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生活方式中年画的实用性研究

李晓东

柳宗悦先生在《民艺论》里提到“民艺的美,是从对用途的忠诚中而体现出来的”,民艺的美是“产生于自然的、健康的、朴素的灵动之美”。冯骥才先生曾说过:“农耕时代,过年是最重要的节日,除旧迎新,反映在年画的艺术特点上就是生活的理想化和理想的生活化,人们的文化心理是通过年画表现出来的……民间文化遗产是我们祖先创造的极其丰富和宝贵的文化财富,是我们民族精神情感、个性特征以及凝聚力与亲和力的载体,也是我们发展先进文化的精神资源与民族根基,以及综合国力中不可或缺的坚实的精神内容。”(柳宗悦:《民艺论》,徐艺乙主编,孙建君等译,江西美术出版社,2002年)

在中国民间艺术中,年画的地位是首屈一指的,它是体现中国民间文化的重要载体。我国民间社会生活中,年画的实用功能之所以如此重要,与其背后独特的商品经济属性以及文化产业链有关,又与其背后的精神层面的审美属性、民俗心理和日常生活的实用功能性有关。在年画漫长的发展历程中,无论是原有年画样式的再生或是已有题材的更新,还是在结合当下社会的新需要和生活方式上,创新的新年画题材或新艺术形象,都与当下社会中传统民间生活方式中的实用功能性和审美时代烙印有关,并应运而生出“新年画”。

年画的功能性分类

1.年节祈福

祈福门神类。在传统民间生活方式中,“年”是祈求五谷丰登、庄稼丰收的节日,这无疑映射出年画中年节祈福的缘起。年画中的年节祈福类,是在新年将临之际百姓专为烘托欢庆年节气氛所用。纵观全国的年画,几乎所有的产地都有年节祈福类的年画,这里的年节祈福类的门神以和合二仙、刘海、招财童子等祈福门神形象为主,祈求多子多福、福寿延年。此类年画以刘海门神年画最具特色。刘海是能给人间带来钱财、子嗣的吉祥神。民间流传“刘海戏金蟾,步步钓金钱”的俗语。而童子类年画就更不用说了,单看形象就给人一种喜庆吉祥的民俗心理暗示。

灶神题材年画。民间生活中灶神是管理人们生活的神灵,在家庭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有“东厨司命”之称,主要承担着“上天言好事,下地降吉祥”的功能,一家人好事做得多,便会得到福报,若做了恶事,将降致灾祸。每逢腊月二十三,都要举行祭灶仪式,祭灶不单是为了免除灾祸,也是为了“求吉祥”“纳福气”。

2.俗神信仰

信仰门神类年画。在迷信胜于科学的年画发展初始阶段,人们只有依赖各种神灵庇佑,才会心安过活,因此信仰神像画风行一时。门神类的年画在这里特指武将门神和文官门神,门神即护门之神或守门之神,民间百姓认为是驱邪祟、卫家宅、保平安的保护神,是民间最受欢迎的俗神之一。

宗教题材的年画也是数不胜数,宗教信仰在民间历史悠久,根深蒂固,影响广泛,以佛教、道教神为主的观音菩萨、释迦牟尼、东岳大帝画等,在市面上也颇受欢迎。

生活俗神类年画。在民间百姓的生活方式中,他们认为万事万物都有神灵护佑,有求子的送子娘娘、治病的眼光娘娘,有保车马出行安全的车马神、六畜兴旺的拦猪鬼、保佑婴孩不受伤害的床头神、祛病的药神、保佑家宅平安的保家仙等因为人们生活方式的需要而特意产生的俗神信仰,在这种独特的信仰下,精神层面的物化就是必然的,年画就是使用最便捷、形象最生动、传播最广泛的艺术品。

3.寓教于乐

历史故事与戏曲类年画。在娱乐类的年画中以戏曲年画最具代表性、最兴盛,全国各年画产地都有当地喜爱的题材年画。据王树村先生研究,各地民众对于年画题材的要求及相应禁忌有着极其明显的差异,因而也就特别偏爱取自“本土文化”题材的年画,过去的年画小贩对这方面非常注意。例如,山西人喜欢关公;在戏曲之乡的山东曹县,人们则喜欢杨家将等英雄故事;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忌讳画中带有喘气动物的形象,尤其忌讳那些“二甲(螃蟹)传胪”“肥猪拱门”等题材,主要喜爱博古花卉、瓜果清供一类的静物题材;江北养蚕缫丝的少,且以老鼠为“仓神”,故“馋猫逼鼠”“黄猫衔鼠”一类题材只在江南流行,在北方就难受欢迎。(张士闪:《中国传统木版年画的民俗特性与人文精神》,《山东社会科学》2006年第2期)

