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炒作片仔癀?

信娜 向雪

福州一家片仔癀体验店。图/视觉中国

片仔癀一粒难求。

这种被民间认为有“治疗肝炎”奇效的中药,在广东、福建等地受追捧。其官网介绍,片仔癀有国家级的绝密配方,含有牛黄、麝香等成分,颇为名贵。

一粒3克的片仔癀,官方售价590元。2021年6月26日,《财经·大健康》询问到的收购价已至千元。到了患者手里,价格更高,大概1600元,溢价约三倍。

短短一个多月,先是线下门店买不到片仔癀,随后线上平台价格飞涨。同时,大量片仔癀在“黄牛”中间倒手转卖,价格跟着再涨。

一粒片仔癀的三倍溢价,直接推升了其股价。截至6月24日收盘,片仔癀(600436.SH)收盘价为每股427.60元。上年同日片仔癀收盘价为每股163.36元。一年时间,每股价格涨了约2.6倍。

对于片仔癀一粒难求,溢价数倍的情况,6月25日,片仔癀公司回复投资者提问称,公司生产经营均属正常,将采取一系列措施,维护市场秩序,包括稳供应量、拓展销售渠道,以及增加与片仔癀锭剂同质同效的片仔癀胶囊剂型供应。

片仔癀“黑市”

片仔癀到底有多火?

就连不明行情的投机者,也想借此机会捞一笔。两天前,一位想要靠片仔癀挣钱的转卖者,在某电商平台上,以700多元的价格买了几十盒片仔癀胶囊,欲寻求他人溢价收购。但他告诉《财经·大健康》,几经询问多个收购商才发现,买错了,热炒的不是胶囊。

片仔癀有两种剂型,一种是传统剂型为锭剂,质地坚硬,服用前需自行粉碎后分量服用。有不同的规格,包括一盒一粒、一盒10粒。另一种是胶囊剂型,由片仔癀锭剂粉碎后填充胶囊而成。

“胶囊并不缺货,想买多少都可以。”北京一位片仔癀线下体验馆的工作人员说。缺货的是锭剂片仔癀,有用户就在某股票社交互动平台上提到,片仔癀体验馆限购买2粒,4月预订了10粒,到现在都没货。

传统剂型的片仔癀属于双跨品种。意思是,按照适应症、剂量和疗程不同,其既是处方药也是非处方药。而大部分片仔癀以非处方药的方式,在药店、体验馆或者线上直接被买走。因传统剂型被传能够“治疗肝炎”,而且“永不过期”,遂被称为神药,大受追捧。

片仔癀说明书上的有效期是60个月。按该公司官方说法,据考证,片仔癀是明朝宫廷流出的秘方,用上等麝香、牛黄、蛇胆等名贵中药材,炼成药锭,当时片仔癀切片分服,每次一片即可退癀,因此,民间俗称“片仔癀”,“仔”为闽南方言中语气词,“癀”为热毒肿痛。

6月25日下午3点左右,《财经·大健康》去位于北京银河SOHO的片仔癀体验馆。店里没有排长龙、争抢药品,反倒显得安静,包括店员在内,不到十人。

当询问店内是否有锭剂片仔癀,店内工作人员说没有,并不是缺货,只是这两天物流慢,暂未到货。但对方并没有正面回应预订锭剂片仔癀的诉求。并称,胶囊和锭剂的作用都一样,真的想要治病,买胶囊就可以,如果非得要锭剂,那肯定就有其他目的。

据她所说,刚才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打电话,说自己就是想凑热闹,“年纪轻轻要买,是想发财还是怎么着啊?”至于最近是否有代购来买片仔癀,她说,“我们也分辨不出来。”

在各社交平台上,很容易便能找到收购片仔癀的信息。一位收购者每隔一个小时,便会在他所建的群里留言:长期回收片仔癀、虫草、牛黄丸,打钱发货。

另一位中部沿海城市的收购者给出的价格是一粒1000元。如果按照一盒10粒装计算,一盒回收价格是1.2万元。在他做片仔癀倒卖生意的几年里,第一次碰到这么高的价格,“最早的時候,一粒300多元就能拿到货。现在800、900元,甚至1000元才有货”。

从2020年下半年到现在,片仔癀的价格一直在涨。上述中部沿海城市的收购者说,尤其是近一个月,价格涨得太狠了。据他所知,市场上没流通那么多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有人囤货,借此抬高价格。

“黄牛”手中的片仔癀到底从哪里来?

上述中部沿海城市的收购者谈到此前的经历。有些是公司的内部人士,通过各种方式直接能从工厂拿到货,这些货会直接卖给“黄牛”。另一种则是从药店或线下体验店流出。其工作人员能够第一时间了解到片仔癀到货时间,便安排自己认识的人用身份证将片仔癀全部买光,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倒卖给“黄牛”。

“在正规店里卖,根本挣不到钱,谁会卖?加价卖给我们,能挣钱。”一位收购者说。

一位药店工作人员便自称可以每周都拿到片仔癀。他称自己所在的连锁药店有2000多家线下门店,可以直接和片仔癀厂家订货。他和另外几家药店的朋友已经打好了招呼,只要店里的片仔癀一到货,就让身边人用身份证买走。

