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整本书阅读”教学实践四种课型探究

孙一灵

[摘要]“整本书阅读”教学的积极推进是当务之急。在教学实践中,教师可做好以下四种课型:阅读引导课、任务驱动课、思考探究课、体验展示课。这样可以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引领其掌握阅读方法,突破阅读瓶颈,深入把握作品内涵,全面提升核心素养,从而使“整本书阅读”更有效。

[关键词]整本书阅读;阅读引导课;任务驱动课;思考探究课;体验展示课

[中图分类号]G633.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6058(2020)34-0005-03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提出:“要重视培养学生广泛的阅读兴趣,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提高阅读品位。提倡少做题,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广泛阅读各种类型的读物,课外阅读总量不少于260万字,每学年阅读两三部名著”。这对学生阅读的内容、数量提出了明确要求。阅读在培养人的精神素养、思维品质等方面的重要作用,是无须多言的。在这样的形势下,“整本书阅读”教学的积极推进是当务之急。

在“整本书阅读”教学的实际推进过程中,存在着许多的问题。比如,学生自主阅读意识差、阅读碎片化、阅读时间被挤占、阅读方法不正确等,部分教师的“整本书阅读”指导策略不当,一些教师缺乏“必须做”的勇气与动力,缺少“如何做”的策略。这些都使得“整本书阅读”教学行动的开展远远滞后于其理念的普及。

在这样的背景下,笔者提出了关于“整本书阅读”的四种课型,希望化繁为简,尽可能地提升“整本书阅读”教学的有效性。

一、阅读引导课:激发阅读兴趣,让学生“读起来”

在阅读引导课中,教师要找到整本书的一个或多个趣味点,并以此作为切人点,通过一系列的活动,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引导学生粗略感知整本书的内容,从而让学生“读起来”。引导阅读的方式根据不同的文本、学情,而有所不同。例如:

整本书与影视剧结合:在引导学生进行《水浒传》的“整本书阅读”时,可以截取并播放电视剧《水浒传》的精彩片段。如播放“武松景阳冈打虎”“林冲风雪山神庙”“吴用智取生辰纲”等体现人物勇气与谋略的视频片段,拉近学生与作品的距离,激发他们的阅读兴趣。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西游记》《红星照耀中国》的阅读引导课中也可以采用这样的方法。

整本书与现实结合:在《海底两万里》的阅读引导课上,可以引用法国元帅利奥台的话——“现代科学只不过是将凡尔纳的预言付诸实现的过程而已”,展示本书的影响力,引发学生对作品的关注。到底哪些想象成了现实?学生会带着这样的期待展开阅读。

整本书与教材结合:教材中经常编人一些作品的片段,或一些合集中的文章,如《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遇到这样的情况,就可以将课文与整本书联系起来进行教学。如在《朝花夕拾》的阅读引导课上,以《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提到的“长妈妈讲‘美女蛇的故事”导人,引导学生查找《朝花夕拾》中其他提及长妈妈的文章,如《狗·猫·鼠》《五猖会》《阿长与(山海经)》等,从而使学生更加全面地了解阿长的形象特征,体会阿长对作者的影响。同时,以阿长这朵鲁迅先生生命中的花朵,激发学生去寻找鲁迅先生生命中的其他花朵,并且思考这些花朵对他的思想和成长的影响。类似的可以以这种方式引导“整本书阅读”的还有:由八年级上册教材中的<蝉》导入《昆虫记》的阅读,由九年级上册教材中的《智取生辰纲》导入《水浒传》的阅读。

开展“整本书阅读”教学的方式多种多样,但万变不离其宗,最根本的还是要让学生去读。阅读引导课作为四种课型之首,其意义与价值就在于此。教师开展阅读引导,激发了学生的好奇心与阅读兴趣,去除了学生对整本书的“陌生感”,使他们对整本书感到亲切,甚至产生好感。学生不再对大部头的整本书望而却步,他们的自主阅读意识得到很大的提升,从被动阅读转为主动阅读。这样,教师便能够更好地开展教学。

