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旅游 » 正文

金溪

张丽娜


「还家一笑即芳辰,好与名山作主人。邂逅五湖乘兴往,相邀锦绣谷中春。」想对金溪有一份知性认识的话,一定要先读一读王安石的《送黄吉甫将赴南康官归金溪三首》。他不但写出了金溪的山水之美、身为当地人的骄傲,还描摹出一幅和谐有趣的生活和出游场景。带着对诗中秀美风光的无限憧憬,我走进了这座书香古韵犹存的南方小城。


群山環抱中的金溪,自古民风淳朴,有着厚重的江南宗族观念和文化传承意识。在古代中国的科举历史上,金溪曾出过2名状元,3名榜眼,242位进士。在这样一个小县城里能如此高密度地出现高级仕宦阶层,真可以用“辉煌”二字来形容了,因此人们也称金溪为“江南书乡”。乾坤有精物,地灵出人杰,环境的濡染最终成就了大师的诞生。世人尊称为“象山先生”的南宋著名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陆九渊,故乡就在金溪县陆坊村。他提出的许多重要学理如“心即理”“发明本心”“尊德性”“大做一个人”“践履工夫”等,上承孔孟,下启王阳明,并与王阳明的思想共同形成了“陆王心学”,是中国儒家精神的真正体现。正是因为陆九渊,金溪也被称誉为“心学圣地”,发源于这里的心学思想不仅对中国,也对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的文化和社会变革产生过重大影响。

2019年是陆象山诞辰880周年,金溪县举办了首届象山文化旅游节暨纪念陆象山诞辰880周年系列活动;而近些年象山先生的故居、书院等也都得到了良好的修缮,因此行走在金溪县,象山的印迹处处可寻,象山公园、象山路、象山酒家、象山印饼等路牌、店招,为我们从“心”认识金溪提供了绝佳的线索。我一路循着象山先生的成长足迹,感受他丰厚的思想财富和超越时空的人格魅力。


陆氏家庙

从金溪县东北行14公里往龙虎山方向可到陆坊村,也就是陆九渊的故里。村子规模很大,现在依然老屋连片,石板街巷纵横交错,古木掩映,炊烟袅袅,鸣啼声声。村中的义里门楼最为显眼,这是一座清代宗族门楼建筑,分为三层,蓝顶青墙,砖木结构,楼影倒映在前面的水塘里,如同画卷一般。门楼上的对联已经传了几百年,虽然年年都会新桃换旧符,但文字却一字不改,上联“宋来门第高山斗代有人文冠古今”,下联“六相三贤理学家义门十世儒崇第”,横批“宋陆儒门”。由于保护良好,象山门楼虽历经几百年的风吹雨打,依然稳稳屹立,是象山故里最为显耀的门面。

村中还有一座陆氏祠堂,是陆家生活在此地的几十代人的共同精神家园。推开虚掩的木门,明媚的阳光夹着浮动的尘埃透过屋檐照在天井里,四周有回廊通往正厅,廊柱的斑驳纹理透着历史的沧桑。正厅中央挂有明代书法家宋濂题写的“骊珠世家”牌匾,是对陆氏治家有方的彰扬。南宋年间,陆象山一家已经居此十代,全家三百多人没有分灶吃饭,而是和睦相处。祠堂就是陆氏大家族当年就餐的地方;按照他们的家规,餐前会击鼓三下,象山先生六兄弟和子弟们在其父陆贺的率领下祭拜祖先,再同唱《家训歌》,然后才开始用餐。这个二百年不分家的大家族是宋代“孝悌治家”的典范,名震大江南北,曾受到皇帝下诏旌表,至今仍是佳话。在这样的精神熏陶下,陆九韶、陆九龄、陆九渊三兄弟皆学术精湛,成为南宋学界著名的“金溪三陆”

祠堂后院有一口著名的老井——“址井”,井水清洌,造型别致,外方内也方,形似一个“回”字,由巨石凿成四方井圈,四根石柱直插井底,四周再镶以石板,形成了千年不坏的井筒结构。井底呈八卦状,同时又因陆家被皇帝敕封为“义门”,此井亦称为“八卦义井”。

村中古巷深深,走在青石板路上,随处可见“翰林第”“进士第”“大夫第”等巍峨门楣。恬静而悠长的石板巷陌,写满了乐山乐水的仁智,散发着古意盎然的魅力。疏山寺

疏山寺坐落在金溪县城西20公里的疏山之中。这里青山似黛,林木华茂,绿水长流,自古便被视为“风水宝地”。疏山寺人称“曹洞祖庭之一”,建于唐朝,唐禧宗御笔亲书“敕建”二字,使其成为整个江南地区来说也为数不多的皇家古刹。历代多有名人雅士来疏山寺题咏,晏殊父子、王安石、曾巩、陆游、汤显祖等在这里留下了不少诗文佳作。

