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风波

逆风草

上周日,我乘坐直达公交车去市图书馆,车快启动时,上来一位戴太阳帽的男乘客坐在我旁边,且称呼他为“太阳帽”吧。

车行驶几分钟后,太阳帽突然开始自言自语,说一些我根本听不懂的话,把我吓了一跳。抬眼望去,座位又都满了,我无处可躲。正惶恐不安时,身后的“眼镜大叔”悄悄拍了我一下,示意要和我换座。救星驾到,我立马起身和他换了座。

车行驶到半路,太阳帽突然起身,朝司机大喊道:“前面路口停一下!”司机边开车边回答:“这是直达车,中途不能停。”

太阳帽一听,瞬间火了,扯着嗓子和司机理论起来,司机坚持途中不能停车,太阳帽则不依不饶,说他上车时不知道是直达车,若拉到终点站,再坐车折回,岂不要走冤枉路。

太阳帽越说越激动,猛地推开在一边劝阻的眼鏡大叔,径直走到司机近旁,厉声要求停车,看他怒气冲天的架势,可能下一秒就要出手拉扯司机,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就在此时,眼镜大叔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拉住他,和气地跟司机商量:“师傅,我也是到前面路口下车,您看能否停一下?”司机还是拒绝,大叔又问:“如果中途停车您是不是会被罚款?”“是的,不是我不想停,是制度不允许。”

眼镜大叔回过头对太阳帽说:“兄弟,这样吧,反正还有十几分钟到站,到站后,咱俩打辆车再返回就是了,我单位报销,车费我来付。”一席话说完,太阳帽不再吭声,跟着坐回了原座。

下车后,眼镜大叔果然喊来一辆出租车,提前支付了车费,嘱咐司机一定要把太阳帽安全送到,但他自己却没有上车。后来,我恰好又和眼镜大叔乘坐同一辆公交返程,这次我主动坐到了眼镜大叔邻座,和他攀谈起刚刚发生的事。眼镜大叔说:“那兄弟一看精神就有点儿问题,若真和司机撕扯起来,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对这样的人,还是要多一些关爱,反正打个车也没多少钱,也是为我们自己的安全着想,您说是吧?”

标签: 车费 大叔 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