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频繁停电,又电力过剩,柬埔寨为何有此“奇观”

王昕楠 张菁

柬埔寨水力资源丰富,但水力发电受季节影响较大。图/法新

尽管近年来频繁停电,但柬埔寨即将面临严峻的产能过剩问题。

自2019年以来,电力紧缺成为柬埔寨的日常。柬埔寨政府一度决定除周日和国定假日外,每天断电6小时来缓解供电压力。

与此同时,根据柬埔寨官方公布的电力装机数据和电力需求增速,以及世界银行和IMF对柬埔寨GDP增长的预测数据,绿色和平估计,到2025年,柬埔寨电力系统的实际备用率将高达74.17%,同时出现1013.12兆瓦的过剩产能。

一边是电力紧张,一边又面临装机过剩,这源自柬埔寨不平衡的能源结构。

水电不稳是问题之源

柬埔寨电力缺口与该国的电力结构密切相关,柬埔寨当前的电力结构以水电为主,煤电次之,生物质能和光伏发电占比较小,近年来水电的频繁停摆是造成柬埔寨停电现象频发的一大原因。

柬埔寨水力资源丰富。据官方统计,柬境内有60个潜在水电开发地点,水电蕴藏量达10吉瓦,其中50%的水电蕴藏量位于湄公河主流,40%在其支流,10%在湄公河外的西南地区。然而由于水力发电受季节影响较大,只有在雨季才能发挥最大功率,旱季柬埔寨水电发电量只能达到平均水平的25%。随着气候变化的加剧,以及湄公河已建成的大量水电站影响,水力发电的波动性持续增加,如今柬埔寨已经很难再开发新的水电项目。

史汀生中心(The Stimson Center)分析师Courtney Weatherby曾公开表示:“柬埔寨政府的能源发展计划提出要修建将近20座水坝,但在经历了近几年的数次连续严重干旱之后,很多大坝无法满负荷发电,人们对水电的可靠性提出了质疑。”

因此,在严重的旱季,柬埔寨十分依赖周边国家的进口电力以缓解供电不足。柬埔寨向邻国进口电力的比重虽然在2016年-2018年间有所降低,但在2019年和2020年又有所升高,分别占总发电量的20.9%和25.17%。

除了水电出力降低,柬埔寨薄弱的电网基础设施导致的电力可及性偏低也是影响该国电力安全的重要原因。由于柬埔寨电力工业基础薄弱,现有电网布局较为分散,覆盖区域集中在首都金边等主要大城市的周围,部分地区(特别是农村地区)还未完全实现电网覆盖。截至2019年,柬埔寨有99.49%的地区获得电力许可(licensed zone),92.68%的村庄已经通电,但电力供应质量不稳定,无法保证24小时稳定供电。

近年来,柬埔寨政府对于电力发展的重视程度有所提升,特别是农村地区的电力规划。根据柬埔寨的原有规划,到2020年,柬埔寨每一个村庄都将能够获得任何类型的电力供应,但受疫情的影响,2020年的农村电力计划并未实现,截至2020年末,依然有占总数2.61%的村庄未获得电力供应。

表1:柬埔寨电力产能将严重过剩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IMF、柬埔寨电力局。制表:张玲

图1:2013年-2020年柬埔寨各能源装机量占比

资料来源:根据柬埔寨电力局(EAC)年报整理。制图:张玲

煤电是解决之道吗?

为解决缺电问题,柬政府近来迅速扩大电力供应,并选择用火力发电来填补电力空白,批准了多个煤电项目,在2020年与两家燃煤电厂签署了协议,其中包括由柬埔寨皇家集团(Cambodian Royal Group)和中钢集团子公司中钢设备有限公司共同建设的耗资13.4亿美元的700兆瓦波东沙哥(Botum Sakor)煤电站,以及另外一家由柬埔寨本土公司开发的位于奥达棉吉省的265兆瓦燃煤电厂。

东盟经济研究所(ERIA)的统计数据显示,2025年以后,柬埔寨的煤电装机量将超过水电装机量。虽然柬埔寨政府希望通过新增煤电解决眼前的用电之急,但从长期来看,依然有一些无法解决的难题。

随着气候变化加剧,恶劣天气导致的水电設施供电不稳将很可能成为常态,新增煤电确实能解燃眉之急,但长远来看,化石能源未来将不再是能源供应的主力军,而海外煤电机组服役时间普遍超过30年,如今大量上马新的煤电项目,很有可能导致未来还在服役时间的煤电项目被强制关停,造成资源浪费。

