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科创板解禁潮

刘宗根 张欣培

科创板上一次解禁高峰是去年7月科创板开市一周年之际。图/IC

科创板即将于7月出现年内最大解禁高峰,单月解禁规模不止2000亿元。7月22日,科创板开市两周年,当日集中解禁30余只股票。这也意味着一定的减持压力。

科创板上一次解禁高峰是去年7月科创板开市一周年之际。同期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科创板上市公司股东以向特定机构投资者询价转让和配售方式减持股份实施细则(下称“科创板减持新规”),科创板新增询价转让和配售两种减持方式。

对于科创板增量资金,《财经》记者了解到,6月15日华夏基金等九家基金公司中证科创创业5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正式取得批文。此前,科创板股票已纳入富时罗素和MSCI等国际权威指数。

解禁高峰

Wind数据显示,2021年7月科创板解禁公司60家,解禁股份39.54亿股,解禁规模2231.21亿元(以6月18日收盘价测算),两项指标均高于其他月份。2021年科创板平均每月解禁股份16.23亿股,解禁规模739.83亿元。

兴业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王德伦对《财经》记者分析,今年下半年科创板解禁市值约5600亿元,低于创业板7500亿元和主板1.4万亿元。今年七八月份科创板合计解禁规模约3500亿元,而去年同期科创板合计解禁规模约4300亿元。今年科创板解禁高峰总体上低于去年水平。

科创板7月解禁市值最高的公司是中芯国际。中芯国际解禁日为7月16日,解禁市值454.14亿元。此外奇安信、君实生物、寒武纪等公司的解禁市值也超过了百亿元。

“科创板今年下半年解禁股份中,按照限售股來源划分,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首发战略配售股份占解禁市值九成以上,为最主要解禁来源。限售期一年的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首发战略配售股份解禁市值占比93.3%;限售期两年的定增限售股份解禁市值占比1.4%;限售期两年的首发战略配售股份解禁市值占比1.6%。”中信证券策略分析师杨家骥对《财经》记者表示。

解禁收益率方面,今年下半年科创板部分股票解禁收益率高于五倍,包括美迪西、爱博医疗、金山办公等股票。而天宜上佳、久日新材和凯赛生物等股票解禁收益率则出现了负值的情况。

从上一次解禁高峰来看,科创50指数去年7月中旬创新高之后转为震荡下行,此后宽幅震荡直至年底。王德伦认为,科创板冲高回落存在不止一方面原因。“去年4月至7月不到70个交易日内科创50指数涨幅接近七成,整体A股市场情绪高涨,积累了一定的获利盘。”

深圳一位私募人士认为,尽管解禁不等同于减持,但是解禁一定程度上会为科创板带来减持压力,今年3月以来的反弹行情中,科创板反弹力度不小,几乎抹平前期的跌幅,解禁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减持意愿,尤其是对于存在业绩不达预期、成长不达预期和估值溢价过高等风险的股票。

根据科创板减持新规,股东询价转让首发前股份,单独或者合计拟转让的股份数量不得低于科创公司股份总数1%。股东单独或者合计拟减持首发前股份数量达到科创公司股份总数5%,可以采取向科创公司现有其他股东配售方式。

这被认为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解禁影响。王德伦认为,科创板减持新规增加了询价转让和配售两种减持方式,同时强化非公开转让减持的市场化定价约束机制,着力限制利益输送,有助于缓解二级市场压力。科创板部分标的已经成为科技细分领域龙头,具有稀缺性甚至唯一性。

“科创板询价转让与配售减持方式对市场的直接冲击更小,不同于传统的集中竞价与大宗交易,询价转让与配售不再设定减持上限,而是设定减持下限,向科创企业大股东提供新的退出渠道。”杨家骥表示。

减持压力

由于保荐机构相关子公司跟投股份限售期为自发行人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之日起24个月,因此2021年7月22日开始,保荐机构相关子公司跟投股份将陆续到期解禁。这是今年科创板解禁高峰和去年明显不同的地方。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019年4月科创板股票发行与承销业务指引,参与配售的保荐机构相关子公司应当事先与发行人签署配售协议,承诺按照股票发行价格认购发行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2%至5%股票。

中国基金业协会会长何艳春去年9月在2020中国资产管理武夷峰会上表示,截至2020年8月末,私募基金管理规模超过15万亿元,其中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占比71%。科创板上市企业中,近九成企业在上市前取得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投资,投资本金704亿元,相当于科创板首发募集资金总额25.6%。

“不论从解禁规模还是投资者类型来看,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都是下半年主要减持压力来源。”杨家骥对《财经》记者表示,今年下半年科创板解禁市值六成左右源于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其次为产业资本和自然人。

上海证券交易所2020年3月发布《上市公司创业投资基金股东减持股份实施细则(2020年修订)》,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的创业投资基金,其所投资符合条件的企业上市后,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其持有的首次公开发行前股份,截至首次公开发行上市日,投资期限不满36个月,任意连续90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1%。创投基金在其所投资符合条件的企业上市后,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其持有的首次公开发行前股份,截至首次公开发行上市日,投资期限不满36个月,任意连续90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2%。

