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拓路 奔腾不息

李璇

1909年9月21日,我国第一位飞机设计师、制造者和飞行家冯如,首次驾驶自制飞机“冯如1号”飞上蓝天,这是中国航空史的开端,也是无数航空先辈航空梦的延续、报国梦的升华、强国力的汇聚。

当岁月的长河流淌到20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党领导新中国航空事业发展70年,“921”被赋予了愈加丰富、更为深刻的内涵。这是新中国航空工业完成飞机维修—引进生产—自主设计—自主创新连续跨越的新名片,是以歼20、运20、直20成为代表的“20系列”装备践行强军首责的响亮口号,是航空武器装备从陆基到海基,从中小型到大中型、从有人到无人重大突破的功勋章。

如今,国产先进航空装备正夜以继日地守卫着祖国蓝天,它们是人民军队手中的银翼苍鹰、制空利剑!

威龙出鞘 划破苍穹

棱角分明的机身、一体化座舱全动垂尾与全动鸭翼配上两侧DSI进气道歼20帅气难挡、科幻感十足优良的综合设计赋予歼20科幻矫健的高颜值卓越的制造工艺赋予其先进的性能这背后折射出的是中国航空工业的自主创新能力它强悍的高隐身性、高态势感知、高机动性等综合能力助力人民空军从国土攻防型向攻防兼备型转变实现铸盾为矛

2011年1月11日,在祖国大西南的一隅,一架深灰涂装战斗机如一道闪电,带着呼啸,威龙出鞘,划破苍穹!中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歼20战机首飞成功。而首飞成功,仅仅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为实现座舱的最佳人机工效,科学减重达200公斤;仅用10天就完成了原本需要3个月的测试工作量;攻克了号称“飞跃之框”的整体框制造,再破“亚洲第一框”纪录……试验、试飞、定型工作在短时间内取得重要成果!

此后,歼20从首飞到首次公开亮相珠海航展,从亮剑朱日和到装备作战部队,从形成战斗力到飞过天安门接受祖国和人民检阅,不断以大国重器的姿态,以逐梦蓝天的雄姿,诠释出航空人“航空报国、航空强国”的初心和使命,助力我国空军向“空天一体、攻防兼备”战略迈出了坚实步伐。

鲲鹏展翅 扶摇万里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诗仙李白在千年前的慷慨壮歌,化作了今天国人对运20的无限期待。对中国人,对中国航空人,运20不只是一型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飞机,更代表着中国航空工业研发与制造实力的创新与突破。

大型战略运输机是一个国家航空工业现代化水平的标志性项目,运-20飞机从研发伊始就提出了协同研制平台建设思路,这是国内首次在型号中使用多厂所协同研制技术。研制过程中,通过运-20详细设计阶段的应用验证和优化,多厂所协同研制平台实现了飞机研制过程中的跨企业的数据集成、流程集成、业务集成功探索了飞机多厂所一体化研制的新模式,缩短系统研制周期至少30%。

2013年1月26日,运-20大型运输机的成功首飞,使我国成为继美国、俄罗斯和欧盟之后第4个能够研制大型运输机的国家,中国航空工业走出了一条自主创新研发大飞机的成功之路。

“展翅从兹去,蓝天任搏击。”正如运20总设计师唐长红院士在壮行诗中的期待,运20承载大国梦想,将逐步承担起国防和人民军队空中桥梁的重担。

雄鷹翱翔 驰骋天地

2019年第五届中国天津国际直升机博览会上,首次公开亮相的直20以三机编队的阵列快速通场,震撼的呼啸轰鸣,即刻成为全场最闪亮的焦点。

作为我国自主研制的中型双发多用途直升机,直20能够遂行机降和运输等多样化任务。在我国广袤的土地上,直20可以全天候、全疆域飞行,代表着我国直升机目前的最高水平。

直20的背后深藏着一段坚韧持守的研发故事。长期无法攻克自主研制高原直升机的难题激发了直20设计团队的斗志,早在直20立项之前的十年里,总设计师邓景辉团队就已开始了旋翼防除冰的先期关键技术攻关,加上型号立项后的正式研制,前后整整20年,他们不是泡在设计现场研究实验参数,就是分赴高原、雪野,在极寒、高温、湿热等外场追着试飞的直升机奔跑,试飞的足迹覆盖了我国整个国土疆域。二十年磨一剑,期间的艰辛与危险,被埋藏在航空人的心底,展现给国家的是中国直升机阔步走向世界先进水平的骄人战绩。

鲲龙腾飞 劈波斩浪

启动、滑行、机头昂起,或踏浪入海,或直插云霄……

AG600继2017年实现陆上首飞、2018年实现水上首飞后,在2020年实现了海上首飞。作为我国“大飞机家族”之一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承载着国家和民族的使命,视为满足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的迫切需要,首次研制的大型特种用途民用飞机,是应对我国应急救援体系建设急需的重大航空装备。

