅行俱乐部创始人

 

3月中旬的时候,谷岳听说斯里兰卡要开始戒严了,国际机票越来越少,他担心回不来,就买了斯里兰卡飞香港的机票,然后又从香港飞回北京,到了北京经历了14天的酒店隔离。一开始,谷岳觉得14天在酒店房间里不能出门,一天三顿有人来送饭,自己可能会疯掉,但是真正经历了以后,他发现其实还好,每天反而多了很多時间可以做自己的事情。隔离的经历让谷岳意识到,人的适应能力还是挺强的。这14天也成为他20多年旅行生涯中最独特的一段人生体验。

4月初,谷岳隔离结束,北京也逐步开始回到正常生活。他回到自己在鼓楼附近胡同儿里租的小院儿。彼时,后海和鼓楼这边儿还不让外人进出,只有当地居民手持出入证才可以出入。作为这里的原住民,出入证谷岳自然是有的,他每天都会去后海跑步或者散步,感觉好像回到了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的北京。那会儿后海还没有变成一个景点,大伙儿吃完饭,都去什刹海边儿上遛狗、下棋、钓鱼,特别安静,特别北京。


俄罗斯 楚科奇 2019


俄罗斯 楚科奇 2019

 

大多数观众认识谷岳,是从2009年旅游卫视的纪录片节目《搭车去柏林》开始的。那一年,他和搭档刘畅在88位热心司机帮助下,从北京一路搭车去往柏林看望当时的女友。第二年,谷岳和刘畅又来到美洲继续过“搭车瘾”,从阿拉斯加一路南下搭车抵达阿根廷的最南端。从此,谷岳成为中国观众心目中最著名的旅行家之一。

作为一个有着20多年旅行经验、知名度颇高的职业旅行家,谷岳对于旅行的初心,还有疫情之后的旅行心态与方式,都有些自己的看法。

Q:作为自由行的鼻祖,大家看你的节目其实也是跟随你一起“云旅行”的方式。你怎么看待“云旅行”,也就是通过网络以及各种在线形式享受旅行的美好感受这种形式?

A:我觉得“云旅行”,就跟读书一样,我们都是希望能够通过一些途径,能把自己带到另外一个人的生活里或者另外一个地方,我还是挺赞同这种方式的,尤其在疫情期间确实很需要这种方式去感受美好。

很多时候我们没法出去,比如说没有假期,或者家里有老有小,或者疫情原因,可能没法自由出去,而通过看视频节目或是读书的方式,梦想自己在另外一个地方,也是一种放松的方式。其实这也能提醒我们,这个世界还是很大很美好的,有很多特别值得去的地方,等疫情过去之后,也许大家更想去看远方吧!

Q:现在你已经完全把旅行当作职业,你的每一次旅行都备受关注,你也会考虑观众的喜好来安排旅行计划。对你来说,这样是否会比出名前单纯的旅行有压力?你更喜欢自己成名前纯粹的那种旅行,还是现在边工作边旅行的状态?作为职业旅行家的优缺点各是什么?

A: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还是有我自己的兴趣,也正是我的个人兴趣引导我去哪儿旅行。比如说我喜欢骑摩托车旅行,喜欢去一些特别小众的地方。现在的旅行类自媒体,网上不管叫网红也好,达人也好,看得最多的还是去西藏的题材,因为大多数人还没有去过西藏;出国的话,还是要去巴黎,去伦敦。但是我对这些地方没有太大的兴趣,我不会为了吸引更多的眼球去做更大众的东西。

作为一个职业旅行者,做内容的时候首先我会选择对我有吸引力的东西,但是这个坏处就是会比较小众化,我觉得我做的内容还是挺有深度的,挺纯粹的,但是肯定不会是所有人都会喜欢的。


斯里兰卡南部 2020


斯里兰卡南部 2020


达洛尔凹地 埃塞俄比亚 2019

 

之前我没有把旅行当作工作的时候,在某些方面我是没有压力的,我甚至都不会带相机去旅行,不会拍东西、发东西,完全是属于自己的享受。当旅行成为我的工作的时候,我会想,OK,我得分享一些内容啊,要这样弄那样弄,要互动要分享,然后在路上我就花了好多时间在各种平台上更新内容,跟粉丝互动,我觉得这确实会影响对纯粹旅行的享受。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