“创投基金作为上市公司财务性投资人,通常而言在A股市场的锁定期为上市后12个月,如果创投基金存在突击入股等特殊情况,则根据其入股时间以及入股方式的不同,创投基金的锁定期会有不同程度变化。”君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燕对《财经》记者表示。

现行规定下对于不同类型投资者减持存在不同要求。除了询价转让与配售减持方式,常见的减持方式有三种,即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和协议转让。

王德伦表示,Wind数据显示,2020年全部A股披露的重要股东减持规模合计约8300亿元,而解禁规模则达了约4.7万亿元。相比之下减持规模占解禁规模的17.6%。从板块来看,主板、创业板和科创板的减持占比分别为17.9%、33.8%和2.7%。

“科创板的解禁和减持可能对部分龙头企业产生短期压制。这是因为部分龙头企业提前筹划询价转让,而询价转让价格为前20日收盘价均价7折-8折。部分配置型资金短期可能将二级市场筹码抛出,更换成询价转让筹码,使得二级市场股价快速下跌向询价转让价格靠拢。”王德伦认为,尽管解禁之后的减持可能会对科创板个股产生短期扰动,但是长期科创板个股的表现仍然取决于公司的基本面和竞争优势。无论是从制度上还是从公司上,目前科创板解禁之后的减持对市场的影响可能都处于可控状态。

增量资金

6月15日,第一批中证科创创业5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正式取得批文,包括华夏基金、嘉实基金、易方达基金和南方基金等九家基金公司。

“科创创业50ETF网上现金认购和网下现金认购的合计首次募集规模上限为30亿元,发行当日即截止日。科创创业50ETF在细分产业链中具有稀缺性。”嘉实基金告诉《财经》记者。

首批双创产品将于6月21日正式发行。上海证券基金评价中心分析师刘亦千对《财经》表示,第一批双创产品存在先发优势,也是诸多基金公司战略性发展目标。

中证科创创业50指数标的选择范围大于上证科创板50成份指数。根据中证科创创业50指数编制方案,从科创板和创业板中选取市值较大的50只新兴产业上市公司证券作为指数样本,以反映上述板块中代表性新兴产业上市公司证券的整体表现。

嘉实中证科创创业50ETF拟任基金经理田光远对《财经》记者表示,双创50指数核心是汇聚科创板和创业板的龙头科技企业,打造“中国版纳斯达克”。创业板过去十二年培养了不少高科技龙头企业,双创50指数核心权重以创业板为主,对科创板增量资金影响有限。

今年2月符合条件的12只科创板标的正式纳入沪港通,为科创板纳入MSCI奠定基础。三个月后,MSCI公布2021年5月指数季度调整结果,康希诺、中国通号、澜起科技、杭可科技和睿创微纳5只科创板股票纳入MSCI中国A股指数,此次是科创板股票首次纳入MSCI旗舰指数系列。

南方基金认为,被称作“聪明钱”的北向资金配置科创板、创业板的权重在增加,这是一个确定性比较强的趋势。A股市场科技和医药板块正在被关注,而上述领域已经上市的龙头绝大部分都在创业板和科创板。

“关于科创板股票纳入沪港通以及MSCI、富时罗素等核心指数,其中纳入沪港通丰富了科创板投资者的种类,提升科创板股票的流动性,同时也让科创板股票的定價更加国际化和机构化。MSCI和富时罗素作为国际权威性指数机构,科创板股票纳入其中一定程度上利于引进国际投资者。”田光远说。

中国证监会今年2月表示,推出T+0交易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属于资本市场基础制度的重大调整,涉及主体多,市场影响大,对中介机构的风险控制能力有较高要求,市场各方意见分歧较大,需要进一步开展政策研究和制度准备,逐步形成市场共识。证监会将坚持稳中求进的原则,深入研究论证推出T+0交易的可行性、实施路径等问题。

科创板目前由于投资门槛高,整体流动性低于同类主板和创业板股票。田光远认为,T+0交易放开了投资者的交易限制,无疑对流动性的提高有着积极作用。不过成熟的资本市场应该是鼓励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长期持有股票,流动性的提高可以是通过普通投资者教育引入更多的投资者来实现而不是舍本逐末依赖现有投资者的频繁交易。况且频繁交易对流动性的促进非常有限,普通投资者通过T+0交易亏损后甚至可能会降低交易热情,因此长期来看T+0对流动性的影响非常有限。

“科创50、沪深300、上证180等被动资金将配置部分科创板龙头公司。对于外资而言,科创板中诸多中国优势资产在全球市场中别具一格,外资投资科创板已经从过去无门到大门敞开。科创板有望迎来长期增量配置资金。”王德伦对《财经》记者表示。

标签: 配售 科创 创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