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太平天国运动时期的森林损耗

邓庆道

历史时期我国森林资源的破坏,其原因不外乎有人口增长、经济开发对于森林资源的消耗,战争破坏,统治阶级大兴土木和帝国主义经济掠夺等方面。其中战争破坏对于森林资源的破坏,尤为迅速和显著。我国历史上民族众多,阶级矛盾时有发生,以致战乱不断,历次战乱多对人力、物力的极大消耗,也伴随着森林资源的损耗。目前,环境史学正在兴起,它关注历史时期自然环境与人类社会的交互作用,也带来了一种全新的历史观,从而改变以往历史只有人类社会而无自然环境的旧史学观。太平天国运动是清朝晚期最大的一场战争,长达14年的战乱造成了巨大的人口消耗,也带来了严重的森林破坏,传统历史研究对其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性质多有褒扬,但却忽视了太平天国运动时期也是清朝后期我国森林资源破坏最为严重的时期。这主要有两方面,即清政府为剿灭太平天国而采取的破坏措施,另一方面,是天平天国革命军对森林的破坏。

太平天国起义其间,我国长江中下游地区,人口、自然资源大量消耗,有人估计太平天国运动造成约两千万人丧生,据称1850年的中国人口大约有4.1亿人,经过太平天国、捻军及回族等起事后,到1873年人口下降至大约3.5亿人,由此可见太平天国运动期间的破坏程度。为打击对方,清政府与太平天国双方都采用了坚壁清野的焦土政策,其中也包括故意烧毁森林使对方无处隐蔽、无法樵采的战术。天平天国运动从两广地区,向北发展到湘江流域,再至长江中下游地区,从自然地理上讲,经过了南岭山地、长江中下游丘陵地区,这些地区正是当时我国森林分布较为密集的地区,长江中下游地区湖广、安徽、江浙等地不少森林,都在这一时期受到重大损失,如湖南衡阳、衡南等地的广阔森林,就是在这次被焚烧毁坏以后,长期不能恢复。江南等地“耕者废夜,烟火断绝,寇行无人之境”(《清史稿·洪秀全传》)。

起义爆发不久,广西、广东地区的森林首先遭到破坏,如1854年,广州白云山之松树和粤东罗浮山森林,在清军与太平天国双方争战下,大部分为战争所破坏。湘江流域是曾国藩湘军与天平军争夺的主要地区之一,在曾国藩的书牍中,有“兵燹所至,无树不伐”之语,可以想象森林破坏程度是何等之剧,曾国藩这句话也当然适用于清军于太平军争战的其他地区。太平军定都南京后,清政府随即在南京紫金山地区,建立江南大营,于是南京紫金山地区也成了双方争夺而致使森林破坏的地区,太平天国时期,紫金山一带军营屯扎,连年鏖战,林木焚毁殆尽。南京钟山地区在明代曾大力人工种植林木,从洪武元年(1368年)经过六十多年的努力,至宣德三年(1428年),在朝阳门外(今中山门)钟山南麓,所种植的油桐、漆、棕树达200余万株。由卫队士兵管理守护,此外对松、杉、竹等用材树种的造林也很重视。到万历年间(公元1572年——1620年),紫金山(即钟山)、青龙山、牛首山及附近诸山,已均被森林所覆盖。乾隆至嘉庆年间(公元1736年至公元1820年)《江宁府志》记载:“乾隆巡视钟山灵谷寺,康熙巡视清凉山(钟山向西延伸的余脉)时,赞美南京诸山‘蔚然深秀松森森松林十余里。‘青山云里夹竹篁石头山(即今清凉山)竹林六十余里”。而至太平天国时期钟山恢复起来的森林遭到很大的破坏,特别是太平天国时期,先是太平军围攻南京城内清军,经三年之久才攻占。后不久清军又围攻城内的太平军,在钟山脚下龙脖子处破城而入。这期间,钟山及南京城廓附近诸山森林,均被兵所毁。“四境青山濯濯而童”,唯有僧侣所保护的灵谷寺、万福寺、紫霞洞、孝陵墓等处林木得以幸存。咸丰十年(1860年)的太湖罗山之战中,清军烧毁太平军营,东南风起,大火蔓延,焚毁皖南大面积山林。太平天国全盛时期江南地区势力囊括浙江,甚至福建北部地区,战火也同样烧至此处,浙江丘陵为我国东南森林覆盖较多的地区,太平天国时期破坏严重,所剩森林多为清军与太平军争战未到之地。

就太平天国自身而言,其对于森林资源的破坏也不无关系。在长沙之战中,石达开恐怕城外丘陵埋伏清军,命令用火药对城外山包进行爆破,将灌木林全部烧毁。石达开在其日记中就曾说:“往南郊(湖北施南县之南郊)视察,有探地兵云,为虎所伤,诘其详,则南山有一峰如屏障,恶木阴翳,虎狼踞之,故当夏日草木长茂之时,往往南门不启。予谓正本清源计,宜毁其窟穴。军中有湘人王某,能制火药,造就试用,乃将炸药放置妥贴,予登碑遥望,已睹浓烟四冒,忽霹雳一声,天崩地裂,山峰一小部分,已纷然下坠,树木拔根飞舞,野兽狂奔乱跑,不辨其为虎豹豺狼也。王某言,此特最小之炸力耳,半月后,当用大炸力去全部分,可令此间变为坦途,直通后山,而猛兽毒蛇之窟,一旦扫除尽净。”可见当时为驱除障碍,开山进军,被毁之森林,也当不少。

总之,太平天国虽是一场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在看到起积极方面的同时,也应当注意到战争期间对于人口、自然资源的巨大消耗,太平天国运动对于我国森林资源的损耗,是我国近百年来森林破坏最严重的时期。

【参考文献】

[1]陈嵘.《中国森林史料》.中国林业出版社,1983年。

[2]石达开.《石达开日记》.世界书局出版社,1934年。

[3]http://www.zschina.org.cn/news/0702/01.htm

[4]张镜清.《历史时期广东森林变迁的初步研究》.广东林业科技,1985年第2期。

(作者单位:江苏省泗阳致远中学)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