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管理学论文 > 情报论文 » 正文

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的形成机理及实现路径

王福 刘俊华 王建国




收稿日期:2020-06-20

基金项目:内蒙古工业大学科学研究项目“O2O商业模式场景化创新机理及其路径研究”(项目编号:BS201927)。

作者简介:王福(1975-),男,副研究馆员,研究方向:商业模式创新、供应链管理。刘俊华(1972-),女,教授,研究方向:物流与供应链管理。

通讯作者:王建国(1973-),男,副教授,研究方向:区域发展管理,信息管理。

摘  要:[目的/意义]随着场景化要素在产学研共同体中渐进地嵌入,使信息共享作为促进产学研共同体成员间协同创新的血液功能越来越明显,激发着产学研共同体价值创造的新动能,使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具有了场景化效用和适配化可能。[方法/过程]为此,将信息共享场景、信息共享情境纳入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研究之中,从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的内涵出发,发掘了产学研共同体的场景化形成机理,设计了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的实现路径。[结果/结论]以现有相关文献为基础,咨询产学研共同体领域专家和信息领域专家形成访谈提纲,采用半结构访谈的方法提炼了“企业-高校”“高校-科研机构”“科研机构-企业”3个场景的信息共享适配策略。

关键詞:产学研共同体;场景化信息共享;形成机理;实现路径

DOI:10.3969/j.issn.1008-0821.2020.12.008

〔中图分类号〕G2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0821(2020)12-0074-10

Formation Mechanism and Realization Path of Information

Sharing in Industry University Research Community

Wang Fu1,2  Liu Junhua1,2  Wang Jianguo1*

(1.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Inner Mongoli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Hohhot 010051,China;

2.Inner Mongolia Modern Logistics and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Research Center,Inner Mongolia

University,Hohhot 010051,China)

Abstract:[Purpose/Significance]With the gradual embedding of scenario elements in the industry university research community,the function of information sharing as a blood to promote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among the members of the industry university research community i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obvious,which stimulates the new momentum of value creation of the industry university research community,and makes the information sharing of the industry university research community with scenario utility and adaptation.[Method/Process]Therefore,the information sharing scenario and information sharing scenario were included in the research of industry university research community information sharing.Starting from the connotation of industry university research community information sharing,the formation mechanism of industry university research community scenario was explored,and the realization path of industry university research community information sharing was designed.[Result/Conclusion]Based on the existing relevant literature,consulting experts in the industry university research community and experts in the information field to form an interview outline,using the semi-structured interview method to refine the information sharing adaptation strategies in three scenarios of“enterprise-university”,“university-scientific research institution”and“scientific research institution-enterprise”.

Key words:information supply chain;industry university research community;collaborative elements;multi-dimensional adaptation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加强对中小企业创新的支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产学研深度融合有两层含义,其一是成员如何将合适的信息在合适的时间和合适的空间共享给其他成员,使产学研共同体成为利益共同体;其二是如何将产学研共同体不同成员的信息优势以共享的方式实现价值的协同创造,进而使产学研共同体成为价值共同体。随着企业、高校和科研机构所处信息环境、技术环境、经济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变化,他们各自收集信息、整理信息、组织信息、处理信息、分享信息、接受信息和利用信息的能力不断提升,激发着信息共享创新效用的形成,使产学研共同体成为有效连接市场需求的关系纽带,创造着一种全新的信息流动方式,成为一个充满信息流动的智慧化有机体。然而,现有产学研共同体联系较为松散,成员间信息共享的针对性不强,信息共享效率低下,特别是产学研共同体在特定时间和特定空间的信息期望不能被很好地满足,这违背了产学研共同体构建的初衷。为解决信息共享与直接促進经济发展的各类信息之间在时间和空间不匹配的问题,将信息共享场景和信息共享情境纳入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研究之中,以平衡信息共享的供求关系,进而有助于实现三方信息的优势互补,提高信息共享的效率,使新思想和新观念的扩散速度加快,成就产学研共同体的创新能力。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是通过企业、高校和科研机构三者之间的信息交互,使成员间有效地感知彼此的信息共享需求、信息共享习惯和信息共享偏好,并通过成员间信息共享的不断磨合,实现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的价值增值。产学研共同体成员各自的信息需求期望和价值目标追求,是构成信息共享的真正诱因,它决定着不同创新主体参与产学研协作的目的和意愿,并直接影响产学研共同体成员间信息共享的广度和深度。产学研共同体以企业需求为导向,以科研为途径,以高校培养人才为目标,通过三者之间的团结协作满足着加快科技成果转化[1]、促进高等教育发展[2]、促进知识创新[3]、形成协同创新网络[4]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5]等产学研共同体的各方需求。在这期间,产学研共同体各方都要向其他成员共享信息,以促进整个共同体所有成员目标的达成。产学研共同体成员各自的信息期望和价值目标追求,是构成信息共享的真正诱因,它决定着不同创新主体参与产学研协作的目的和意愿,并直接影响产学研共同体成员间信息共享的广度和深度。在此情形下,分析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内涵,构建信息共享机理,设计信息共享路径,提炼信息共享策略,这不仅有助于增强产学研共同体成员对于信息共享的认知,也有助于信息共享方式的优化和信息共享渠道的建设,以提高产学研共同体成员间信息共享的针对性、有效性和价值性。