二、任务驱动课:突破閱读瓶颈,让学生“读进去”

任务驱动课可以只占一节课的时间,也可以占几节课的时间;可以是一节完整的、严格意义上的课,主要教学内容是指导阅读方法,检查阅读情况;也可以只是布置任务,从而以任务的完成度,检查学生的阅读情况。在任务驱动课中,教师主要是结合阅读计划实现对学生阅读的驱动与监督。

例如,《朝花夕拾》的其中一节“整本书阅读”任务驱动课,以《二十四孝图》一文为切人点,首先以问题“《二十四孝图》提到了哪些故事?对这些故事,作者又是如何评价的?”考查学生对名著的阅读情况,同时总结归纳鲁迅先生对《二十四孝图》中的故事给予的不同评价,引导学生明白对待传统文化,要像鲁迅先生一样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同时明确要以辩证的态度来阅读名著。

又例如,在《骆驼祥子》的任务驱动课上,布置阅读任务,要求学生一边阅读,一边围绕祥子的人生起落,进行经典情节的勾连,并完成表格(部分示例,如表1):

任务驱动课以提出问题或布置任务的方式,驱动学生阅读、思考,以使阅读落实到实处,使阅读过程“可视化”,使学生真正做到“读进去”。同时,任务驱动课能够实现教师对学生阅读进度的把控、阅读质量的监督、阅读方法的指导,其在培养学生的阅读自觉性、阅读能力方面,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通过开展任务驱动课,爱阅读、有“阅读底子”的学生,在阅读时能更有方向,从而能更好地把握重难点,收获合理的阅读方法;而不爱阅读、自主阅读意识较薄弱的学生,则能慢慢走进阅读,对“整本书阅读”产生兴趣。总之,不同层次的学生都能有可喜的发展。

三、思考探究课:把握作品价值,让学生“读通透”

“整本书阅读”教学受学生阅读时间、探究精力的限制,要想做到面面俱到的分析是不可能的,也是没有必要的。初中生由于受年龄和经历的限制,往往无法从整体上把握作品,对作品主题的思考往往也比较轻浅,无法真正把握作品的思想内涵,对整个作品的体裁特点、艺术特色也会疏于概括。

教师可以根据名著在情节内容、人物形象、主题揭示、艺术特色等方面的特点来确定其的教学价值,并据此设计相应的问题或者探究专题,以一节或多节思考探究课来引导学生研究这本名著的特点与价值,使学生能够以较理性的思维阅读这本名著,从而深入把握这本名著的内涵。

例如,思考探究课“‘从记忆中抄出来的散文集——《朝花夕拾》主题探究”,引导学生研读《朝花夕拾》中的一到两篇文章,抓住其中议论或抒情的句子,把握作品主题。

在《骆驼祥子》的思考探究课上,除了引领学生感受作品的艺术特色外,还注重学生素养的提升,以活动“改掉小说中的一个情节,拯救骆驼祥子”,引导学生探寻造成祥子人生悲剧的原因,从而让学生明白,祥子的悲剧既是其个人造成的,又是社会造成的。

在《海底两万里》的思考探究课上,以问题“读《海底两万里》,除了科幻与想象之外,我们还能读到什么?”启发学生思考体会作品主题:反对殖民压迫及对科学、社会正义和人类平等的不懈追求。

在“眺望生命——《昆虫记》”的思考探究课中,以法布尔被称为“昆虫界的荷马”“昆虫界的维吉尔”切入,要求学生思考为何人们这样称呼法布尔,以引导学生体会文本语言的生动自然、诙谐幽默。在此基础上,引导学生思考为何作者会以这样的语言来记录、描述昆虫,从而让学生感受作者对生命的关爱,及其饱含人文情怀的科学精神。