教育类年画。山东杨家埠年画《男十忙》《女十忙》,是人们对农耕社会的审美教化与精神弘扬。《男十忙》表现了从耕种到收获的整个生产劳动过程,《女十忙》描绘了张公家中十个媳妇从事纺织业生产的情形,展现出过去妇女纺纱织布的全部生产过程。一个“忙”字,传达出了农民对于农耕社会中自给自足的欣慰。面对这样的年画,任何懒惰懈怠的借口都不攻自破,起到了很好的潜移默化的宣传教育作用。

讽刺类年画。杨家埠年画中还有一批讽刺幽默类年画,其中颇具代表性的年画有《打婆婆变驴》《看你吹牛胯骨》《兔子讨烟吃,王八喝白酒》等,对农村中一些游手好闲、爱贪小便宜、损人利己、不孝敬父母的不良现象進行了嘲讽和教育。天津杨柳青年画《剃头做五官》《裁缝做知县》,更是讽刺了清政府滥用官员的社会现实。《老鼠嫁女》表现一群老鼠掮旗打伞,敲锣吹喇叭,抬着花轿迎亲的场景;这幅年画反映了人民鲜明的爱憎,告诫人们不要贪图权势富贵,贪得无厌,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4.生活日用

以《避火图》《缸鱼》年画为例的现实功能。《避火图》,又称春宫图,描绘男女欢愉场面的年画,被称为秘戏年画。年画店或藏画人家,常常把它放在大门后边,或贴在大门后的门榻上方,因此又称门后画。

天津杨柳青《缸鱼》年画,作为天津杨柳青传统年画的独特品种,画中线条夸张豪迈,色彩泼辣艳丽,蓝绿色的底子衬着一条肥头大尾的红鲤鱼,四周点缀绿叶粉莲,下方印有“连(莲)年有余(鱼)”四个大字。《缸鱼》是专门贴在水缸上方的年画,当阳光照射在水缸里时,墙上的年画映在水中,水平波动时,鱼儿随波游弋,栩栩如生,既生动好看又寓意吉利,这是人们最原始的求吉纳福心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实用功能,这是古人生活沉淀下的智慧,是把年画的吉庆审美属性特征和生活实用功能完美结合的最佳典范。

以《九九消寒图》《十二像占卜画》《历画》等为例的日用功能。九九消寒图,是中国古代岁时上自宫廷下到民间的冬季风俗图画。从冬至那天起就算是进入了一年中最寒冷难熬的日子,民间百姓叫进九了,消寒图是记载进九以后天气阴晴的“日历”,是一种极具汉族传统特色的年画。它一共有九九八十一个不同的创作元素单位,所以才叫《九九消寒图》。从冬至那天算起,以九天作一单元,连数九个九天,到九九共八十一天,冬天就过去了,百姓说出九了。

以窗旁、窗顶年画为例的装饰观赏类功能。民间年画的创作需求是与我们的生活紧密相关的,那么就是与居住环境和装饰陈设紧密结合在一起,从大门到房门,从影壁到窗户,从炕头到厨房,从牛栏到猪圈,形成了一整套的装饰空间布局。每逢节日到来,室内院外,贴上新年画,整个居住环境焕然一新,达到了装饰观赏的目的。例如平度宗家庄的窗旁画,设色夸张艳丽,纹样繁缛复杂,具有极强的装饰效果。

以广告包装类新年画为例的商业功能。年画中还有一类兼具实用性和观赏性的包装类年画。早在清末民初的四川绵竹,就有采用传统的手工年画绘制方式——流水线作业生产的年画手绘包装盒,包装盒的纸为多层绵竹手工黄标纸重叠而成的黄纸板,与现代纸盒的制作工艺不同,每个包装盒均是由一个完整的长方形纸壳折叠、粘贴而成两端封口的正立方体,未曾有裁剪痕迹,让人不得不为古人的智慧惊叹。在颜料方面,也是采用了传统绵竹年画所用的矿物质颜料,以朱红、绿色为主色调,虽然历经200年岁月浸染,图案色彩依旧艳丽,与清代绵竹年画手工绘制、工笔重彩、喜庆热闹的特点相符。

