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初中语文教学中的语感培养

高爱勇

现在我们这的农村初中学生总体上语文学得不是太好,很多同学听课听不明白,读课文不是磕磕巴巴,就是添字落字,语调、语气更谈不到了,说话欠通顺,缺条理,作文则病句连篇,这是什么原因呢?我认为根本的一条在于语感能力差。语感能力的强弱直接影响着听说读写各项能力的发挥,是语文教学必须紧紧抓住的一个根本问题。

什么是语感?语感,是比较直接、迅速地感悟语言文字的能力,是语文水平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对语言文字分析、理解、体会、吸收全过程的高度浓缩。语感是一种经验色彩很浓的能力,其中牵涉到学习经验、生活经验、心理经验、情感经验,包含着理解能力、判断能力、联想能力等诸多因素。说白了,语感就是对语言文字的一种敏锐的感知。这种能力不是生来就有的,是长期训练、反复实践的结果。

初中阶段是语感能力形成和提高的关键时期,那么如何有效培养学生的语感能力呢?我认为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一、大量的阅读是积累

语感获得的第一个途径是要有大量的阅读。读书则是一种培养语感非常好的方法,是最原始之法,但也是最本质最有效之法。语感的发展必须建立在丰富的积累、大量阅读的基础之上,“厚积”才能“薄发”,没有积累不可能有真正的听说读写能力,无法形成良好的语感。学生在大量阅读基础上积累的语料,作为感性的语言模块进行整体储存,它可以是生活经验材料,也可以是形象材料,或者思维材料、情感材料,这些材料储存于大脑,形成坚实的语感基础,通过读书可以确定学生整体理解能力,还可以培养语感。阅读是提高学生人文底蕴、提高语文能力、培养积累语感的有效途径。多读、熟读、读后深思,能有效地激发语感。大量的阅读让学生见多识广,视野开阔。通过不断地对各种类型的文章进行阅读和比较,学生渐渐地就能产生出对文章优劣的感觉。

二、吟哦讽诵是基础

吟哦讽诵是传统的语文教学方法。学生对语言内涵的理解,作品感情的把握,语言妙味的领悟,都必须通过吟哦讽诵去体会。可惜的是,许多教师在学生连课文都还没有读通的情况下,就急急忙忙地分析课文,可想而知,学生对课文的理解是多么肤浅。朗读吟诵不仅是对整篇课文而言,还是句子或语段所能表达出来的意蕴、情味,也是通过朗读吟诵来领悟的。朗读是语文教学的基本方法,是阅读教学的重要环节,也是语言积累的重要途径。反复朗读,在朗读中不断调整好朗读时的停顿、语速、语调、感情,可使作者的语言、体会化为学生自己的语言与体会。这对于提高学生的朗读能力、思维能力、书面表达能力有着重要意义。如讲《海燕》一课时,为了让学生的身心进入意境,就先让学生听配乐朗诵,再让学生反复朗读,最后让学生在配乐朗诵中静心闭目深思:“在那苍茫的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大海和乌云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那课堂效果自然就好了。

三、“学学牛吃草”式的细读是有效途径

教材是经过反复挑选的,比较典型的文章,里面蕴含着丰富的语感因素,是我们对学生进行语感训练的很好的材料。我们备课时,在整体把握文章思路的基础上,充分挖掘语感因素较强的语感训练,对学生进行语感训练。我们强调在品析鉴赏中积累语言,应在好词佳句的鉴赏中,深化认识融会贯通,把握实质将范文中的语句化为己有。如鲁迅《孔乙己》中“他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一句中“唯一”一词既表现了孔乙己的穷困的地位,又反映了孔乙己迂腐的性格,通过这个词语加深了对文本主题的理解。讲授莫泊桑的《我的叔叔于勒》一文中有一段刻画若瑟夫心理活动的句子“这是我的叔叔,父亲的弟弟,我的亲叔叔。”让学生在诵读和想象中体会其含义:一方面表现幼小的若瑟夫对叔叔的同情,另一方面更表现出他对父母做法的不满。教材的这些语感因素是很丰富的,只要我们从语言角度去研究教材,我们的教学思路必将焕然一新。

四、感悟、揣摩、比较,是能力提升必须

语感的整体性特征决定了语感养成需要对文本从整体上进行感知,既要入乎其内,评点分析,品味语句,又要出乎其外,综合相关内容,联系写作背景等从本质上认识文本,只有这样才能准确地把握文章主旨,深刻体会作家情感和语言风格。从而获得强烈的语感。如毛泽东《沁园春·雪》上阕用“望”字统领下文,写出了北方奇丽的雪景,下阕通过“惜”引发议论,写出对古代帝王的评价,这样联系全文,清晰展现了诗人的写作思路:首先情景交融,然后评古论今,最后点出“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主旨句。这首诗就要从总体上感悟把握语言,离开了写作背景,离开了整体分析与揣摩,就无法理解了文章主旨了。

比较是语感训练的常用方法。通过对语言文字进行仔细的研究和斟酌,比较和推敲,比如将这句与那句比较研究,或者将某字、某词,某句进行变、换、增、删一类的比较辨析,从而理解和把握语言文字内涵的丰富,语意的准确,运用的精妙,以提高学生对语言文字感受理解能力的方法。例如“狡猾”一词,本是贬义词,但在《我的老师》一文中,“她从来不打骂我们。仅仅有—次,她的教鞭好像要落下来,我用石板一迎,教鞭轻轻地敲在石板边上,大伙笑了,她也笑了。我用儿童的狡猾的眼光察觉,她爱我们,并没有存心要打的意思。”这里的“狡猾”一词就要与一般的进行比较了,其实这是贬义褒用的现象。只有通过揣摩比较使学生认清了这个世态炎凉的病态社会,从而增强了对文章的感悟能力。

总之语感不是不可知的东西,它完全可以通过训练为学生所掌握。在语文教学中注重培养学生的语感能力,有助于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

(作者单位:江苏省盐城市盐都区马沟初级中学)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