在“‘我心目中的英雄——《水浒传》”的思考探究课上,以“《水浒传》中的众多英雄,谁才是你心中真正的英雄”为话题,引导学生展开讨论,既使学生明晰英雄好汉们的生平经历、性格特点等,又使学生明白應辩证客观地认识这些英雄好汉及《水浒传》本身的一些不足之处。

思考探究课抓住整本书的一个点或几个点,使学生能够更加冷静、理智、客观地看待作品,深入到作品的字里行间,去探究文字背后更宽广、更深刻的意义与价值。如果说,任务驱动课能促进学生吸收整本书的“物质养分”,思考探究课则能引导学生吸收整本书的“精神养分”。它能使学生走向“整本书阅读”的深处,将整本书读得更“通透”,并能培养学生从更广阔的角度思考作品意义和内涵的阅读习惯与能力。

四、体验展示课:表述阅读成果,让学生“说出来”

前面三种课型侧重“发现”,而由此形成的阅读成果需要通过“表达”来逐步巩固、深化。因此,笔者设计了第四种课型:体验展示课。体验展示的形式比较自由,可以是书面形式的展示,也可以是口头形式的展示。

1.书面形式的展示:在体验展示课中,鼓励学生写作学术小论文、读后感,还鼓励他们模仿阅读作品的艺术手法,写一些小短文,甚至是长篇文章。这其中,写作学术小论文的难度较大,教师可以给学生一些提示,如“《西游记》中的六耳猕猴到底是何方神圣?”“读《红星照耀中国》时,不要忘记一个人——马海德”“《水浒传》的作者究竟是谁?”等,以拓宽学生的思路。

2.口头形式的展示:发展听说读写能力是学习语文的根本,口头表达能力对于学生踏入社会后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整本书阅读”教学作为语文教学十分重要的一环,自然也要承担起培养学生听说读写能力的责任。教师可以通过多种形式的口头表达活动,使学生就整本书进行交流,这不仅是一种碰撞,更是一种提炼与升华。

(1)开展诵读比赛、分角色朗读、讲故事比赛等。例如,在《西游记》的体验展示课中,可以请学生将自己最喜爱的情节绘声绘色地讲出来;在《昆虫记》的体验展示课中,可以请学生挑选其中自己最喜欢的一种昆虫,给同学们做一个科普小讲座,有条件的话,还可以配上PPT;在《艾青诗选》的体验展示课中,则可以开展诗歌诵读会;等等。

(2)开展专题辩论会。例如,在《傅雷家书》的体验展示课中,可以提出这样的辩题:傅雷的家庭教育方式有时过于严格、严厉,你觉得他的教育方式适合用于当今的家庭教育吗?引导学生围绕辩题展开辩论,以开阔学生的思维,锻炼学生的口头表达能力,发展学生的分析能力及结合实际情况,与时俱进地看待、分析事物的能力。

在体验展示课中,学生是主体,教师只是平台的搭建者、活动的组织者,因而要充分地把舞台交给学生,勇敢地放手,最终实现“整本书阅读”推进过程中教师引导的从有到无。学生在“整本书阅读”过程中,应当实现认知、感受等的从无到有、化零为整,并将从阅读中获取的种种融人心灵与血脉。

通过四种课型,教师得以在读前、读中、读后进行全面的阅读策略指导,使阅读监督更有效,使学生能够习得最基本的阅读方法,从而能够对作品的内容、内涵与价值有更全面深入的理解,并能够极大地提升自身的语文学科核心素养。当然,“整本书阅读”教学最根本的目的,是完善学生的精神品格、促进学生的生命成长。教师应牢记这两个目的,引导学生保持好“整本书阅读”不断前行的姿态。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s].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

[2]武泽涛.万维中考试题研究[M].乌鲁木齐:新疆青少年出版社.2019.

(责任编辑 农越华)

[基金项目]本文为江苏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课题“初中语文‘整本书阅读教学模式的实践研究”(课题编号:C- e/2020/02/74)阶段性研究成果之一。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