5.时政新闻

新闻类年画是年画中最奇特的一类,在清末民初作为一种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出现在年画中,它有一种传播时事要闻的新功能。其表现内容广泛,反映着当时社会的一些新闻事件和新鲜事物,时政新闻类年画作为一种中华文明与知识的载体,作品尊重事实原貌,记录着近代社会一些现实生活的事件和场景,通过观看年画,人民群众可以认识到当时的一些社会风貌,通过新闻类年画了解新鲜事物、关注国家大事。新闻类年画对老百姓的影响有着科学文化教育不可替代的功能,更加直观,不需要多少文字。年画艺术的本质属性是审美属性,人们通过欣赏年画作品满足审美的精神需求。

年画功能性分类背后的原因

1.传统生活方式的现实因素

寓教于乐的现实功能因素。民间年画是以情感人的,除极具审美愉悦的功能、满足人们的审美要求外,更有着区别于其他绘画的特殊的功能。在传统的民间生活方式中,潜移默化的教育心理是很重要的,农民买画时不仅要求形式上的好看,还包括群众对内容和形式共同的审美要求。民间年画中很多故事农民都能讲出来,老年人常以画中的内容教育他们的子孙。农民买回一张年画,要在家中贴一年,那么对人们的思想必定起着潜移默化的教育作用。

性教育的现实功能因素。在传统社会中,民间的性知识传播主要靠同性同辈间在日常劳作中的啦呱说唱、打骂嬉闹等活动来进行,女性参加社会集体劳作的机会很少,因而婚前对性知识一无所知的女性不在少数。古代女子陪嫁的嫁妆放在箱子的最底部的春宫画,在新婚之夜取出起到了性启蒙作用。因为传统社会中的伦理道德秩序,这种私密年画的售卖方式也很特殊隐蔽,经营这种年画的业主和商贩不会公开唱卖。古时潍县杨家埠买卖这种年画时都约定俗成有一定的隐语和动作,买画的客人进了画店不必说话,只需用拇指碰一下店主,店主便立刻领会其意,严肃地从柜台底下拿出用红纸包成卷状的春宫画递给客人,买者也不还价,按店主要求付好钱,将画卷收好便离去。

作为净化水质的现实功能。古时天津人是饮用海河水的,当时条件落后,从河里挑回来的水浑浊不清,只能用白矾沉降后饮用。但是到底什么时候算沉降到可以饮用的状态,就需要水缸上方的缸鱼年画,当水中缸鱼的倒影清晰可见就说明可以饮用了。天津杨柳青缸鱼年畫除去有连年有余的精神层面的因素,最重要的是生活方式上的重要作用,这一类体现民间百姓生活智慧的年画正是民间艺术的魅力所在。

作为消寒日历的现实因素。《九九消寒图》便是显著代表。古代人们为挨过漫长冬季,遂发明以数九等的方法消遣,以打发时间,缓解寒冬威胁下出现的心理危机。而当时围着火炉数九亦被视为逍遥境界。

2.民俗社会文化的心理因素

中国民间图案“图必有意,意必吉祥”的特点以及追求吉祥的民族心理惯性思考,导致了年画所用图案均有“吉祥”的语意暗示。原始先民始终信仰万物皆有灵性,认为与人们日常生活有关的事物皆有神灵存在。中国传统木版年画首先应界定为传统社会生活中的一种民俗事象,其产生与上古社会延续下来的神灵信仰观念以及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民俗社会文化心态因素有关。年画是基于民俗生活的需要而产生并逐步发展完形的,木版年画反映了所处民俗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有形的民俗事象与无形的民俗观念。

神灵信仰的民俗文化心理因素。门神类的年画不管是武将门神、文官门神、童男童女,之所以长盛不衰、家家贴户户用,是因为门是人们进出的通道,也是与外界的联系点和分隔点,在家宅中具有特殊的地位和作用,人们相信门由门神把守,祭祀门神可使家宅安宁。从大门到二门、居室门再到室内所贴年画具有如下转变:其神性逐渐淡化并向人性转变;其语意逐渐从“辟邪”向“纳福”转变;其功能从“辟邪”逐渐向民俗教化、寄语美好希望方向转变。导致这种转变的内因是人们主体意识的增强、需求的多元化以及年画本身所承担的背后的多重功能性生活方式。