AG600可在水源与火场之间多次往返投水灭火,效率高达20秒内可一次汲水12吨,单次投水救火面积达4000余平方米,可在复杂气象条件下实施救援行动,起降抗浪能力不低于2米,速度是救捞船舶的10倍。超强性能的实现源自我国航空工业自主创新、集智攻坚的坚守,是我国不懈追逐“大飞机”航空梦的又一里程碑。

飞鲨出击 劈波斩浪

2009年8月31日

歼15自飞机跑道上一跃而起,刺破苍穹

首飞成功

十二载披波斩浪

十二载磨砺玉成

“飞鲨”宝剑出鞘、锋芒愈励

已然成为守卫海天战线上的一把“利剑”

这勇闯蓝海的第一把利剑铸造起来并不轻松。作为我国首型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舰载战斗机,歼-15的研制没有任何规范和技术体系可遵循,也没有设计基础和使用经验供参考,是一次从零开始的突破。

为缩短研制周期、降低研制成本、提高产品质量,歼15采用全新的三维数字化手段进行设计和协调,实现飞机设计100%产品数字化定义、100%虚拟装配、100%产品数字样机及设计过程构型管理和设计/制造过程单一数据源管理。解决了大规模并行协同、模型统一关联、数字化制造和装配等技术关键,实现设计与工艺并行。与传统三代机相比,工装减少60%,工装返修率由300%降至20%,提高设计质量,缩减研制周期。截至2019年初,歼15飞机完成了航母昼/夜间起降和加受油、特技飞行、仪表导航、编队、实弹攻击等训练科目,并随航母完成复杂海况作战训练,已形成作战能力。

歼15的研制和服役,标志着我国真正实现了远洋海上攻防作战的立体化,使我国的战斗机实现了从陆基到海基的历史性跨越。

凌云壯志 捍卫海空

作为我国第一型完全独立自主的高性能预警机装备,空警500预警机实现了“小平台、大预警、高性能、新一代”的研制目标,解决了国产化规模装备的发展困境,实现了国产预警机升级换代,标志着国产预警机研制技术进入国际先进行列。

空警500自初研制工作全面启动到完成设计定型仅用了5年时间,要在短短5年时间内完成研制工作,周期之紧、困难之大、任务之重对研制团队来说无疑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针对研制中的关键技术,为化解研制风险,总师系统在研制初期就组建了总体气动布局专题团队、飞控专题团队、驾驶舱优化专题团队和减重专题团队,集中优势力量,突破关键技术。

2015年9月1日,空警500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中首次公开亮相,扬国威、壮军威,成为当之无愧的国之骄傲。

摧憾山地 雷霆万钧

2003年4月29日,中国第一型专用武装直升机直10首飞成功。它的装备和服役结束了我国陆军航空兵部队长期依赖通用直升机改型武装直升机的历史,大大提高了陆军航空兵部队的反装甲作战能力及低空支援突击能力。

这款专用武装直升机的研制,对于在困境中奋力生存的航空人来说,是多年来一直期待着的时刻。研制之初,军方为型号开出了世界级的三代机战术技术战标,航空人不啻为跨越苍穹,一身压力,一路坎坷,没有自主研制经验,没有外国专家可以讨教,有的是压力与背水一战的决心。研制团队攻坚克难,终于实现了直10的首飞成功。2010年深秋,直10入役成为中国陆军航空兵的主战装备,堪称树梢杀手。

如今,直10已经服役多年,还在不断地改进,已成为中国陆军不可或缺的突击利器。

鹰击长空 筑梦千里

随着我国第三代战机的大量装备,空军急需一种新型通用型教练机,能够与原有基础教练机和同型教练机合理衔接,提高训练效能,大量培养飞行员,教10应运而生。

教10是我国自行研制的新一代高级高机动型超声速教练机,是目前人民空军装备的最新一款高级教练机。它采用大边条翼气动布局、高度翼身融合体结构、三轴四余度数字式电传操控系统和基于开放式数据总线技术的综合航电系统,操控敏捷,大迎角机动性强,能够满足第三代甚至更高级的战斗机训练要求,在技术上达到了国际同类机型的先进标准。

教10作为新一代战斗教练机在空军教练机体系中具有重要作用。

翼往无前 叱咤风云

2017年2月27日,我国新一代察打一体无人机——“翼龙”Ⅱ成功首飞,中国凭借自主掌握关键技术达到全球大型察打型无人机一流水平,成为全世界继美国之后具备新一代察打一体无人机研制能力的国家。

首飞成功后,“翼龙”Ⅱ无人机开展了一系列试飞任务,完成了无人机平台、任务载荷、武器和地面站等科目验证,高强度密集试飞,“翼龙”Ⅱ无人机各项性能指标得到了全面验证,标志着“翼龙”Ⅱ已具备完全使用能力。

“翼龙”Ⅱ无人机经多种靶试验证命中率达到百分之百,并且创造一次“五发五中”的中国无人机靶试验新纪录,以良好声誉在国际上树立了中国的“翼龙”品牌。

标签: 翼龙 研制 直升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