“全款订一粒590元,加上药店折扣,一盒(一粒装)大概580元,每周能到货两盒。”他说,可以持续出货。

至于具体如何交易,在如此高价行情下,买卖双方做出相同选择——当面交易。

“这么多钱的东西,我不放心快递。”上述药店人士说。而一位收购者则觉得,如果有10盒以上的货,就可以专门去一趟北京,“太少的话,跑一趟不合适。用快递不放心,假货太多”。

收购者花高价买了片仔癀,有的直接卖给顾客,大多数直接转手给同行。“有那种很大的囤货商,现在价格基本上都是同行炒来炒去。”一位南方某城市收购者说。

另一位北方某城市收购者口中的大囤货商,会炒作价格,会找网络写手引导这个趋势,比如成本比较高,就会囤大量的货等价格更高时再出手。

在这条灰链上,大家基本都是熟人,“如果是外围的卖家,即使以相对低的价格卖给大买家,他也不会收”,对此,上述北方某城市收购者不愿多谈,“风险大”。

一粒上千元的片仔癀,真的有消费者买单?上述中部沿海收购者对此并不怀疑,“就跟茅台一样,有钱的老板再贵也会买。如果是卖给国外老板,价格只会更贵,一粒1500元到2000元。”

不过,他也觉得价格跳来跳去的搞不懂,收不起,也不敢收,先期要垫付大量资金,后续如果价格出现跳水,风险太高。如果一粒价格能降到800元左右,他才会考虑收购。

另一个风险是假货。药盒上的二维码可以造假。一盒片仔癀里面,可以装一半真货、一半假货,就连“黄牛”有时也分不清真假。

片仔癀公司网站介绍,片仔癀为国家中药一级保护品种,处方和工艺受国家保护,传统制作技艺列入国家非遗名录。对其性状的描述是,表面棕黄色或灰褐色, 有密细纹,可见霉斑。质坚硬,难折断。气微香,味苦、微甘。这样清晰的描述,对拿到手的是真货还是假货,上述中部沿海某收购者说,“也只有用了才知道。之前我还会自己吃点,现在根本吃不起。”

和原料涨价有关系吗?

自2003年上市以来,片仔癀药业公司关于其主导产品片仔癀的价格就发布了17次调整公告。最早的一次调价公告发布于2005年3月,片仔癀调高国内销售出厂价格,由原来的一粒125元,调高到130元。

最近的一次是2020年1月,片仔癀锭剂国内市场零售价格将一粒530元上调60元,定价为590元;海外市场供应相应上调为约每粒5.80美元。

关于调价的原因,除人力成本上涨,主要原料的上涨出现在多个涨价公告中。

片仔癀系列产品涉及的主要原料除三七价格略有下降,麝香、牛黄、蛇胆均呈上涨趋势。

由于天然麝香是珍稀药材,属于国家重点计划管理物资,其采购需获得国家林业主管部门的核准。

2003年2月21日,国家林业局将麝科麝属所有种,由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调整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2005年7月1日起,更是规定凡生产、销售的含天然麝香的中成药全部实行中国野生动物经营利用管理专用标识制度,并确定了还可以继续使用天然麝香的四家企业的五个品种,其中包括片仔癀。

片仔癀系列產品涉及的主要原料大多数呈上涨趋势。图/IC

物以稀为贵,片仔癀的稀缺和名贵程度进一步增加,“身价”也水涨船高。

尽管片仔癀拥有1家研究院、35家控股子公司、7家参股公司,经营六大品类、470多个产品系列,但医药工业板块收入的支撑就来自于这款“神药”。东方财富证券研报数据,2019年片仔癀系列产品实现营业收入21.81亿元,同比增长21.37%,占医药工业收入比重约96%。

1956年,漳州制药厂成立,以片仔癀为独家产品。近十多年来,片仔癀整体业绩保持高速增长态势,从2009年的8.67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57.22亿元。2020年尽管有新冠肺炎疫情也达到65.11亿元,相比2009年,其营收翻了7.5倍,归母公司净利润增长超过12倍。

与靠研发驱动的药企不同,片仔癀的研发费用不高。同行业平均研发投入1.55亿元,2020年片仔癀研发费用为9755.16万元,比上年同期还下降18.32%,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仅为1.50%。

片仔癀方面认为属于合理变动,主要原因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且部分研发项目进入注册阶段和临床研究前准备阶段。

从公开数据看,2018年到2020年,片仔癀的研发投入总额占营业收入比例逐年下降,分别为2.12%、2.09%、1.50%。

换言之,片仔癀的营收增长并不依赖于研发。片仔癀2020年销售支出6.47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9.93%,同比增加23.65%。

随着价格提升的还有资本的猛烈追捧。片仔癀在2003年上市之际,发行价为8.55元,上市首日收盘价仅为每股15.98元。到2021年6月25日收盘价已达到每股446.90元,总市值直逼2700亿元。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太会炒作了”,加上南方和南洋的用户基础比较好,购买力又强,于是就不断抬高价格和企业价值,片仔癀终于成了“神药”。

就片仔癀炒作、价格合理性、价格管控措施、研发投入低等问题,《财经·大健康》向片仔癀董秘邮箱发送相关邮件,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总要回归常识,这东西不值那么多钱。”上述业内人士分析。

标签: 药店 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