厌胜功能的民俗心理因素。厌胜意即厌而胜之,旧时中国民间一种避邪祈吉习俗。系用法术诅咒或祈祷以达到制胜所厌恶的人、物或魔怪的目的。民间认为避火图有厌胜作用,藏之室内,能够防止火灾,所以叫《避火图》,这是《避火图》得名的另一种说法。因古代人认为火神是一位未出阁的少女,每次发怒必有火灾,把《避火图》吊在房屋主梁上,当这位女火神看见此类年画就会羞愧离开,那么火灾就自然而然地避免了,所以又称《避火图》。这看似无稽之谈,却是古代人民最原始的生活心理。

当代社会对年画需求的可行性分析

年画有着千年的悠久历史,在清代中晚期达到了鼎盛阶段,但随着传统习俗的改变和社会时代的变革,出现了生存危机。传统手工制作的木版套印和半印半绘等年画被机器印刷所取代,再加上农村城镇化、商品化、现代化和年味的冲淡,严重破坏了传统年画生存的土壤,使得当下社会对于年画的需求有了新的态势。我们不应该纠结于保留传统的艺术形式,应该跟随时代发展,把侧重点放在探索当下社会人们的新需求,在浩瀚的民间艺术中寻找百姓的需求源头来服务于当下,这才是我们应该思考并付诸实践的。

1.年节祈福

在当下社会,农村空心化现象严重,随着城镇化的加速,使得社会形态也有新的变动,尤其是以往的节日习俗,像祭拜神仙、祭拜灶王爷等式微,年画中“年”的意义也日趋寡淡,这是年画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年画中的年节祈福类,仍然是在新年将临之际百姓专为用来烘托欢庆年节气氛的必备艺术形式。“年”都是中国人最重要最隆重的时节,年画中的年节祈福画在市场上有着较大的潜力。

2.俗神信仰

原始社会对自然界的依赖性强,注重自然神的信仰,而当下社会,人们有了新的精神需求,人类功利性的心理使得与生活息息相关的俗神拥有经久不衰和源源不断的信仰需求,例如对于求升官发财的财神是人人喜爱,对于祈求吉祥、子孙满堂、求学高中的需求也是没有中断,那么反映在年画这一艺术形式上,因为种种需求,年画仍有传承动力,但在艺术形式上或许已经不再是传统的木版年画那样,精神内核得以保存,创作形式的更新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

3.寓教于乐

纵观传统生活方式,寓教于乐类的年画深深烙印着时代的特征。古时人们的娱乐方式单一,使得戏曲繁盛,年画也广泛运用此类题材来娱乐大众。但是当下社会的转变,使得戏曲已经衰落,那么年画中的戏曲娱乐也随之消亡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新型的娱乐方式,年画中的娱乐类年画极度边缘化。那么教育类的年画呢?自古以来,百姓认为教育是极其重要的社会文化活动,从读书写字到为人处世都要时时刻刻以教育来潜移默化地影响,那么在年画中的教育类年画也不再是耕读渔樵、女红刺绣,而应更多侧重于当下的教育现实和知识传播需求。但是想要找到一张符合当下社会教育的年画却是少之又少,我们需要结合当下社会的需要来创作新的年画。

4.生活日用

随着社会的前进和发展、人民生活方式的改变和生活水平的提高,精神追求也日益高雅。在过去,年画不仅起着装饰美化的作用,同时在农村还起着裱糊墙壁的作用,因此,购买者需求量较大。现在,人们生活条件改善,居住环境也大有改观,年画装饰环境的功能已经消退。那么例如避火图的避除火灾的功能已经消失殆尽,甚至绝大多数的百姓已经不知道此功能,性教育的功能也被现在的生理卫生课取代,天津缸鱼年画的现实警示功能也让位于更直接的家家户户的自来水和纯净的直饮水。

5.时政新闻

时政新闻类年画对一些重大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事件都有所反映,在当时信息交流不发达的农耕时代百姓获得外部世界信息方式少的情况下,新闻类年画正好补充了这一社会需要,成为人民大众思想文化领域的一部分,并且已经融入人们的生活之中,成为社会中下层的一种信息交流方式。对外界的新奇事物和事件的需求也正好推动年画艺人对新闻类年画的制作,市场有这方面的需求,就能够带动年画发展。而在如今这个足不出户便知天下事的信息化时代,此类年画的实用性几近于无。人们对此类年画的需求,因为社会需求的变化而衰落。

