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美大使秦刚履新

蔡婷贻

美国东部时间7月28日下午、北京时间深夜,中国驻美大使馆发布消息称,中国新任驻美大使秦刚抵达纽约。

随后,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推特上确认新任驻美大使秦刚已经抵达美国纽约履新,“安全顺利穿越太平洋之旅!祝秦刚大使一切顺利。”下飞机后,秦刚也在他的新推特账号上确认到职,“抵达美国,期待在这个国家未来的时光。”

几个小时之后,秦刚抵达位于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在会见中外媒体时,他进一步指出:“中美关系又处在一个新的紧要关口,既面临许多困难和挑战,也有巨大机遇和潜力,何去何从,关乎两国人民的福祉,关乎世界的未来。一个健康稳定发展的中美关系,是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普遍期盼。”

自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中美关系就陷入建交以来的低谷,除了贸易战仍悬而未决,相互还关闭对方的领馆至今。外界一度期待拜登政府上台能改善两国关系,不过自3月在安克雷奇举行的高层会谈和刚刚结束的天津会谈后,双方关系仍无缓和趋势。

前任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自2020年10月离开北京后,美国驻华大使的职位一直空缺至今。中国前任驻美大使崔天凯在6月23日离职,外界曾普遍认为中美可能会同时宣布派驻大使,不过拜登政府在正式提名驻华大使的进度上却落后了。同时,拜登在任命其他重要职位官员的问题上也出现严重滞后。

“我也不知道拜登政府为什么迟迟未进一步提名那些大家都早已知晓的人选,例如驻华的伯恩斯(Nicholas Burns)和驻日的伊曼纽尔。”一位前国务院高级官员对《财经》记者表示。“任何政府的黑暗秘密总是关于人事而非政策,所以外界很难知道为什么拜登政府至今只任命了这么少的主要驻外使节,包括副国务卿和助理国务卿等,或者‘闸门很快会打开。”

美国总统需要任命的职位约为4000个,其中需要参议院确认的职位为1200个。根据非政府组织“公共服务伙伴关系”(Partnership for Public Service)的追踪,至3月底,拜登迅速完成内阁部长任命和确认,成为美国数十年来最快完成建立新政府的总统。不过,在完成部长级官员的任命后,其他任命就陷入停滞。

在其他重要职位的任命上,拜登政府的速度“快于特朗普,慢于奥巴马,和小布什差不多”。其中,国务院需要任命的250个职位中,除了国务卿布林肯在拜登刚上任不久就在1月26日获得国会确认,刚到访天津的副国务卿舍尔曼在4月13日才获得确认,其他大部分的职位不是未提名就是正在国会审查或等待审查。

拜登6月初首次出访参加G7峰会时,对国际社会高调宣示“美国回来了”,但是美国驻G7成员国以及他后来前往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瑞士等国的大使都处于空缺状态。

根据统计,国务院需要派驻全球的大使职位约为189个,但是拜登任命的人数不到一半。4月底,媒体和外交学术圈开始传言拜登将宣布部分驻外大使名单,包括摩根士丹利CEO尼德斯(Tom Nides)出使以色列、伯恩斯(Nicholas Burns)担任驻中国大使、洛杉矶市长贾希提(Eric Garcetti)出使印度、前内政部长萨拉查( Ken Salazar)为墨西哥大使。不过,直到6月15日,拜登政府才在一輪大规模任命中确认了萨拉查和尼德斯的任命。另外,传言中将出使加拿大的拜登竞选团队要角科恩(David Cohen)也迟迟到7月21日才正式宣布。

历史记录显示,至胜选年份的6月30日为止,奥巴马总统已经任命40个大使,克林顿任命了26个,特朗普任命19个,拜登只任命了14个。

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拜登任命迟缓的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不想任命的人选在国会听证会上被迫面临不愉快的情形。白宫参与人事官员匿名解释,审查提名人背景的团队认为,需要检视每个提名人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每条言论,这意味着庞大的工作量和漫长的确认流程。不止在白宫,熟悉提名作业人士也指出,由于国务院的安全部门人手不足,对可能人选的背景清查和道德审查程序所需时间更长,也造成提名缓慢。

2021年7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新任驻美利坚合众国特命全权大使秦刚(左二)抵达美国履新。图/法新

根据国务院高级官员任命流程,提名人不仅要提交缴税记录、个人资产报告,联邦调查局还要核实提名人的背景、健康情况以及是否留下警方记录等。

不止如此,得克萨斯州议员克鲁斯(Ted Cruz)已经扬言杯葛所有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随着国会进入夏季休会直到8月底,拜登接下来提名的大使人选有可能需要到2022年才能完成国会确认。

前任驻也门大使,现任乔治城大学外交研究中心主任芭芭拉·波迪尼(Barbara Bodine)就指出,任命一个大使的时间和生一个小孩是一样的:需要九个月。漫长的提名和国会确认过程,导致美国众多使馆数个月没有大使出任的窘境,不少智库开始呼吁行政部门应该重新考虑大使的任命流程。

1966年出生的秦刚就任的是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第11任大使,1988年进入外交部服务,1995年起三度出使英国,分别担任使馆三秘、二秘、参赞和公使,2005年-2010年期间首度担任外交部发言人,在短暂回到英国一年后,再度于2011年回到外交部负责发言人工作,担任新闻司司长,2018年升任外交部副部长直至获得任命担任驻美大使。

秦刚大使在出发前往美国前,特别探访了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时中美签订联合公报的上海锦江饭店,寄望“重整行装再出发”。接着他在到任后的演说中强调,他将基于两国元首对中美关系的谈话,推动双边关系回到正确发展轨道,“习近平主席说,逢山开道,遇水架桥。拜登总统说,凡事皆有可能。我将按照两国元首除夕通话精神,同美国各界架起沟通、合作的桥梁,维护中美关系的基础,维护中美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共同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确发展轨道,让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合作共赢、和平共处的中美相处之道由可能变成现实。”

抵达美国后,秦刚需要进行14天的自我隔离。隔离期间,他于8月6日在推特上对美国因为新冠病毒Delta变异毒株再起的疫情表示关心,并建议中美两国在抗疫上进一步合作,“例如(研发)更有效的疫苗和帮助其他国家。”

前任美国商会会长,参与拜登竞选阵营的吉莫曼(James Zimmerman)对《财经》记者指出,由于目前中美关系相对脆弱,中方选择由副部长秦刚出任大使,而美方如果选择深受拜登信任的伯恩斯出任大使,伯恩斯和秦刚将能一起建立起一个无时差的沟通机制,两人在任何时刻都能够直线与两国元首通话,且得到他们的全力关注,这“将能降低错误沟通和误判引来的风险”。

标签: 秦刚 伯恩斯 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