陆九渊少年时曾在此读书;当他看到书中“宇宙”二字的注解“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时,便领悟到宇宙的无边无际、无始无终,而人与天地万物都在这无穷之中,那么人如果仅仅为一己私利而活,就太渺小了,人须做一个大写的人,则宇宙内的事正是自己份内之事了。因而他写下了惊世骇俗的十二个大字:“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直接点明了心学的最高境界。后人将这段经历称为“陆九渊疏山悟道”,其实也可以说这是他确定了人生大方向,立定了为圣贤之学的大志向。疏山启悟了九渊,九渊为疏山增色添彩,也正因如此,疏山便对于“象山心学”具有特殊的意义。

现在的寺院主体为清光绪末年到宣统年间重建,大殿宏伟,庭院开阔,亭阁佛像仍存,庄严肃穆,金碧辉煌,大气磅礴。大雄宝殿前的正中央设有宝鼎一尊, 鼎内终日香烟缭绕,善男信女礼佛念经,往来不断,我也被他们的虔诚所动,添上了几炷香,祈求家族中的晚生后辈能从小心怀凌云壮志,学业有成。走出疏山寺,登上峰顶,极目远眺,抚河浩渺,小城秀丽,大好风光尽收眼底,这真是一处令人逸兴遄飞的佳胜之地。

Tips

“躬行”榜样——陆九渊

陆九渊(1139—1193年)字子静,号存斋;他曾在贵溪应天山建茅舍聚徒讲学,见其山形如象,因此自号象山翁,世称象山先生。陆九渊是宋明“心学”的开山鼻祖,被后人尊为“陆子”,也与同时代的大学问家朱熹并称为“朱陆”。他一生的辉煌在于创立学派,传道授业,受到他教育的学生多达数千人。他以“心即理”为核心学说,强调“自作主宰”,宣扬精神的能动性作用,形成了与以朱熹为代表的理学相抗衡的心学。当年在鹅湖之上,陆朱两位大学者进行了开创性的哲学辩论,这就是中国思想史上著名的“鹅湖之会”。


仰山书院

仰山书院位于金溪县城王家巷,它的前身是南宋所建的崇正书院,当时的大儒朱熹与陆象山曾在此会讲,并且“反覆辩论”。书院虽位于繁华市井之地,却独享一片幽远的清静,几百年来承载着各派学理的精微论辩,见证着先贤士子的翩翩风采,与鹅湖书院、白鹿洞书院同为江西著名学府,历代都受文人墨客崇敬景仰

清乾隆二年(1737年),时任金溪知县阎廷佶倡捐,在原崇正书院遗址上兴建了仰山书院,这个名称出自《诗经》中“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诗句,表达了对陆象山等先哲的崇仰之情。今天的仰山书院经多次重修,依然担负着传承先贤大儒学术遗产和金溪千年文脉的重任。

书院大门上方的“仰山书院”匾额为清嘉庆年间江西学政王鼎题写,虽经近三百年风雨,但这几个大字依然遒劲,尽显风雅古朴之气。走进书院,白墙青瓦,满目翠色。穿过天井,即是正厅,也就是“陆九淵纪念馆”,安放有陆象山的半身像,长期展出陆象山生平图片,并收藏有各种版本的《象山全集》和各地吟咏象山的诗、词、楹联等。穿过正厅,上堂设有书画作品展和金溪历史人物展厅,正厅的右侧还有碑刻展室。书院东侧的“先儒祠”建于道光十三年(1833年),那时的学子们春秋两季开学都要在此祭祀先儒朱熹和陆象山。祠内左右有檐廊,分别为状元道与进士道。状元道坎坷而狭窄,意喻独占鳌头要付出的艰辛;进士道则相对宽阔平坦,祈望的是学子们登第后能够仕途顺畅、坦荡为官。

寒来暑往、斗转星移,书院昔日朗朗的书声早已沉寂在似水流年里;但行走其中,浏览着展品,我们依然能感受到敬仰先贤、崇尚学术的深厚文化情怀。


象山公园

象山公园是一座集传统文化内涵和现代人文精神于一体,兼具旅游休闲、健身娱乐和文化教育等功能的大型综合性城市公园,也是金溪县最漂亮、最繁华的一处公园,单单水面面积就占了三分之一强,且是活水,一年四季景色各异,园中的“一塔湖图”更是美如画