年画作为当代文化产业的革新之路

文化创意产品是以传统文化元素为创作基础,结合当下设计理念和产品市场需求生产出来的具有观赏性和功能性双重功能的产品。文化产业与木版年画相结合,进行合理的创意设计,势必会产生传统与现代、内涵与功能、时间与空间的奇妙化学反应,这也必将是年画传承与发展的一个可行之路。

年画是艺术品,也是商品,它直接反映出人们对时代的要求,年画的创作必须适应新时期的特点,紧紧跟上现代化的步伐。“非物质文化遗产,因为我们给予它的定义是活态的,是需要我们去传承,甚至是需要我们去进行新的创造的。传承与创造会给其带来活力,但活力所带来的可能会是一种变化,因为没有任何一个生命体是不变化的。”(方李莉:《费孝通先生与西部人文资源研究》,《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学报》2010年第2期)

丰富多彩的年画艺术,无疑是摆放在现代人面前、可以丰富现代生活的一笔至为丰厚的文化遗产。传统年画有着特定的消费时段,集中于年节岁时与部分喜庆的人生仪礼场合,而现代社会中木版年画的发展则不必完全依靠民俗怀旧情感来维持,还应积极探索出能够在现代生活中满足不同需要的类型化年画。

1.基于年畫元素提炼的革新

提炼传统元素符号进行年画革新是行得通的。年画中的门神、花卉植物、动物等元素都是辨识度极高、象征民俗文化的传统吉祥设计元素,这些元素在当代产品的运用上,也会随着社会的价值观、人们审美的转变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而改变。因此,传统的东西在新的语境下,要为适应社会变革做出相应的变化。在设计过程中,对大小尺度、质感、纹理、材质、色彩等方面进行适当加工处理后,使其在保持传统文化底蕴延续的同时,也具备当下时代的审美特点和精神诉求。

2.基于年画文创产品的革新

年画文创产品的开发应该与当下的社会需求以及现代新兴的材料、技术等相结合,要最大力度地让专业设计人员参与前期设计,融入新观念,充分利用当下的新材料、新技术,使年画的文创产品更适应当今市场和消费大众的需求,把实用价值、文化价值、审美价值融为一体。木版年画与文创产品的结合,将利用传统文化元素引起消费大众产生心理认同和文化归属感,而且可以创造出新的经济价值和文化市场。当人们心里的传统年画用一种现代化的方式和熟悉而又焕然一新的面貌进入人们的视野中时,必然会引起人们的共鸣,使年画本身的生命价值得到提升。年画文创产品的设计融入了传统民间年画中的视觉元素和传统民俗的吉庆心理,具有传统民族文化的内涵,形成了独具传统文化特色的设计风格,不仅可以为其他种类的民间艺术的文化产业化开辟一个新的方向,而且具有一定的现实经济价值,对于复兴传统民间手工艺和维持非遗传承发展都有推动作用。

结 语

年画之所以受欢迎,不仅在于造型色彩的独特,以及寓意吉祥等,而且更重要的还在于它所承载的是中国传统的人文精神和民俗文化。

年画既能及时准确地表现当下的社会生活状况和生活方式,又能真切地表达人们心底的愿望与超越现实的生命理想,以艺术独特的宣传教化方式参与到社会发展的洪流中。正如刘魁立先生所言:“民间传统文化既是一个民族的历史实录,同时也是一个民族乃至全人类同自己的历史进行对话的手段。”正因如此,年画才是中国传统社会中民众精神状态的实录,并在经历漫长岁月更迭的过程中最终形成一种传统生活方式,也是人们同自己进行对话、表达自我理想进而体现社会历史变革的重要艺术表达形式。

当传统的民间艺术形式以一种新的面貌展现在人们的面前,给人一种既有回忆又有惊喜的心理体验,其必定会获得消费者的认可与青睐,这不仅对年画传承与发展、民族艺术与现代生活紧密结合有着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还可以为其他种类的民间艺术的时代转化开辟一条新的探索之路,为复兴民族传统文化添砖加瓦。

作者单位:天津大学

标签: 年画 传统