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草鱼

姚秦川

早上,陪老母亲去菜市场买鱼,鱼摊上一条活蹦乱跳的草鱼,突然勾起了我儿时的一段回忆。

那是一年夏天,早上,母親醒来就发现上小学三年级的二弟,不知什么时候溜出了门。这实在反常,自打暑假以来,二弟每天都会睡到日上三竿,今天竟早早起床出门了。

午饭时也没见二弟回来,母亲有些着急了。父亲宽慰她说:“都这么大了,还能被拐走不成?”母亲一听“拐走”二字,吓得不吭声了。就在大家焦急万分时,二弟一路欢歌地回来了。从他一脸茫然的表情看,似乎一点儿都没察觉到家里的紧张气氛。

母亲的眼泪刷地流了出来,一把把他拉过去,在屁股上狠狠抽了几巴掌,边打边说:“看你还敢往外跑,还钓鱼去了,整天不学好。”父亲气也不打一处来,给了他一脚。

这时,我们才看到二弟手上提了一条半大的草鱼,藏在身后,看样子是想给我们一个惊喜,他一定没想到,刚到家就迎来一顿“混合双打”。二弟眼含泪花,憋了好大劲儿,才没让泪水流出来。

“妈,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二弟吸了一下鼻涕,又接着说:“我昨天听二狗子爹说,爸现在每天都去砖瓦窑背砖,很辛苦,就想去抓条鱼……”二弟边说边往墙角缩,怕再招来一顿打。

听了这话,母亲眼泪又流了出来。父亲骂了句兔崽子,赶忙背着手红着眼眶,出了门。

晚上,母亲将二弟钓来的草鱼做成了鱼汤。她先端给二弟一碗,又给我端了一碗,说:“吃吧,这是你弟弟钓的鱼。”接着,又给小妹盛了一碗,说:“吃吧,这是你哥哥钓的鱼。”最后,母亲为父亲盛了一碗,“吃吧,这是你儿子为你钓的鱼。”说到这里,母亲一下子就泣不成声了。

标签: 条鱼 二弟 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