其中一塔为“锦绣塔”,高13层,现已成为金溪县城标志性建筑;一湖为象山湖,湖光映着塔影,蔚为壮观;一图为县图书馆,古色古香,与一湖一塔协调搭配,不是事先设计却胜似事先设计。象山是公园中最重要的展示主题,园内陆象山像、象山阁、象山湖等主要景点和建筑的命名均与象山关联。象山阁里不仅有全国著名的书法家和学者书写的象山语录、题咏楹联,还雕刻有陆象山人生四个精彩片段——“鹅湖之会”“象山讲学”“白鹿传经”“荆门八政”。

我们遇到很多市民在这里休憩、健身,还有两对新人迎着晨光在园中拍摄婚纱照,幸福洋溢在脸上。悠然闲适的场景正应合了它综合性城市公园的定位。


来到抚州,我最大的感触是它有两大可永世炫耀之处 ——临川的才子,金溪的村子。临川才子自不必说,那是足以光耀千秋的标识,而金溪的古村也足以让当地人引以为傲。

至今全县仍留存着格局完整、肌理清晰、历史风貌保存好、古建筑成片的古村落128个,单单国字号的“中国传统村落”就有42个,各村合计古祠堂100余座、明代牌坊8座,清代牌坊30余座、古民居11633幢,几百年历史的府邸和民居比比皆是且保存完好,着实让我惊叹不已,而这也使我深刻明白了,为什么金溪又被称为“一座没有围墙的古村落博物馆”。

带着这种崇敬、好奇的心情我走进了一座座古村,看到了千年古道、驿路断桥,看到了石雕、木雕、砖雕、宗祠、牌坊、书院,看到了翘角的屋檐、狭长的街巷、“手摇狮”的表演、雕版印刷的坊肆……千百年来,大时代的洪流滚滚而过,这里却大致保留了古村质朴的底色和缓慢的生活节奏;古村也是本地文脉传承的实体介质,让我们的缱绻乡愁有了安放之处。



浒湾书铺街

我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浒湾的认识是从对它的“误读”开始的。我一张嘴就将它读成“ 浒(hǔ)湾”,朋友直接纠正我要读“许(xǔ)湾”。站在短短200多米的书铺街上,我一时难以相信,它居然是明清两朝盛极一时的江南乃至全国的出版中心,从这里走出的“金溪书”享誉古籍收藏界。

浒湾镇位于古临川府所在地抚州市与金溪县城之间,紧傍抚河北岸;便捷的航运交通,加上古临川浓厚的书香气,使这个临河小镇的木刻印书业从明代中期便发展起来。至明末,全国印书数量最大的福建建阳书业因种种原因走向衰败,长期与建阳有生意往来的金溪浒湾商人抓住机遇,先是贩卖建阳书本,后又购买了一些建阳刻书世家流出的书版,带回浒湾印刷,一时新的书坊堂号大增,在建阳书业衰败之际,迅速崛起,填补了印刷市场的空白。到清乾隆、嘉庆、道光年间更是达到鼎盛,成为江西的印书中心,浒湾印书销往全国,人称“赣版”或“江西版”。从经、史、子、集到戏曲话本、书法碑帖都能刻版刊行,旧版《辞源》,以及商务印书馆与中华书局出版的早期初中地理课本中就有“浒湾男女善于刻书”的记载。明清时期,浒湾书坊达60多家,不仅印书也卖书,在国内各大都市,尤其是长江中下游各口岸都有浒湾书坊的分号;明清年间,就连北京著名的琉璃厂书铺,十有八九也都是金溪人开的。当年距离琉璃厂最近的一座同乡会就馆是金溪会馆。“临川才子金溪书”的民谚就这样不胫而走,传遍全国。

浒湾书坊建筑群由前书铺街、后书铺街和礼家巷三条平行的南北走向的街道组成;当年这里曾汇集着数百家雕版印书作坊和店铺,现仍存201家,是目前我国唯一保留的因雕版印刷而形成的古建筑群。走在古朴宁静的老街上,从年深日久的建筑遗迹中仍可窥见当年手工印刷的兴盛,老人们讲起从前的故事来也是头头是道。鱗次栉比的铺栈、书店、作坊均采用的是一种固定的街道格局——它们都首尾衔接,中有谯楼、巷道相通。门面在前书铺街的,后门则在后书铺街;正门在后书铺街的,后门就一定在前书铺街,这样便于来往联系与沟通。而沿街铺栈的建筑式样均为纵深式加厢楼,方便藏书、存版、印刷、售书。

前书铺街长240米,街口的石拱门从前镶有“籍著中华”的石匾,可惜已毁;后书铺街长170米,街口石拱门上高悬的石匾写有“藻丽嫏嬛”四字,建于清道光年间,这里的“嫏嬛”两字指的是神话中天帝的藏书处。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