全球能源转型正在加速推进,全球已有121个国家已做出将在21世纪中叶或之前实现碳中和的重大发展承诺,全球化石能源的需求预计将在未来十年达到峰值。空气污染、水资源限制、碳排放过高等环境压力和发电成本不断上升等问题也使得煤电行业的处境愈发艰难,同时,按照产能过剩时优先淘汰煤电的原则,新建的煤电项目成为沉没资产的风险愈加明显。

在低碳能源发展已成为全球共识的当下,柬埔寨政府除了考虑短期的电力供应安全,也需要有前瞻性规划国内能源电力发展,制定更可持续的电力规划,保障电力供给能满足长期经济发展的需求。

柬埔寨于2020年底更新了本国的NDC(国家自主贡献)目标,表示与基准情景相比,2030年该国温室气体减排将达到41.7%。

而近年来,柬埔寨加速上马煤电项目,导致其碳排量猛增。《2020年东亚能源展望和节能潜力》(Energy Outlook and Energy Saving Potential in East Asia 2020)报告预测,如果柬埔寨继续目前的能源消费模式,柬埔寨的碳排量将从2020年的300万吨碳当量增加到2050年的2500万吨,这势必增加其实现NDC目标的难度。

海外资助是东南亚地区煤电项目的重要资金来源,其中中国、日本和韩国是主要投资方。而三国近来都展露出逐步退出煤电投资的趋势。在今年4月的气候领导人峰会上,韩国宣布将立即停止国家支持的海外煤炭融资,成为头条新闻。四周后,日本也加入了其他G7国家,承诺在2021年底前结束国际煤炭融资。在9月21日的第七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亦承诺,中国将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绿色低碳能源发展,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

表2:柬埔寨进口能源和本国发电的比重

资料来源:柬埔寨官方发布

对于柬埔寨而言,缺少海外资金的支持,煤电项目在未来也将面临更大的财政缺口。

事实上,由于柬埔寨的电价支付政策,继续发展煤电项目已经给政府带来沉重的财政负担。依据“照付不议”的条款,当电力供应供过于求时,柬埔寨政府仍需根据容量电价和最低购电量向企业支付电费、燃料采购运输成本费和燃油费用。电价支付机制进一步恶化了柬埔寨政府的负债情况,根据统计,2019年,柬埔寨的债务已上升至75.96亿美元,占当年GDP总额的21.3%。

走出舒适区,探索可持续解决方案

除了依赖化石能源满足电力需求,柬埔寨还有其他的电力供给方式有待开发。专注于清洁能源的民间组织能源实验室(EnergyLab)的国家主任Bridget McIntosh指出,相较于煤电,太阳能将与柬埔寨已经大量投资的水电互补。据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估算,柬埔寨潜在可利用的光伏资源达11吉瓦,而柬埔寨目前仅有两个光伏试点项目,仍有大量光伏发电潜能未被发掘。

过去十年间,随着技术的不断革新,光伏发电的成本逐年降低,全球光伏的平均价格大幅下降——全球太阳能平均价格已经从2010年的每千瓦时0.27美元降至2020年的每千瓦时0.05美元,而目前柬埔寨首都金边的发电成本约为每千瓦时0.22美元,仍有很大下降空間。

太阳能项目建设周期短,能在短期内解决柬埔寨缺电难题。近年来,柬埔寨政府推动发展光伏的意愿也有所提高,预计今年光伏装机量将会是现有装机量的四倍。作为重要的能源投资市场,近年来我们也看到中国资本进入柬埔寨,并对可再生能源项目表现出积极的投资兴趣——2017年亚洲开发银行贷款920万美元给新加坡Sunseap公司兴建了柬埔寨境内第一座装机量为10兆瓦的光伏电厂,中国和柬埔寨的合资企业Schneitec公司也参加了这一项目的建设。

除了增加对太阳能项目的扶持,柬埔寨的可再生能源发展也需要更加系统化的电网的支撑。面对未来将出现的高比例可再生能源,如何保证绿电的顺利上网需要本国的“源-网-荷-储”系统的提前规划。同时,柬埔寨绿色金融工具的缺位也在一定程度上对可再生能源项目的融资造成阻碍。如何更好地助推可再生能源发展也需要柬埔寨政府尽快出台相应的政策加大对可再生能源投资的支持力度。

在减缓气候变化行动时间表日益紧迫的当下,低碳转型已成为全球共识。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踩下急刹车的同时,也为各国思考和制定未来的转型策略提供了重要窗口,如何以更绿色和可持续的思路缓解眼前的电力危机,需要柬埔寨当局从长计议,也需要海外投资者的共同努力。

(作者单位:绿色和平东亚办公室海外能源投资项目组;编辑:马克)

标签: 装机量 水电 柬埔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