1  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形式及优势

1.1  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形式及演化

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涉及企业、高校和科研机构,在其信息共享的最初彼此对对方的信息共享需求、信息共享习惯和信息共享偏好仅限于预测,所共享的信息是针对某个主题的某种方式的试探,当共享的信息被其中一个成员接受后就形成了信息共享的单个节点。随着信息共享节点的不断增多,这些信息共享节点彼此之间形成了信息共享的单链条。在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的过程中,其共享的信息不可能仅仅针对某一个主题,于是对不同主题的信息共享从主链条生长出信息共享支链[6]。随着信息共享支链的不断增加,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逐渐呈现为树的形态,又随着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主题的不断改变以及信息共享深度和频度的不断增加,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呈现网状的形态。由此,可以发现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的过程实质是信息共享动态演化的过程,体现为信息共享形式由“节点→链条→支链→树状→网络”演变,其信息共享形态的演变过程也正是“企业-高校-科研机构”信息共享的适配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信息共享情境得到了极大的丰富和优化,淘汰了那些落后的情境,细化和形成适应当前各类环境的新情境。由此,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的形态演变过程如图1所示。

图1显示了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的演化过程,这种演化是基于“企业-高校-科研机构”分别在信息共享初期、信息共享磨合期和信息共享成

熟期的形态[7]。由此可见,在任何一个产学研共同体中针对不同主题信息共享的形态是多种并存的,既有信息共享节点、信息共享单链、信息共享支链、信息共享树和信息共享网络。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的不同形态中又具有某种关联性,使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形成协同创新的价值链、价值支链、价值树和价值网等形态。

1.2  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优势及形成

科学技术革命和社会经济发展,使人类进入了一个瞬息万变的信息时代。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已逐渐形成以企业、高校和科研机构组成的多维结构体。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者自身的信息需求和价值追求是构成信息共享活动的起因,决定着信息共享的走向和意图,并直接影响信息共享者共享信息的意愿和强度。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的优势形成需要借助以下要素:①信息共享定势。所谓信息共享定势是信息共享者在信息共享活动中多次重复过的经验或习惯,经过沉积后而形成的某种固定的信息共享态势。②信息共享冲发强度。信息共享是信息共享者与信息客体的相互作用过程,既然是作用,总要具备一定的作用强度。信息共享的冲发强度作为信息共享优势构成要素,不仅具有表征信息共享程度大小、强弱的功能,同时它往往是指隐讳的、待发的,且并不是已经冲发的信息共享强度。③信息共享者自身所处的态势。由于信息共享者内在的结构状态和社会信息资源时空分布状态所决定信息共享的主动性和被动性[8]。如果共享者是处于主动的状态,那么他就具有一种共享势,如果共享者处于被动状态,那么他就不具有共享势。上述信息共享者的信息共享定势、信息共享的冲发强度、信息共享者自身所处的态势决定了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的优势,并形成信息共享的必要因素,每一个因素都是信息共享优势不可缺少的要素。信息共享优势是信息共享主体的重要因素,对信息共享过程的形成有着重大的影响,它往往决定着具体信息共享的性能和方向。以此为基础,将信息共享场景、信息共享情境和信息共享期望纳入信息共享优势的研究范畴,从场景化情境适配的视角对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优势的形成过程描述如图2所示。

如图2所示,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优势的形成是基于以下要素协同作用实现的:①信息共享场景。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场景是指产学研信息共享的时空以及特定时空内信息共享情境及其关系的总和。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场景可以分为“企业-高校”“高校-科研机构”“科研机构-企业”3个场景。在这3个场景的信息共享中需要运用大数据、移动设备、传感器、定位系统和社交媒体的作用进行共享,促进信息在整个产学研共同体内的有序和有效流动,实现信息价值的增值[9]。②信息共享情境。所谓信息共享情境是指信息共享的环境要素,具体包括产品情境、技术情境、服务情境、移动情境、社交情境和终端情境,这些信息共享情境基于共同体成员的信息接受期望进行信息的共享,将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信息共享给合适的共同体成员,充分发挥不同信息的价值。

③信息共享期望。所谓信息共享期望是指产学研共同体成员在特定场景的信息共享需求、信息共享习惯和信息共享偏好,分别从3个维度细化和刻画了产学研共同体成员的信息共享期望。

2  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的形成机理

2.1  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模式

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的过程实质上是信息共享者和信息接受者在特定场景的耦合过程,其耦合的是信息共享者的信息共享期望和信息接受者的信息接受期望,而其之所以能够耦合是通过场景化的信息共享情境配置实现的。具体而言,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者和信息接受者之间的耦合也正是产学研信息共同体价值的形成过程,包括了价值主张、价值创造主体和价值创造过程[10]。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是通过英国著名情报学家B·C·布鲁克斯对于信息共享者的知识结构和信息接受者的信息接受程度的耦合关系得出的,这就是情报学中有名的布氏方程式:K(S)+ΔI→K(S+ΔS)。产学研共同体将布氏方程式稍加改造成K(S)+I→K(S)+ΔI→K(S+ΔS),以此表示“信息与产学研成员”的耦合关系。改变后的关系表示场景作为信息与产学研共同体成员的力场存在。这样就把信息共享的发生置于信息接受者、信息共享者和信息共享场景3种要素关系的动态平衡之中,即信息接受者与信息共享着的关系构成主客体的同一,信息供需双方与信息共享场景的关系实现了“场”与“景”的统一。如图4所示,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模式的形成离不开以下3个要素[11]:①信息共享端。信息共享端不仅包括共同体成员,信息共享者是基于产学研共同体成员在特定的信息共享场景通过信息共享情境配置予以实现的。②信息共享过程。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过程也正是信息流发挥其应有效用的过程。在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的实际中,通过明确信息共享的价值主张,对信息共享价值创造主体3个商业模式要素的耦合,通过场景化信息共享情境配置实现其应有的价值。③信息接受端。信息接受端不仅包括了信息接受者,也包括了信息接受者接受信息的场景以及场景内的信息共享情境的配置。由此,形成如图3所示的产学研共同体信息共享模式。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